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京报
新京报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83,103
  • 关注人气:36,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环保不是请客吃饭,总要付出代价,面对企业“求救”也不可轻易让步,这正是“铁腕治污”的应有之义。


▲“求助函”原文。


文/于平


据媒体报道,舍弗勒大中华区CEO张艺林,9月14日致函上海市有关部门,称其原材料供应商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因环保问题将被关停,公司面临供货危机,并称“此问题将会导致49家车企,200多款汽车或因此停产三个月,会造成3000亿元的产值损失”。


此后,舍弗勒又澄清说,已调动全球资源妥善处理供应链事宜,目前对主机厂整车生产影响可控。


▲舍弗勒“澄清函”。图据舍弗勒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舍弗勒“求救”事件一度在网络上掀起很大波澜,引起了不少关于“环保冲击实体经济”的质疑和担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猩球”系列电影第3部《猩球崛起:终极之战》正在热映,它被称作“终极之战”,自然令很多“猩球”迷期待想象中的大型战争场面:人类与猩猩互相残杀,血流成河......


但这想象中的战争场面并没有被导演着力展现,“战争”的重点从武力走向了心灵:那些我们人类之所以称自己为人的宝贵特质——善良、信任、同理心,还能否定义和救赎人类?


电影中一次次展现人类的自大和残酷,对猩族(其它物种,其它生命)的侵略和伤害,作为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警醒,电影一再说明了它的隐喻:如果人继续如此暴烈残酷,我们终将成为自身的陪葬。


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是什么?如何去保护和传承这种本质?整部“猩球”大战,我们以为看的是“猩球”,实际上它讲述的全部是关于人性的故事。


 “战场”转移

人性才是战场,反对无节制的杀戮


能被叫做凯撒的注定是不平凡的,即便是一只猩猩。它被莎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低调的脸书(Facebook)CEO扎克伯格最近以一种“意外”的方式进入公众视野。


事情是这样的。

前段时间,美国知名求职网站indeed上出现了一则招聘启事,高薪(年薪11-1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2-85万元)招保姆,很多人认为雇主就是小扎。

为啥大家笃定就是小扎呢?

首先,小扎有招保姆的“刚需”。

据外事儿了解,今年8月底,小扎刚刚迎来第二个女儿的降临,而他的大女儿还不到两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周,《极限挑战》暂时停播。虽然有传这周会复播,但实际上自本季开播以来,这档“现象级”综艺的成绩和口碑较上季已有下滑。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极限挑战》第二季前九期CSM52城的平均收视率达2.12,但本季却同比下降34%,只有1.38。


这并非市场中个例。今年无论是“综N代”《奔跑吧》《中国新歌声2》,还是新开播的《七十二层奇楼》《中餐厅》,平均收视率都未能与去年整体水准持平,整个综艺市场呈现疲态。


除此之外,今年综艺类型的同质化仍让人诟病。明星户外真人秀、音乐、喜剧类继续占领市场的半壁江山,而“慢综艺”、文化综艺则在成为黑马后,快速被一档接一档表现平平的节目带入了下一波跟风潮。



为何今年的卫视综艺市场在收视和创意方面,都开始平庸?为何在各大平台喊着“原创”口号的同时,类型同质化现象却仍未改善?究竟综艺的瓶颈期对市场来说是好是坏?为此,新京报采访了世熙传媒CEO刘熙晨、北京文化综艺事业部总经理宋小歌,乐禧文化CEO岑俊义、博见传媒总裁吴博闻等多位业内人士,揭露上述问题的原因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徐文渊教授和她的研究团队发现语音助手存在安全漏洞。

  浙大教授徐文渊经过上千次实验证实;涉及多个品牌;研究论文已被计算机领域顶级安全会议接收

  设想一个场景:你正在与同事讨论问题,放在一旁的手机却在暗中“忙活”,比如打开购物网站下单、拨打电话、打开文档和照片逐个查看。

  这样的场景并非“黑科技”,而是切实发生在浙江大学智能系统安全实验室内。近日,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徐文渊教授团队经过上千次实验后证实,利用智能手机普遍应用的语音助手,通过麦克风收集使用者语音,并将之加载至人耳无法听见的超声波上,可以实现对智能手机的远程操控。

  昨日,徐文渊接受新京报独家专访时称,语音助手所存在的漏洞,广泛出现在包括苹果、三星、华为、谷歌、亚马逊等品牌中。目前,团队已将相关数据发送至厂商,并收到积极回应。

  多个品牌语音助手存在漏洞

  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的实验室内,导师徐文渊正在与同事商量周一出差的细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一位久未露面的前政治人物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报道中:

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

原因是“非法入境”乌克兰,引起乌克兰政府的强烈不满。


有意思的是,“护送”他强闯乌克兰边境的众多“粉丝”中,出现了乌克兰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的身影!

萨卡什维利(左)和季莫申科。


昨天,萨卡什维利在乌克兰西部利沃夫市一家宾馆门口现身,因为当地法院向他开出了传票,要求他在18日接受涉嫌非法入境案的调查。

面对众多媒体记者,萨卡什维利表示:

法院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但我呢,还是会亲自出庭受审的!

