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树湧
金树湧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9
  • 关注人气:4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画家简介

金树勇,回族,字滤金,号怡翠斋主,山东济南人士。受教于金棻、黑伯龙、刘德府、张宝珠等书画名家。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东方国画院院长,中国书画投资联谊会委员,中国水墨研究院院士。

 

新浪微博
友情提示

近段时间,发现市场上出现老师高仿书画作品欺骗收藏者,为此提醒藏家若有意收藏老师作品,可通过以下方式获得。

老师邮箱:

ghjjsy@126.com交流QQ326403955电话:15810134720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一、报名条件:热爱中国画艺术,品行端正,身体健康,年龄在18—60岁之间者可报名参加学习。

二、招生时间:不设固定招生时间,根据教学双方的时间条件,达成一致后预约入学。

三、教学时间:根据学生情况,沟通协调,灵活安排上课时间,完成课时进度。

四、教学内容:以传统国画经典研习为基础,注重自然山水的写生,研究中国传统山水画在当代语境中的发展问题。

五、教学方式:由导师亲自授课,言传身教,杜绝学生见不到导师的现象。针对学生个人情况,因材施教,按照教学计划授课,坚持集中教学与个体创作相结合。

六、课程安排:中国山水画史论学习、芥子园学习(山水树石基础学习)、解读历代名家作品及临摹创作、泼墨泼彩山水画学习、写生采风、独立主题性创作(根据学生情况,因材施教,安排学习进度)

七、学生待遇:1、颁发金树湧工作室中国画(山水)高研班结业证书。2、优秀学生吸纳为山东东方国画院高级画师并颁发证书。3、媒体对结业学生进行宣传报道。4、组织学生参加展览、笔会等活动。

八、学制与学费:学制一年,课时36节(2小时/节)。学费:20000元/人(含授课资料、媒体宣传、结业证书、结业展览等),食宿费用自理。

九、联系方式:

电话:15810134720

微信:king-8912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艺术区文化广场东五十米金树湧美术馆

教学环境

教学环境

教学环境

教学环境

教学环境

导师简介:

金树湧(金树勇),著名山水画家,字滤金,号澄怀老人,现居北京。受教于金棻、黑伯龙、刘德府、张宝珠先生,并借鉴沈周、石涛、八大山人、张大千等前人精髓,擅长大写意泼墨山水兼“南北二宗”之长。

近年来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联展及学术邀请展,受邀上拍春季、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在北京保利等大型拍卖会中屡创佳绩,作品被国内外藏家珍藏。资料录著于《美术报》、《中国书画报》等艺术类刊物,艺术成就被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等知名媒体报道。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东方国画院院长、中国水墨研究院院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山水画高研班导师。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金树湧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清华美院

分类: 艺坛那些事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培训中心“书画艺术创作高级研修班”以公共理论课程、公共基础课程横向课程体系与专项研修课程(含写生/采风、创作)纵向课程体系相结合的方式,开创高端研修课程全新的教学体系,高研班目前已成功开班九期。

  理论课程拟设置(从以下课程中选择五门开设):

  张夫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西方美术史

  张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当代艺术发展趋势

  杨琪(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当代艺术发展趋势

  刘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工笔画的品格

  陈池瑜(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西绘画及艺术生命精神比较研究

  李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写意艺术与写意画

  邱才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书法鉴赏

  陈岸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美学与艺术理论

  专项创作课程拟设置:

  唐方一:自在与出新山水画专项研修课程

  金树勇:山水画专项研修课程

  方本幼:水乡水墨山水画专项研修课程

  吴冬梅:现代工笔动物走兽画专项研修课程

  郭慧庆:传统与创新工写相融花鸟画专项研修课程

  王亚臣:重彩水墨山水画专项研修课程

  艾国:山水画写生专项研修课程

  金树勇山水画专项研修课程:

导师金树勇

  金树勇,著名山水画家,字滤金、縯极,号澄怀老人、云翠斋主,山东济南人士。受教于金棻、黑伯龙、刘德府、张宝珠先生,并借鉴沈周、石涛、八大山人等古人精髓,擅长大写意泼墨山水兼“南北二宗”之长。

