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蓬池散人
蓬池散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522
  • 关注人气: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蔡祠

先贤

砚田笔塚

分类: 诗歌

蔡祠赋

 

    时至丙申孟春,东风料峭,花期来迟。应作协之邀,与文友数十人,驱车大朱村,追慕先贤,拜谒蔡祠。

    古书云:生而曰寄,死而曰归。生寄以宅,死归以墓。固人莫不有宅,亦莫不有墓矣。悲夫!蔡公墓茔虽存,树木已伐,云埋祖碑,祠宇早圮。荒烟蔓草,几成狐兔之场;道路交冲,已作阳宅之地。竹党桐孙怀恨,流沙回风纷披。昔时名区胜境,今成残踪废迹!伫立墓前,无尽遐思,梦回千年,泪眼迷离……

    桑鸠雨坐,桃花两岸;秩马烟驰,燕子一陂。叔侄兄弟共议,乡土立祠。士人崇祀先哲,焚修靡替。墓冢占地十亩,高三丈余。崇其墙垣,四围栽以槐柳;堆其坟茔,八方植以椿榆。神道两侧,翁仲排列整齐。祠内主房五间,金色塑像内置。侍从分立两旁,手持书卷印玺;逼真传神,形态各异。东西厢房各置三间。门上金字匾额,耀眼夺目;祠内苍桧翠柏,遮天蔽日。门前石碑五幢,森列如林;祠前水井两眼,透明清漪。禽形兽影,虫鸣鸟语;黄鹂紫燕,鸣禽萃止。黄童白叟,争相登临观赏;骚人游客,互为啸歌酬诗。巨丽之观,名胜之地;问曰:此乃何处?答曰:清定尉氏八景,“蔡祠茂林”是也。

    蔡邕,字伯喈;著名才女蔡文姬之父。少博学、好辞章、喜数术、爱天文,妙操音律。与叔父从弟,三世而同居;聚家不分财,乡党崇其义。师事胡广,智远学博才逸,世推通儒,正定六经文字。明于知人,公于为善。学粹而深沉,见于章疏;虽仕隐殊途,亦静躁异致。

    邕性笃孝,慈母滞病三年,非寒暑与节变,未尝不寝寐者,素为乡邦所誉。及至七旬母卒,庐墓哀思。衣不解带,动静以礼。祠前塚侧,致使驯兔之祥;墓侧砌畔,衍生连理之枝。

    遥想汉末魏初,砚田笔塚,相望累累;嗟诸君子,联翩鹊起。邕善书赞铭,自创“飞白”;创法于八分,穷微于小篆;自非蔡公设妙,岂能诣此。骨气洞达,可谓胜寄冥通;健笔有力,缥渺神仙之事。

    嗟乎蔡公!一生命运多舛。恒思深藏远祸,虽屡召而却之。然,世事难料。初拒征召之命,后为司徒所辟,遂出任河平长,续写《东观汉记》。却因直言,遭宦官诬陷,归痛陈留,去愁郿坞,流放朔方,避难江南,致遭惨罚,冤坐囚室。

   及至董卓掌权,又强召邕,得卓所重,三日三台,连举高第。嗟乎!伯喈旷世奇才,不幸又为董卓所辟,至协以威而后起,安知非欲伺机?至卓被诛,因祸下狱,病殁狱中,时年六十。

   盖闻名高者声远,德厚者泽长。叹朱穆之孤贞,赞杨秉之纯白。邕为一代豪杰,百世之师。以奇节伟行,彪炳于汉史;以流风余韵,昭著于天地;以善书名千古,以辞赋传万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啸台

阮籍

竹林七贤

分类: 诗歌

 

啸台赋

 

     时序三月,岁在丙申。百花盛开,万物衍生;莺歌燕舞,鹤唱鹿鸣。应文友之相邀,啸台寻幽揽胜。聆翠鸟之逸韵,追古贤之遗踪。千载思接,万里视通;波流日影,云携歌行。

    啸台之得名,其来尚矣!

