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InsanaeP
InsanaeP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49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雪白的医院,苍白的白大褂,白灰相间的病服。

这里仿佛一直都是冬天,万物不会生长,一切都会被这雪白覆盖住。

橙色头发的女孩躺在病床上,望着外面的灰蓝色天空,想找寻几丝鲜艳的色彩。

病房外传来一点点骚动,外面的人似乎都在看着什么,轻声发出惊叹。

他们注目的目标出现在自己病房门口的时候,女孩自己也惊呆了。

那是和医院几乎格格不入的,很强烈的色彩。

头发是比自己更鲜艳的橙色,肩上垂着紫色的接发,一身新潮得像个摇滚歌手的衣服。

“飞鸟小姐??”

“夕美小姐。”

飞鸟拿着一个黑色长盒走了进来,“听闻夕美小姐病了,前来探望。”

“哇!!真是没想到你会来。”夕美一下子来了精神,坐了起来,“谢谢谢谢!”

飞鸟把手按在盒子上,踟蹰着要不要打开。

夕美看看盒子,再看看飞鸟,扬起眉毛摆出一副这是什么的神情。

就好像盒子很不好打开一样,飞鸟手颤颤巍巍的,好不容易才打开了。

盒子里面是一束装帧得很好看的芙蓉花。

“哇!是永生花!”

“咦……永生……?但是,这花不是好像叫……”飞鸟慌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买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7 17:27)
标签:

杂谈

纷纷的雪花,伴随着夜幕,静静地降落下来,和这座静谧的城市融合在一起。

带着绒帽的女孩,擦了擦长椅上的雪,坐下来默默看着这座城市。路灯将积雪染成了橙色,散发着点点的温暖。

身后传来了脚踩在雪上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女孩心想,可能是妈妈来喊自己回去了吧。她转过头去,顿时僵住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但是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出现的女孩。

“好冷……”那个女孩喃喃着,呼出了一口一口白气飘向空中,手指了指长椅,“坐在你旁边可以吗?”

女孩还没缓过神来,只木木地点了点头,把长椅上的雪再擦了擦,腾出点地方来。

那个女孩真的在自己身旁坐了下来,让她一片恍惚,像做梦一样,然而刺骨冷风吹在脸上提醒着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那,那个,你,你,总不会是……志……啊不,应该叫,北泽小姐?”

“嗯,”她点了头,“原来你也会日语啊?”

“啊,一,一点点……”她身子直哆嗦,话也说不清,“这,总不会是什么节目吧?暗地里其实有个摄像机在拍?”

“这个就不好透露了……”志保低声说。

“哈————”她吐出一大口白气。

“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7 16:45)
标签:

杂谈

纷纷的雪花,伴随着夜幕,静静地降落下来,和这座静谧的城市融合在一起。

带着绒帽的女孩,擦了擦长椅上的雪,坐下来默默看着这座城市。路灯将积雪染成了橙色,散发着点点的温暖。

身后传来了脚踩在雪上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女孩心想,可能是妈妈来喊自己回去了吧。她转过头去,顿时僵住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但是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出现的女孩。

“好冷……”那个女孩喃喃着,呼出了一口一口白气飘向空中,手指了指长椅,“坐在你旁边可以吗?”

女孩还没缓过神来,只木木地点了点头,把长椅上的雪再擦了擦,腾出点地方来。

那个女孩真的在自己身旁坐了下来,让她一片恍惚,像做梦一样,然而刺骨冷风吹在脸上提醒着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那,那个,你,你,总不会是……志……啊不,应该叫,北泽小姐?”

“嗯,”她点了头,“原来你也会日语啊?”

“啊,一,一点点……”她身子直哆嗦,话也说不清,“这,总不会是什么节目吧?暗地里其实有个摄像机在拍?”

“这个就不好透露了……”志保低声说。

“哈————”她吐出一大口白气。

“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6 20:10)
标签:

杂谈

霸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要在别人从月球返航的时候开始登月呢?