  近年来在北京、山东、辽宁、宁夏、新疆、台湾等地举办联展与个展,并在日本及东南亚地区进行学术交流,作品被国内外友人所珍藏。多次受邀上拍春季、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在北京保利等大型拍卖会中屡创佳绩。资料录著于《美术报》、《中国书画报》等艺术类刊物,其艺术成就被人民网、新华网、凤凰网、中国日报等知名媒体报道。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东方国画院院长,中国水墨研究院院士。

  报名须知:

  【上课时间】

  2017年07月10日——2018年06月15日

  【上课地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理论课程与部分专业创作课程)

  【学  制】

  一年制:非脱产学习,一年授课9次,每次集中3天。

  【结业证书】

  学习期满,经考核合格后,颁发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艺术创作高研班”结业证书,清华大学统一编号,可上网查询验证。

  【报名流程】

  材料索取:向书画高研班招生办索取报名文件。

  材料提交:填写完整的报名表、小二寸蓝底证件照(电子版)及个人近期作品照(电子版)5张,发送至报名邮箱:45767666@qq.com。

  审核程序:由评审组根据报名材料统一考评并择优录取。

  【地  址】

  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B座培训中心

  邮编:100084

  电话:13601361056 左老师

  邮箱:45767666@qq.com

  微信号:wxid_cdcjvde5izda22

  【学  费】

  ¥:13800元(不含创作工位、食宿、保险费用等)

  汇入以下账户:

  账户名称:清华大学

  银行账号:0200 0045 0908 9131 550

  开户银行:工行北京分行海淀西区支行

  备注:学员根据学习情况缴纳费用,汇款后在汇款凭证上注明“汇款人姓名、学员姓名及开发票抬头”传真至010-65815565或拍照发至报名邮箱。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投诉电话:010-6278519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术馆

分类: 艺坛那些事

  2017年5月28日,金树勇美术馆开馆暨山水画作品展在京隆重开幕,本次活动由北京元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办,山东海丽集团、北京睿德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鸿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德艺双馨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北京众森原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柏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协办。

  开幕式中,原宋庄镇党委书记、宋庄艺术区创始人胡介报先生,北京市通州区档案局副局长王振和先生,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艺术交流院副秘书长李晓文先生,著名艺术家齐辛民、张宝珠、王首麟、杨永家、王光明、曹瑞华、黄三枝、杜平、王琰、宰令石、葛新华、朱法楷、马胜利、王良民以及艺术界、企业界国内外嘉宾近百人莅临展览现场。通州区档案局副局长王振和先生、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齐辛民先生、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张宝珠先生、山东海丽集团董事长孙海英女士,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美术艺委会委员王首麟先生、中国民族画院副院长杨永家先生、首都博物馆画院副院长王光明先生在致辞和采访中对金树勇先生执着的艺术追求以及其艺术成就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据悉,金树勇美术馆坐落于北京宋庄国防艺术区,文化广场东邻。馆内常年展出金树勇先生精品佳作,期间免费向公众开放。

