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顾猷
顾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29,520
  • 关注人气:264,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奥巴马著顾猷译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主声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博文章均为顾猷原创。网络和个人转贴,务请注明“顾猷@新浪博客”字样,并加链接,但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纸质媒体和商业网站如需用稿,请事先联系:
guyougnny@gmail.com
分类
博文
(2018-07-06 01:07)

校长缺席的小学毕业典礼

6月20日,顾点正式小学毕业。当天,学校举行了毕业典礼,顾点和其他毕业生一样,从副校长手中领到了毕业证书。知道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8 12:35)
标签:

杂谈

我的朋友家有一条大狗,名字叫小新。朋友夫妇都是大忙人,做投资移民业务,致力于把中国人变成美国绿卡持有人。夫妇俩经常中美两地来回飞,他们家的狗和两个孩子,大部分时间交给侄女管理。这条狗啊,和主人总是聚少离多。

小新小时候,我遛过它几次,一则是受朋友之托,二则我也喜欢狗,独自散步不如遛狗好玩。朋友经常举家外出,把钥匙交给我。我早一次晚一次去遛小新,其余时间它就在呆在笼子里,至少20个小时。

每次我一打开门,未见小新,就能听到它发出呜呜的低鸣,屋子里充满了尿骚的味道。它看到我,就直立起来,两只前爪拔在铁栅栏上,快速地摇着尾巴。那时候,它虽然年幼,但是从体格看,也算高大了,我觉得它一用力,就可以跳出栅栏,但它并不跳。我摸摸它的头,挠挠它的脖子,然后清理地板上的尿。

每次一出门,小新就拉了。后来我就知道,我到了之后,应该马上带它出门,回来之后再给它打扫卫生。

也许在笼子里关的时间太长了,小新的心理似乎出了问题。尽管关在笼子里一整天了,放风时它并不兴奋。相反,它不愿意往前走,走得很勉强,经常走着走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1 13:25)
标签:

杂谈

刚刚与一位家长通完电话,头疼中...

她是早期移民,持绿卡20多年了,女儿是美国公民。

她的女儿今年申请大学。一两个月前,她带着女儿来找我,请我看她女儿的申请文章。

她的女儿说自己喜欢文学。我看了她的申请文章,感觉每一个字在离开她的笔尖或者键盘之后,都立刻原地躺倒了,即使鞭抽,也不站起来。整篇文章好像快要收割的庄稼遭遇了一场来势凶猛的冰雹,连片倒地,人力无法使其恢复应有的站姿。

家长说找了目标名校的招生官,招生官给了修改意见。我读了那“招生官”的意见,为那位学生感到悲凉,但既然是家长引以为自豪的“关系”,我也不便深说,只是说这文章还需要进一步修改。她也许真的相信那是“招生官”,不论这位“招生官”是哪路神仙,那意见比她女儿文章倒地的姿势更不忍睹,简直就是从子宫里一下子摔下来,而且摔得十分残酷。

她当时并没有付费正式请我做申请顾问,我还是不吝提出修改意见。她们离开之后,再没有来找过我。

她们还是相信“招生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3 12:00)
标签:

杂谈

112日晚上,我在院子里闻道一股烟味,有人在烧塑料,闻起来胸闷头疼。

我打电话报警。两辆警车闪灯很快赶到,随后又来了两辆。

警察首先问我屋里有没有人,如果人,赶快出来。

警察查看了前后院。

警察发现烟是从邻居的院子里吹过来的。

邻居在靠近我的这一边,闷烧垃圾,风把毒烟都吹到我这边了。

邻居在黑暗中有一口大锅,里面闷烧了一锅东西。警察发现是塑料和木块。邻居一开始否认有塑料,说是木块,女警挑开木块,说这不是塑料是什么,邻居哑口无言。女警对他说,“约瑟夫,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能这么干!”

如果我不报警,那锅塑料夹杂木块能闷烧一夜。

这个邻居偷我水,我没报警。

这个邻居毁我车,我开始没报警,他耍赖之后,我报警。

警察对我说,“有任何问题,任何问题,就给我们打电话。”

这个邻居是什么人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7115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9 23:23)
标签:

杂谈

乌镇司法制度
2012-08-20 10:44

乌镇法庭审判方式独特。法庭不设办公桌,也没有法槌。一张大床占据了法庭62%空间。法官邀请当事人上床,坐在自己旁边。诉讼在夜间进行。唯一能体现传统法庭遗韵的,是床头挂着的若干副手铐和藤鞭,床角散乱地扔着几件制服,有中学生校服、护士帽和军装,没有法袍。法官喜欢光膀子工作,当事人在法官的建议下,可以自选制服换上。法官和当事人共用一条被单,盖着双腿和前胸。法庭规则第一项,严禁当事人及其律师在被单下悄悄地给法官捏脚,但规则没有明文禁止法官给律师揉胸。在乌镇,脚大的一般都是法官,胸大的十有八九是律师。脚越大,地位越高,乌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由乌镇镇长兼任,他一跺脚,就是一场地震,威震国际社会。案件无论怎样疑难,只要首席大法官脚趾头一动,就为全镇司法官员指明了方向。精通捏脚术在乌镇被称为智者。乌镇被誉为世界“脚都”,凤姐甫抵纽约,就能胜任修脚工职位,可以很安全地推测她有乌镇背景。坐在前排的旁听者可以趴在床沿上听讼。决心成为一流法律人的有志者,常年占据每场诉讼的第一排旁听席,趴在床沿,留心被单表面的任何变化,揣测其下各种可能。偶尔能窥探到床单下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9 23:23)
标签:

