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沭麦桥涓
沭麦桥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8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安徽省,黄山市,祁门县6.27重大事故。城建开发,生活垃圾与建设垃圾胡堆放,垃圾长期的腐烂形成的二氧化碳和沼气导致五位村民前后相距中毒惨死。政府为掩盖事实真相,封锁当地媒体与网络。(政府对外发言,将高度重视此事件,说死者是挖洋生姜腐烂中毒死亡。)此时此刻我想说,你们这些所谓义正言辞的话是糊弄谁呢?洋生姜能使人中毒吗?它有毒性吗?人做错事不可怕,但可怕的是,错了不知道悔改与挽救,还要用那些富丽堂皇的理由与借口去掩盖事实的真相。 大家都知道,警察是正义的化身,但谁又能知道,这些所谓正义的警察会在大庭广众下在祁门县中医院公然强抢尸体,强送殡仪馆.难道这就是正义?难道这就是为人民着想的执法者?难道这就是政府的高度重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公理?同情心对于你们来说是什么?道义对于你们来说是什么?生命对于你们来说又是什么?你们还可不可以更无耻一点?你们扭曲事实的真相,你们拦截网络与媒体的曝光。难道百姓的生命对于你们来说都是蝼蚁吗?你们用华丽的谎言,去掩盖自己罪恶的嘴脸。你们用国家赐予你们的权利去泯灭你们犯下的罪恶。你们用百姓对于你们的信任去无视这五条活生生的生命.此时此刻谁能为死难者讨回一个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1 22:54)
标签:

杂谈

2013,我遇见,也错过。唯一难忘的是两个姑娘。

第一个姑娘是在南大上课的时候认识的。第一次见面是我一个人赶早去上课,在坐着满满的大教室里,正好她身边有个空位缺着。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杯子里泡的是枸杞吗”。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她住四楼,我住六楼。她是一名学霸,我充其次就是一学渣。她每天早晨会准时电话短信喊我起床,我们一起在一食堂吃早饭,然后走半个小时的路去图书馆。她是特别能吃苦的女生,凉馒头兑着白凉开都能灌下去的那种。我喊她萍姐。她的英语成绩特别好。特别努力。现攻专八和口译。

春天的南大校园有些潮湿。刚刚去南大的时候觉得那学校太小。后来慢慢逛了才发现,着实挺大,之前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萍姐总爱背着书包跟我说好多故事。说她小时候怎么贪玩,怎么被奶奶骂,去田里都干了什么。印象最深的就是给辣椒点药水。我说很好玩,她笑笑说,用毛笔给辣椒点药很累,因为要不停地弯腰呢。

萍姐是我见过所有女孩中经历最心酸的一个。在她四岁时,父亲在北京出了事儿,走了。母亲一个人辛苦拉扯着她的姐姐弟弟三人。初中毕业那会儿,她的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5 23:35)
萍萍今天坐上回家的火车,告诉我她再也没有遇见和我一起坐火车时邂逅的那个人。
从南昌到黄山的火车停运了,要从景德镇转。她似乎很开心,说不必深夜才到家,可以赶回家吃晚饭了。
似乎已经很久没走过那条路,沿路经过的南方小城市,鹰潭、贵溪、万年、景德镇。穿过青色的小山脉,穿过风和河流。三年前的夜晚我趴在火车窗前凝望我美好的青春,到了南昌那座城市却不忍直视,那样的破败不堪。比我想象中的陈旧与荒凉。
南昌的三年,故事与情感,似乎已经完全烙印在心中了。
原来那座城里的人,那些故事里的人,似乎已经消散在天涯海角了。
最后的半年,一个人待在南大。那个时候,除了时常联络的友情,其他时候似乎都隐约觉得孤寂。没有欢闹在身边。
2013的前半年,我住在顶层的六楼。春雷滚滚,暴雨打在楼顶的雨棚上,可以响彻整晚。我只点一盏台灯,窝在被子里,似乎什么都与我无关。
可是现今无论如何,我似乎都不太愿意回忆起那段时光。也许是结果带给我的心疼。但是生活要继续,未来的路总是迷失,总是走错。
每天一个人出门,踏着轻暖的阳光,听着一墙之隔大学里早训的声音,走在杭州满是树荫的行道上。深秋的时候,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0 16:45)
标签:

杂谈

出校门三个多月了,入社会两个多月,今天可以领到第二份工资。
对自己做的工作还算满意,起码还没有那样十分厌倦的感觉,可能是工作环境吧,身边有好伙伴,2得让你很开心。工作压力是一点点上来的,从一开始以为做文字的工作到做接触ERM、CRP到每天做报表算销量,过不了多久,也许我就集写文字、做数据、竞销售于一身了吧!
最近爱写一些废话,还前后不通没有来由。很多朋友比我早半年工作,有的已经当上了经理,有的还混在企业的最底层,有的还忙忙碌碌找工作,有的蹲在家里考官务。还有的还在学校里忙着学业毕业和各种考试。似乎都有些前途恍然的感觉。时间轻轻地走,也许不久以后人与人的差距越来越大,也许你想念的人已经不再想念你,也许你已不再对未来满怀一腔的热情。
但是时间正在走,匆匆忙忙也不能轻易追上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才出来一年不到的时间,很多人就对别人的工资多少更为关注。那些刚出来就拿着极高工资和升级的,在我看来,不加学习,除非你想一辈子做投资做销售,而且做得稳做得好,才可以一直走下去。
父亲说,你要多学习。只要足够自己温饱即可。长辈的嘱语总是够简单。够温暖。照顾好自己就好了。
写不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1 23:11)
标签:

