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方人生
经方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4,742
  • 关注人气:1,5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很久没有写过文字了,一是由于刚刚回来,不少的事情需要重新安排,一是我突然发现自己仍然是比较庸懒,每当下了门诊,不是想看看书、充充电就是想走走路放松一下或者搞点别的事情,至于写点什么其实也始终在心中记挂着,但是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下来,总是向后推啊推,今天上来,发现各位博友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如此厚爱,觉得十分的惭愧,于是不得不在此向大家道歉,并也想俗上一把但却是出于诚心的顺便向各位朋友拜个晚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在门诊当中最常被患者问道关于对某某病(或者症状--因为患者往往会把某个痛苦的症状表现当作病,又或者拿西医的病名当作病)有没有治过、治愈率有多高以及有几分把握等等,甚至更会被问道大概需要多久时间或者多少时间为一疗程的问题,说实话,每当我面对他们充满希望和迫切的目光来询问我的时候,我真的非常想说出会令他们十分满意的答案,但是作为一名医者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标准告诉我,我是不能这样说或者是回答的,因为在我的心中真的实实在在的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对于一个连自己的都不知道答案的题目,我能够去欺骗患者吗?显然不能!然而如果我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医者需慎言慎行
     记得去年夏天曾经诊治过一例姓沙的青壮年(30岁出头吧)男性患者,他的主诉是眩晕、耳鸣及伴随着耳鸣的听力下降,发病并且住院治疗已有一个月左右了,院方给出的诊断是美尼尔氏综合症,虽然病情目前并不严重,但是自述头目的这种昏眩感以及不停的耳鸣、听力下降却使其苦恼莫名,他是通过一位亲戚之前曾经我的治疗感觉较好后介绍而来诊的,这个小伙子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满面红光而且皮肤润泽,脉搏滑大有力按之弹手,讲话声音也较为洪亮,而且觉得其性格也蛮开朗的,然而我从其眼神中却读到了些许的焦虑和无奈,担忧和顾虑……,细细问了之后方才知道,其在住院治疗期间,他的一位主治大夫给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得的这种病是永远无法完全根除的终身疾患,他会伴随着你的一生!……小伙子说他当时听了这句话后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因为他年轻、大方,开朗、快乐,加之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美满、夫妻恩爱,如此的几近完美的情况之下突然会听到这样的一种近乎无期徒刑的断语,并且是出自于一位资深的正规医院的主治大夫之口中---假如是别的什么人包括一些小门诊的医生这样说的话他甚至也未必相信,于是他马上觉得干什么事情都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中医经方医疗决策
     在经方中医的眼中所关注的永远是“患病的这个人”,而不是把眼光总是投放在患的一些临床表现上面,而接下来的治疗目的当然也就不是只想着要如何的去消除其临床的症状表现本身,而是要通过一系列的临床表现将之归纳整理,使其成为某一方证的或某两张方证的方证证据链条,而后再选用这张符合方证证据链的方药进行治疗,而传统中医所说的用药如用兵在我们经方中医的治疗决策不中同样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以及发挥,因为我们通过上述的决策步骤,如此这般的一路下来恰恰符合这种制订医疗方案、步骤的过程---即用药如用兵;而接下来的就是第二步:对病如对敌--把患者的病情看作是我们医者与患者共同的敌人,那么对于敌人我们首先所应该要了解的那就是与其病情相关的一些情况,而且还是要了解甚至要深入了解患病机体的体质状态,包括其平素的乃至于目前的两个方面,另外还有其来此治疗之前是否曾经已接受了治疗及接受了什么样的具体的治疗,治疗之后的具体反应如何等等,这个其实叫做知彼,一如用兵打仗,我们在这个环节要了解敌人的目的是什么?它配备了什么武器?有多少兵力?这些兵力的战斗力如何?--此即其病情时间的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了总想和中医同道也包括患者说点什么,然而却每每觉得个人才疏德薄岂可随意造次?有可能会有人讲:你凭什么在这里指东点西评头论足?到了今天我刚想明白,其实不必顾虑太多,我只用说我想说的,爱不爱读、愿不愿听,全在乎您!---所以我方可以坦然写出如下的文字。
    行医近二十七年之多的我非常惭愧,刚想明白作为一名医生首先最为重要的其实并不是掌握了多么高深的医疗技术,而是先要弄明白我们作为一名医者能够真正为患者做些什么?这一点个人以为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在临床当中经常会被患者问到:大夫,我的病好治吗?您有治疗此病的经验吗?您多久时间能够给我治愈?治愈后可以不复发吗…………等等问题,相信各位同道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对于这些既非常常见而又较为难以回答的问题基本上都是无言以对,为什么会无言以对呢?因为我们作为一名医生当然会有我们的最基本的职业操守---那就是不愿意对我们的患者说谎话、空话、大话,否则也就对不起患者对于我们的信任。但是如果我们不回答或者说不能给出较为满意的回答,似乎也说不过去,往往在这个时候我的选择常常是--当然要根据当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仲景在小柴胡汤方后注中说:“小便不利,心下悸,去黄芩,加茯苓”。提示小柴胡汤证有夹水饮证的可能及举例说明了具体的处理方法,那么根据此节可以演化出柴苓汤、柴平汤、柴仁汤以及小柴胡汤合苓桂术甘汤等诸多合方加减的方法,同时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小柴胡汤在对于气机的郁结而且化热乃至挟虚的病理态势的处理方面具有优势,而在对于合并有水饮内停方面却是不足的,比如仲景在98条就为我们举例说:“得病六七日,脉迟浮弱,恶风寒,手足温,医二三下之,不能食,而胁下满痛,面目及身黄,颈项强,小便难者,与柴胡汤,后必下重,本渴而饮水呕者,柴胡汤不中与也,食谷者哕。”我们不妨分析一下这节条文:脉浮弱而恶风寒,显然应该是桂枝汤证,然而桂枝汤证只有脉浮弱而不会有脉迟,而且其手足不是发热而却只是温,我们根据“脉迟为寒,为在脏”与“太阴伤寒,手足自温”来推断,这个情况应该是属于太阳中风证的同时而兼有太阴虚寒---所谓的太阴虚寒其实就是说这种患平素的胃肠功能是较为低下的,或也可说是这种胃肠功能平素较为低下的人又同时罹患了外感疾病比如太阳中风证,那么此时正确的治疗方法应该是以桂枝汤加干姜或者桂枝汤合方理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47条:“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我们为什么将柴胡桂枝干姜汤证归属分类于兼里虚证呢?其实仲景早就在这条条文中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了,请看“伤寒五六日”,病情已经进行了基本上是一个周期的发展了,而且“已发汗而复下之”,请注意,前后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治表一种是治里,我们可推测此患者的病情表现也许是有些复杂,否则医者应该不会先要发表而后再予攻下,很有可能是既有外感表证的表现而同时又具备内伤饮食等病情的体征,只有如此才会有可能使医者使用如此综合的或可说复杂的治疗处理方法,然而这些都不是仲景想要告诉我们的,因为这些已经发生而不可挽回,仲景想要告诉我们的是患者目前的身体状况有这么两个方面:一就是发病已然近一个周期了(古人通过长期的临床观察认为六至七天左右为病情发展的一个变化周期,常常在这么一个周期之内要么病情发生变化即或者加重或者减轻,要么就会有可能身体机能恢复而趋于痊愈或者立即痊愈,而这种规律直到现在证明依然是正确的);二就是在这期间内医者反复的使用了发汗和攻下的药物来进行了治疗。如果我们轻轻的读过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群里的同道,大家晚上好。今天晚上,我是抛砖引玉,因为,前几天听各位同道,包括高格非、尹周安医生,讲了关于失眠的专题,我感觉获益良多,感触也非常非常多。今天晚上,感谢小荣兄给我这个机会,在咱们群里面,让我谈一点自己在失眠治疗上粗浅的经验。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家批评指正。其实呢,前面的几位学兄,已经把关于失眠的问题,已经讨论的非常淋漓尽致。我呢,今天,可以说是做个小小的补充,因为,失眠,咱们中医同道都知道,在临床上是非常常见,算是疾病吧。因为,中医对于疾病的界定,不能沿用西医那一套。失眠其实只是一个症状,但是,很多患者,把失眠作为主诉,来找我们求诊,我们只好把它作为疾病来治疗了。

