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刘少天
刘少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05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博文

【广告】欢迎驾临江山文学网

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此一游。

点击上面的图片即可进入。

江山文学网系沈阳众智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以中短篇网络文学作品为主的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以弘扬传统文化,纯净网络文学为宗旨,力求为中高层次的网络文学爱好者打造一个有思想、有内涵的网络文学家园。同时,江山文学网为了让更多的网络文学爱好者实现自己的文学梦想,设立了审稿制度和有偿稿酬制度,这一举措,必将为创建江山文学的品牌效应打下坚实基础。欢迎广大文学爱好者加入我们的江山文学网,共同建设我们的文学家园,共同打造我们的文化品牌,共同实现我们的文学梦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望穿西水,夕阳如拉线处纠结的梅朵
狡黠的背影曾无数次破开深夜
去证明月色与街灯,更阴冷的眼神
像塔山以西,婉约如词的槐杨林
从昨夜静守的灯盏里,我能望见
曾经年轻的秦王,以及月下徘徊的诗词

莱阳在我南去的网上
如西祠里染垢的尊者
你在我的诗里,寂寞的眼神里
还有一滴向往日挥洒的泪滴
月色在乌云后面
心事在月色里面
而我,坐在迁延的翅翼上
那风声,曾数次穿过羽毛
你,在北去的行程里

还有多少南去的心事呀
如灯光能代替日光
我剩下的日子里,还有几次
是你影后的伤痛。

(二)
月色,在我窗前的台布上
仿佛幽冥外腐朽的红幡
渺茫如溪的羽翼,如何能看见背背古筝的过客
幽婉的静寂内,如何能背负乡音外孱弱的弦音

无数次徘徊的路面,是否
像江上爽朗的翠壁
如果你累了,那些细碎的沙粒
能否,苒苒如芒的郁郁

(三)
昨夜,还如一把梳子在齿轮的碎步里
春色退到初秋的颤音里
那冷冷的夜雨,仿佛秋后的石头
无声的叹息,谁能猜透那有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3 20:23)

想像孤独从树杈下来
围成望不见远方的潮
慵懒的城市开始缩水
任何爱情都经不住
天空坠落的叹息

 

我在掩埋一个谎言,用麦田里
去年的新芽 从不同方向连成片的草色

与树影正好倒置在一块银白色韵光里

 

十月,正好是十月 我寻找
苹果的颜色 不该过早凋谢的颜色
在树影寂寞的眼神里蔓延
像潮水迈过沙岸

 

散碎的步子,在树荫的芒下
更低迷地顿挫 我无法形容的姿态
与楼前矩形台子构成生活的边陲
缩水的城市更加慵懒
像窗外稀松的雨滴

 

古城渴望十月黄 母亲
叫醒一抹草色 在窗台伫立
我甚至凝望过更远的山脉
他们正孤独成墨色 凝望日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0299天啦!

2009年11月09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9年11月09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岁月在缓缓的走,人也在缓缓的老》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129篇
图 片  0张
访问人数 4566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轻描淡写的一影漂泊
枯糜了金风细细
谁的心伫立窗口
扶你纠结的恐惧
你在伫立
在窗口与妩媚的月色
你在等待
在窗口与稀稀松松的街影

那是谁的心
系在阴暗的角落
那是谁的孤独
绑在窗台
你是否已厌倦漂泊
是否就这样伫立
等待一缕彤彩
然后怅然或者缄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2 20:36)

想是沉默了,过去的韶光里,你清澈如镜
想是眠熟了,昏黄的街灯下,兰若般宁静
想是淡淀了,围城的缝隙里,你伫欹危楼
想是恐慌了,幽迷的走廊里
想是忧郁了,遥遥无期的等待里
你,步履轻轻,在我揉搓的书页里
你,指若兰花,在我抖擞的日子里
想是拾遗了,缄默的字句里,你背对台幕
想是匆匆了,我孤邈的梦里
从未来过的梦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2 15:41)

清波渺渺,寂寞相待老
云恨天高,谁把峥嵘少
昨夜楼台听雨声
轩窗遥空对相思 路迢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1 08:33)
雨声刚过,马托斯山
便在我梦里发芽,小乌龟
从玻璃缸里爬出,在
河水蠕动的波纹里
有一根青菜漫无目的的漂着,
那被无限放大的青色
在我20公分的梦里
像巨大的盖子,蒙蔽了
我忧郁的眼睛,还好,有一丝
缝隙能窥见那寂寞的天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8 19:47)

一字花酒倒进西楼难入喉
往日浓稠跌入深海相框瘦
画眉在枝头心忍不住颤抖
为谁撕开的伤轩窗被搓皱

 

谁的手  缠绕了杯口
夜风阵阵残花被吹走
那年月色就像狼牙口
掉入琵琶淹没了温柔
饮一杯花酒  眉头皱
凉亭之外倩影慢慢瘦

 

七年相思到最后多少滋味花中抽
去年香水徘徊心头寂寞化成了酒
月圆时候

 

你是我心头的一字花酒
就像游鱼离不开水的温柔
我爱你只有醉卧西楼一季花开时候

 

你是我缠绕杯口的一字花酒
千年以后往事涌上心口
你是否记得我对你的温柔
就像绿叶离不开枝头

 

一字花酒 倒进西楼
七年的温柔 谁也不能轻松放手
爱意在胸口 凉亭上的守候
是否需要理由  守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7 22:11)

被冰霜打湿的眼睛
在未知的时间,袭击我残破的头颅
骨髓里最经受不过打击的痛楚
被卷起,仿佛一阵风,便可
将我拖上天空

 

深夜,最不懂人了
我痴养的情愫,被蜷缩的
像老家那把废弃的椅子
一直堆放在仓库

 

夏夜的河床应该会涨潮吧
或许听潮音会比较安逸吧
能忘却记忆吗
我不确定的还有太多像黄沙
一样颓废的过去以及未来

 

除非我并未接触过
那块生锈的烙铁
始终包裹着无聊的未知
或者更颓废或者点石成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5 09:04)

最多继续空着,看远处无垠而寂寥的蓝宇逐渐沉默
最多继续慵懒着,望天际碧蓝而清凄的月亮随之幽怨
仿佛地下峡谷里飘渺的幻影,在仰望豪迈之黑白长廊,怅然
在漂流舟上,等一抹幽邃的潮汐。如此缄默
或者轻轻潦倒在荏苒岁月,像一片叶子在无垠的人生悲剧里
凝听远逝的气旋,仿佛阵阵濉河水,荡漾在模糊的记忆里

 

逐渐低矮的杨树或者绿荫,是否无限缩短了紧随时光而至的脚步
掘开一幅被诅咒的画卷,我低沉的放歌,覅然于灯火阑珊间
高悬的雾霭,朦胧与懵懂间是否是一次抛物线的弧度
我寻不见浒苔徘徊的声音,或者无限接近风声罢

 

地面高低起伏或者像刺客匍匐,蒿草间藏身的生灵
我该用怎样的目光迎接扑面而来的潮汐,或者浮萍
那一阵阵马达声,震裂了我无数游丝,那跌落的碎片
正以叶落的形式,飞逝。

 

我悲怆而低矮的歌声,深深淹没在夜光的疤痕里,甚至不晓日志
那泥泞的光和作用,朦胧而模糊,我迷失方向的心结
正以雷电的形式聚焦,闷热的夏日啊
是否正以散啤的形式慢慢缩减

 

灰褐色的石板正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