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静
陈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453
  • 关注人气:1,6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陈静简介

 

陈静,女,神话般的人物和性格,虚构的梦幻花园中的一代诗歌女王。1977年7月生,号淞塘居士,上外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硕士毕业,文学语言专家,曾为经论研究员,现居上海,机关供职。

陈静新人物系列诗

         苍山
那些山光掩映的草木,在花园里,我栽下的紫丁香,占有这明净的季节,潮湿的南方向春天说什么呢?
开满凌霄花的长廊,时光长河里的秋千
低语着飘飞的柳絮,像爱人在甜美的睡梦中。
我在这里梦见过落日的黄金,狮子的荣光,
通向永恒的街道,一个为梦想而裸身跪下的女人。
哪儿有不朽的梦幻让我们留恋这花海中的告别,
跳入她无限清澈的水波,拥有纯粹的奇迹?

(C.C.2011.4.16)

陈静诗

东方明月(诗、散文)

         秋天

我该怎样认识你,颤栗的荒野,孤寂的晚月,收割后的稻田向天空吐出金色的誓言,
野蔷薇轻摆腰肢将一首诗写进西风的嫁衣里,许多个上帝,从低的云里探出模糊的大理石脸,我刚翻过坟头,水声尚未退去,百花依旧鲜艳,
世界在灰雾弥漫中又呈现它荒唐的本性,我想起一个女人,一个坐在河边微笑的女人,
她仿佛是一座石碑,裸睡在银色的星光中,
她身体的光芒,使我一直在萧索中徘徊反复,在深邃的夜,将自己沉入奇迹的梦境——
我就是这样,背对着高墙和日光,晚些时候,我独自穿过花园的长廊,在落英缤纷中垂下长丝,掩去面庞。

安静

         安静

我爱记住一些安静:阳台、庭院、葡萄藤,绵绵的暮色,淡淡的斜阳,蒲公英被晚风,
吹起又吹落,披满金光的池塘,划出一行雁字。
我不必假装自己,不必说话,
也免于愧疚,或在逝水流年里感伤——
我心爱的茉莉花儿都已穿上漂亮的衣裳,
从水白的青春和柔蓝的星光中启程。而属于我的,这一刻幻像般的安静,始终存在,像河水一样长流不息。

(C.C.2010.6.28)

花径

  

       花径
在散落黄昏的郊野,喧闹的夏天,
旗帜飘扬,黄英花儿纷纷撤退——
很久以前,我就在花间学会了爱、
感伤和孤僻;我曾看见憔悴的石像,
向着星空哭泣,好似泉水暗涌。
而如今,我在天空的镜子里,
寻找流水的热情、黎明的色彩,
推开每一扇门走进花园——
在沸腾的落日里,我和花儿,
学会了沉默、遗忘——
我们静坐着,火焰般颤抖。

嘉莉小姐(续)

陈静诗欣赏


         雪白的王国

——调寄庐州美人王笑梅

在你面前绿浪波涛的春天咳嗽了多少次?那奇妙的、痛苦的,活在苹果花期里的梦想,
在骑狮子国王穿过丛林向天空扬起六弦琴之后。

 

为什么会有如此沉重的热情,如果梦想本身就是欺骗,
上帝在他自己的花园里作出神示:那里,一个身体开花的女人,裸体跪着,面向满天空的草,你可以完美地预期——

 

我是一个活在四月俏丽脸庞中的石像,紧抱着金色的梦想。
是什么美、血液和精神在黑暗里闪光,让河边洗衣的少女
将水中的月亮洗了又洗,痛苦的花园多么丰富迷人啊!

 

那是1982年春天,在蓝色的风信子旁,我就在那儿,我活过了一生。一颗已经阵亡的星,
叉着手说:“多像年轻的圣地安娜傍晚啊!”

陈静短诗系列

陈静与紫玲 我曾接近葱茏的傍晚

我曾接近葱茏的傍晚,

渺茫的迷蒙,天空,

只是一件蓝色的披风,暮色,

已经深入秋天,

风信子成了花园的女主人。

还是在过去,藿香蓟担负了一堵围墙的幻想。

我很难想象,

那个在篝火旁的吉普赛人,魔法般展示着一段绯红的传奇。在最后的火光里,

我是这样迟缓地度过余年,

倘若林木萧萧,一条街,

我反复把它凝望。
愿望(附东方明月诗) 

水流·风铃草(散章)


风铃草报告消息时,梦就来了,梦无限的孤独,深得让人颤栗。沉默的水呵,流过季节的枯荣——

 

也许,亲爱的嘉莉小姐,
那个时候,打开花园的格栅门,属于岑寂、交错、反光的宇宙。

 
梦幻的星空
风铃草,在低的水流中
编织梦、预言、泅渡:一个星球,真实地划出了自己水线。

 
我经过一种遗忘,那里——
咫尺天涯,风铃草勾出秘密的圆环;绝望的山崖,顶起了天空。那里,在我命运的转角,
旱裂的土地,朝着静默的黄昏咆哮!
所有的六月花,奋力跃向屋顶——

