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荆老农
紫荆老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85
  • 关注人气: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佛学

病中怀念远方的故友

 

 

冷月弥漫着秋凉

蛐蛐在墙角轻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千万不能和猪打架

 

    偶从书上看到一则笑话:击鼓声中,县太爷升堂问案。堂下二人各陈其词,吵得不可开交。原来是甲、乙二人因一道算术题答案发生争执,甲是原告,他说:“我认为3×8=24”。乙说:“不对! 3×8=23,我搬着指头查了几遍都是23,怎么能是24呢?于是我们两人才争吵到县衙,请县太爷明断”。县太爷听了二人的申述,又好气,又好笑。他把惊堂木一拍,喝令两边衙役;“把甲给我拖出去狠狠地打!”甲高喊冤枉说:“老爷,你打错了!我说的是3×8=24呀!”县太爷说:“没错!打的就是你这个说3×8=24的人!”甲申辩说:“老爷,我说的是正确的啊!为什么还要打我?”县太爷说:“他已经迂到如此地步,你还跟他一争高下,这说明你也太不懂事理,不打你打谁?”

    此虽是笑话,但说明一个很深的道理:人由于所处的环境不同,所受的教育不同,所以,人的素质、能力、认识问题的水平也不同。周国平说:“面对大海,哲学家看到的是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花看半开  酒饮微醉”

 

    一半似乎是一种残缺,不是事物的全貌,但在自然界的许多事物中都存在着“一半”的哲理,俗言“花看半开,酒饮微醉”即为事物的最佳状态。半开的花含苞欲放,给人以生机,好像佳人正处豆蔻年华,最能展示其最佳的美。一旦全开,即变成了半老徐娘,则开始走下坡路了,其美的背后隐藏着一种无形的败落,对人就毫无吸引力了。刚刚开始饮酒时大家都彬彬有礼、道貌岸然,一旦酒喝到二八瓯时,在座的人便开始肆无忌惮、丑态百出了。酒只有喝到半醉半醒的状态(微醉)时,人的本性才处在最佳状态,既能保持清醒、体面,又能推心置腹、倾吐胸中块垒。

人在半推半就中既满足了私欲,又掩盖了羞辱,这也是处世的最佳方式。人在半醉半醒中,除了不能上路开车之外,处理任何事情都已达到最佳境界(但为了自己与他人的安全起见,法律规定还是不能“酒驾”的)。

释家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2 08:31)

 那片萧瑟的茅草地

 

   片茵茵的茅草地,那几棵凄楚的白杨,依旧在秋风中抖瑟,发出令人惊秫的沙沙声。那草丛中依旧隐含着许多的奥秘,诡异而恐惧。尽管时间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儿时刻在我记忆中的印象,至今依然没有丝毫的减退,每每走到此处,我都会紧蹬几下自行车,招呼老婆、孩子——“快走”!时常使他们感到莫名其妙。

   这是位于我小学校舍后面两百米远的一片荒芜的茅草地。六十多年前,当我还是刚刚入学的孩童时,趁课外活动时间常常同一群小伙伴跑到这里採“荻菇”(茅草的苞芽,可以吃)、挖茅根、看稀奇。因为在这片草丛中经常可以发现用谷草包扎着的死婴,有的瞪着大眼睛、有的被饿狗撕扯得血肉淋漓、肢体破碎而零乱地散落在路边、沟壑之中,这情形总让人看了毛骨悚然。有时还会遇到几条饿狗在此打架,它们撕扯着一具幼小的尸体发出凶残的吼叫。听说还有一位姓卢的老头常常以拾粪为名在这里溜达,有人发现他专捡这样的死婴的头盖骨用来配制一种专门治疗痔疮的祖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15:54)
标签:

育儿

寻找丢失的自我

 

人一生穿梭于这迷离的空间隧道,匆匆忙忙,常常容易丢失自我。

读高中阶段正是生活困难时期,记得有一天我们几位同学一起到城里买书,在城南关的街边一位身着白大褂的老头正大声吆喝:“辣汤啊,煎包!”。那老头个头短小,但声音洪亮。只见那老头用一根木棒从冒着热气的汤锅里挑出一串粉丝、海带、面筋搭在锅沿上,目的是让人知道他们的汤货真价实,里面有内容。一层蛋皮、青菜、海带漂浮在汤面翻滚,那红、黄、兰、绿的搭配和散发于空气中的香味十分刺激人的胃口,当看到那些有钱的顾客喝得满口流油的时候,我们一群孩子实在忍不住这食欲的诱惑,大家狠狠心每人兑了几分钱买了两碗辣汤和一盘煎包,然后大家轮流品尝。这喷香的辣汤和煎包给我的大脑皮层以强烈的刺激,我似乎一辈子都忘不了那股浓烈的香味。当我们恋恋不舍地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位同学突然说:“你们看,这个卖辣汤的老头像谁?”大家几乎同时叫起来:“体育老师!”。不错,眼前摆放的那些粗瓷大白碗上不是明明白白地用红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5 15:19)

 

一张老照片

 

这是一张普普通通的老 照片,它拍摄于1965年7月我们高三毕业的前夕。前排(从左向右排列):周庆恩,封立华、孟宪华、孟昭芹。后排(从左向右排列):谢瑞华、李希民、封居武、贾益印。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均充满着年的朴实与稚气。



   至今已整整50年了,岁月的彩笔虽然已经把照片凃上一层赭黄色,但在我的记忆中,它却仍然散发着一股蒸蒸日上的浩然之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1 15:40)

今年的农历4月18日(阳历6月4日)是我的七十岁寿辰,学生为我举办了祝贺仪式。我感到非常高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31 07:39)
标签:

情感

读史札记(二)

司马迁笔下的事态炎凉

 

那天无意翻看一本历年高考作文命题,突然发现1983年全国高考漫画作文试题《挖井》感到挺有意思,一个人挖了许多井,但因为都挖得很浅,故最后都没有出水;另一个人只挖了一口井,由于他十分卖力,最后终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