北京市通州区档案局副局长王振和先生致辞

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齐辛民先生致辞

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张宝珠先生致辞

山东海丽集团董事长孙海英女士致辞

北京元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金龙辉先生致辞

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美术艺委会委员王首麟先生接受媒体采访

中国民族画院副院长杨永家先生接受媒体采访

首都博物馆画院副院长王光明先生接受媒体采访

山东东方国画院院长金树勇先生接受媒体采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朋友很关心我,说:“你准备写24个艺术名家,体例上会不会有重复?”孔子说:“辞达而已矣。”体例是什么?不明白,但我知道一个人的文字风格肯定是相似的,文如其人,但具体的体例就没必要去考虑,重复又怎样?不重复又怎样?只要把要写的人说清楚其实就足够了。何况,真是对对象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或者有自己的感悟,把它充分表达出来,体例也不会完全一样。
      在艺术领域也是这样,一个成名的艺术家的风格肯定是有一致性的,即使在他年少时候的作品中,你也会看到他自己的东西,甚至在他画得比较差的作品中也有别人不能复制的东西在。所以艺术最重要的是精神的自如,不是自由,自如和自由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就在于:文以化之。
      以“文”化解世界万物,化解人生苦乐,化解有无虚实,使精神内守成为确实的存在,所谓的确实的存在,其实又非存在,正如庄子说的: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世界万物其实都是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来来往往,争来争去最后都是一场梦幻。红楼梦中的宝玉去了白莽莽一片大地,其实就是体会到这种空幻的感觉,真的实体化展现他走在雪原之上,就显得有些多余,不过饶是如此,也是虚幻的影子而已。
      在济南与相关画廊老板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说了一则故事:说黑老曾经对一个来访者说:“今天我很开心,我收了一个弟子,他一定能把我的东西传递下去。”这故事我不会怀疑,因为黑先生确实只能靠这样的认识来安慰自己的艺术,寂寞得如同算命为生的吴镇,所有的自尊和自信,还有骄傲都寄托在未来,未来对他们来说,不是虚幻,而是一种确凿的事实。
      因此,黑伯龙的艺术之路自然是寂寞的,虽然从传统意义上说,他的画精神状态是那么饱满,笔墨功夫是如此了得,但鉴于时代风气的原因,他一直在全国鲜有大名,甚至可以说默默无名。现在你在网络上搜索下黑伯龙,结果会让人失望,寥寥两三条而已。黑先生的第一本画册是在他去世之后才由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生前只办了一次个展,声名只限于山东一省。虽然,我以为黑先生的艺术体现了一种纯粹的精神,一个飘逸洒脱的世界,充满着文人画所要求的逸气,单就这些特点来说,他的艺术水平是可以比肩于历代绘画大师的,很可惜,一如他的老师之一张茂才,都被埋没在信息的海洋里了。
      黑先生对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很在意,却不准他临摹自己的画,要求他临摹古人的作品,从石涛、四王、唐寅到宋代名家,每次学生带着绘画作品来看,都非常认真,并且和蔼有加,完全不因为对方是贫苦的农家子弟而心存轻视,并且有时还会赠与绘画所需的纸张。这是在解放后反传统最紧张的时候,作为山东省艺术学院院长的他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教他最满意的学生,这就足以说明他的艺术认识是贯通于历代大师,而能有创新了。所以,他的画也是这样,精神追求上其实也是简单,放逸,但笔墨认识上却有自己的特色,即使八大、石涛也不能模拟。这就是一个绘画大师最重要的品质。所以吴昌硕在众多弟子中看中了潘天寿,不是因为潘天寿当时画得有多好,而是因为潘天寿所有的作品中都有自己的东西。当时在他的学生中王一亭的绘画水平可以说直追吴昌硕,甚至有的作品比吴昌硕还吴昌硕,但又能怎么样?他只不过是应声虫而已。
      在张荣东先生的《山水心境》中黑老如是说:“学习水墨山水画若不临摹历代大师之作品,则无传统继承,无继承则没有创新可言;如鄙薄传统,不按部就班,任意挥写,其画风易流于空忽索然。山水画最重意境,意境是画家本身修养之体现,作山水画必自胸襟豁达,能高瞻远瞩,又须知识渊博、阅历丰富,否则即难写天地之大,造化之奇。” “学画山水者当遵前贤遗笔追摹之,始克达高境也。”