 
但愿在长廊茉莉的绿影里,
有一位她,坐在黄昏里,
和我一模一样!
我们俩相互慰藉,亲如姐妹,
在漫长的寂寞中寻找爱、
光明和幸福——
坚持这逝水般隐忍的光景多好,就仿佛是梦、水流、风铃草。

(C.C.2010.6.27)

     陈静与紫玲

我们在时间的锁环里寻找美,在狮子的火光里寻找爱,
在痛苦的黄金里看,颤栗的落日玫瑰花般绽放。
我们来到旷野,就好像两朵彤云,开在南国古老而潮湿的傍晚。

 

这样更好,没什么惋惜的,也不必感伤五月樱花落红一片,或惊异于绿蜻蜓,
穿过七月高贵而神秘的花枝——
在水边,满月燃烧着自己全部的光明。

 

我们是这样献身于美和爱,仿佛甜蜜的山泉颤抖地涌出星空、花园、长廊、秋千架上的红莺梦。
啊!裸露的夜缓缓流逝,我们的影子多么轻!

 无题

秋天已深入河流,天幕低垂,
一朵云,成为田野的草帽。
水呀,是这样流过虚华的时光!

我独坐在花园的长椅上,草木萧萧,我看到一条街覆盖了沉沉的黄昏,所有的花朵,向高慢的西风道别!

 在晚月升起时,我仿佛看见
许多年前一张模糊又熟悉的脸,——他曾狂热地爱过我,又将我遗忘!

 如今我内心充满了平静和满足,悄悄穿过长廊深深的斜影,仿佛有一团火光在闪耀。  

博文
(2012-12-29 14:40)
标签:

杂谈


回忆时间的长河是多么远,菊花
水和枝上的胭红,天空开满鸢尾花
我记得那时你穿着绒线衫,蓝色的绒线衫
美得像南方,睫毛修长而羞涩
我想到爱情、鸟声、镜中的黄昏
和夕光照映的湖面,像梦
来了又去
我爱着你,在南方
我爱着你,在南方

雄晓林幺纸条

微博里,我最喜欢的博友就是陈静,没有她的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26 14:22)
标签:

花瓣

文化


她下马在果园。抛下泳衣、高跟鞋
和一只贝壳的脊梁。午后,鱼儿游向太阳,
日子多么灿烂,海面上闪烁着绯红的霞光,
一片蔚蓝,从炙热的天空中流下——
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马驹和桃金娘,
她的肩上,蛰伏着一团火,一朵
玫瑰的光环,当所有波浪和光一起退下,
她跨进来,跌进自己的双臂里。

 

(2012.12.25)

 

樱桃纸条:

冬季让人沉闷,陈静是人中龙凤自我调整更甚于他人,樱桃丝毫不怀疑这一点。陈静是语言大师诗歌女王,所以说起温柔和美陈静才真的享有此殊荣。樱桃衷心祝福陈静快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23 13:24)
标签:

杂谈

  萤火

      分裂

走上楼梯:冬天和橄榄树,
日复一日,湿冷的窗户朝向大海,
夕阳安静,这脸庞多可爱,像土地的颜色,
帕丽斯,我看见你夏天的橘子园在金色的光里,
另一个夏天即将过去,你扬起的手臂,
仍是复活节上的花烛,潮红的夕暮,
还有花瓣上漏下的光斑,是虔诚还是创伤?
我就将死去,带着暮色的安详,
沉埋在内华达州的橘子树下,沉静而又庄严。

是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02 17:18)
标签:

九寨沟

杂谈

   

    总是这般爱水,爱着杨柳画岸镜海中一枚玲珑新月,爱着陌上飞红绿波里一尾秋梦红鱼。仿佛就是这样,这红笺绿砚中一线水流,能洗尽我满身的疲倦和睡意,能洗尽我满心的烦忧和苦痛,在山间,在花里,在雪中。

    人都说九寨沟的水是美的,美得斑斓,美得深邃,我想也一定是的。时值初冬,万木凋零,赶上雪花漫舞,一时间天地银装素裹,玉树流冰,这一片飞白,那一缕闪银,梦在雪的世界,冰的海洋,倒也好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1 19:43)
标签:

杂谈


还是花朵、星星和鸟的飞翔,
敞开的花园,清晰而又热烈,
坐在宁静中的女人,玫瑰和水,
让我相信天空的蓝湖充满奇迹、
充满光荣和梦想,还有的绿色的闪烁。
苍苍的历史是美的,鹅卵石和庭院
在清晨欢快地交融,五十多年了,
一些澄冽的水回到门前,渴望
没有休止,就像光明不会终止,
时间山后,金色的蓓蕾热得像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8-08 08:16)
标签:

杂谈


灰色的栅栏立在中央,水桶,
走动的枝桠,当沉重的月光
淌进溢满全部昨天的高脚杯里,
我俯下身来,锁进羽毛的轻里,
而世界此时像抛出的铁圈,
太多了!水一直流,又是什么时候?
在月亮黄金般的张望里,今晚,
飞鸟的银翅再一次闪出
黎明那无穷尽的河流和召唤。
打开的风季在哪里?

