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马
沙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85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沙马:现代诗歌写作者,探索先锋性诗歌各种写作的可能性。试图建立“另一种”写作元素;


诗观:“艺术,没有独创性,就意味着剽窃。”;


诗集《零界》、《沙马诗歌选》、《解读沙马》、《泡沫时代》、《某个词的到来》、《一个文本·虚妄之年》等。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我是在猫的摇篮里长大,有着毛茸茸的生活
毛茸茸的世界观,毛茸茸的语言
毛茸茸的心,毛茸茸的欲望,毛茸茸的隐私
带着幻觉的脑袋,记忆的眼睛

混迹在一代人弥漫出硫磺的气味里
夏天,膨胀的心,在旋转的经济城市里冒出了泡沫
血晕,来自广告里一朵虚假的玫瑰。某种

不必要的见面成了一种交往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4 09:08)


 

 

阳关照亮虚无的时候

也照亮了我的

疾病。但疾病里的词语是

 

不能描述妻子的春天,她一直

在守着我们陈旧的事物。

 

晚上,妻子坐在母亲的

遗像下面,一针

一线的缝补着儿子的旧衣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3 21:14)

父亲写照

 

父亲死的时候,在人民公社的土地上

一直没找到下葬的地方

那天的孤独,是我一生的孤独

走遍江淮地带也没有一个人向我招手
我咬紧牙关不说一句话
好像父亲的死亡对不起祖国的死亡

从此,我就以沉默的方式表示对
某些消失事物的敬意,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3 21:02)


写一首诗不是简简单单地写写诗歌,实际上,他在书写他的整个文明史。……诗人在语言内部,必须创造属于自己的那个语言


                                                            ————阿多尼斯

夏天的夜晚


夏天的夜晚,我看见一座
空空坟茔,周围被
萤火虫点亮了一盏盏灿烂的灯

我怀着不安的心,站在
没有影子的空间里


此刻,沉默是最好的方式
但我还是将一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0 15:27)

一个写作者,必须对历史,对时代,对大师。对权威抱有质疑的精神。这样才能开创自己新的写作前景。盲目的顺从只会丧失伟大的创造力。


真理,永远是相对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理。就写作而言任何人的经验、名言只能作为参考。不同的经历,不同的阅读,不同的思考,会造就不同的诗人。所以,诗歌的写作,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


诗歌的个性不是来自于对权威的挑战,而是来自自身内在的坚忍和坚持。一个写作者如果从大师的名言中,看出了相反的东西,那么我恭喜你,有了自身的思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史

我是在猫的摇篮里长大,有着毛茸茸的生活

毛茸茸的世界观,毛茸茸的语言

毛茸茸的心,毛茸茸的欲望
幻觉的脑袋,记忆的眼睛,欲望的风声
混迹在一代人弥漫出硫磺气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多多,著名当代诗人,原名栗世征,1951年生于北京,1969年白洋淀插队,1972年开始写诗,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著作有诗集《行礼:诗38首》、《里程:多多诗选1973—1988)、《阿姆斯特丹的河流》等,还有多种外语译本诗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08:05)

选择


到了不惑之年,我选择了一块空无一人
的荒地,开始了勤奋的劳作
久而久之,荒地,在荒野里获得独立

从第一粒大米出现的那天,我就有了
新的思想。喊来我的
同类一起劳作,一起穿过物质的黑夜

很多年过去,这里成为了我们的共和国
有了阳光和果实,有了女人
和孩子。一天天,这里的墓碑,也那么漂亮

                                2019年2月2日

拆迁

房子要拆了,房子里的女人
在嘀咕着不好的
日子,嘀咕着不好的往事

我说要不了几天,推土机
就要开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8 08:29)

我学会了


我学会了沉默是因为父亲死亡的时候
一直没找到下葬的地方
那天的孤独,是我一生的孤独

走遍了江淮地带也没有一个人向我们招手
我咬紧牙关不说一句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1 21:16)

于坚:一个对精神事物的缅怀者

 

于坚的诗,一直在坚守着精神事物,并通过这个事物向世界打开了一扇窗口。云南不仅是他的物质故乡,更是他的精神故乡。他试图在后工业文明时代挽留他记忆中生活过、思考过、悲伤过、快乐过的地方,并赋予了挽歌的性质。也许,他喜欢荒凉甚于繁华,喜欢遗址甚于街市。也许,正是过去的景象孕育出他的思想,他的词语,他的隐秘,他对世界的认知。他用理性的光芒穿过遮蔽,让曾经的文明显露出来。他对过去的眷念,基于对现代文明的失望所带来心理上的担忧和迷茫,甚至形而上的绝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