      所以,欣赏黑伯龙先生的作品,其实关注的不应是技术风格,而应该是绘画的精神状态。体会他的真诚和放逸,以之来提高自己的修养,增加自己的品味。艺术品不是保险箱,不能看到一件作品就两眼放光,计算它的价格。不过严格意义来说,黑先生也不是每天状态都很好,他也有画得不好的时候,因此,我一直认为,鉴定真伪对于艺术品来说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关键还是看画得好坏,陈玉圃先生这样说:“初看黑先生所作云山图,每叹其意境虚无缥缈,笔墨明润清透,所作松柏,意致飘逸洒脱,气势逼人。而细观先生云山原来不是云山,松柏也不是松柏,但见色墨交辉,一片神彩,森森然如闻天籁。”这个天籁就是精神境界,就是宇宙万物的形成规律。西方毕达哥拉斯派曾认为一切宇宙万物都是数字组合,这有一定道理。因为宇宙的最终规律决定了自然万物的构成是美的,形式上是完整的。例如雪花的形成,它的形状实际是完美的几何图形,还有各种花卉、树木、山体,一切万物的形式能自然和谐存在,自然就是美的。不和谐的形式,自然界早就会将其淘汰。也就是说,笔墨功夫的精神状态是否自如、饱满、真诚就是评判绘画水平的一个标准。
      “可惜他没有在北京这地方出名。否则肯定是全国著名了。”琉璃厂的老板不否认黑先生的画很好,但是却局于黑先生的名声而踟蹰不前,对我购入黑先生画的建议表示怀疑,并且给我了上了一课:“如果一个画家要全国有名,必须经过北京市场的运作,否则只能局限在地方,逐渐就会被历史遗忘。因为北京是帝都,而且我们的市场也成熟。”他洋洋自得于市场,我却感慨世界变得这么快。商人唯利是图也就罢了,但整个社会变得这样就让人伤感。一个哥哥说:“你别抱有任何想法了,康生的字都可以卖几十万呢!现在的人没有道德了,只要能赢利就买。古人秦桧的字一张不留,蔡京童贯的字一张不留,那种节操现在没有了。”是啊,现在这个时代,汉奸王铎,汪精卫等都开始被平反,字一样卖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时代不同了,以前庄子说郢人的鼻端落了石灰,工人就用斧子砍掉了。宋元君听说之后,很想看看,就把这个工人叫来,说:“你给我表演看看。”工人很为难,说:“我现在做不了这事,因为那个能站在那里让我砍石灰污渍的人已经不在了啊!”黑伯龙先生归道山已经快30年了,我今天才想起用这篇文字纪念他,也是时代的原因造成的。在那个传统被打倒、被曲解、被遗忘的时代,85思潮的风起云涌让艺术评论界都能得出“中国画穷途末路了!”再讲传统其实就是不合时宜,可是恰恰是这不合时宜,成就了苏东坡,也成就了黑伯龙啊!
      黑老在中年最出成绩的时代,赶上了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从康有为开始的革中国画命的运动终于得到了落实,中国画甚至失去了本来的名字,改称:彩墨画。然后从艺术教育的基础程序打乱,中国画学习的程序完全建立在西方绘画的素描和速写的基础上,这不是彻底改变了中国画的土壤吗?这是一个时代的大势所趋,任何人都不能阻止。这个时代的特点是一切都与政治挂钩。偏偏中国文人画的传统是要与政治脱钩,这可难坏了相当一大批以传统笔墨为根基的先生们,上至黄宾虹、齐白石,下至美院学生,莫不以写实题材为主。或有功力超绝,聪明绝顶之人,例如齐白石,画些白菜萝卜表示丰收,画些红花表示贺岁,尚能不失斯文。大多数传统水墨画家都面临一个“放弃”还是“不放弃”的选择。著名收藏家吴湖帆先生有款印章“待五百年后人论定”,以此自诩,仿佛吴镇自诩故事的重演。然而,事是人非,所处的社会变化也截然不同。为了生存,吴湖帆曾经画了《庆祝我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一画,仿佛可以体谅,但仅此一画,就足以见其人品,乃至艺品。比较吴镇卖卦为生,自得其乐,是雅是俗,是艺是匠,于此时即能历历而见,何须待500年才下结论?
      黑老1959年的《北园春早》,笔墨技法都是传统的,只不过表现了当时公社题材而已。画中人物倘使换了服装,俨然宋人《踏歌行》笔意。这种创作方式似乎可以体现黑老在意识中还是秉承了传统水墨画精神,其创作已经是传统技法得于心,应于手,成了习惯。在1983年的《万松图》中,他这样写:横扫千军写万松,牧溪梁楷文重生。1978年的《石涛笔意》题款说:以石师法写之。 这时可以看出他在迷茫的时候所依赖的还是传统,还是古人。
      但是心境肯定是被无可奈何地破坏了,所以他这时期的一些作品显得烦躁不安,虽然刘曦林说:“……可代表这一阶段的路向和水准。看得出,由于有传统笔墨造形的深湛功力和西画写生造形能力的补充,他转入写生山水时是应对自如,游刃有余,这从造形的丰富性和笔墨的灵动性中都可体现出来。”但客观说,在时代大势下,黑先生也有些进退失措了。
      虽然张荣东先生在其文中记载说,黑老性格乐观向上,豁达开朗,以致在牛棚再教育期间,成了“牛友”们的开心果,时常开个玩笑,或者来段京剧。即使大雨瓢泼之日,睡棺材板,也能苦中作乐,撰写对联曰:四门塔风雨连床,三教授棺上加棺。横批“乐在其中”。但一旦沉静下来,面对艺术的时候,或许纷纷扰扰,就又扰乱了清静世界。
      黑伯龙先生不是隐士,他曾经是山东艺术学院的院长,也争取过政协委员,他的画也不是不值钱,现在怎么也好几万一平方尺,但是山东文化人却从来都是因为他的文人气、他的绘画艺术、他的人品道德方面而称许他,认为他是近代以来,山东出现的最了不起的绘画大师之一。
      唉!圣人故乡,斯文究竟尚存啊!(杨树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品评近代中国画大师·黑伯龙


