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白
草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481
  • 关注人气: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请输入标题


 
草白

1981年8月生,浙江三门人,现居嘉兴。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7 07:19)
分类: 随笔

一位读者在高铁上(《花溪》杂志)读到这篇小文,说很想再看一遍。好,那发在这里分享。


人世间的冷淡 

那天,我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写东西。那是一个新房间,不是我所熟悉的。我去那里的次数很少,还没有和它建立感情。我有点不知所措,但不是很强烈。有一会儿,我的心思被要写的东西勾进去了,就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忽然,那只猫出现在玻璃门外边,它看着我,像一个人那样看着我。我也看着它。我们对视了一会儿,我似乎在焦虑着什么,如果它进来,要求留下来,那怎么办……可它走开了。它是可以进来的,门都敞开着,没有任何障碍。它主动拒绝了一段可能的关系,如此理智,连举起腿脚的念头都没有。它不想进来。毫无兴趣。这似乎是一只没有好奇心的猫。这也是,我喜欢猫的原因。

我总是能够喜欢那些貌似冷淡的事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1 22:19)
标签:

深渊

搬家

分类: 散文

1

盛夏里的一天,我回家,坐到窗前。墙上空调吹出习习凉风。有人在我头顶上哭,断续,干巴,歇斯底里,充满着孤苦与绝望。窗外,蝉鸣喧天,天空湛蓝如洗,到处都是太阳,破碎的太阳。年轻女人仍在哭。她的哭声愈加悲戚,强烈地咒骂着什么,它们穿过滚烫的气流,透过窗户的缝隙,在空调微弱的嗡鸣声中落入我的耳里。我能想象她的怒气,扭动的身体,痛苦的脸。烈日煌煌,她好像在与此较劲——那被热浪碾过的身体,因愤怒而充溢着巨大的能量。
平时,这楼上并没有什么响动,偶有硬物与地板的触碰声,或者桌椅板凳的挪动声,这些人类活动发出的声响在提醒我这楼上住着人,我并不是孤单一个;而更多时候,某些个白日或深夜,我时常觉得这楼里只住着我们一家子。这世上也只有我们一家子。
年轻女人的哭声在我耳边持续很久,如泣如诉。窗帘外面,夏天如火如荼,肆行无忌,我却感到一丝寒意。她为什么哭,对着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密林深处

分类: 短篇小说

     1

   

我妈坐在我对面,说起今年冬天的雪,滔滔不绝。哇,老天爷好久没有落这么大的雪了,雪花片扯棉絮似的丝丝缕缕往下掉,田地呼呼几下全白了,风刮在脸上那个疼啊,根本不能骑车,到处都是冰渣子,只好走着去,走走跌跌,总算到了那里,可他还说,谁让你来的,这么大的雪管我做什么?你听听,要是我都不管他了,他怕是要饿趴在雪地里起不来了。

……

我妈在说爷爷的事。

十五年前,我们把家搬到镇上,爷爷原地不动;前年摔跤跌断股骨,照旧我行我素不肯挪动半步。这一切,最麻烦的还是我妈,每天要给他送吃的。

他会饿死的,总有一天,当我走不动了,就让他饿死算了,人老了还那么固执,不肯和我们住一起……可今年冬天真冷啊,连水管都冻裂了,停水停了好几天。

我妈从下雪天聊到爷爷,继而谈到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目录

特别推荐

粉丝与知音(外两篇)    (台湾)余光中

匍匐在土    耿  



作家专栏

苏式生活(散文六题)    荆  

 

人物绘像

陈忠实,一位用血写作的作家    潘向黎

白鹿原上的背影    胡学文

 

性情写作

我们仨    杨  

椴树蜜    肖复兴

芍药盈筐满市香    刘心武

飞去来的滋味儿    陈建功

我家的猫和老鼠    毕飞宇

走出乡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目录
目录
 
都市小说双年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目录
随笔《自然纪事》,曾发《大家》杂志。谢谢。



在大地上过完一生 程耀东 / 001 
恶念丛生 周晓枫 / 008 
呼伦贝尔,风景的深度 艾 平 / 013 
思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6-19 20:24)
标签:

童年

分类: 随笔


在我的童年之夜,反复出现的是那种叫打碗碗花的植物。它妖娆的气息,不祥的形状,邪恶的隐喻,像命运之神在生命之初绕起的线团,让我刚由童话故事中获得的一点点安全感被击荡殆尽。世界是灰暗的,危险像严冬里的雪,随时可能降临。

打碗碗花到底是什么花?我从来没有见过它,所有对它的想象都让我抓狂。我摘过喇叭花,小雏菊,紫云英,栀子花,姜花,月季,插入瓶中,别在锁扣里,夹在耳边,嵌入书中。那些花慢慢地枯萎,没有任何象征意义地枯萎,成为薄如蝉翼的标本,许多年后仍完好无损地躺在某册书页里,成为回忆往事的道具。或者,它们什么也不是,被随手一扔,萎谢成泥,只是轮回中平凡的物。

可打碗碗花不是。它是危险的,是未完成的象征,待开放的花,植物学以外的学说。这种印象来自哪里,和名字有关吗?肯定是的。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一篇简单、字数相当的文章,刚好进入一个识字不多的八岁儿童的阅读视野里。或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6.6期《散文选刊》(上半月选刊版)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一场婚礼和两场葬礼

分类: 散文

一场婚礼和两场葬礼

 

1

 

那年冬天最冷的午后,父亲的自行车停在楼下等我。我们要去参加小舅的婚礼。我的母亲早在三天前就去了那里帮忙。此刻,他们大概已经忙得热火朝天了。我想象着那屋里的场景,桌上摆满吃的东西,炉灶里炖着肉,蒸笼屉子里全是各式糕点,食物的香味四处逃窜,相拥相撞在一起。我很想催父亲骑快一点,又有点害怕自己忽然出现在那种场合里。她们肯定会将各种食物往我手里塞,我的口袋里很快就会落满各式好吃的,那些热情的妇女,被邀来帮忙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可她们对我那么好,甚至有点讨好我,要是平常时间,在外面碰到我,肯定不会对我那么好。我有点害怕这样的好,它们随时可能消失。

除了拜年,八岁的我很少去外婆家。外婆家很远,在镇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