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我的偶像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狐狸颇齐
狐狸颇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07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5-11-20 10:28)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文

        武汉的南湖大道茶山刘站,车站等车的男女大学生较多,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绣球山,一个不起眼象黑黄长面包的小土坡挡在湖前。早上八九点钟,天是青蓝的,湖是深蓝的。湖面波澜叠起,如抖动的靛蓝地毯。远望去像蓝莓色的绸缎。近看蓝波下泛起黄澜。湖面飘有枯黄的水葫芦,可能是船夫未打捞干净。湖水大涨,隐约可见围田殖鱼时留下的纤细田埂头浮在水面。湖对岸的高矮房屋像火材盒依次排列,有如对临微缩的某个海岸。风吹柳如梳发,横斜飘逸,有人于湖岸行人道上拍照。车过南湖从茶山刘南湖桥至翠竹路大约十分钟路程,足见湖之大。延路湖畔有绿色景观环行道如白带穿插在湖边绿化景区内,褐红的杉树已落叶,樟树苍翠,水杉如列队的士兵静默的伫立在近水塘中。靠岸处停有几只船。一只船上装着一堆水葫芦。天晴时在此游玩必是个好去处,有绿化景观道,有湖有树有钓鱼的人和游人可观。延岸的景观就像一个小公园,虽谈不上什么名胜景色,有湖有树有道有人足矣。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0 22:11)
标签:

杂谈

 

       小雨砸在我头上,迸裂的雨珠浸在发丝里,头发有些蓬乱,近似于鸟窝。夜的蟋蟀声隐去,啁啾的鸟声像是群星众唱,有布谷鸟的连绵叫声,小鸟婉转清脆的啼鸣,有斑鸠在咕咕叫,又像一支鸣奏曲,廓清了园区。

      晨雨慢声慢气,从容,绵绵。此时众鸟噤了声,它们爱惜自己的羽毛,怕冷雨湿身,到树冠更深处躲藏起来。秋雨初至,令人惬意,路面还未湿,甚至还可以在雨中踱步,领受雨滴这一液态氧气,清新,伴随着呼吸,但时间一长,湿了路湿了屋湿了树也湿了衣和心,人是向往温暖的动物,受不了太多的凄冷。这样的雨,有一点是可取的,即如此绵绵的接续之力,似泉涌笔端,人的一切行动和求索都需要这种绵绵之力,久之可滴水蚀石。

       耳边弥漫着一种声音,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5 23:42)
标签:

杂谈


腿斜倚在绿椅上
慵懒,眩晕的白脂与百合花对话,交融
从大理石内质生出丰美的臂膀
少女的美,独立于物外

夕阳余晖,依然是夏季的逝影
晕黄的片羽隙光
在站着和坐着的人脸上荡漾
樟冠翠叶吻过二层车窗
车厢在秋韵里蹉跎
接纳或等待一切萧索和蒂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12:41)
标签:

杂谈

林聪六岁了,平常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爸爸上班忙,一周来看他两次,陪他在家里玩。

周日早上爸爸刚洗漱完,林聪爬上爸爸腿上,要和爸爸说话:“昨天我做梦了,看见雪花白的电视闪屏,然后放学回来,看见爸爸坐在屋里。问他是怎么进来的,他说是穿墙进来的。”爸爸说:“这个爸爸很奇怪啊!”

爸爸又问林聪:“还梦见什么呢?”他摸了一下头,回忆说:“还梦见一元钱的豆浆,一元钱的理发,还有一元钱的爸爸!”

“哈,爸爸有这么便宜吗?”林聪沉默不语……。爸爸见他撅着嘴,便换个话题说:“你猜,我昨晚看见什么了?”他摇着头说:“不知道……。

爸爸故做神秘地说:“我……昨晚看见你做梦了!”林聪皱眉头说:“我不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12:38)
标签:

杂谈

小朋友们,心是什么颜色的? 有的说是红色的,也有说成其它颜色的。

五岁的林聪却说是绿色的,小朋友你们说这到底对不对呢?。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林聪在纸上画了一个绿色的的心,画好后拿着看了半天。

爷爷喊他吃饭时,在床上看见了这幅画,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将绿心改成了红心。

爷爷拿起画纸,看了看,满意地笑了。

林聪吃完饭后,看见床上那幅画被人改动了,边哭边跺脚说:“谁改了我的画,赔……赔我的画,呜呜……。”

奶奶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林聪只顾着哭,没有回答。

爷爷闻声过来,看他手里拿着一张皱巴的画纸,心里明白了几分,对林聪说:你画错了,世界上哪有绿色的心,给我找来看!”