    朋友很关心我,说:“你准备写24个艺术名家,体例上会不会有重复?”孔子说:“辞达而已矣。”体例是什么?不明白,但我知道一个人的文字风格肯定是相似的,文如其人,但具体的体例就没必要去考虑,重复又怎样?不重复又怎样?只要把要写的人说清楚其实就足够了。何况,真是对对象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或者有自己的感悟,把它充分表达出来,体例也不会完全一样。
    在艺术领域也是这样,一个成名的艺术家的风格肯定是有一致性的,即使在他年少时候的作品中,你也会看到他自己的东西,甚至在他画得比较差的作品中也有别人不能复制的东西在。所以艺术最重要的是精神的自如,不是自由,自如和自由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就在于:文以化之。
    以“文”化解世界万物,化解人生苦乐,化解有无虚实,使精神内守成为确实的存在,所谓的确实的存在,其实又非存在,正如庄子说的: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世界万物其实都是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来来往往,争来争去最后都是一场梦幻。红楼梦中的宝玉去了白莽莽一片大地,其实就是体会到这种空幻的感觉,真的实体化展现他走在雪原之上,就显得有些多余,不过饶是如此,也是虚幻的影子而已。
    在济南与相关画廊老板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说了一则故事:说黑老曾经对一个来访者说:“今天我很开心,我收了一个弟子,他一定能把我的东西传递下去。”这故事我不会怀疑,因为黑先生确实只能靠这样的认识来安慰自己的艺术,寂寞得如同算命为生的吴镇,所有的自尊和自信,还有骄傲都寄托在未来,未来对他们来说,不是虚幻,而是一种确凿的事实。
    因此,黑伯龙的艺术之路自然是寂寞的,虽然从传统意义上说,他的画精神状态是那么饱满,笔墨功夫是如此了得,但鉴于时代风气的原因,他一直在全国鲜有大名,甚至可以说默默无名。现在你在网络上搜索下黑伯龙,结果会让人失望,寥寥两三条而已。黑先生的第一本画册是在他去世之后才由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生前只办了一次个展,声名只限于山东一省。虽然,我以为黑先生的艺术体现了一种纯粹的精神,一个飘逸洒脱的世界,充满着文人画所要求的逸气,单就这些特点来说,他的艺术水平是可以比肩于历代绘画大师的,很可惜,一如他的老师之一张茂才,都被埋没在信息的海洋里了。
    黑先生对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很在意,却不准他临摹自己的画,要求他临摹古人的作品,从石涛、四王、唐寅到宋代名家,每次学生带着绘画作品来看,都非常认真,并且和蔼有加,完全不因为对方是贫苦的农家子弟而心存轻视,并且有时还会赠与绘画所需的纸张。这是在解放后反传统最紧张的时候,作为山东省艺术学院院长的他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教他最满意的学生,这就足以说明他的艺术认识是贯通于历代大师,而能有创新了。所以,他的画也是这样,精神追求上其实也是简单,放逸,但笔墨认识上却有自己的特色,即使八大、石涛也不能模拟。这就是一个绘画大师最重要的品质。所以吴昌硕在众多弟子中看中了潘天寿,不是因为潘天寿当时画得有多好,而是因为潘天寿所有的作品中都有自己的东西。当时在他的学生中王一亭的绘画水平可以说直追吴昌硕,甚至有的作品比吴昌硕还吴昌硕,但又能怎么样?他只不过是应声虫而已。
