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黄鹤一个人的民间

《2018民间年度诗歌》

   所谓《2018民间年度诗歌》,就是《民间诗刊》在2018年读罢心里一动或对本人写作有一定启发和参考价值的诗歌作品,它们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每首都有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与创作年代、曾被转载或狭隘的“民间”无关。之所以没署诗歌作者名字,一是考虑少数读者可能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殃及诗歌;二是考虑或因所选某诗人作品太多而习惯性审美疲劳或引发非议。凡刊发诗歌的作者,本人将赠送书法作品一幅。如不愿意刊发,请发纸条通知,本刊将及时删除撤换。《2018民间年度诗歌》将六亲不认惟好诗是举,力求打造史上诗歌质量最均衡的民间年选!

  2018年起,本刊暂停与一切团体或个人的合作,在此对关心和帮助过《民间诗刊》的各位诗友表示衷心的谢意!

博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5 17:48)
标签:

杂谈

空吟记

倘若一只蝉,经过轮回
成了梧桐树上的一枚叶子
那么,你能否
分辨它的聒噪,你能否捉住
残留在它体内
虫的成份。风一过就沙沙的响
这厮,真是不耐烦
寒冷的时候,我将它捡起。对着呵气
呼,呼——
这蜷缩之物,你又能叫它什么。此时
你只能,将它比做枯蝉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7:44)
南方,南方

放下行李后,他就把自己接进流水线。
签一张契,他把自己卖进铁栅栏
像乡下圈猪跟羊的栅栏。身边满是
男人创造的东西:机器、楼房、设计图
南方就盛在工业的酸碱里,不在宋词和苏州里

很久没有飘雪。下班后他才被自己的
膀胱唤醒,左手和胳膊也复苏了瓜葛。
只消一夜,他便变成一架轻巧的机器:
抬手,放下。焊接,组装。手机成型。
不懂事的孩子为了iPhone卖了肾。

这些年来,他除了上班,还是上班
把光阴拆散、组合,用熟练的双手
给天堂装好螺丝。这些年来他亲手
种下自己的失眠,像老母亲的失眠。
楼前的苦楝树用绿色颤抖,它的手
臂拢不住一只鸟儿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7:25)
甲骨爻  

甲骨爻。虚构的国,王活着氓也活着  
出郭游春,王拉上虎皮,氓裹紧粗衣  
停辇。张琴。隔岸探花  
氓抱着大瓮,王端平酒樽  
尝到药性,王用剑想象氓的模样。  
驱车回城,沿途的事物都在倒立:  
王看到冈地成了“凶”地  
普天下,王畿之“田”依旧是田。  
一日,北风纵灌宫殿与街巷  
琴弦被刮得忽而西,忽而东  
王用柱子和青铜剑定住风  
氓用风筝和尘埃定住风  
最后王用尽王的气数,氓用尽氓的孤独  
曾经,商王和氓的骨头里都住着酒,住着火  
住着青铜盛大的光芒与灰烬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5:17)
《良宵》

那晚,月色很好。我坐在你身边,一层层扯去绷带
看看伤口:这不是行骗女郎
不是我杨梅败血的瞳孔
不是我蠢蠢欲动的脚跟

随后,你剥开了我,看到一粒杨梅无籽无核
黑肤平滑,请您入梅膏、入梅肉、入梅汤。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4:39)
冬天的菜市场
              
我为难是因为同时爱着敦厚的南瓜与大白菜
还有高佻的、丰满的绿叶群众
海产家族和我们这些本地土著和睦相处
寄居蟹青睐我们风湿的胃而金枪鱼被一个
徒手的女人胜利收缴。还有牡蛎和
不相信眼泪的咸鱼。虾。比我更见识过大风大浪
如果懂鸟语,就能听见一只公鸡诵给一只黑山羊的打油诗
就能领教禽兽世界的生死哲学
倘若有一双眼睛从空中俯视冬天菜市场的众生——
那些眼神浑浊的人以及包装严实的重重心事
来自陆地和海洋的庄稼。分解、占有、消灭
在这忽明忽暗的菜市场一隅
我天生带有颜色和芳香,恰好是命运手里一道佳肴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4:25)
打桩
 
一年的好开头有无数种
在春天打桩,应该是其中之一吧
为了加重锤打的力道
挖掘机从地基里抓起一斗碎土然后内勾
成一个巨大的拳头,然后锤击
入土丈余后变得愈加阻滞的水泥桩
嘭、嘭、嘭——声音传出很远但是
闷闷的回声却来自地基深处
在某个瞬间,这回声更像来自我的心脏
哦它几乎要被锤出我的喉咙
我羸弱的心跳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贴近和呼应
某种来自土地深处的回声了
我总是在春天心慌意乱
而打桩,更加重了我莫名所以的病症
这一点和父亲是多么不同
他显然更适应这令我心慌的嘭嘭声——
他把对土地的信任交付给十二根混凝土桩
执意要把它们全部打入春天的腹地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3:46)
顶点  

诸佛寺的顶点,和严家山的顶点  
形成了对峙之美  
夹缝里是小小的诸佛村  
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  
发现对峙是顶点和顶点之间的事情  
我只能在谷底仰望  
有一次,我登上诸佛寺  
看到了更高处的红岩村和红花村  
它们的顶点加进来  
就形成了凝聚之美。这点发现  
让我突然忘却了十年的鸡毛蒜皮  
和悲伤。竟然微微出神  
把自己当成了群山的中心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一声狗叫,遍醒诸佛

村庄不大,一声狗叫,可以关照全部土地
余音可关照更远的旷野

九十岁老妪的枯竭之身。在狗叫的近处
她的生茔,在狗叫的远处

更高一点的诸佛寺
在一声狗叫的尽头

这是一只名叫灰二的纯黄狗。她新生出的女儿
名叫两斤半,身上的毛黑里透出几点白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3:37)
通奇门的孕妇

为了站稳
她抓住雕塑士兵腰间的一块黑铜

这个五百年前攻打通奇门的老兵
而今掏空肉身,被一个基座定在这里

他腹内空空,如有回声,如有鼓动
而她腹内的胎儿正在准备离开她

一块暗铜正在准备离开老兵掰断的手指
射出的箭簇永远一个姿势,悬而不垂

她依靠着人间的一块铠甲
若分娩,刚好身下尚有一个战场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3:05)
博物志

在寂静的水族馆里,你曾陪着我仔细观察一只鳐鱼的游动,而发条
正慢慢旋紧。你饲养过三只京巴犬,十七对
芙蓉鸟,每年秋季,用毛豆
喂食蛐蛐。你还擅长木工与制糖。如你所说,最近几年,万物生长的声音确实
更加嘹亮了,天空也似乎离我更近了一些。我不得不又脱去一件披在身上的外套。


植物科员

现在,梅雨季已经过去。沉默停泊在空气中,清澈而坚韧,如同一辆
崭新的红色自行车。你,偏爱金桔与蜜饯的植物科员,依靠着午后
渐渐稀薄的躺椅,正变得越来越轻,轻得近乎透明。我甚至能看见
你叶脉中盛大的退潮:从我们的和解之上,没有一次不长出更高大的柏树。

选编 黄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