    啸台,又名阮籍台,为嗣宗舒啸处。孤台迥立,遥分峻极之色;雉堞云衢,近映岹峣之形。尧天舜日,历今古之沧桑;河清海晏,皎烟霞之焕炳。停渊峙岳,水出山间清泉;纳月涵星,云蕴雨后彩虹。朝秦暮楚,雨为登台而歇;梅萼杏蕊,花因遇节而明。

    于是乎,伫立台巅,极目远眺。梁苑北瞻,秦川西望,黄河东盼,江汉南凭。九天日月,皆抱怀内;万里风云,尽收眼中。贾鲁河自西北,迤逦而来;双洎水向东南,缱绻而去;飞沫溅诗,清溪流韵,波如玉带,携手影从。几条冈峦起伏,疑似翡翠;无数湖陂散落,犹如珍珠;烟云舒卧,虹霞纵横,峰似碧螺,雀鸟呼应。远岫近畴,和合烟雨;禾苗缀露,入眼望青。轻狂杨柳,长风吹起;红白桃李,细雨作成。紫燕开剪,黄莺放声······

    至若历代迁人骚客,对啸台不乏佳咏。“传是古人迹,蒙笼无上路”(包融)。“不见长啸人,黄土空崔嵬”(梅尧臣)。“醒为笑所发,饮为醉所昏”(苏轼)。“万古春城碧草还,苍台只在白云间”(李梦阳)。“蓟北山河先万国,关中云树渺三秦”(刘廷诰)。 “谁能长啸更登台,轻狂不散穷途恨”(李化龙)。“荒台依孤城,迥立浮云际”(汪元范)。“酒香醉听林鬼兮,月冷凄其野鸿”(靳标松)。

    是时也,台上俯身近览,枯草断枝,瘦棘横荆;岁月远去,不见嗣宗。白眼竹空,沧桑世事屡易;丹梯台在,空存往者高名。魏晋高士,放从沈冥;灵光未灭,土木为形。昔日狂客何处?台前思泪纵横。

    据《晋书·阮籍传》记载:阮籍,字嗣宗,陈留尉氏人也。父瑀,魏丞相掾,知名于世。籍容貌瑰杰,志气宏放,傲然独得,任性不羁,而喜怒不形于色。或闭户视书,累月不出;或登临山水,经日忘归。博览群籍,尤好《庄》、《老》。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时人多谓之痴。又据《魏氏春秋》记载:“阮籍幼有奇才异质,八岁能属文,性恬静······籍旷达不羁,不拘礼俗。性至孝,居丧虽不率常检,而毁几至灭性。籍以世多故,禄仕而已。闻步兵校尉缺,厨多美酒,营人善酿酒,求为校尉,遂纵酒昏酣,遗落世事。

    籍为瑀子,生于儒学世家;口善雌黄,眼能白青。骏才妙识,度越其父;怀尚孤洁,不谐俗风。量渊识达,怀材玮器;恃才傲物,谨言慎行。雅好经史,憎疾玄虚;尚道弃事,善啸好盅。不隐不仕,且隐且仕;若直若诎,至情至性。竹林乐志,蓬池养神;三坟五典,融会贯通。时谓方外士,世誉隐君子。“承命世之美,希达节之庆”。

    竹林七贤为时所重。山阳嵇康:凌厉傲岸,旷逸不羁,长于四言,善于商宫。河内山涛:璞玉浑金,质素深广,磊落大度,节约俭行。河内向秀:解释玄理,擅长诗赋,轻狂傲慢,智慧聪颖。沛国刘伶:豁达豪迈,胸襟开阔,嗜酒佯狂,放浪任性。琅邪王戎:幼即颖悟,神采秀彻,犹善清谈,贪吝成性。陈留阮咸:妙解音律,善弹琵琶,贞索寡欲,深识浊清。七贤乃圣杰之士,卓哉蓬池有其二。呜呼!一代名流,为士贤重;作七贤之领袖,振百代之风骚;伟哉阮籍!美哉嗣宗!

   噫吁兮!魏晋之际,世道失范,人心失衡。天下多故,名士少全,吏不持公,官不守正。方时艰难,人各惧祸;道不可屈,尚亦无清。籍处无妄之世,沉沦草野,困厄下僚;徒怀清风亮节,空有济世才情。惟有讬酒自放,故作旷达,自救失败,踽踽独行。然也,虽则生不逢时,幸而志量渊深;高旷拔俗,笑傲群雄。逍遥如同蒙叟,韬晦酷似子房,诙达超越方朔,真率胜过渊明。