 

(C.C.2012.8.6)

 

注:“风季”指台风季节。上海每年八月是台风肆虐的季节,近日,台风“海葵”登陆浙江沿海,带来持续强风雨,上海企事业单位可安排放假一天。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8-02 21:35)
标签:

杂谈

    诗歌女王陈静婚礼明日上午在梦幻花园庄重举行

    我在电脑前忧思苦恼,博友老枪发来纸条:静女士好!这回真正成了出水芙蓉了!此次入水可给自己打个分是多少?(技术分,协调分各多少?)得到老些掌声和青睐了吧!再次送上新婚祝福!

    我苦笑地想了一下,便回复道:我给自己打八十分吧。

    老枪回复道:看来静女士是个开朗的人。我以为我的玩笑开大发啦,引起你不高兴了呢。

    我想起近在苏州的博友白豕山人在我《我还是这样》诗下戏作了一首七绝《陈静女王》,强调是戏作,让我不能生气:

    陈年旧史又重来,静味平生不觉哀。
    女色娱人非祸国,王侯将相掩尘埃。

    当时,读了他这样的“戏作”,我感到奇怪和木然,一时不能理解平时严肃作诗在格律诗方面颇有造诣,并相当尊重博友的山人为何要如此调侃,还要我不要生气。

    我并没有心静如水,也没有完全气恼。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七月的盛典
       ——赠好友陈静
        无语

七月 黄浦江热烈奔放
彩虹如约而至 绚丽夺目
百合 玫瑰 并蒂莲 花团锦簇 彩蝶纷飞
四处飘溢着花香和诗意

一位女王的婚庆盛典
将永恒定格在黄浦江畔


她是古希腊诗神缪斯的化身

来自东方古国的梦幻花园
她高雅的气质无与伦比
清澈的双眸闪着智慧的光辉

 

她 有一颗天使的心 柔情似水
她 风华绝代 
浪漫不朽的诗篇流出心扉的激荡
旷世之恋的史诗传遍大江南北

 

她骑着狮子踏着爱情之水
欢歌远飞
教堂悠扬的钟声
将她引向太阳和生命的光辉

 

无语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诗观



诗观:期望将浪漫主义(英国文学史上“浪漫主义”时期)与现实主义(美国文学史上的“现实主义”时期)有机结合起来,通过浪漫主义的写作手法来反映社会现实;反对诗歌的矫情、无病呻吟、天书写作及过分口语化,注重诗歌的结构性和意境,注重语言的洁净和古典美;认为并非所有的事物和词汇都能入诗。

新浪微博
诗一组

 写给紫玲(选一)  

      
也许我选择了傍晚,就选择了长久的回忆和忧伤。
南方的夏天,树影婆娑,美过云彩,红色的知更鸟,仿佛是一曲幽深的音乐,震撼着天空的背景;高贵而开阔的池塘,
是一位少女的期待:幸福而梦幻的生活,
也许我是讲故事的时钟,满足于平静的存在,
在纯朴的花园里,为热爱的美丽灵魂永不停歇的回忆和忧伤,朝向黎明闪光的殿堂。

 

 梦逝

我凝视着黄昏虚浮的冥色,在长廊的秋千里,花朵敞开永恒的死亡,世界在荣光中变形、模糊。人们在审慎中拥抱了黄金,不朽,缄默的花园,
超越了深邃的朝代,但毫无用处。 我总想象着池塘,它是沉静的、优雅的存在,虔诚地膜拜着天空和星辰,缓慢地陷进冥蒙。


我曾拥有傍晚的落木萧萧,在孤独的花朵中,久久徘徊,抱紧一行瘦字,多么微不足道!
池塘会守望黎明的玫瑰——我提出这个问题,且愿意伫足沉思,该怎样耗尽这慷慨的虚无?亲爱的失败或胜利者,我观看骄傲的七月天空,
沉入时间隐逸的陵墓,饱含无限的记忆和遗忘。


庭院

我多么怀念那个秋天——
淡淡的秋光随着黄花开满整个院子
有一两只不知名的鸟在枝头欢快地唱
亲爱的!我们像两株芭蕉
沐在红云的光下
抱紧这一庭院的秋光和鸟鸣
当着落英缤纷,草木凋零

 