杂谈

没有咖啡的日子。、

没有牛奶的日子。

没有书墨香的日子。

 

没有轻摇滚。

没有钢琴乐。

没有整本可以翻阅的小说。

 

没有可以一个人的房间。

没有和爸爸一起抢电视的遥控器。

没有堆在篮子里的季节水果。

 

没有听过的许久的新闻。

没有大人的啰嗦和厌烦。

没有偷偷私藏的毛钱。

 

没有担心的作业。

没有会唱歌的娃娃。

没有一首诗。

 

没有油画棒。

没有春天的轻轻暖风。

没有可以笑得很甜的回家伙伴。

 

没有夹着火腿肠的糯米饭团。

没有香的发腻的刚出炉的烧饼。

没有很熟悉的老人。

 

没有会跳舞的小熊。

没有在你睡觉的时候替你关上窗户的人。

没有会总是让你唱歌给他听的孩子。

没有总是在你吃东西时骂你会发胖的人。

没有总是抱着你一起在自行车上摇晃的人。

 

没有。

 

没有明亮的眼睛。

那样安静地看着你。

 

找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9 19:18)
标签:

长大

2011

小女生

杂谈

 

 

距离上次的写字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得我的生活就像一杯久了的茶水,泛出了暗暗的红。那些茶香已倾注在杯外。

 

是不是该安静了呢?

是不是该沉默了呢?

是不是该长大了呢?

 

原来以为会舍弃的很多东西原来一直都是存在的。包括心里的那些热闹。

 

从2010到2011,这一路的风景里,始终找不到我似曾相识的那一段。

 

一直都是个孩子模样。

 

一直盼着独立的样子。

一直盼着倔强的样子。

一直盼着成熟的样子。

 

夜里醒来的时候,即使是四个人的寝室,可还是觉得没那么多的温暖。

有些温暖只有自己才有。

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有。

 

我十九了。没那么叛逆,没那么疯狂。

没有工作,没有社会经历,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失败。

 

妹妹曾问我说,那些有的没有经历的,你以后就不会后悔吗?不会后悔自己的青春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

表面上说顺其自然,其实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6 15:21)
标签:

杂谈

      这是一篇在高三那段日子,晚自习的时候,在笔记本上随便涂上的。日子很久了,后来翻到,看着看着觉得很可笑。承认现在很懒,有那么多的本子,可是却没像以前一样拼命地涂上文字。还是怀念以前那样充实热闹的生活,还有,对远方的臆想。

 

    在晚自习的时候,可以听到不远处火车鸣笛的声音。

 

 

    可以辽想到,空旷的夜里,火车在铁轨上奔驰,经过城郊的那条河的桥。桥的两岸分别是新建的小区楼房和粉墙黛瓦的村庄。火车沿着夜里幽凉的马路,和稀少的车辆打着照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8 19:59)
标签:

杂谈

再过五年,

大家都二十四,五了,

毕业的毕业,

工作的也都工作了几年了。

 

二十六岁左右,很多人都开始要成家,结婚。

有人生了孩子,为了生活  生计忙啊忙啊忙。

 

转眼,

大家都开始老了。

 

就是五年的时间,很快的。

高中三年都这么快。

 

短短五年,大家都开始老了。

不管你相不相信,会不会忘了五年前都谁谁,你都要走过这飞速都五年。

 

然后,开始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13:50)
标签:

杂谈

    2010年,第一次来写博。

    这一年,

    这一年,

    在这一年,

    我的未来,

             怎么走?

 

    向左还是 向右......

 

    一片空白。

 

    弄得有些小矫情,呵呵...

    笑的都似有些怆然。

 

    为了填充备考前的这段无聊,凯哥提出个建议,说:

    咱们考后单车旅行怎么样?

 

    好主意!我举双手赞成哈!

   

    随后,大家都一致赞同。

    目标是单车游玩整个市。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中午,凯哥就买来了黄山市的地图,以供大家日常研究行程。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7 16:21)
标签:

火车

味道是奔

情感

    在晚自习的时候,可以听到不远处火车鸣笛的声音。

 

 

    可以辽想到,空旷的夜里,火车在铁轨上奔驰,经过城郊的那条河的桥。桥的两岸分别是新建的小区楼房和粉墙黛瓦的村庄。火车沿着夜里幽凉的马路,和稀少的车辆打着照面。

 

 

    火车经过无数的田野、鱼塘和闪烁着温暖灯光的村落。

 

 

    皖南的山是异常安静的,天上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