这时爸爸吃完饭也过来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12:30)
标签:

杂谈

很久很久以前,部落里有一个小孩叫浑,因为他妈是在浑浊的河边生下他的。

白天,大人们外出打猎和采摘野果,浑一个人常到河边坐着,远远看着大家嬉戏。

没有人和他玩,浑恍惚寂寥中想象胸中长出一棵树,纤细巧兮如鹿角,修长的枝上飘着七八片黄绿叶子……

长啊长啊长出一树松柏,巍巍翘枝叠印成王宫里绿黄琉璃的飞檐。

他就等着那黄鹄从檐间飞出,变成一个跳舞的小女孩,纤巧跃雀的舞姿很是好看,这个小女孩叫纤。

纤会变幻,有时变成鲲鱼,带着他浮游于江湖。有时变成鹏鸟带他去看远山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朋友。

纤其实是部落中一个女孩的名字,不会说话,只一双眼睛是明亮的。她整天呆在家里,倚窗望着远方。

有一次她捏的泥鸟掉在草地上,浑拾起放在她的手上,从此浑和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12:57)
标签:

杂谈

        月亮是善变的,凌晨两点见月悬天穹,浊白,像一个图钉头锈在苍紫灰的天上,不高也不低,如同一个僭君,纸色的傀儡,时而被苍云遮匿,显出一个无力的模糊印记,不仔细看会被忽略不计,就像它从没在那里存在过似的。更糟糕的是它已消融在苍空中,泯没无痕。一会儿,灰云被拔开,月亮仿佛升高了。刚显露了一下,又消失,它似乎乐意这样做,像是魔术师的日常练习。灰乌的云变得白晰,又渗有些淡粉红紫色,正逐步接近拂晓后的黎明。
        鸟时而啄落樟果掉在长廊绿色棚顶上咯嘣响,夜凉风起,落叶移地嘎响像渐近的脚步声。远处传来公鸡咯咯喔的打鸣声,时值凌晨四点,有点早,这是城市,不是农耕乡村,它秉性中有祖上的遗传也是难免的事,幸好人们尚在沉睡中,直接忽视了这自鸣钟。蛐蛐声时而从拉长的蝉鸣和远处蛙鸣合奏中跳脱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9 11:20)
标签:

杂谈

到站,车停了,一个年轻妈妈推着婴儿车上来,靠右边窗下坐着。一个奶奶带着孙子坐在左边座椅上。

那奶奶闲着无事隔着过道对那年轻妈妈说:“你小孩多大?”她答:“一岁多!”

“男孩,女孩?”

“女孩!”

“唉呀,这小孩长大了肯定没你漂亮!”

“别人都说长得像她爸。”

“你孙子多大?”

“三岁多!”

“上幼儿园了吧?”

“上什么幼儿园,何必花那十几万元?又不定教得好!”

“你看起来很年轻,多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9 11:18)
标签:

杂谈


                                月夜

       月亮是善变的,凌晨两点见月悬天穹,浊白,像一个图钉头锈在苍紫灰的天上,不高也不低,如同一个僭君,纸色的傀儡,时而被苍云遮匿,显出一个无力的模糊印记,不仔细看会被忽略不计,就像它从没在那里存在过似的。更糟糕的是它已消融在苍空中,泯没无痕。一会儿,灰云被拔开,月亮仿佛升高了。刚显露了一下,又消失,它似乎乐意这样做,像是魔术师的日常练习。灰乌的云变得白晰,又渗有些淡粉红紫色,正逐步接近拂晓后的黎明。
      
        鸟时而啄落樟果掉在长廊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5 02:17)
标签:

杂谈

地铁风景



凝眸,美沉潜,低徊

睫毛撑起涟漪,秋意

抬脸,只见峰回路转

花草已隐去名字

颧骨晕化了白晰

脸廓框紧白的意义

眼睛消融箭与弦的分离

粉堆的绛唇内陷

看向的光亮恍若就是光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2 14:11)
标签:

杂谈

 

                             物侯笔记

       昨晚,一夜长风。初,有些闷躁,夜气浊热,忽平地起风,空气像被扯紧的风袋,苍天痉挛得似乎挤下几滴泪雨。风呋呋吹过一排樟树,撕扯树影的思绪。坐椅观风,风疾云乱,天浑,月隐。长风太强势,你拥有不了,只能静观。面似静默,心却似与风同飞。

       风携诸物魂魄欲归去,我像一棵树,紧靠椅背,欣赏着风拷问万物灵魂的方式。风驾御我的灵魂长驱而行,而我的身体坐镇于此,灵肉间有情感,欲望,心绪维系,如丝缕烟云剥离,其牵扯与分崩的张力即是我生命之所在,生生不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