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余光之瞳
余光之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040
  • 关注人气:2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芒种过后,所有的美好如约而至
文/余光之瞳(江苏)

芒种不种,过后落空 
心是一亩田,苦乐自己种
麦子收起最后的锋芒
以一颗谷粒的播种,试探下一次的喜悦

芒种,花神退位的日子
玉簪花、绣球花渐次开放
栀子花、木槿、合欢迎来自己的花期
青梅只剩下文化上的情思
有绽放,就有凋零
一抔净土尽掩沧桑旧事
芒种过后,所有的美好如约而至

芒种,有一种相思 
收获在希望里,播种在期待中
就像没有约定的遇见
都是恰到好处的缘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3 22:22)
云的漏洞
文/余光之瞳(江苏)

云顺从于风雨的指引
顺着温差的伦理
可以找到季节的体征

日暮月出,每薄一分
她的领地就往天际陷入一寸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破绽
云必须把自己一片片撑开 
才能用于无尽的苍穹的缝补

云飘过昼夜,飘过岁月 
用一生的移动来坚守
阳光融化不了,潮汐冲刷不了
云是始作俑者,时常掩盖着曾经的亮色
阴晴圆缺有了太多的可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1 22:42)
拉萨河畔
     ——兼致好友白玛次仁
文/余光之瞳

1
 
拜谒喇嘛的路上
雨不大但没停过
六弦琴奏出的《广陵散》
终于完整地听上一遍
大师点指深棕色的茶盅
水动了吗,风吹来了吗?
端起它,端起多年未平的水纹
 
2
 
拉萨河由东向西 
在世界屋脊,有着倒立行走的念头
阳光下丝绸般的水波
恰是雅鲁藏布江的起点
到了残叶飘零的岁末
涉水而过的你
总会无端地行走在浅水处
听头顶红嘴鹬苍凉的鸣叫
很想把心脏带回故土安葬

3

濯足洗衣时冲你微笑的
是年轻时的卓玛
在雪域,昼夜形同虚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满,小满,小得盈满
文/余光之瞳

小满,小满,小得盈满 
过满则溢,不满则憾
唤着念着,心里有些小确幸 

未满之前,有少年英气恰好 
荷衣初暖,思念已是亭亭玉立 
画幅不枝不蔓的荷,了无清愁 

说而不去的愿望,只是一袭旧梦
今夏有梦,可以身体力行
一旦错过,就永远错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满未满,寂静生长
文/余光之瞳(江苏)

渡过霜雪的时节,思春被掏空
掌心的麦粒,让日子积满容器
灌浆的麦穗,剥去青涩的外衣
等待着锋芒的毕露
成熟的语言,透过作物的皲裂
在属灵的柔风里,质朴地盛开 

裹挟着麦地的萌动,万物复苏
完成一次自我的洗礼
文字与心绪用情吐穗
安宁与幸福散发片片
整个过程,像麦子在夜里呼吸
缓慢给力 

小满未满,寂静生长
一众期许,尽兴就好
守护麦田,也就守护了太阳的颜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08 15:08)
想起母亲
文/余光之瞳(江苏)

叫不上的名字就是回忆
像一卷黑白胶片拧出的薯条
更像一段村路,走不出的童年

生怕回头叫了一声以后
回来看我注视着的地方,她会走失 
有什么东西从我脸上划过
摸一下才发现是泪


想起村口指路的村民
想起母亲复述的故事
想起一段祭祀和敬神的传说
老式手电照应着墙上的涂鸦
一切仍旧那么真实


我将双手捧在火中
享受炙热的温暖,一切都是为了神
唯有神生养千万,亦如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立夏,在时光中交替前行
文/余光之瞳

立夏不热,很多人穿上了单衣
为一个行将过去的季节守灵
天空很低
可以听到翅膀翻动的声音

进入五月,槐花已经开放
选一些将开未开的最好
填饱面黄肌瘦的日子

练习一个人
数星星,数那些叫思念的羊
安居如风,你携着立夏的枯荣
在时光中交替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立夏,我们已经启程
文/余光之瞳

今日立夏,以前的日子 
和春装一起收起来
一袭朱色夏服,配朱色玉佩
连酒旗都要朱红色的 

日子,叠成小船的模样,
披红戴绿,载着深深的思念
轻轻驶入光阴的河流
此时启程,一路浩浩荡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一,献给防疫一线的劳动者 
文/余光之瞳
 
他是医生,刚从战疫一线返回
穿上防护服,戴好护目镜 
走进发热门诊 
五一很热,穿防护服很闷
疫情没结束,这个城市需要守护

她是社区工作者
节日的清晨一如往常
假期与加班划着等号 
测温仪测试着一个城市的体温
人流就如电流,时时警醒着麻痹的经脉


她是志愿者
时时架起心理健康与危机干预热线
爬楼、敲门、登记、测温 
一个城市快乐健康的节奏

他是基层民警
疏导矛盾纠纷,落实防疫指令
节日奔波忙碌,
随时怀揣一枚抗病的定心丸

她是养老院护理员
心里装着的都是
老人们的吃喝拉撒,洗澡搓衣 
百姓无小事,责任大如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献给母亲(外一首)
文/余光之瞳(江苏)

从第一声啼哭开始
感觉剪割脐带的痛楚
新月如镰,手持弯月的至亲
收割了人生第一缕强音

布谷的季节,把故乡的根种下
露水从皲裂的手指滴落
湿透了一颗期待收获的心
 
我曾经选择流浪的云
始终无法绕过母爱的大山
不管岁月如何老去
目光一直被高高托过山顶
当乳名再一次被重新唤起
不管路多远,山多高
我已走在了回乡的路上



五月,最初的一份孕动 
文/余光之瞳(江苏)

五月,紫丁香,红月季
又一次开在临街的花溪 
一些喧嚣消失在
康乃馨恬淡的清香里

心很静谧,花如此轻盈
怕遗忘了那份深情
将一朵向阳的五月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