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谬谬无余
谬谬无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737
  • 关注人气:1,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9-03-23 21:05)
分类: 浮生



    刮风那天下午,中院的玉兰开得正好,白莹莹一树,花瓣涂抹着油脂,一片片向着天空。即使到傍晚,我走过石碑,也只看到零星几瓣,在地面翻滚,枯萎从花瓣边缘卷动,把它们丢进风中。一树花开,是爆发式的,仅一夜之隔,早晨醒来,院里路旁,猝然明艳,满树繁花压枝低,粉粉白白,芬香阵阵。

   今天我坐在二楼窗边,晒着十五度的太阳,和一棵半枯的松树,相望沉默。两只小鸟在枝条上散步,枝条是一架木桥,一棵松树有千万架桥,每一架都走一走,停一停,找到虫子,就举着尖尖的喙分食,离得近时,像在亲吻。又那么蜻蜓点水,踏雪无痕。

   门口正对着一节楼梯,另外一些小鸟在楼道里跳来跳去,寻找地面散落的,小的看不到的食物的碎渣,啄一啄,跳一跳,忽一振翅,飞到楼梯台阶高处,楼上有脚步声下来,小鸟便越过栏杆,飞远了。

   院子里两棵红叶李,一棵整装待发,另一棵盛世风华。去年花开时,我在树下看花,从繁花密蕊间拍下春天的院子,孩子们从松枝下走过,紫荆花紧紧簇作一堆,碧桃只鼓动花苞,草丛被缓缓移动的脚步,扬起尘土,鞋子完全脏了。春雨矜持,多少个阴天,多少个狂风乱吹的下午,都没能换得一场绵绵细雨。

   落掉的花,来不及碾落成泥,被风吹得踪影扑朔。
   像今天,没有风,白玉兰在树下落了一圈,低低的,默默的,像躬身深深地谢幕。

   春天到底还是变暖了,骑车走在街上,遇到环卫车向着高空喷洒水雾,也不必那么逃离一样的狂奔,只是不迎不避地任由水雾从高空落下,后知后觉,又早有预备地领受,镜片朦胧了,脸面一层湿凉,前方的路面空气都呈现出雨后的清新,一棵树鲜鲜翠翠地袅娜着,摆着千枝万枝的杨柳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