我也有年轻的时候,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过命运降临夜这部作品,也有过初恋。你再看现在,手游泛滥成灾,能有几个,是真正想把手游做成一个好的游戏的呢?最近在微博上把fgo第一部通关了,我很受感动,这才是用心做出来的好游戏,这才能叫一个优秀的游戏剧本……

霸先生,你的好友八先生已经去看游戏剧本了,现在都看到第二章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游戏,最关键的,还是一个亲身体验的过程,游戏的战斗,充钱,还有充钱,都是很宝贵的游戏体验,这不是光看文字就能体验到的。

霸先生,你的好友八先生已经看到第三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要艹他。

霸先生,你的好友八先生现在在冰岛,你要怎么艹他呢?

我tm还在月球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这天,周子打一早睡醒时就感觉周围少了点什么。

自己的神社里一贫如洗,就算丢了什么肯定也不贵重,不必惦记,但就是好像自己少了根尾巴一般,很不自在。

周子在神社里来回踱步,跳到鸟居上四下张望,就是想不起来少了什么。

也罢,顺其自然,什么时候想起来再说。周子嘴里哼着小曲,双手插兜,跨开懒散的步子出门闲逛。

离上次在神社中与小早川公主告别,已有一年过去,这一年之间,两人一直书信来往。公主很想念京都,周子就把自己最近在京都的见闻都写信告诉她。为了知晓京都民间的百态,周子每天都要出来“巡视”。在周子心里,京都哪里属于那什么织田大魔王,明明就是我盐见周子的掌中之物!

就走在路上呢,看见路边公告牌上新贴上了一张告示,周子走过去,眯起眼睛一看。

“除妖令?”

内容周子没细看,一看落款是织田兰子的名号,周子顿时想起了什么。

“嗨呀!”周子高声惊呼,“猫不见了!”

 

 ——————————————————————————————

 

 

 

二条城内,大殿之上,一只白猫被五花大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31 00:56)
标签:

杂谈

​这天,制作人留在公司加班,本以为自己的事务所里除了自己已经没别人了。不想,一个银色头发的女孩从他办公室门口探出头来。

“哟!”

“唔啊!”制作人吃了一惊,“什么啊,是周子啊。”

“怎么了,”周子不满了,“这失望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你和芙蕾成天神出鬼没的,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见你都不奇怪了。”

“嘁,明明是事务所只剩下你和一个年少女子独处的氛围,却还是说出这种不识相的话。”

“唉,留下来的若是速水小姐的话,那该多好啊。”

“真是说出了很不知好歹的话啊!真是色胆包天!”

“这种话也只敢嘴上说说。”

“明天我就告诉她。”

“女侠饶命!”

“哼。”周子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看看制作人的桌上,“又是泡面啊。”

“活忙完后我会再吃点烤串去的。”

“真是大人的活法啊,啧啧,枫姐她们下班后也是喜欢喝点啤酒吃点烤串。”

“甭说,我遇见她好几次了,因为我去的晚,到的时候她都已经喝了个烂醉了,不是有三船小姐在的话,真不知道她每天要怎么回去。”

“这就是大人的世界啊,可怕可怕。我只爱甜的,啤酒那样苦的我还是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8 21:26)
标签:

杂谈

​敬启

 

久疏问候,不知身体可安好?正是天气转凉的时候,需要多加注意才是。

我每日坐到自家鸟居之上,遥望岚山,看那满山枫叶有无泛红,以此来判断时日,不想却遭遇风寒。区区秋日之风,竟迫使我堂堂一介稻荷之神,只能蜷缩神社中,靠自己尾巴取暖,实在是丢尽颜面,献丑了!

我只好每天问躺在我神社外面的猫,今天什么时候啦?今天什么时候啦?她却要发出不耐烦的叫声,像施舍一般从喉咙深处吐出那么几个数字来,真是一只不解风情的猫!

她不懂,时间的流逝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有无数的幸福时间,就在不远的未来等着你,你每天念着日子过,就能感觉到幸福的日子就快来了,生活充满了期待,还有幸福!