    倏东平,倏校尉,炉侧可眠;谢支伯,揖许由,特立独行。亦或茫然无措,举步维艰,抱朴守真,酣放恣肆;亦或躬亲跋涉,远历关河,傍璞观珪,涉水越岭。亦或婆娑山足,鼓棹沧浪,弹冠峤岳,颐神太素;亦或简迈世局,遗物庚俗,研机寻妙,穷理尽性。亦或悲于穷路,啸入苏门,放旷天低,襟怀地窄;亦或率意独驾,不由路径,车迹尽返,恸哭途穷。亦或跨宇宙而高挹,凌云霄以优游;登武牢望京而叹,登广武笑竖子成名。或出或处,与时升降;或默或语,与世推移······

    饮者未必易酣,醉者未必难醒。屈己成人,大闲未踰;尘世糟粕,庄周高踪。丹心拱月,德辉牧野;正气成砥,仁声龟城。目睹浊世,泪眼问天;全真远祸,不失率性。曹爽之召,故以疾辟;文帝之求,故以醉辞;坚辞蒋济之邀,醉止钟会之请。情高如鹤立昆峰,性静似松标云岭。

    嗟乎!灵均愤世,发之离骚;众醉独醒,醒者愁愁。嗣宗愤世,鸣之诗赋;不醒独醉,醉者忘忘。殊不知,醉酒明志,嗣宗避祸栖身;绝响致远,嵇康横遭屠戮。殊途同归,生者隐入迷幻;遭遇迥异,死者融进苍穹。呜呼!醉酒一生,咏怀一世;躲避是非,对抗权贵;避得潇洒,抗得沉重。  

阮公作品传世不多矣。今仅存赋六篇、散文九篇、诗九十余首。《清思赋》超凡绝尘,清思空灵。《首阳山赋》清虚自守,重节轻名。《鸩赋》感叹身世,讥讽时事。《猕猴赋》批判势利,憎恶狰狞。《通老论》、《达庄论》、《通易论》、《乐论》等诸论文,结构严谨,首尾照应;逻辑合理,层次分明。语言不尚华饰,风格朴素凝重。

   “壮志何慷慨,志欲威八方”。其咏怀之作,英词卓论,包罗万象;深通玄理,妙物达情。“泰山成砥砺,黄河为裳带” 。因情触景,随兴寓言,意旨隐微,境界渊永。寄托遥深,诗风隐约曲折;高古清奇,情怀忧愤恢宏。忽哀忽乐,俶诡不羁,驰神运思,昼咏宵兴;悲哀、凄怆、涕下、咨嗟、辛酸、蹉跎、忧伤、愤懑、怨尤、悲悼、苦闷、孤独充满字里行间,岂惟寄托壮志,更是舒发豪情。或以史出意,或用典兴感,或借古喻今,或托意神明。忧时悯乱,兴寄无端,情不定发,意态朦胧。或写时光飞逝,喻人生之无常;或写树木花草,喻世事之反复;或写鸟兽虫鱼,喻命运之无奈;或写社会污浊,怆短暂之人生。

    纵观文澜史简:苏武气节,不忘贞坚;屈原情怀,瘦却形容。张骞车使,旅梦易圆;嗣宗行歌,思心难惩。情怀无尽,圣绪恢弘;风云独揽,浩淼襟胸。识达希夷之理,道包巢许之先;流俗不染其真,越礼勿损其耿。傲骨铸就山岳,长擎禹甸;丹心化作龙泉,直刺苍穹。

    赞曰:行吟三春杨柳,醉卧九秋明月;情殷火云晚霞,思倾水鸟野鸣。文光射斗,妙笔生花;沉醉埋照,寓辞托讽。诚足以睥睨八荒,牢笼万有;千秋遗泽,百代尊崇。

    汲古溉今,贤人墨客,当以修身为务;豪杰志士,当以报国为宗。“千古风流阮步兵。平生游宦爱东平”(苏轼)。 “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王勃) 。“唯彼穷途哭,知余行路难。”(庚子)“齿落未是无心人,舌存耻作穷途哭”(杜甫)“物故不可论,途穷能无恸”(颜延之)。

    江河汇流,富美四海烟波;峰峦挺秀,饶幻五岳云蒸。斯人已矣,浩气不灭;天悬朗日,地泻春风。土肥泉甘,十亩足堪栖息;深耕课读,一生何叹途穷。百斛浊醪,聊自长醉不醒;千秋狂迹,留作后人品评。

    何其幸也!当今中国,万方丕振,国运恒通;增辉二曜,骋志八埏;彰道扬德,立信秉诚。吾辈欣逢盛世,天贶神州;黎民修睦,社稷昌隆。惭无健笔,难述仙才;登临高台,万虑俱空。嗟矣乎!如此胜迹,诚乃感慨。陡发幽思,歌以畅情······

