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乌鸦的哑语
乌鸦的哑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938
  • 关注人气:4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蒲力刚 新保定诗群成员  羌族1973年生于内蒙古牙克石市库都尔镇作品散见《诗刊》《解放军文艺》《诗选刊》,<<诗歌月刊》《芒种》《绿风》《诗潮》等刊及选本

xspuligang@sina.com

1015539633@qq.com

本博克文章如不注明转载,均为原创,如选用,务必告之.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网罗古今中外

免费书城

你想找的都有

书画网

发现新奇诗意

摄影网

汤加丽精美人体

儿童网

让孩子当回老师

音乐在线

听到自己的灵魂

舞蹈网

舞出最真的自己

艺术网

活出美丽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9-09-22 13:51)

雪的前仆后继一一很美

盖着雪的万物之宁静一一很美

不能盖住的塔尖丶危崖一一很美

印在雪上的深浅不一的足迹一一很美

窗后向外凝视的忧伤的眼睛一一很美

冰凉的小手、雪人的笨拙一一很美

仰起的泪湿的面庞一一很美

低下的头颅上的银子一一很美

而爱情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却可以让自己

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一一很美

世上没有什么你想占有,因此你拥有一切一一

远方的孤独很美、深沉的痛苦很美、辽阔的悲伤,也很美

命定的消失、死亡,很美一一

那一点点的悲凉,累积成的生之苍茫

终于回到了河流与根

一一就这样干净地活着、爱着,清白无撼地离去一一

真的很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9 08:34)

     大雪之后

大雪之后,野地里的坟

就像刚刚出锅的馒头,也像少女

发育好的乳房

贪婪色情的天空忍不住

俯下身来,露出星光的尖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0 16:26)
     失眠
深夜。远处的火车
穿过无数人的梦
车轮轧过钢轨的沉闷的声音
仿佛铁锅里炖着被斧子砍断的骨头
“咕噜,咕噜”,在沸水中翻滚——
雾像泡沫上升着,正溢向
众人醒来的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8 18:17)

       库都尔的泉水

那时在草地上,我们追逐蝴蝶、麻雀

漫不经心,一点也不专一

一有蝈蝈弹琴,就转身循声去寻,不断拨开茂密的草丛

就像拨开宽银幕前立着观影的人群


那时在山林里,我们长啸,但更多是

相互召唤,来这儿那儿,采摘野果或菌

知那种或甜、或苦、或吃多了倒牙

对野兽粪便上长出的,敬而远之

对腐树身上生出的,抱着新大陆的惊喜


那时累了,随便躺在草地上或倚着某棵树

对花蜘蛛从高处垂临或从低处爬上,都不在意一一

我们,又不是它们的猎物

它们,又非我们知已


那时渴了,就捧石缝中涌出的泉水喝

捧自己的影子喝。指缝间漏下

于潭中溅起的,还没化成诗中遥远的繁星;

泉水还没加上'矿'字,分别装在塑料瓶里


注:库都尔,地名,蒙语,意思是有獐子的地方,位于大兴安岭北纬50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7 21:47)
雪能活多久

                组诗
                    蒲力刚      
       无题


寻找某老乡的电话号码时,我发现
一只蚂蚁,在压着中国地图的玻璃上
孤独地,奔跑

它穿过额尔古纳河流域、巴丹吉林沙漠,触角碰到打开的书
而转向,继续穿过大半个江南、到达大海
然后,在桌子的悬崖上
沿峭壁爬下,钻入黑暗的抽屉

我拉出抽屉,像火车把我拉出隧道
取出风雨、波浪、尘埃,以及山体内
包裹铁轨的,一截必须的黑暗
父亲多年前的,一封长信
就重新呈现在面前

很久我不说话。很久以后
我反复洗涤抺布,擦试玻璃一一
以便放下父亲的信,以便按灵魂的比例
看清楚,生我养我的村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7 16:18)

秋日还乡

经过的树林,每棵树都在眩富,招摇无数金叶子

风蘸着穷人的泪,一遍遍数,数清了就存入泥土一一

曾经是世世代代产生的利息,如今己成熟为本金加入

想起不在的亲人、乡邻,风也又一次数我的孤苦丶单薄丶困顿,能否成为财富?

而一个老人把我从路上拾起,吹去上面尘土,蹒跚回家

'叮当″一声,把我投入村庄,这巨大而空落的贮钱罐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6 16:57)

父亲脱下汗衫,赤裸着秋天的脊背

一下一下,刨着土豆

跟在后面捡拾,我

聚成了小小山丘


天黑之前,父亲要把它们领回家

当减去一些水分,就送入地窖过冬:

有的会被请到桌上,咀嚼着饥饿

有的会留到开春,把自已切开,深度认识泥土

那等不及的,则青眼黑暗,长出芽儿


每次下地窖

都有一支点燃的蜡烛

先我下去


他熄灭是个体的熄灭,他燃起却是

一支家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6 14:40)

         荆棘

在森林里釆摘浆果时,手被荆棘

划出一道道血口一一

但我是个嘴馋的野孩子,只顾得甜,不觉疼痛

连小鸟在草地上跳荡起阳光,都没看见

连太阳落山,妈妈喊我回家都没听见


一一直到中年,才觉钻心的痛

直到看到一个婴儿,安静地睡在店铺里的长椅上

忍不住俯下身,想去亲他浆果般的面庞

方突然想起自己奔波在城市里,嘴唇上又生荆棘

方不得不想起,为刮下它们,用钝了多少月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30 15:09)

在墓园里,墓碑

像排列齐整的牙齿

咀嚼着前来祭扫的人——

一年复一年


在风的舌头品尝、绞绊下

上帝缓缓咽下果肉,向山下吐出

灯火的核


谁也不能独自离开一切

生,或死

所有黑暗,都是神喉咙中的黑暗


          剃度

对于披头散发的扫帚来说

落叶、尘埃、石头.....

一一皆是剃刀


而因扫过,本身被刮落的部分

最为锋利一一

它是清扫,又是清扫的对象


日复一日,经典的动作重复世间幻像

最终,扫帚走过一一

落叶仍是落叶、尘埃仍是尘埃、石头仍是石头


___罪过指向无用的扫帚

扫帚不语,双手合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作品存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