但也有在幸福面前突然止步的时候。

我本已买好了一张船票,打算在一个美好的日子,漂洋过海,开始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风寒也无法拖住我的脚步,我将会是历史上第一位乘风破浪的稻荷神,史书上将会记下我的名字。

但史书上却记下了另一个人的名字。那个脑子有病的织田兰子封锁了海岸。得知这消息时真是宛若晴天霹雳,这天怕是要亡我。所幸,令尊的村上水军突破了她的封锁,打了一把响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文: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0925084744977​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3832358122600​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1426837563032​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2895494128539​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3971580582023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6513509128172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8166681476072



周子做梦也没想到,最终会演变成织田军和毛利军对峙的场面,也没想到小早川公主会过来。

毛利军中很多人盔甲很轻便,看起来是水手,很可能是毛利家最为有名的村上水军直接从濑户内海过来增援。

一位年迈的长者骑着马走上前来,没有理会周子三人,直接向着织田军问道,“将军尸骨未寒,是谁敢来京都造次。”

看见他,就算是兰子也没敢放肆,和飞鸟两人走向阵前,俯身向他鞠了一躬,“元就公,您怎会过来?”

“怎会过来?京都已经乱成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木瓜纹的旗帜迎风高高挂起,织田的军队齐步走在御池通大道上,向着二条城的方向。

现在的京都没有守备,只有跑上街围观的平民。

传了这么久的魔王,到底长什么样,谁都想亲眼看一看。可这一支魔王的军队,看起来和凡人没什么两样,只是很多人配备有的黑色的迷之武器,让人本能地产生畏惧。

听传闻,前些日将军就是死在这武器之下,看来果然是这魔王的伎俩。

谁是魔王,谁是魔王,每个来围观的人都在找。是那个发色从橙色渐变为蓝色的吗,还是那个穿着洋装,骑在马上还打着阳伞的人?这两个看着都不像一般人,不是魔王也是魔王的爪牙。

二条城就在眼前了,这进入京都比自己预想得要顺利很多,织田兰子哈哈哈地大笑三声,和身旁的飞鸟说:“我看这京都守备军不才,若我来守卫,定在这里设下埋伏。”

不想,就在此时,从前方传来了“呜呜呜”的猫低吟之声,这声音听着不大,却近在耳旁,四下张望,却又看不见任何猫的踪影。

这低吟声不止前列的人听到,整支军队每个人耳边都有,他们都疑惑地四下张望起来。

所有人之中,此刻只有一个人感到恶寒,心惊胆跳起来。不是别人,却是这位织田兰子。不过她强装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兰子一挥手,“饮尽黑暗吧!”

数弹齐发,而周子镇定地向着他们的方向一挥扇子,数发子弹竟停在了半空。仔细看就能发现,现在在周子周围有一层浅蓝色的近透明的屏障。

“真,真的魔法?!”兰子和整个织田军都瞠目结舌,竟然出现了一只货真价实的稻荷神。

一人面对大军,周子不慌也不惧怕,“怎么样,愚昧的凡人,还想继续触动神怒吗?”

“愚,愚蠢!”尽管有些慌了,但是兰子丝毫不打算退缩,“吾之大业,怎可停步于此!吾非圣人,吾乃,第六天魔王!足轻队,出阵!就算是稻荷神也要歼灭,此即吾之魔道!”

火枪队向后退去,一大群足轻走了上来。这群人身上的盔甲残破不全,行动也散乱,是织田军中最低等的部队。

要说要对阵一位稻荷神,这事谁也不敢擅自做,但是人多胆大,至少在人多时看看能不能把这位稻荷神逼走,现在这群足轻心中是这么思量的。

近百名足轻小心谨慎地走上去,若是触动了神怒不知会招来什么后果,就算活下来说不定也要遭报应,他们双手握着刀一点一点逼近,但没人敢真的动手。

这处境让周子也很为难,对方对自己的能力一无所知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而周子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自然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