斜阳闲倚古道兮,黄埃弥漫野空。

露散麝兰馥郁兮,风扫烟雾冥蒙。

蝉蜕之门讵测兮,蝶梦之理难穷。

凤凰能鸣世外兮,虮虱唯处裤中。

志填千寻深壑兮,情化百尺坚冰。

手举云中飞鸟兮,足振草底鸣虫。

白眼藐视天下兮,清风隐匿志行。

沐风化之秀美兮,疏山川之精灵。

苏门始肯相访兮,帝室犹难屈从。

桑梓归耕有计兮,霄汉骖鸾无梦。

屈辱无非屈身兮,保节未必保命。

一生怀抱未开兮,千载犹吐白虹。

痴人痴行痴语兮。轻官轻利轻名。

长啸或许可拟兮,幽琴却难再听。

荒台尚留古魄兮,豪士不见影踪。

春风澹荡旷野兮,枉自悲吟英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清代尉氏八景(新考)简介

 

朝阳秾花

 

据明嘉靖《尉氏县志》记载:“朝阳岗在县西南三里,日出先照此地,故名。”朝阳岗又名洪武岗,因曾是朱元璋之养身处。在朱元璋做了大名皇帝后,率领文武大臣到此厚葬父母,重修黄土岗上庙宇,并更名为洪武庙岗。原岗上不仅有庙宇,而且有大片古柏林。每当春日来临,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早莺争暖树,新燕啄春泥。幽草涧边生,黄鹂深树鸣。人们呼朋唤友,来此斗草踏青。清代“朝阳秾花”与明代“柏林擎雪”景观实属一处。古人高桂有诗为证:“迟迟暖日映沙黄,草色含青花绕岗。词客莫差林柏尽,遐观尽可佐诗能”。

 

啸台清风

 

    据民国《尉氏县志》记载:“啸台,跨县之东城垣上,晋阮籍舒啸处。此台高矗城巅,上建一亭,屡经重修。道光八年知县刘厚滋、民国四年知县郑陈琦皆经补修,与尉缭将台南北相映,令人望之凛然起敬。台下西侧于清宣统年土人掘出以大筒瓦砌制之七角井一眼,想此井亦为嗣宗竹林七贤之遗迹”。台前有湖水一泓。陆上百花竞芬芳 ,碧水潭泮默默香 。古柳垂堤风淡淡, 新荷漫沼叶田田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满塘素红碧, 风起玉珠落。文人雅士登台饮酒赋诗,消暑纳凉。清代“啸台清风”与明代“阮籍啸台”景观实为一处。古人高桂有诗为证:“千秋眼界更谁板,台迥风清暑月寒。遥望苏门闻籁远,依稀风啸白云端”。

 

康沟霁月

 

    据清顺治《尉氏县志》记载:“康沟河在县南门外,水自西南大陂东流入小黄河”。当年西大坡(今大苏村、寄庄王村以南,周扬村、栗林村以北,通院村、冯村以西,蔡家村、马家村以东)村少户稀,地势低洼,常年积水,沟渠纵横,大湖深坡,碧波荡漾。自明朝以后,县衙组织民工修渠挖河以泄陂水。由冯村经大桥寨合北康沟南折至麦仁店,再向东北经县南关东流注入贾鲁河。(县城南关河道已被黄水淤平)。每当月朗风清之夜,高天上片云踪迹皆无,明月投入河流,四野一片寂静。河水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沙上并禽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人们纷纷出城在康沟河畔踏秋赏月。清代“康沟霁月”与明代“康沟夜月”景观实为一处。古人高桂有诗为证:“雨霁秋涛月满沟,浮牛沉斗抱城流。沧桑叠变惟池水,一镜清光射戌楼”。

 

锦屏玉雪

 

    据清顺治《尉氏县志》记载:“锦屏岗在县南五里,其岗东西亘五里,望之如屏障故名。上有冢如笔架,又名笔架山。”(此岗位置应在七里河村以南、大槐树村以北地区。大致西起花村铺村以东、东至十里铺,在十里铺西折而向西南、渐正南)。“锦屏玉雪”当指东西向一段。雪中锦屏壮丽无比。雪花像玉色之蝴蝶,似舞如醉;像吹落之蒲公英,似飘如飞;像天女撒花,忽散忽聚。六角花瓣像烟轻,似玉润,如云白。骤雪初霁,天、地、河、山清纯洁净, 整个世界纤尘不染,晶莹如玉。冷杉苍松幻化成琼枝玉珂,皓然一色。古人高桂有诗为证:“数里绵亘屏横开,六花飞锦舞铺来。吟诗岂必灞桥雪,作赋还须灵运才”。

