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不问前程凶吉,但求落幕无悔。
个人资料
余秀华
余秀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5,174
  • 关注人气:28,5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我起诉郑正西名誉侵权案(2018)鄂0881民初722号,钟祥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6日判我胜诉。
法院判决郑赔我5000块钱,并在其新浪博客和微信公号连续道歉30天。
郑没有上诉。
所以判决结果从判决之日起生效。
但是郑正西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到今天2018年08月16日都没有执行。
我已经申请了强制执行。
并将以刑事案件对其进行第二次起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30 13:55)


见过长江,也过过长江

见过阳光下欢愉的波涛,也听过午夜一条水的呜咽

一个时代的绚烂和斑驳倒映在上面

从江头到江尾

如果具体到个人:一个女人的爱恨倒立在这里面

从江面到江底

 

6300公里的流域上,掬唐古拉之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秀华公号:yuxiuhuashige123

所谓名人就是被很多人认识了的人,不管是在书上,网上还是现实里。这“名人”其实本来就是一个人名。名人里有负能量的也有正能量的,正能量的做教材,负能量的是反面教材,看起来都需要。有人主动想成为名人,有人是被动的。主动是大众心理,被动是机会和偶然。如果我算一个人名,我只知道我的被动。如果真正想出名,恐怕没有人来写诗歌!

 

包括食指。我想我们两个人的诗歌都是放在特定的时代环境下才能被许多人认识和接受。那个时候需要理想,需要鼓励,这在什么时候也是成立的;到了我这个时候,需要热情,需要真实,这在任何时候也是成立的。如果说食指的诗歌还有一点政治需要,而我,就没有这一点了。我的人生到了这里,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和定力把自己往上提一步。能不能提高,我并不知道。

 

当食指哥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指责我的时候,舆论是倒向我的。但是被人不合理的批评我还是很伤心,朋友劝我:现在都为你说话呢。其实我知道,舆论很快就会倒过来,因为人们看热闹的心态还不够。甚至是长期不够的。果然,舆论转过去了,说我不应该对老人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5 16:41)

     和妈妈一起回家

 

村里扩建公路,路基都毁了

连同一直挂在天上的月亮也毁了

一场雨,把刚刚踩出的一条小经毁了

 

一个年老的女人拉着一个走路不稳的女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和范俭不得不说的故事

首先,我得送给范俭一束狗尾巴花,安慰他看到这个题目就吓得两股战战。(两股也可以颤颤,反正他的腿很粗,站也能站,颤也能颤),范俭是我见过的腿最粗的男人,往那里一站,稳如泰山那!所以我必须抱紧了这根粗腿,当然这根粗腿也乐意让我如此温柔大方,才华横溢的女人去抱,虽然他有时候不免嫌弃,但是也无法拒绝一个只要真情不要颜面的女人。

2014年之前,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男人叫范俭,范俭也不知道宇宙里有一个神仙般的人物叫余秀华。2014年以前,我们在各自的空间里虚度时光,而且没有李元胜。幸运的人有缘的人总会相逢,(我和谁都有缘,特别是粗腿的男人)无缘的人制造缘分也要相逢,总而言之:美女和野兽一定会相逢的。

2015年春意盎然,春心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你真喜欢我,关注我微信平台:yuxiuhuashige123

嬉笑怒骂是我的自由,你们爱喜欢不喜欢,不要以为喜欢一个人就希望他怎么样。

不要以你浅薄的道德,价值观来绑架别人,除非你根本就没有道德。 

 

◆是的,她有空荡荡的躯壳

 

她灰心丧气地坐在厨房里

墙角的土豆也灰心丧气,腐烂的气味溢出来

慢慢地溢,惊动的只有她了

她有熄灭的炭火,鞋子也冷了,雪还粘在上面

那些假象不再打开

而信件一定要丢失在路上

信件里的春天也在熄灭,首先熄灭的是老屋里的蜡烛

她写过99封信

写到秋天所有的果实落到地上

她的口袋里只有空白的信纸

她灰心丧气。不想画一匹跛马

黄昏和昨天一样落下来,她没有看见它

再没有火星溅上了,她知道

 

◆如果你在就好了

 

要一个人看我灰心丧气的样子,看我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5 10:11)

半生已逝。雨水还想清洗出一个好黎明

重叠在尘土里的脚印都流进了低处的沟渠

 

承接过月色,芦苇,野鸭的沟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夜色温柔

北京一夜,春风沉醉

1. 

胡涛说他快到地方了,群里通知我们几个快出发。为了一次聚会,我推迟了一天回湖北,他从苏州回来,眼睛几乎睁不开。我打了个车,对师傅说到五道营胡同13号,但是师傅把我丢在了五道营胡同的一头,我也分不清方向,摸索着往前走。从80号开始一直往前走,13号一定会到的。我喜欢找一个地方胜过喜欢找一个人,13号跑不了,胡涛就不一定了,不过他今天不会跑,因为除了我,书桓也会去。

 

五道里胡同真是一个好地方,那么多次来北京,只是感觉北京不过如此:现代化的建筑让人厌倦,雾霾严重让人不愿亲近。但是五道里却是一个好地方:一条一层的古建筑,精致的商铺,闲散的人三三两两地聊着天。天气好,一轮月亮水汪汪地贴在天上,我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在不同的城市住不同的宾馆,深深的厌倦里,我已经没有了看月亮的心情。是的,从春节到现在,我陷进无法自拔的厌倦和对自身的嫌弃里。但是在这个时刻,仿佛有风,吹进心缝隙。

 

几个年轻的女孩背着小背包,笑语盈盈地从我身边走过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3 20:18)

被一个院子囚禁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5 16:30)
一个足球守门员去当制造火箭的指导员
一群癞蛤蟆研究一只天鹅是怎么飞的
一个婊子穿上衣服就对杂志上的裸体明星评头论足
一个男人骂了一个人的祖先说是评论她的诗歌
他们在酒吧里拉屎后说酒不好喝
他们说汉语很干净,但是他们都把汉语当手纸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