一个格鲁吉亚前总统,咋落到非法入境乌克兰的地步?

很简单,他还当过乌克兰敖德萨州州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37岁的wephone创始人之死,引发轩然大波。这起悲剧让不少人将矛头指向了涉事婚恋网站:该网站被指对苏某某前妻翟某某曾有短暂婚史、与其交往时故意隐瞒真实年龄等,未尽到审核责任。


近日,新京报记者先后选取世纪佳缘、百合网等婚恋网站平台分别体验,结果发现,这些网站均设置了实名注册门槛,但关于“婚否”这类的信息,则由用户随意选择,且假身份、假学历也可获得认证;更奇葩的是,男记者竟然可以用女同事头像通过审核。


另据澎湃报道,在网络婚介平台上,“出狱次月便冒充警察身份”、“前科累累的骗子冒充纪委干部”、“登记结婚11天后注册相亲”等,简直匪夷所思。


传统熟人社会,相亲看“媒妁之言”;而如今,相亲网站充当了陌生人社会的牵线“红娘”,作为收费服务的中介性平台(针对VIP会员),它理应对相亲者的部分涉相亲信息尽到应尽的审核责任。


在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等法规中,规定了网络平台的审查登记、检查监控等义务。我国《网络安全法》第24条明确规定,网络运营者“在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守着法治重要关隘却带头违规乃至违法,不可被容忍。

​▲图据微博截图


文/仲鸣


《老人抚养孙子14年考上复旦,发现“去世”儿子还活着》,几天前,这则“奇葩新闻”几成刷屏之势,个中反映的家庭内讧、儿子“诈死”等情节,引发了网民对世态人情、世道人心的热议。


但这是“浪费表情”。当地媒体深入文中所说的事件发生地后,发现该“新闻”是捏造。而当地警方和镇政府介入调查后,查出编造假新闻的自媒体“麒琅曦”真实身份系襄阳某监狱教育科副科长,目前已被单位停职。谈及撰写这篇文章的初衷,何某称,他写的是文学作品。


有新闻五要素(5W)、有多处“记者了解到”之类的表述、有不少俨然煞有介事的照片……不得不说,这位何某假新闻造得很专业,“洋葱新闻”都不带这样写的。“洋葱新闻”敢把地点写得这么细(襄阳区双沟镇)、人物名字写得这么实(老人名为王秀德)?改用那句口号“搞笑我是认真的”,何某写的这篇堪称“扯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多人仍然认为疼痛就应该是女性分娩所必须容忍的、天然的、命中注定的。


文/王言虎


产痛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痛,想必没有过产子经历的人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亲历者才有资格。知乎上,她们将这种经历称为“断了十二根肋骨的疼痛”、“小腹曲线型爆炸疼”,以及“被人用大锤抡小腹,抡了八小时”。

所以20世纪一位美国女记者说,“女性们呼吁医生帮她们从产痛中解脱出来,使一半的人类免受这个古老的折磨,而另一半人(男性)是永远不会懂得这种折磨的。”

走出这种疼痛,就成了产妇最迫切的吁求,也被囊括进文明的进程。经过艰难探索,医生终于发明了剖宫产、侧切以及麻醉镇痛分娩。

相较于需要动手术的剖宫产及侧切,麻醉镇痛分娩显然是性价比最高的分娩方式。

但现实令人遗憾。

据新京报报道,2008年时,美国产妇采用分娩镇痛的比例便超过60%,而2015年,据估算,中国无痛分娩率不到10%。

当最迟至1964年中国就已经出现麻醉阵痛分娩,半个世纪过去,100个人中却仍仅有10人使用这种分娩方式,就确实让人觉得,“从产痛中解脱,是一种艰难的文明爬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记者调查发现,无痛分娩在妇产专科医院的普及度高于综合医院,民营医院普及度高于公立医院

  产痛究竟有多痛?只有经历过生产的人才能切身体会。

  美国的一套疼痛指数将疼痛按程度划分为1-10级,用一把刀将中指从中间切开的疼痛指数是9.2,而自然分娩的指数则为9.7-9.8,意味着比刀割还疼。此外,还有理论称,产痛仅次于被火烧灼的伤痛。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前院长段涛告诉记者,部分孕妇在生产中会经历最高级别的痛,即“人类能够想象和承受的最痛级别”。

  无痛分娩早已在世界上存在了100多年,进入我国也已半个世纪,但目前却尚未普及。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报告,2008年时,美国产妇采用分娩镇痛的比例便超过60%。而在中国,2015年国家卫计委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主办的“快乐产房,舒适分娩”项目活动稿件中称,“据估算,在中国无痛分娩不到10%。”

  新京报记者致电北京、上海等地部分三甲综合医院,发现无痛分娩在妇产专科医院的普及度高于综合医院,民营医院普及度高于公立医院。医生称,国内麻醉医生偏少、无痛分娩手术收入低,是无痛分娩在国内难以普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