 

 

圣井甘霖

 

    据清顺治《尉氏县志》记载:“龙井,一名圣井,在县南岳寨保(注:岳寨以西、五峰山南麓、水台村东南里余之康沟河畔)。世传金时,有石如羊首,自天而坠,遂成井,岁旱祈雨必应”。龙王庙即圣井祠。金代创建,毁于元末。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重建。此景源于姑嫂掷篮戏龙王,并最终由其妹嫁于龙王爷为妻之传说。此井为陨石坑,因毗邻龙王庙而取名“龙井”。又因十里八乡老百姓遇旱,向龙王爷求雨灵验;又因泉水甘甜,曾救人以性命而被誉为“圣井”(此井现已无觅处)。清代“圣井甘霖”与明代“圣井甘泉”景观实为一处。古人高桂有诗为证:“斗落龙潜阅岁年,寒泉古庙草芊芊。特来祷雨非闲玩,举步唯呼云汉天”。

 

 

温泉古迹

 

    据清顺治《尉氏县志》记载:“温泉在县东北一里许(今窦虎营村北)。故井尚在,述征记云:大梁西南九十里尉氏有蓬池,下有温泉,即此是也”(今日故井已不复存在)。历朝历代在此大兴土木,虹桥云榭,亭台楼阁,星罗棋布;翠柳瑶花,姹紫嫣红,五彩缤纷;曲径通幽,叠石疏泉,天然画意;莺啼燕喃 ,鸥鸟群嬉,不触不惊;菡萏成列,若将若迎,云雾迷蒙;俯水枕石,游鱼出听,化蝶忘机。可谓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成为达官贵人游赏玩乐、文人墨客饮酒题诗之处所。清代“温泉古迹”与明代“蓬池温泉”景观实为一处。古人高桂有诗为证:“蓬池自昔地灵奇,泉胜华清入赋诗。凡井于今何处觅,为陵为谷不须悲”。

 

 

阮庙唐碑

 

     据清顺治《尉氏县志》记载:“晋唐残碑在县东南五十里许七贤庙中”。阮庙即七贤庙(原为阮嗣宗庙),位于永兴镇射竹峰村。唐碑则指原嗣宗庙中唐朝秘书正字李京所书《重建阮嗣宗庙碑》。庙内分别塑有“竹林七贤”金身。(竹林七贤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阮籍本为竹林七贤之首,而在此庙内侄儿阮咸竟占首位,阮籍则打个旁坐。此不公平礼遇,曾使塑身之阮籍气得直翻白眼(其典故为:阮籍酒后射箭,阮咸追箭坐化,而后七贤陆续赶来坐化之故。民众因遵循“先来后到”之乡俗,故而让阮咸坐了首位)。古人高桂有诗为证:“狂留庙古邑东陲,并祀兰朋共酒卮。林下虽无当日竹,庙前犹有岘山碑”。

 

 

蔡祠茂林

 

    据《开封府志》记载:“蔡家庄在尉氏县南三十五里处,汉蔡邕宅并先世之墓皆在此地也”。蔡庄村有蔡邕祠堂,大朱村有蔡邕墓及祠堂。墓冢占地约十亩,高三丈余。祠内主房五间,内置蔡邕坐姿金色泥塑像于中央,逼真传神。侍从像分立两旁,手持印玺书卷,栩栩如生。东西厢房各三间。门楼上金字匾额耀眼夺目。祠内松柏满院,遮天蔽日。门前石碑五幢,森列如林。祠前水井两眼,清澈透明。禽形兽影,虫鸣鸟语,风景如画。每当逢年过节,当地民众前来祭拜,香火旺盛。古人高桂有诗为证:“中郎赴召此留连,遗像荒祠林蔽天。曾览邑乘识阮瑀,抚今友道忆昔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明代尉氏八景(新考)简介

 

 

 

蓬池温泉

 

