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藏书报张维祥
藏书报张维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2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2007年,敦英在齐齐哈尔记者站当站长,无事闲来,去了一次,除了看鹤,我还想看看别的,建平说,鹤城除了鹤真的没什么可看的了。

     记得80年初去过齐市一次,就住在小姐楼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对这个青砖灰瓦的二层小楼感到好奇,便去看了看,当地人说这是吴大舌头家的闺楼,吴大人家小姐的千斤楼,于是问,“小姐楼还在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不至异国  当得异书作者:且居

 不至异国  当得异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1-03 20:38)
标签:

育儿

 

    六岁的一天,当我的手从拖拉机的皮带里抽出来时,我还不能确信这对我是否一场灾难。我失去了对疼痛的感知。

    那天,邻居家买来一台崭新的东方红牌拖拉机,为充分试验机器的性能,他打着火,整个机器精神抖擞,皮带轮则慷慨激昂地飞速转动着。我也试试机器吧,我趁主人不注意,便坐到驾驶座上,狠命鼓捣,我拚尽吃奶的劲,努力抽拉摇摆每一个可以操纵的机件。但是好景不长,没一会儿,我便被轰了下来,并被告知,若再捣蛋,就将这个危险举动告诉我的父母。

   

    我安静了,这样的恐吓无疑是使我安静的唯一良方。但是安静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柴油机皮带轮的转动,它是那样的固执、嚣张、不可一世。毕竟是男人啊,会对傲气的东西本能地产生一种摧毁的欲望,这次也不例外。有什么办法让这个家伙停下来呢?我试着将秸秆神入轮中,企图阻止它这次没命的转动,但秸秆旋即被绞得粉碎。我坚信手这个东西肯定没秸秆那么不堪一击,并相信自己的力气足以拽住皮带。我本来想伸进双手的,但是左手还未来得及准备,右手已经本能性地收回。收回之前,这只手已经在皮带轮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3 20:36)
标签:

育儿

   只要父母不限制,我和哥哥每天必是在奶奶家。

   

   奶奶家门前有道小坡路,坡路下边就是我们常去的户家。户家有三个孩子,长女与哥哥年龄相仿,次女与我大小差不多,老三是个小子,比我小两岁,鉴于他动不动就引吭高哭,我们一般都不搭理他。

 

    我们常去户家不是因为他们家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当时确是,现在不敢恭维,且均已嫁为人妇),而是因为他们家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常年有着一泓美丽的池塘水。那个时代,那个村庄,孩子们的家族占有欲和荣誉感极强,所以我们不可能去具有“恶势力”性质的马家池塘去玩耍。当然我们更不被允许去村里的大池塘去抓蝌蚪,那是淹死过人的地方。综上,我们只能选择这个憋屈的小水池来了却一生宏愿:抓住大青蛙,让它飞上天。

 

    这个恶心的游戏确实与我文静的外表格格不入。但是,任何煽动在童年都是具有巨大的驱动力的,而对于我,自然不能抵御。

 

    下水抓青蛙。我脱掉长裤,缓步走入没入腰际的水中,伸手摸索。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3 20:34)
标签:

情感

 

     董大头又挨老校长的板子了。

 

     我心里窃喜。这个董大头笨得要命,同时也坏得要命。董大头一班二蹲,这已经是三年级的第二个年头了。但是董大头雷打不动地笨也如故,坏也如故。任凭再强有力的教学方法,也撬不开他的天灵盖来。关于他的坏,我自己认为这是董大头显示自己作为个体存在的唯一方式,原因是很多同学都不愿意理他。

 

   说起董大头的坏来,也不是我记忆的偏差,那确是事实。他有长期“为非作歹”的条件:由于蹲班的历史性和长期性,使得他的个头比我们班常人的个头高出许多。毫无疑问,由于他的坏,许多男孩子都产生过将他比我们多出来那部分给削了的冲动。

 

   董大头同时也胖。由于经常吃饭,上课偷吃,下课抓紧时间吃,每餐多吃,饭后还吃,董大头显得脏兮兮的肥胖。再加之董大头不动脑,不喜运动,使他的肥胖更增加了一些灾难性诱因。

 

   董大头与我的第一次仇恨是这样产生的:那是一个午休时,同学们都正趴在桌子上假寐。灾难往往发生在穷极无聊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3 20:32)
标签:

情感

      我说的是80年代末。

     我都快7岁了,应该是上学的年龄了。在村小学做教师的父亲开始对我“好为人师”起来。

父亲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冲我叫道:读“a”。我说:“a”。老实说,这些我早就会背了。我接着父亲的“a”,一口气“aoe……xyz”。父亲乐了,咧着大嘴,抓过我,狠狠地咬了我的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与文洁若一家交往的两三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去了,高兴;累了,活该!

                      ——第十二届全国民间读书会小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0 14:13)
标签:

文化

   
     古运河蜿蜒而过的沧州,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很多传奇印象。在书文化发达的古代中国,这里还曾是雕版印刷业的昌盛地之一。西汉时期河间献王的藏书之风,千载而下承继有绪。在媒体广泛报道古旧书业的日渐式微时,沧州却给了我们一丝惊喜。这里有一群人,他们利用业余时间,或经常走街串巷寻找文献踪迹,或不时聚在一起谈论史料价值,他们在寻找,在保存,在研究,拍卖会只是偶尔涉足的地方,对他们来说,面向乡下的淘书或许更具诱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