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满满
刁满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72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

小名:刁满满

情缘:与诗歌偶然邂逅。

笃信:直觉更精准。

喜好:诗歌。漫画。美才。犀牛

内里:坚硬如水。

诗观:无观。

邮箱:diao_y_y@hotmail.com

访客
加载中…
强音沉鼓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
自成一体
每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
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
欧洲就少了一点
如果一个海角
如果你朋友或你的庄园被冲掉
也是如此
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
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
所以别去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你也为我敲响
 
         ——约翰·唐恩
素颜犀牛


举人家的

《向阳花》

 

一朵一朵地比着吐露,在园子西侧
它们将画搬到了室外。每一朵都是不容置疑的天才
与降落在树梢的夕日
一一对应,又看似心事隔绝。直到太阳去了山后
明月更亮了。我所能听见的
就只是蓓蕾,纷纷开口,而没有声音
或许它们都说了,谢了。这些花朵
挤在一起,讨论如何结果
明年,它们还要长出像耳朵的花瓣
这属于私下之间的约定,不能写在书上。明年
今日,在园子西侧,如果你来,你也能听见
一副副年轻的魂魄,将得以复现
 
 
   《大风》
 

大风无边无际,吹过草地,让我不得安宁
十三个亲人先后弃世,遗留的红宝石,在手心里微微颤动
七月,镜子破碎,铁匠连夜打造灯盏
这些飞溅的火星,不复言语
天空不空,河水长流,如此多的因缘登上了高原
一段路往西,一段路往北
皮肤黝黑须发皆白的老者,盘坐群山中间
这时,千万不能叫出他的名字。如果鸽子在叫,就让声音落地
一声化为兔子,二声化为猴子,三声化为大象
最后一声化为遍野的太阳花
大风吹过它们,就像吹过我躺在草地上的内心
一来一往,构成古今
 

 
宝贝犀牛


春天来了

春日浩荡

街上人潮鼎沸

广袤的田野一片丰绿

 

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心却无处安放?

为什么我如此彷徨

如此慌张……

犀牛宝贝


晴空下

            ——韩文戈

 

植物们都在奔跑。

如果我妈妈还活着,

她一定扛着锄头,

走在奔跑的庄稼中间。

她要把渠水领回家。

 

在晴天,我想拥有三个、六个、九个爱我的女人。

她们健康、识字、爬山,一头乌发,

一副好身膀。

她们会生下一地小孩,

我领着孩子们在旷野奔跑。

 

而如果都能永久活下去,

锁头、冬生、云和小荣,

我们会一起跑进岩村的月光,重复童年。

我们像植物一样,

从小到大,再长一遍。

光的孩子

♀我们都是光的孩子

♂我们都是世界的寓言

♀我们骑着自己的白马

♂左手擎灯

♀右手提梦

♂身后是那流水的笑声

♀····

『爱之箴言』-寄给未来的信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沈浩波批评余秀华的诗没有艺术高度,我特么认为这太客气了!应该一针见血的指出余秀华压根儿就不是搞!体!育!的!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25 01:05)
标签:

表白

刁满满

杂谈



 

 

蹑手蹑脚地

我爱过那么多次。我甚至

爱过天下所有的女人

 

我们用薄如蝉翼

相互触碰

触碰又旋即分开

 

我们分享彼此

分享那些独特的香味

泪水的香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24 01:08)



 

 

我困在城中

城郊已是嘈杂一片

有将军立在城墙的草尖

 

那是一只披风的蚂蚱

百草之下有他成千上万的子孙

明年七月便会摇旗呐喊

 

我救不了迟暮的将军

我也唤不醒一川歌唱的虫子

我低头洗着我的枣红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22 16:22)


 

理查森,男,纽约。从1984年起连续五次投资失败。2007后彻底破产,妻离子散,朋友消遁,唯有一条名叫“JOOY”的狗与其不离不弃,忠伴左右,陪理查森一同在纽约的风雨街头乞讨。从“JOOY”安详恬静的睡姿中看得出它对主人的无限信任和依靠。有的人,在沧海变成桑田时,表现得还不如一条狗。(在微薄看到这则故事,感动了许多人,很着急地发上来)

 

 

 

理查森此刻是圆满的

他秉持着自己的心

不负那些幽暗的岁月

终于拥有了零碎又结实的故事

拥有了卷蓬的长发

拥有了谜一样忧郁的眼神

拥有了完整的“JOOY”

 

拥有了整条大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22 01:30)





我就在那些小巷子里绕

一圈,然后又一圈

巷子里漂浮着一些东西

一些看不见的

慵懒的颗粒

 

许多人都像我这般

绕来绕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14 01:02)