    蓬池温泉在县东北一里许(今窦虎营村北)。据史料记载:“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蓬池由火球(陨石)坠地而成,由莲花仙子下凡而得。池中泉眼翻滚,水面热气蒸腾,荷叶婀娜婆娑,亭亭玉立,莲花芬芳多姿,骄色溢香。郑庄公赐名为蓬池温泉,唐玄宗册封为福源之地。历朝历代在此大兴土木,建亭台楼阁,造廊桥水榭,种奇花异草,植垂柳修竹。成为达官贵人游赏玩乐、文人墨客饮酒题诗之处所。阮籍《蓬池》诗云:“徘徊蓬池上,还顾望大梁”。李白《梁园吟》诗云:“却忆蓬池阮公咏,因吟绿水杨洪波”。阮阅有诗云:“蓬池旧草绿茸茸,爱酒清淡隐者风”。若夫温泉但当证之,“以秦少游《汤泉赋》及苏子瞻《书游汤泉诗后》语,诸作无用他辩,温泉本出蓬池之下,有温泉斯有蓬池矣”(尉氏县志)。古人王昈有诗为证:“仁民利物最功多,泉脉涓涓静不波。坎癸只依为处听,离丁不假自温和。浴沂曾点踪堪继,铭器成汤事未磨。春服既成春已暮,乘风时听舞雩歌”。

 

蔡邕故里

 

    据《开封府志》记载:“蔡家庄在尉氏县南三十五里处,汉蔡邕宅并先世之墓皆在此地也”。蔡庄村有蔡邕祠堂,大朱村有蔡邕墓及祠堂。蔡邕(133---192年),字伯喈,东汉文学家、书法家。著名才女蔡文姬之父。性笃孝,少博学,好辞章、数术、天文,妙操音律。书法精于篆、隶,创“飞白”书体。举高第,补侍御史,又转侍书御史,迁尚书。三日之内,周历三台。后又迁巴蜀太守,封高阳侯。汉献帝时曾拜左中郎将,(故后人亦称之为“蔡中郎”)。蔡邕善书赞铭。《熹平石经》由蔡邕亲自书丹于碑,命工镌刻,立于太学门外,(碑凡四十六块)。蔡邕生平喜藏书,多至万余卷,晚年将所藏之书载数车悉数赠给王粲,家存藏书还有四千余卷。董卓被诛杀后,蔡邕因祸下狱,不久便死于狱中,时年六十岁。古人王昈有诗为证:“才华孝义冠当时,砌畔曾生连理枝。三日三台何煊赫,一成一败更参差。辩琴为遁江南迹,捐馆徒兴北海思。我亦从来慕英俊,不知故里在蓬池”。

 

 

阮籍啸台

 

    啸台,(又叫阮籍台),是晋代阮籍舒啸处。位于县城东城墙上,东邻城壕,西频湖水。啸台由黄土夯筑而成。数丈见方,高耸入云。相传,阮籍常在此段城墙上吟诗讴歌,后人为了仰慕先贤,在此筑台(据考证此台应筑于春秋战国时期)以表爱慕。台上原有一厅,为屋三间。厅前花墙围绕,院中有古柏一株,气势挺拔可观。登临送目,左盼黄河故道,右眺关中云树,前瞻江汉碧波,后望苏门青山。刘梦得登啸台有诗云:“啸台数仞峙城东,魏晋名流啸此中。乱世全身唯醉好,平时爱哭为途穷。眼分清白英雄小,率性狂狂天地空。我辈登临增慷慨,放怀千古仰高风”。如今遗迹犹存。古人王昈有诗为证:“才遇途穷哭便回,猖狂还上最高台。当时舒啸干霄汉,此日遗踪没草莱。竹里清风闲里见,空中余响暗中猜。重阳载酒登临客,为慕先生奠数杯”。

 

兰若晚钟

 

      兰若(佛语即寺庙),此处指太平兴国寺,位于县城东关。紫铜钟(又名宋铜钟),北宋咸平二年(999年)一月二十日铸,咸平三年(1000年)四月十一日悬挂于太平兴国寺内。钟身高五尺五寸,周长一丈二尺四寸,厚二寸五分。浑铜钮,八齿。钟顶上铸有:“皇帝万岁,重臣千秋”八个大字,每两字中间有一圆孔,腹部按八方排列,方方有文,(记述铸造年代及功德主姓名)。此钟原挂县城东关太平兴国寺内(现在挂于县政府大门左侧钟楼上),它形式浑厚,工艺精良,为铁铜合金铸成。击之,声音宏亮,闻数十里。相传“上将其运京,几为所废,后典史某申请得还尉”。因外形古雅,绿中透紫,故名紫铜钟。古人王昈有诗为证:“荒城落日锁千门,兰若钟声解断魂。未向客船来半夜,先于旅馆报黄昏。禅僧神荡难安定,学子心焦费讨论。想待鸡鸣声复振,跖徒闻得起惊奔”。

