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之xizang
阿之xiza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918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述

请允许我发出自己独有的光!

阿之

阿之,女,原名:陈桂芝。出生洛阳孟津,长大在陕西黄龙,现在西藏。一个不知道民族不知道故乡的漂泊之人

主要著作有文集《飘在拉萨》、文集《佛国》、魔幻现实主义长篇小说《梦魇》、《梦魇》修订本《梦聊》、言情长篇小说《你就是我的佛》、中短篇小说集《星月菩提》等。


 约稿,请联系!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4-04 08:46)

 

这两天,受表妹怀念大姑的文字的影响,还有大哥发过来的那张老屋残破的照片,这一切像是扑面而来的浪头,随之涌上我心头的是儿时记忆中,老家的那些人和事。

这么多年了,我很少写关于老家的文字,并不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不是的,而是记得太深刻,思念太深而不愿意随便表达。

“看了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9 15:09)



作者:阿之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部VIP长篇阅读
《梦聊》内容简介:故事纯属虚构,是一连串的梦境组成,是一个藏漂女子眼里和心里神秘莫测的人与事。每到一个地方她总是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总是被过去的生活以梦境魔咒般控制,而梦境总是和现实藕断丝连纠缠不清……http://vip.vsread.com/book/414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4 15:41)

当我写下这些关于黄龙的文字时,我已经离开黄龙,回到拉萨,是听着顺子的《回家》。过去我是不敢听这首歌的,听了我会掉泪,我会想家,想那个叫黄龙的地方。这一次回黄龙,面对黄龙巨大的变化,我却不知从何去描绘这个阔别了十几年的小山城。如果我现在是三十几岁的游子,我一定会充满激情的发现家乡的灿烂的东西。可是我现在不能,也不会去借景抒情,本来是算得上一个文人了,反而回到家乡,文艺的灵感荡然无存,这可能与心情有关吧。我的思维毅然决然变得迟缓,我的文采不再是奔流激越的河流,我的目光看什么已经模糊。在这样残酷的事实面前,在一个游子眼里,这个地方怎么改变也是深沉的,她呈现给我的不是表面的繁荣,是内里的那些沉淀已久的,与我精神相联系的景象。这景象只有我自己看得见和感受得到。突然想起博客或者微信中经常看到的一句话:对不起,原文已经被删除。黄龙给我的迷茫就像这句话给我的感受:我也被家乡删除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1 11:35)

我在2011年就听过《三个三重奏》的作者的讲课。他当时讲的是他的《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娟小的时候是一个不太说话的小丫头,很有心事的样子,有点倔强,因此,没少挨揍,别人没人揍她,天天辛苦劳累又心情不好的妈妈经常揍她。她喜欢看书,上小学的时候就抱着大部头小说不松手,有时候,上茅房也拿着。有一次爸爸妈妈要出去,看不见她,还以为她出去找小伙伴玩耍去了。出门去顺手就锁了大门。出去大半天呢,回来已经是下午了,爸爸去方便,竟然发现女儿蹲在茅厕正聚精会神看书呢。爸爸问女儿是怎么进了家门的。女儿说自己哪里也没去,而且还知道爸爸妈妈出门锁门。有几年她是跟着我和奶奶生活的,只要放学回来写完作业(老实说,此女子写作业的速度相当麻利),就要缠着我给她讲故事,然后,趁我做其他事情顾不上理睬她,她就把我的雪花膏一遍遍往她的小脸蛋上涂抹,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么多年没有回来,这几天一定对家乡这些年来的巨大变化有很多感受是吧?”

    这话问得很有水平,很明显是希望我把家乡这个小城赞美一番。我不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我真正的感受。并不是我不爱自己的家乡,我爱,而且很爱!正因为对家乡的感情太深,不知道如何去赞美,因为太空洞的赞美,不能表达出我的真实感受。而面前的听众并不在意叙事的真实,只在意我对家乡的赞美是否是他们需要的,是否合乎主旋律,是否符合人们期待。

我斟酌一番,告诉他们:感受颇多,但如果把这些感受形成报刊文字的话,则是需要我回去修改整理。这其实是我最好的理由,也是我真正的理由。我有个习惯,即便是博客上发随笔,也比较谨慎,总是修改几遍,看着满意才发上去。记得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9 11:23)

   回来这些天,有几个想见的人却杳无音信,也没听曾经与他(她)们关系要好的与我关系感觉也不错的人提起,走在街上也没有遇见,即便是他(她)们的家人我也不曾见。要办的事情基本办得差不多了,决定要走了。那一天,阴天,偶尔微雨。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有个别商店门前站着一些无聊之人。这些人的相貌谈不上阳光,也谈不上多么颓废。颓废这个词不能用在这些做生意的人身上,但他们又不是大城市里日进斗金的大商户,小城里这年头也是卖货的比买东西的人还要多,挣钱也是挣个平时的零花钱。所以小城镇的生意人一般奔着有事情做,不赔本就可以了。

   我并不急于往回走,边走边打量着街上的景致,当走到一家杂货店门口,胳膊一下子就被杂货店的老太太拉住,她还叫出了我的名字。我也认出她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7 15:08)

 

很久以前,我说的很久以前,不是讲别人的故事,是我的过去。可能一个人的生命最多也就是六七十年或者七八十年,长寿者能够活到九十九或者一百多岁。很久是不能说明生命,却可以说明一个人的精神历史,精神的转变只是一念之间。如果经历了忽然的顿悟,那么,真有转眼已是千年的感受了。

第一次决定独自走一趟大岭,并不是去看风景,我那时经常强迫自己相信大自然还有能够拯救我的神灵存在,即便是有一棵千古一绝的树,或者是天空一块变幻莫测的云。如果在眼前看不到,我可以跑远一点,去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去一个需要付出体力和精力的地方,入不了地那就去没有人烟的山谷中;升不了天,那就去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5 14:39)
标签:

阿之原创

情感

像做梦一样,醒来已经物是人非。

这就是记忆中的那条河,从小石桥过去就是那个小山村了。想不到那个距离县城二里路的小村庄现在已经属于城郊开发区,而且看样子比城中心环境还要优雅。惊讶的同时也为这个小村庄的变化感慨,不知道这些农民没有了土地后还能做什么,不知道那些做过两年邻居的孩子是不是都上了大学,是不是那两家还在为宅基地寸土必争相互不让?那个基督教徒的善良大嫂如今还住在这个村子里?那两位和蔼可亲的大叔大婶他们如今可还健在?那些只会种庄稼不会做生意的人们如今生活可好?总感觉这里的变化有点不可思议,农村一下子就无有征兆的融入到了现代城镇中。这个当年曾经给了我无数恶梦的村子,如今想起来的竟然是这些给过我帮助和温暖的人们。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原来我现在只是记着这个村子里那些善良人和好人了。这个地方已经是今非昔比,但是这里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