我多么怀念花开和鸟鸣时的寂静
池塘的碧水倒映着羞答答的杨柳
斑斓的秋蝶吻上彩虹的额头
亲爱的!那只小白兔伏在橙子树下
就像月亮睡在云海之上
就像我们的梦流在静谧的水中
当着星光闪烁,时间如箭

 

亲爱的!我多么怀念那两只松鼠
蹦蹦颤颤地从森林处跑来
他们带给我们喜悦的宁静
和一庭院的空旷无边
就像我们漫步在童年的裙影里
在落满的秋光和鸟鸣的院子里
打开秋心的一片芳白


致秋

撩人的女妖!金黄的麦田
掀起野性的狂浪,世界落叶缤纷
摄人心魂的眼睛呵!当向日葵
向辽阔的天空献出爱情--
多少日子的等待,和你相会于
一片片黄叶凋零的杨树林中
你无声的呼唤和野性的丰韵
就这样让花儿憔悴,让蚂蚁上树
让大雁的叫声在心里生根发芽
--原始的欲望枫火一般燃烧

 

窗前的童话:一月担山,
流水啊,载着落花的忧伤远去
我攀上高枝,张望着朦胧的山
一颗孤独的星催开岩石之花
想起那花瓶中的遗憾,那岁月
肩上的伤痕,青海悠悠
这悲寂的时刻,日子多么匆匆
如果,我先前就抱怀贞静和寂寞
如果,我赶在月光照上之前隐去
清荷的残影呦,不会这般伤神

 

值得等待的迷香呵!销魂的死
在丰收的喜悦中丰满而又骄傲
夏天啊,总是过于的绚烂和耀眼
在你撩人的丰姿前,在原野幽深的
静穆和秋黄中,我坚定地学会
冷静和理智,我坚定地将一腔热血
抛向天空--它多么像一面镜子
照出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素雅的清雪纷纷扬扬
寒风中的橙树微笑如初


 

 朝霞
我久久望着这个春天,望着赶赴盛宴而奔跑的云,流水带走了黎明和回声,黄昏活在一扇开向盲目街道的窗上。在缓慢的水流中,一个女人在狮园吹响了梦游者的记忆;
一双眼跳在桃花间反衬着天空、讲台、粉笔的背景,一池静水里的幽光。


对这个世界,我们是荒唐的人,备受折磨。
我走过一条荒凉的长街,你躺在一眼泉水边,就像小城飘落的雪,静静覆盖一个王朝。
这个春天,在波浪般的梦幻里,你微笑着,闪过时间遗忘的荫翳,在木兰花下荡着秋千,若似变幻的星。 

  花园
今天,在花园的长廊里,
我对你朗诵,茉莉花开,
我看见上帝,他仿佛是我书中
一个古代的老人。

 

在泛着金光的树叶上面,
我看见一张微笑的脸,
恍若栅门后圆圆的落日。

 (C.C.2010.9.15)

 

我爱上平淡的日子

我爱上平淡的日子,一如爱上
窗外辽阔的夏日天空,云彩和弯月,我的一对好姐妹,闪着宁静的蓝色光芒。我不知道一片水或一扇门浮现的总是
梦、花影、日边的眷顾——
我总坚定地想象着稻岸的豌豆花,在朦胧的黄昏里松弛着青绿的筋腱——
我就是这样:执着的徘徊、凝望,在窗前,在水边,在花园的小径上,打开每一片荒芜的暗影,奇迹般的呈现。

(C.C.2010.8.1)

 
         视觉

“瞧你红色的马头,你海螺般的命运!”尊敬的米德尔先生,在厨房里切开豌豆角,
一个长发女人,在云里扬起手臂。

 

请理解,一截弯逝的水流,
怎样生动地保存着花香、长椅和晚祷呢?一株春天的合欢树,向太阳问好。

 

哪儿有我葬身的花谷呢?
哪儿有清冽的梦想,
痛苦的,像云母裂开来?

秋叶

当北归的风儿柔柔地拂开秋水的明眸
当南去的燕儿凄凄地留下满树伤离
我呀,舞起长袖,梳理芬芳的记忆
在高高的云下,临水而望

 

那水旁伫立的可是你吗
那凌波而来的可是你的问候吗
我已遮起一枝娇羞
颤颤地放飞记忆之舟,山影重重

 

就这样在枝巢上做最后的逗留
就这样横枕一江秋水把你打量
拽来一片晚霞,写尽我满脸轻愁
当着清月幽幽,为你无声吟唱

 

也许你正要远航
暮色中江水悠悠
你回眸的深情一瞥
让我熬尽多少个夏夜沉沉

 

多愿飘入你的怀中
做你的一世的玲珑幽影
在灿烂的曙色中
做长长的清梦

 

欢迎啊,爱情!你踏水而来
我将死去,又将活来
于是放手高高的枝尖
待来年秀装满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