 

康沟夜月

 

    据县志记载:康沟河,其名源于“泥马渡康王”之典故。康沟河分南北两支,其北支由黄集村西流经前王村、拐杨村、向南折之大桥村,西纳青泥沟水,到麦仁店村转东北,经县城南关至马庙村东注入贾鲁河,以排泄西北诸陂之水。“康沟夜月”之景应指县城南关一段。(此段河道已被黄水淤平)。每当风清气爽,康沟河水面波平如镜。皓洁的明月当空,月光与河水交相辉映,波光潋滟。河畔绿树芳草,鸟语花香。赏月游人如织,摩肩擦踵。古人王昈有诗为证:“康沟河下诧阳侯,夜与嫦娥相映流。才望浑如沉底鉴,未弦应类断纶钩。波光俨若平铺练,月色偏宜近水楼。雪浪银蟾交灿烂,四时都不似中秋”。

 

 

柳陌晴烟

 

    位于县城南郊。芳陌沃野,柳树成行。它柔中带刚,刚柔相济。柳密藏桥,烟浓断径,千丝风雨万丝晴。柳色如波满烟浦,柳丝轻扬黄金缕。丝丝愁绪随风乱,濯濯丰姿著雨妍。小莺忺暖调声,嫩蝶试晴舞翅,为柳林增光添色。放眼平芜,一川烟草,无际烟春,令人陶醉。贺知章的《咏柳》诗云:“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百柳诗作者李青《烟柳》诗曰:“飘缈微光照绿诗,树腰半露影参差,淡抹轻笼迷晓色,不知何处叫黄鹂”。喧风丽日佳处,有情男女相约春游,寻芳探粉,撷英拾翠。花里清芬独步。文人雅士载酒携友,斗草踏青,吟诗作对,樽前胜韵难禁。古人王昈有诗为证:“密迩城南古道边,请君着意看三眠。才当清晓如笼雾,只映晴空亦罩烟。赠别数番迷望眼,伤怀几度系归船。莫言秋后萧条甚,生意无穷只在天”。

 

 

 

柏林擎雪

 

    柏林在县城西关洪武岗上。洪武庙前翠柏葱郁,委形偃蹇,元气磅薄,夭乔纷错。龙姿骄其难驯,鹤骨翩其易举。苍然古色,挺拔有威。风传天籁,律吕谐鸣。其中有一株鸟柏,不但很多枝杈盘曲如各式禽鸟,而且整个树冠若一只头北尾南之绿色乌鸦。更奇特处,无论何种鸟类在上面立过,便会在树干木质里留下该鸟之图案。雪霁踏赏,云冠虬枝,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王沂咏《柏林》诗云:“北来冰雪苦相侵,众木凋残见柏林。留取根株岁寒在,云霄直上到千寻”。 “柏林擎雪”成为尉氏八景之一。古人王昈有诗为证:“三冬滕六喜呈祥,西眺迷茫见柏冈。郁郁翠容俱粉饰,苍苍老干尽银装。琼枝添得微微重,玉叶看来腻腻光。万古柏林依古庙,年年擎雪傲风霜”。

 

圣井甘泉

 

    据《尉氏县志》记载:“龙井,一名圣井,在县南岳寨保(注:岳寨以西、五峰山南麓、水台村东南里余之康沟河畔)。世传金时,有石如羊首,自天而坠,遂成井,岁旱祈雨必应”。龙王庙即圣井祠。金代创建,毁于元末。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重建。此景源于姑嫂掷篮戏龙王,并最终由其妹嫁于龙王爷为妻之传说。此井为陨石坑,因毗邻龙王庙而取名“龙井”。因十里八乡老百姓遇旱,向龙王爷求雨灵验;又因泉水甘甜,曾救人以性命而被誉为“圣井”。(此井现已无觅处)。古人王昈有诗为证:“昔年有石坠郊南,状类羊头世莫谙。幻世井形真是圣,流来泉脉自然甘。亢阳致祷恒多验,血食相酬谅不惭。岳寨一方诚壮观,蓬池千古作奇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望月

七律

茂陵秋

蟾宫

吴刚

分类: 诗歌

望月有怀

 