    那么我感觉应该还是先从方入手,先谈一些用方的体会,这样我感觉大家会有兴趣一点。然后,我再谈谈在失眠治疗过程中的一些小小的体会,或者浅见吧。因为,之前我们的这几位学兄,已经把方剂讲的比较全面了。我小补一下,你比如说格非老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军按:读恽子愉先生之书每每令后学忘食而废寝,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太精彩了!读其书可以说开卷有益而且获益良多。然而书中有个别文字读之亦令吾觉得有不尽人意之处甚至不合道理之处,所以有做进一步的讨论的必要,但是这种个人认识限于本身的认知能力和水平的低劣,亦可能是不正确的甚至是错误的,贴在这里,望广大师友及同道给予指正、批评为感,冀有明灯为引而渡我之迷津,则幸甚矣!先行谢过!
48条原文:二阳并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不撤,因转属阳明。续自微汗出。不恶寒。若太阳病证不罢者,不可下,下之为逆。如此可小发汗。设面色缘缘正赤者,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引
  可能是上了一点年龄的原因吧,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有想写点什么的冲动,刚开始不知道究竟想写些什么,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写起,有无数次在梦中见到我可怜的奶奶,我就会从沉睡中醒来,我弄不明白,我一直在老人家近四十二年从来没有长时间的分开,只有这样一次分开只有七个月之久,她却悄无声息的永远的离我而去,给她的孙子留下的永远是歉疚和遗憾。转眼老人离开我也已二年有余了,我总是会在她忌日(每年的十一月十五日)写点文字来纪念她,可是今年我实在是感觉心情非常沉重,这种沉重竟然让我既拿不动笔,而且无法敲击键盘、、、、、、
————————————————————————————-
时光荏苒转眼即逝,三月四日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二十六年前的今天,我刚刚二十岁,那时的我除了晚上做梦都在为病人看病之外,可以说别的什么都没有去过多的思考。
     也就是二十六年前的今天,我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子个人小诊所开业了,我的奶奶和我一起来到了这个从来都没有来到过的小村子,这个村子当时也就三、四百人口的样子,比较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名医类案》身痒门一首验方谈起

王晓军    写于山东半岛

生地、麦冬、白芍、丹皮、连翘、党参、黄芪、黄柏、黄连、防风、甘草各10克,五味子5克军按:细绎此方组成也颇有意味:党参、麦冬、五味子乃生脉饮,加黄芪乃黄芪生脉饮,可以补气养阴,而黄芪得防风其功益大,实又为玉屏风散去白术,何以去白术?当为虑其温燥呆守有伤阴之患也可知;生地、白芍、丹皮乃凉血地黄汤去水牛角且以白芍代赤芍,传统中医认为赤芍偏攻,而白芍相对偏补,从这个角度而言说明本方所适用的患者当为偏于虚弱的体质状态可知矣;而人参、黄芪、甘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