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财经要闻
全球股市
个人资料
用户1646123635
用户164612363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759
  • 关注人气:1,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21-10-28 20:42)
   到家快六点钟,看见电脑桌下有个像苍蝇,比苍蝇略大的东西,想都没想的用手一捡,哦豁,左手大拇指被一只装死的野蜂蛰了一下,开始只是一个点在疼,立马辐射到整个大拇指,再就感觉手掌手臂都在疼,是那种钻心的疼,一量血压,立马飙升,这小东西的杀伤力还真不可小觑。
   任何生物体成长都是有成本的,这蜂的生长成本不高,毒性也就不大,蛰一下只会让我疼,不会要命,所以也不用紧张。疼的原因大家也知道,主要是这小东西的甲酸闹的,排除这些甲酸主要还是靠自己的代谢来完成,但处理方法来配合也很重要,于是第一时间就去找肥皂涂抹,肥皂水浸泡,突感想到去年学做馒头的食用碱,“翻箱倒柜”的找,结果还真的找到了,迫不及待的将拇指伸进碱水中,希望能和甲酸中和最大化,为了促进血液循环,让代谢快点,拿热毛巾敷,几个小时都在忙着这样不断重复,忙加上疼,晚饭也没吃,就权当减肥吧。
    几个小时的折腾,效果不错,现在好像感觉不到疼了,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为自己花点钱,压压惊。一个小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9-24 11:42)
   昨天是杨振宁100岁生日,衷心祝愿伟大的物理学家身体健康,再活20年!杨振宁是那种再过2000年,名字也会在人类历史上闪闪发光的人,整个20世纪中国再无这一位。
  双减,政策面就不说了,说白了,浪婶通不过,也就写了个寂寞。双减的成效如何,要看几年以后拆盲盒再来检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时间是检验教育的最好途径,要不,怎么会有百年树人呢?
   从在校的时间,对初高中生的影响不大,该干嘛还是干嘛。但对于小学生的影响是很大的,就武汉小学生在校时间看:早上7点多到校,下午六点离校,晚托时间大约一个小时,而只限于完成各科作业,对于中差生及其家长来说,的确是享受了双减的红利,对于聪明,学习能力强的孩子那就未必了,我亲戚家有一个现在读六年级的学生,暑假期间,我给他上课,检验他的学习能力,新课,讲10——15分钟,他消化和质疑花10分钟,然后完成两种课外资料相应的练习15——20分钟,再利用课余时间做三道拔高题,从上课到下课,因为时间安排得紧凑,效率很不错。这样的学生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9-16 18:00)
   一个暑假,恍若隔世。杭州周佬落马、许先生的债务、双减、饭圈、娘炮等等,感觉就是文蛤2.0。从暑假至今,想躺平,怎么也躺不平,于是就活成了愤青,好在和我一样的人也不少,其中和我一起愤得最多的是70后的某教授。
   国老师去世,让我痛彻心扉。我妈去世时,那时年龄不大,在爸爸的呵护下,没过多久也就忘记了悲伤,爸爸去世之前他给我做足了思想工作,给我制定了一整套如何做到想念他而不是特别痛苦的方案,时至今日,想念我爸时,眼前浮现都是和我爸在一起的一些美好的回忆,总感觉老爸并没有走远。国老师是继我爸妈去世后,第一个逝去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他的突然离世,给我留下太多太多的遗憾,一想到他,泪目。
   痛苦需要发泄,也需要安抚,好在对我好的朋友多,约吃约喝约玩的都有,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一样的,从他们的谈话中,受益匪浅,对一个人的离世,从道教、佛教,哲学方面来分析,也就释然了许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早晨,洗漱完毕,身穿一件天蓝色带帽短t和白色短裤,脚穿一双蓝色坡跟边带凉鞋,轻便,舒适,对着镜子来个360度的旋转,照一照,不优雅,不漂亮,但出去不会吓人。带好口罩,出门买馒头去,来到小区门口,扫码,量体温,放行。
   蒙蒙细雨,凉风习习,骑车哈罗,感受到了秋天的凉爽,虽然过了乞巧节的年龄,没了七夕节的雅兴,留下的只有人间烟火,但心中还是泛起了那么一点点涟漪。骑着骑着,感觉左脚的那只鞋出了点状况,踝骨两边的鞋带脱离了鞋底,鞋带还在脚上,凉鞋已经变成了拖鞋,但还可以勉强骑行,又过了一会,拖鞋两边的带子也脱落,这只鞋完全开挂,一双鸳鸯脚,骑着单车,东张西望,幸好下雨,没人注意到我的狼狈,好不容易来到了卖馒头的地方。
    馒头店铺离地面有五级台阶,总不能赤着脚吧,一来地面脏,我怕,而来也不雅观,怎么办呢?打着雨伞,把那只开挂的鞋拼好,假装是好的,送到上一个台阶,然后假装系鞋带,赤脚踩上去,如此的反复几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京那边的疫情一下关联到了武汉,这个受过重伤的城市,市民反应比政府还快,首先是大量的囤货,然后就自觉的做到,能不出门就尽量的足不出户,昔日繁华的街道立马门可罗雀,公交、地铁上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人们不再是像去年那样惶恐,而是以较好的耐心来对待厉害的德尔塔病毒,拼命的保护好自己的绿码,绿变黄,就在家隔离7天,变红了,那就凉凉了。政府对这次的疫情应对措施也是神速,首先封闭管理和江苏那边有关联的人的小区,然后全市进行全员核酸检测,整个武汉市秩序井然,有人说武汉市市民素质高,其实我知道那是伤不起啊!