声冶娴都姿妩媚,色娱耳目乐心神。

水波淹断蓝桥月,风笛吹残绮阁春。

沛上云飞思壮士,茂陵秋爽念佳人。

蟾宫自有吴刚侍,难得嫦娥伴此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秋光

五律

醉步

夕阳

分类: 诗歌

踏秋有怀五首

其十

云天秋气爽,林野果飘香。

鸟色分芳草,虫声送夕阳。

观花吟旧苑,赏月酌长廊。

醉步蓬池度,风生竹露凉。

其十一

风凉秋水碧,窥蝶倚荷池。

雨霁霞生处,流金焕彩时。

花前歌旧调,月下唱新词。

恨不生莲界,晨昏未有

其十二

柳枝摇翠绿,霞彩映蓝天。

露坐花墩上,观鱼碧沼边。

山川思壮丽,风景忆嫣然。

乡野寻秋色,心潮逐浪翻。

其十三

疏雨迷阡陌,荷深水月凉。

流莺啼落叶,飞燕渡横塘。

竹待烟岚渺,松期雾霭苍。

相思无所寄,草野踏秋光。

其十四

云晴风送爽,林野踏秋光。

绿竹凝晨露,红枫煮夕阳。

曲高音自绝,和寡笔徒强。

世路人情薄,谁为宋玉伤?

感谢昆仑LMS老师赐玉

喝火令  

访友赏博 

月色幽幽洒,星辰闪闪流。

 夜空寂静染霜秋。 

点墨滴答击键,巧解腹中忧。 

莫论一生淡,休谈半世愁。

知音咫尺苑中游。

 阅尽春香,阅尽嫩葩羞。

 阅尽红尘故事,雪月风花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七夕

感怀

望月

鹊桥会

林里

分类: 诗歌

七夕望月感怀二首

 

其一

 

鸟声林里断,桂影月中翩,

天上佳期至,人间好梦圆。

双星思七夕,一夜盼经年。

织牛鹊桥会,嫦娥泪独涓。

 

其二

 

 竹海喧哗多气象,菏池宁静少涟漪。

 牛郎织女天桥会,君向何人诉别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新秋

七绝

槐荫

荷风

纳凉

分类: 诗歌

新秋喜凉

 

习习荷风如细语,潺潺溪水似催眠。

纳凉避暑槐荫卧,一月招来星满天。

 

感谢陈敢当老师赐玉 

 

七绝(新韵)一梦醉吟不夜天
 
 凉风送爽秋虫语,久坐屏前好睡眠.
 怀抱书籍稍静卧,一梦醉吟不夜天.
 

 感谢华丰苑老师赐玉

 

青山绿水少蓝天
 
    蓝天独缺问为何?绿水青山枉自多。
     若要金银休作秀,排除污染扫沉疴。 (2015.8.1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西江月

来鸿去燕

花朝月夜

野调

分类: 诗歌

          西江月·蓬池寓怀四首

 

 嫩竹婆娑逞艳,新荷妩媚摇芳。莺穿叶径往来忙,蝶宿花街柳巷。

    却笑云间星月,不闻物外风霜。飞觞浮斝醉斜阳,情致淋漓酣畅。

 

 

 春野阳春白雪,竹林雾隔云遮。青松芳草荐芳华,看取风亭水榭。

    世事难逃跌宕,人情莫怪奸邪。来鸿去燕未曾赊,负了花朝月夜。

 

 

  桑野抚今拍昔,古今成败兴衰。星飞月转奈何之,水绿山青气紫。

    空有陶潜气概,恨无宋玉情怀。相思成恨泪中埋,欠下终生馈遗。

 

 

 风送荒腔野调,雨晴川泳云飞。林虚壑静岭崔嵬,月坠星沉寒水。

    莫道膏盲富贵,不将苦乐欢悲。管它宦海是和非,自问良心无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七绝

蜂蝶

凌波

纵情

原创

分类: 诗歌

泛湖有怀

 

花嗔蜂蝶常轻薄,月怨风云太纵情。

芳意冶思何所寄?凌波踏浪问鵁鶄。

 

云衣老师赐玉

 

 

朝宿巫山第一峰,晚留锦水亦从容,
身随野鹤来还去,权且忘机此意浓。
 其二
层层叠叠带风飞,冲破关山数十围,
 引领征鸿归故里,不教白发与心违。
其三
舒卷悠悠上翠微,相携水影沐霞晖,
 启帘每把星带走,夜话渔樵远是非。
其四
萎靡草木久阳淫,田地生烟戚戚心,
 盼望君能明我意,化身作雨洒甘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