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铁流博语

毛时代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原始积累真正的社会主义


个人资料
用户1649070710
用户164907071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88
  • 关注人气:9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觉醒左派

      左派心灵按摩牧师的咖啡屋

            作者:地铁流

                               

众所周知“觉醒”左派心灵按摩牧师[右而左]醉心于讴歌伟大领袖的苦心孤诣,扼腕人民群众的觉悟跟不上伟人的高瞻远瞩,除此以外他还经常对时局发表过一系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理论思想争鸣

   笑看觉醒左派心灵按摩牧师[右而左]“右”失算了

                作者:地铁流

觉醒左派心灵按摩牧师[右而左]由于大批“没觉悟”的百姓把31日昆明民众遇害认作是恐怖袭击而耿耿于怀,本来觉醒左派心灵按摩牧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富士康事件之我见:媒体的伪善、底层收入水平提高速度分析

                    作者不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说起老电影《三十九级台阶》时,资深的影迷或许会向你介绍希区柯克导演的版本,但我指的是78年的版本。这部英国影片是由上译厂译制,著名配音演员如童自荣、乔臻等人都参与了这部影片的配音。我在少年时曾看过这部电影,留下来的印象主要是影片男主人公奋不顾身空悬于高耸的大本钟的钟楼上竭力让钟楼的指针不要继续走动。对于现在见惯了好莱坞影片视觉大刺激场面的观众而言,老电影《三十九级台阶》表现的刺激场景可能得算是小儿科了,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样的场面几乎是让人难以忘记的。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8 21:00)
标签:

杂谈

分类: 理论思想争鸣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思想者带着他的三个朋友从某处要通过一条叫无有乡的河,由于这条河上没有桥,加之河水颇深,到对岸的距离少说也有八九百米之远,于是他们只得找船过河。可是他们能找到过河的船又太小了,这使得思想者一次只能带上一个人乘船过河。

更麻烦的在于,思想者这三位朋友之间的关系有些特殊,他的第一位朋友绰号叫宪政民主,他的第二个朋友绰号叫无产专政,第三个朋友绰号叫打酱油,如果思想者不在场的话,无产专政会把宪政民主干掉,而宪政民主则会把打酱油给干掉,思想者的目标是把这三位朋友都安全地带到河对岸去,请问思想者最佳的过河步骤该如何安排呢?

以下为了叙述方便,我们用XM代表宪政民主,用WZ表示无产专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理论思想争鸣

时代周报一篇题为《非沪籍女生约辩异地高考沦为骂战 无疾而终》报道,非沪籍少女占海特邀京沪籍人士参加公平教育机会的辩论,结果辩论会没有能开起来,双方水火不容。我观报道中反对占海特之观点很有些趣味,特附录一下并附上我的读后感。

某央企的设计总监老崔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苏拉密文集

本文是眼下所谓唯一的阶级分析大师苏拉密早些年的文章,文章深入浅出地道出了实质民主和形式民主的差异。                  

                   作者:苏拉密

最近总有一些人在我耳旁推销“MM主是个好东西,推销推销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连让人听了身上都起鸡皮疙瘩的五香蛆蛹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在电视广告里大行其道,何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2 23:03)
标签:

杂谈

分类: 理论思想争鸣

要做事情的时候,他可以援引孔丘、墨翟;不想做事的时候,就援引老聃。有力量的时候,强调达尔文、赫胥黎的进化论,没有力量的时候,讲克鲁泡特金的互助论。要驳互助论的时候,用斗争说;要反驳斗争论的时候,用互助说。要反和平论的时候,用阶级斗争说,要反对阶级斗争的时候,就用和平说。他同时站在几条船上,用几种理论、几种语言在说话,都他一个人,忽而那样说,忽而这样说。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流氓的特点就是两个,一是没有固定的理论和主张,在互相对立的理论当中不断地变,而这种变化又没有规律可寻,没有线索可寻。本来一个人他的理论不断变化,今日之我否认昨日之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正常,但是如果是一个严肃的学者、思想者,即使 发生转变,他也有思想发展的一个脉络,一个道理,而对流氓来说就不存在,他的变化是没有线索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要讲几句的话是就将这“革命时代的文学”算作题目。这学校是邀过我好几次了,我总是推宕着没有来。为什么呢?因为我想,诸君之所以来邀我,大约是因为我曾经做过几篇小说,是文学家,要从我这里听文学。其实我并不是的,并不懂什么。我首先正经学习的是开矿,叫我讲掘煤,也许比讲文学要好一些。自然,因为自己的嗜好,文学书是也时常看看的,不过并无心得,能说出于诸君有用的东西来。加以这几年,自己在北京所得的经验,对于一向所知道的前人所讲的文学的议论,都渐渐的怀疑起来。那是开枪打杀学生的时候罢,文禁也严厉了,我想:文学文学,是最不中用的,没有力量的人讲的;有实力的人并不开口,就杀人,被压迫的人讲几句话,写几个字,就要被杀;即使幸而不被杀,但天天呐喊,叫苦,鸣不平,而有实力的人仍然压迫,虐待,杀戮,没有方法对付他们,这文学于人们又有什么益处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主对本文不表立场仅提供参考  

      韩德强:我为什么打这个汉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