八月。

秋老虎蹲在我的门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03 20:15)



 

 

午夜苍茫

我和一只断尾的流浪狗

潜伏在城市的深处

 

隔着隐约的珠帘

有人在刮骨,有人在纹身

有人在计算征程

 

星星点灯

月如铜钱

我的巷口落满东海的琴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15 21:36)



 

月夜之下,我向钟爱的女子说出了秘密

七月流火,这是一个契机

八月便有秋凉,那时红花凋敝

蛙声四起

 

我们坐在池塘边上

池水平静,热气托起迷蒙大雾

我从怀里掏出珍藏的雪山

她美若白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09 14:05)


 

很想掉头离去

滴落在山后那片瓦楞间

 

可我又是多么地贪恋

贪恋这人世间

这一天挨着一天

 

贪恋一杯黑咖啡

一杯白咖啡

 

贪恋一架黑钢琴

一架白钢琴

一次黑地铁

一次白地铁

 

贪恋这杯中的清水

清水之上的星辰

之下的凡垢

 

贪恋这端杯的手

手上旖旎的花纹

 

我成不了菩萨

我的身体散不出清香

 

贪恋

我只有从奶水开始贪恋

贪恋引领贪恋挤压

贪恋打骂

 

我只有贪恋

从低处从高处从阴暗处

从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03 01:29)





 

《青蓝》

 

很多次

对着一棵羞涩的树

头上一轮月亮灿若银盘

我撒尿……

秋风漂白着我

思绪成河

我一下就很兴奋

我会突然想起那个人

 

想起那个我曾经爱过的女人

想起油光光的辫子

想起那块渗水的眼白那块

细细碎碎的浅粉想起

那条青蓝的闪电那一根一根的

小软骨头

 

——如果,

如果我逆着水游回去

小骨头还软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说→↓

〓 这里的一切,与风有关,与月有关...

与风月无关...

〓 这里的主张,与山有关,与水有关,与我有关...

与你无关...

繁花满城

异域诗歌

大师风采

泊音

刀光剑影

于坚

于坚

郁葱

我和你的花园

韩文戈

内心的秩序

苏浅

去乌里

青蓝格格

彼岸诗榭

金铃子

奢华倾城

玉上烟

海边木屋

东篱

油葫芦泊

糖果

无边的咸

红线女

半个自己

李继宗

场院

河南琳子

端神灯的

东荡子

秋天

笠子

大眼睛

拍手

乡野烟火

沼泽

世界名画

好友
加载中…
河南琳子

 

《观赏》

哦,坐着这一地腐叶,我们是幸福的。我们
两个鞋底干净的小女人,我们
生育过的屁股结实肥美,坐着田野的高处。

 

 

《面粉》

 

面粉里有面筋

有麸皮

有小小的

破碎的糖浆。这个周末

 

我有时间把母亲送来的面粉加上水和盐

做成面食。这个周末

我有时间在一口铁锅下燃起煤块

把面粉变熟

变香、变甜。这个周末

 

我卷起衣袖

我卷起衣袖的时候我很像一个

 

贪吃的女人

我捣面的声音砰砰

砰砰。北方

 

正在下雪

我的面粉来自母亲的雪地。来自

母亲的河流、晒谷场。来自

母亲的仓库。而此时

我的母亲正坐在她黑乎乎的门槛内

 

发呆或者

生着腰酸背疼的小病

 

 

《县城、古会、棉花糖》

 

一朵棉花就是一次朝拜

现在

众多的棉花开放

做棉花糖的男人手指又甜又黑

吃糖的孩子高高举着她的甜

 

路灯有些暧昧

耍把戏的人群轰鸣着出现,他们穿着硕大的图腾

街道敞开

一辆运草车缓慢路过

 

棉花糖是一种什么糖

树上的香味和甜味混合成一种迷香

远远的

是摘棉花的民工坐着火车

从新疆回来

 

水莲之美

《月光白的很》

  ——王小妮

 

月亮在一个深夜里照出了一切的骨头。 

 

我呼进了青白的气息。 
人间的琐碎皮毛 
变成下坠的萤火虫。 
城市是一具死去的骨架。 

 

没有哪个生命 
配得上这样纯的夜色。 
打开窗帘 
天地正在眼前交接白银 
月光使我忘记我是一个人。 

 

生命的最后一幕 
在一片素色里静静地彩排。 
月光来到地板上 
我的两只脚已经预先白了。

 

《陷在一首诗里》

    ——苏浅

 

读狄金森,读她

造就的草原

我也

有白日梦,也张开了翅膀

也在寂静的夜晚

被深深的苜蓿埋到胸口

也一低头

就远离了人群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