   一个同事的离世,他对我的各种好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加上这个德尔塔,这段时间心情特别不好,我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改变自己!今天晚上做了很多菜,拿出我喜欢的盘子摆好,老公一看这么多菜,手摸着我额头,不烧,没病呢。我怼他,非常时期,我只想当干饭人。
    社区群里通知今天晚上和明天上午去做核酸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8-03 11:38)
   国老师:你离开我们二十七天了,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伤心流泪,还有彭老师和赵老师,我们都在哭你,思念你,你这样一个难得的好人,怎么就这样悄然无声的走了呢?太可惜了。老天不公啊!彭老师谈到你和他的友情时已经是声泪俱下,赵老师谈到你们的交情时,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你能感受到我们对你的思念和对你的爱吗?
  这些天来,我时而觉得你还活着,时而觉得你真的离开了,思念和悲伤在折磨着我。和你共事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还记得吗?那年我调到这个学校,和你同一个办公室,教同一个年级,我们都是班主任,我还教你班的数学。我们对面坐,你长着一张我讨厌的周华健的脸,你讨厌我那张暑假跑调动晒得像非洲人的脸,唯独能够兼容的是我们都戴眼镜。随着每天的接触,对你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你心高气傲,正直、正派,心地善良,渊博的知识使你对有些事都有独特的见解,我们由排斥变成了好朋友。
    你成熟稳重,话语不多,我单纯,热情,在你面前“喋喋不休”,尽管我有很多的不足之处,你总能包容和呵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5-10 15:08)
   昨天,大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过母亲节,我是个不注重仪式感的人,再加上这辈子都过着寒暑两个假,对节假日看得比较淡。昨天天气比较热,没出门,决定在家里蹲一天。
 中午和儿子聊天,天南海北的胡侃一气,看得出他是在逗我开心,我也就附和着,他和我的手机上显示最多的都是,哈哈哈,哈哈哈!聊到最后,内容如下:
他:我最近想挥霍一下,你给我定个数,不黑你哈(武汉方言)我用我自己的钱,要的是恩准
我:那就一千多吧
他:一千多怎么够?
我:那就三千多吧
他:你是个人才呀!
我:哈哈哈
他:一千多不够就三千多,三千多不够就一万多
我:嗯哼,是这样
他:一次加差不多3倍,两次就是10倍,数学学得好啊,你在以根号10为步进快速寻找最佳值,这个步骤好,你
      回答的3000多,比回答2000多或5000多有水平!
我:哈哈哈
他:根号10是3.16,所以1-3-10-30-100-300-1000-3000可以快速寻找以整数目标的最佳值,工业里面很常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5-02 06:26)
   几个月没更新博客,真有点对不起喜欢我的博友(自恋一把哈),现在向大家做个汇报,并祝大家节日快乐!
   自从有了家族的一个大微信群,感触太深,很受刺激,和他们的差距真的不只是一点点,自愧不如的惭愧一直敲击着自己的心!
     几个月来,除了必要的时候看看手机,基本没做低头族了,虽然不能像我们家族的人那样有作为,但我也不能挥霍时间。这学期,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力争做好自己。
     我有个朋友,她老公常年在国外,儿子去年高考,全职妈妈做久了,也想找点事做,正好我有个朋友的朋友想请一位住家家教,管一个六年级学生的生活起居及学习辅导,他们见面后都满意,朋友文化尚可,辅导一个小学生,水平应该是绰绰有余,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要想让学生获取知识的过程达达到专业老师的授课的效果那肯定不行,为了帮朋友做好这份工作,我每周给她讲几个小时的数学课,这个学生在我朋友的调教下,学习成绩有很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2-14 12:13)
  我的微信群好多,不是因为我朋友多,而是我不喜欢断舍离,微信群里,总有值得学习的人和事,但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怎样取舍才是最重要的,群里的人,也许在不经意间就成了自己生命中的贵人也不是不可能的,平时设置成免打扰就行,几年来我就这样打理我的微信群,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这大概就是包容效应吧。
  今年春节前我大舅的女儿,大表姐建了一个超级大的家族群,她为了这个群也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外公三兄弟三姐妹,表姐把这些关系做成了树形图,姓名性别、职业和居住地一目了然,我们不曾谋面,更谈不上认识,也许是血缘、也许是各自的优秀和吸引大家格外亲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这大概就是血浓于水吧。
  在大表姐指挥下,红包有条不紊的发来,最先是由外公的哥哥家的后代一一视频并发红包,接着是外公的弟弟家的后代,紧接着就是外公的姐姐妹妹的后代一一闪亮登场,红包像雨点似的砸来,整个活动持续到昨晚才结束,我抢红包不少,但那些人我也没认识几个。这次大表姐建的平台对于他们那些有作为的人的确起到了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2-07 14:30)
   儿子告诉我,周五坐最后一班到武汉的高铁,不晚点就能坐武汉倒数第三班地铁,大概晚上12点到家。接到消息后,我就开始忙碌,:首先在他书柜里的书挑了几本我能看懂的,历史、哲学、政治经济学方面的书摆在我的书桌上,翻翻我的书柜,把绘本拿出来胡乱涂鸦了几张,把多年不用的狼毫,羊毫也拿出来,写了连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几个字,把多年不弹的吉他也放在书桌旁,还买了鲜花,在儿子面前假装不颓废、有文艺范。
    儿子下地铁走了三站路(舍不得打车,抠,),回到家见我还没睡,(其实我早就睡了一觉),责怪我不该等他,耽误了我睡觉,看看书桌上的一切,儿子给了我一个拥抱,手拍着我的背,嘴里一个劲的不错不错。一阵窃喜!我不喜欢教父、教母式的教育,装个样子,比说教好!
   昨天儿子破天荒的跟我们谈了他的工作情况,用PPT跟我们讲解,我规规矩矩的当了一回学生,不懂装懂也蛮好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