杂谈

乌镇司法制度
2012-08-20 10:44

乌镇法庭审判方式独特。法庭不设办公桌,也没有法槌。一张大床占据了法庭62%空间。法官邀请当事人上床,坐在自己旁边。诉讼在夜间进行。唯一能体现传统法庭遗韵的,是床头挂着的若干副手铐和藤鞭,床角散乱地扔着几件制服,有中学生校服、护士帽和军装,没有法袍。法官喜欢光膀子工作,当事人在法官的建议下,可以自选制服换上。法官和当事人共用一条被单,盖着双腿和前胸。法庭规则第一项,严禁当事人及其律师在被单下悄悄地给法官捏脚,但规则没有明文禁止法官给律师揉胸。在乌镇,脚大的一般都是法官,胸大的十有八九是律师。脚越大,地位越高,乌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由乌镇镇长兼任,他一跺脚,就是一场地震,威震国际社会。案件无论怎样疑难,只要首席大法官脚趾头一动,就为全镇司法官员指明了方向。精通捏脚术在乌镇被称为智者。乌镇被誉为世界“脚都”,凤姐甫抵纽约,就能胜任修脚工职位,可以很安全地推测她有乌镇背景。坐在前排的旁听者可以趴在床沿上听讼。决心成为一流法律人的有志者,常年占据每场诉讼的第一排旁听席,趴在床沿,留心被单表面的任何变化,揣测其下各种可能。偶尔能窥探到床单下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People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re identified as victims of the Paris terror attacks that claimed 129 lives on Nov. 13.
Aurelie de Peretti, 33, of France was in Paris to see the Eagles of Death Metal at the Bataclan Music Hall on Nov. 13, 2015.
Asta Diakite was one of the victims of the Paris terror attacks. Her cousin, soccer player Lassana Diarra, confirmed the tragic new via Twitter. 'I was personally touched by the attacks. My cousin, Asta Diakite, was among the victims of the shootings yesterday, like hundreds of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8 23:13)
标签:

杂谈

天界文曲星们,
最近陷入了恐慌。
根据属灵原则,
地上若有人用心读他们的作品,
那人的灵就与他们的灵相交,
他们的灵就震动。
近来纷传地上一奇人陶醉于他们的作品,
他们的灵竟未接受到任何传感。
文曲星们绝望得快疯了,
每个都怀疑自己的灵是否已经失灵。
这时,从地狱传来笑声:
“这个没良心的,没读过的他点赞,把我的书读烂了,却只字不提我的名字,天理何在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淘到两本旧书,其中一本是《苏格拉底的审判与死亡 四篇对话》(见图),柏拉图著。
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苏格拉底案,包括他被控的罪名,以及他接受了死刑判决。
回家路上,顾点读了一路。
顾点说,苏案与耶稣案很像。

他能联想到耶稣案,我吃了一鲸。
我就问他两案有何相似的地方。
顾点说:“第一,苏格拉底被控他没有犯的罪行,耶稣也被控他没有犯的罪行。第二,那意味着他俩都等于被谋杀。第三,苏格拉底拒绝越狱逃跑,耶稣也拒绝自救,他们能做到的,却都不愿意去做。”
点妈问:“主耶稣为何不愿意自救?”
顾点知道耶稣为何上十字架,他引用圣经说:“约翰福音3:16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我八岁的时候,哪懂这些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光天化日之下, 曼哈顿时代广场,多名来美读书的女中学生被抢劫,这事很出乎我的意料。
这些小女生来自宾西法尼亚州,她们在那里的一所女校读书,学校位于山里。周末,学校组织孩子们到纽约曼哈顿来玩。谁成想城里坏人多,数名学生被抢,具体人数不清。
那些抢匪,身穿动漫人物服装,抓住这些孩子们,抢过她们手里的手机,强行与她们合影,然后向这些小女孩收费,不给不行。孩子们掏出多少钱,他们就抢走多少钱。有的学生被抢40刀,有的被抢90刀,是不是有的被抢更多,现在不清楚。
这不是流氓加土匪吗?流氓加洋匪吗?
我上个月送学生去宾州该校读书时,见过这些刚到美国的学生,有俄国姑娘,中国女生,还有韩国的,越南的,非洲的。都是很可爱的小姑娘,很自信,很独立的样子。她们最小的是来读7年级的。
小孩子被抢之后,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们几个人分成一组,自由活动,老师当时不在身旁。
周日(8/16)中午,我请这些进城学生中的一位小女生吃饭,她告诉我这件事,我很震惊,这事超出我的逆料了。
街边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