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枫叶丛中猎鹿人
枫叶丛中猎鹿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88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10-07 00:16)

B教授是日耳曼人,院士,还得过他们国家的最高科学技术奖。这头衔、这荣誉,如果是在俺们天朝,特别是在天朝的翰林院,“高官任做、骏马任骑”那是必须的。洒家的一位年轻朋友以前曾接待过一位旅居国外的中国专家,由于俺这位同事“少不经事”,对名目繁多的荣誉称号不熟悉,所以在机场见面后仅仅是很有礼貌的喊“某老师好!”,结果对方不得不耐心的启发他:“我是某某某”(然后观察我那小盆友的眼神,结果很失望的发现小盆友依然是一幅天真无邪茫然不知的样子),于是对方加重语气道:“我是某某某长江学者”。小盆友只好又跟一句“某老师好!”并再次热情握手...估计这位“长江”后来郁闷了很长时间。

前不久洒家出国开会,算是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6 14:43)
标签:

杂谈

 

 

西班牙作曲家萨拉萨蒂的小提琴独奏曲“流浪者之歌”是洒家非常喜欢的一首曲子。时而激昂、时而哀怨的旋律很适合洒家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可惜不能村村喊“妈”)的胃口,不知道这是不是男人的通病,呵呵。

其实今天博客的主题是想抒发一下对春秋战国时代游学士子的钦慕之情。

遥想那青山绿水、生机勃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年代,华夏文明的鼎盛时期,各国青年才俊身披如风长袍,腰悬龙泉利剑,怀揣金叶几片,行如风站如松坐如钟,或追随名师于深山,或邂逅红颜于江湖,快意恩仇,惬意潇洒。风流神人加风韵神女,谱写了中华文化的千古绝唱。可惜后来圣人取代了神人,天理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3 23:13)
标签:

杂谈

 

鸿雁

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

   洒家我似乎越活越小,岁数大了反而越来越容易“伤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十得女加拿大

一方白玉映朝霞

欲将小媛习淑女

偷采一朵木兰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7 11:20)
标签:

杂谈

昨晚夫人和姊妹伙聚会去了,俺得知这一喜讯立马打电话给俺一个发小:“人少、菜多,酒管够,快来!”

俺这位兄弟从小和洒家在一起打打杀杀,后来又一同去加拿大留学,只不过他在东,俺在西。没想到毕业后我们竟然又相聚在渥太华同一家公司工作,连买车买房都在一起,属于那种除了老婆,啥子都可以换的关系。前几年被重庆一家美女老板俘虏了,又跑到山城来既卖身又卖艺,小日子过得红光满面的。

酒至半酣,俺正在和兄弟伙就市内外、国内外和银河系内外的革命形势进行热烈的讨论,突然接到小女的电话,说她被多伦多大学录取了,而且是同学当中唯一一个被多伦多大学最古老也是最好的校区St. George录取的学生,学习国际政治关系。于是俺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立马给几位老友发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1 06:48)
标签:

杂谈

细算起来,过去二十年搬了十五次家,其中十三次是在加拿大。在国外,家是越搬越好。剩下两次是回国之后。家也是越搬越大,但这一次搬家心中却充满了不舍

为啥捏?因为俺们这群兄弟姐妹在这里整整战斗生活了七年,实验室也从小变大。可惜现在上至这座城市下至俺们寺庙都在折腾,所以俺们被迫“背井离乡”了

俺现在特理解当年红军离开瑞金是什么心情。看到实验室值班师傅收拾停当的锅碗瓢盆,让俺想起了长征路上背着行军锅的炊事班班长。至于什么打印机、碎纸机、电脑、资料箱、机柜一大堆,简直就组成了一个中央纵队,唯一缺的就是一群靓妹儿站在街头唱“十送红军”抹眼泪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久没有动笔照料俺的博客园地了,有太多东西想写,却又不知从何下笔...。用村长的话讲,恐怕是中年男人更年期的阴影迟迟挥之不去吧,哈哈哈哈。

   前几天读到一则短评,说至今有三只伟大的苹果改变了人类社会。第一只被亚当吃了,第二只砸中了牛顿,第三只产生于乔布斯之手,嘿嘿,好耍。

   今天收到一位海外朋友的邮件,转发给我乔布斯一年多之前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觉得蛮有意思,颇能反映我们这个团队的心声,于是忙里偷闲,花了点时间匆匆翻译出来,算是给这博客园地种上一株新草吧,呵呵。事先申明,博友醉侠要多多指正哟。

   乔布斯天上有知,相必不会收我的知识产权保护费吧?

 

              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草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08 21:09)
标签:

杂谈

俺从小就爱看佛门经典《西游记》(这应该是俺们这座城市“演讲传唱”的经典之一吧?),成天幻想着要当孙悟空,或者当一个专食人间烟火的唐僧。为啥捏?只为那一身与众不同的红色袈裟,价值连城。穿上它真可谓玉树临风、光彩照人,耍朋友的时候可以多冒一点皮皮(川话,吹牛的意思。哦,对了,穿上袈裟可不能公开耍朋友。不过俺年轻的时候可管不了这么多)。

可惜我佛早就看穿了俺的虚荣心,“佛门只渡有缘人,我恨老天无慧眼”,所以一直阴差阳错没能如愿。

后来进了大学学西方宗教,毕业分配的时候,俺心一横眼一闭,想投奔青城派耍暗器,或干脆入伙峨眉派去找周芷若厮混。没想到老爸老妈专程来到俺那间对大气环境造成严重污染的寝室,一坐就是三个小时,言之以理、动之以情,苦口婆心痛诉佛门之清苦,俺这“酒肉和尚”向来离经叛道,说不定进去没几天就直接去柴火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俺可能也得了忧郁症”。某一天俺看见报上讲又有一个公仆跳楼的新闻,对俺媳妇说。

“你要是都得了忧郁症,这个世界大概有一半人已经自杀了。”俺媳妇撇了撇嘴。

洒家这学期确实过得比较郁闷,原因很简单:尽管心里想追的梦很多,但却不得不超负荷运转来应对另一大堆事情,比如从星期四到星期六被迫连轴转,讲授五种不同的武功。而在和尚心目中,这每一门武功都是俺那位搭档与和尚精心设计的,应该倾力而为才会整得有滋有味,不过寺庙主持们并不关心教育规律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反正把老师学生“弄死”为原则,提高教学GDP嘛。

星期六下午刚刚上完课,俺们学校“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2 13:14)
标签:

杂谈

“五一”劳动节,心情最愉悦的恐怕要属美国人民了,拉登大叔这位“世界恐怖主义明灯”终于把自己的灯拉熄了。当然,最兴奋最幸福的应该是美国的黑人大哥,谁说“献礼”仪式仅仅是俺天朝专用的?这不,再过几个月就要开始竞选世界总统的大位了,奥巴马啥都不缺就缺政绩、缺军功。中情局那群乖娃娃堪比慈禧手下的李莲英,老佛爷想什么就来什么,给奥巴马连任送上一份厚礼。

“五一”劳动节,心情最纠结的恐怕要属巴基斯坦兄弟了。老百姓得做好准备迎接基地组织一系列疯狂的报复,不过这不是美国人关心的事。巴基斯坦总统得掂量掂量美国人是否会“飞鸟尽良弓藏”,还得防范北非、中东的革命乱局蔓延到境内,到时候美国人不落井下石就谢天谢地谢真主了。不过,真要是出现那种局面,老美和印度肯定都是乐观其成的,一石二鸟嘛,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