    在张荣东先生的《山水心境》中黑老如是说:“学习水墨山水画若不临摹历代大师之作品,则无传统继承,无继承则没有创新可言;如鄙薄传统,不按部就班,任意挥写,其画风易流于空忽索然。山水画最重意境,意境是画家本身修养之体现,作山水画必自胸襟豁达,能高瞻远瞩,又须知识渊博、阅历丰富,否则即难写天地之大,造化之奇。” “学画山水者当遵前贤遗笔追摹之,始克达高境也。”
    所以,欣赏黑伯龙先生的作品,其实关注的不应是技术风格,而应该是绘画的精神状态。体会他的真诚和放逸,以之来提高自己的修养,增加自己的品味。艺术品不是保险箱,不能看到一件作品就两眼放光,计算它的价格。不过严格意义来说,黑先生也不是每天状态都很好,他也有画得不好的时候,因此,我一直认为,鉴定真伪对于艺术品来说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关键还是看画得好坏,陈玉圃先生这样说:“初看黑先生所作云山图,每叹其意境虚无缥缈,笔墨明润清透,所作松柏,意致飘逸洒脱,气势逼人。而细观先生云山原来不是云山,松柏也不是松柏,但见色墨交辉,一片神彩,森森然如闻天籁。”这个天籁就是精神境界,就是宇宙万物的形成规律。西方毕达哥拉斯派曾认为一切宇宙万物都是数字组合,这有一定道理。因为宇宙的最终规律决定了自然万物的构成是美的,形式上是完整的。例如雪花的形成,它的形状实际是完美的几何图形,还有各种花卉、树木、山体,一切万物的形式能自然和谐存在,自然就是美的。不和谐的形式,自然界早就会将其淘汰。也就是说,笔墨功夫的精神状态是否自如、饱满、真诚就是评判绘画水平的一个标准。
    “可惜他没有在北京这地方出名。否则肯定是全国著名了。”琉璃厂的老板不否认黑先生的画很好,但是却局于黑先生的名声而踟蹰不前,对我购入黑先生画的建议表示怀疑,并且给我了上了一课:“如果一个画家要全国有名,必须经过北京市场的运作,否则只能局限在地方,逐渐就会被历史遗忘。因为北京是帝都,而且我们的市场也成熟。”他洋洋自得于市场,我却感慨世界变得这么快。商人唯利是图也就罢了,但整个社会变得这样就让人伤感。一个哥哥说:“你别抱有任何想法了,康生的字都可以卖几十万呢!现在的人没有道德了,只要能赢利就买。古人秦桧的字一张不留,蔡京童贯的字一张不留,那种节操现在没有了。”是啊,现在这个时代,汉奸王铎,汪精卫等都开始被平反,字一样卖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时代不同了,以前庄子说郢人的鼻端落了石灰,工人就用斧子砍掉了。宋元君听说之后,很想看看,就把这个工人叫来,说:“你给我表演看看。”工人很为难,说:“我现在做不了这事,因为那个能站在那里让我砍石灰污渍的人已经不在了啊!”黑伯龙先生归道山已经快30年了,我今天才想起用这篇文字纪念他,也是时代的原因造成的。在那个传统被打倒、被曲解、被遗忘的时代,85思潮的风起云涌让艺术评论界都能得出“中国画穷途末路了!”再讲传统其实就是不合时宜,可是恰恰是这不合时宜,成就了苏东坡,也成就了黑伯龙啊!
    黑老在中年最出成绩的时代,赶上了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从康有为开始的革中国画命的运动终于得到了落实,中国画甚至失去了本来的名字,改称:彩墨画。然后从艺术教育的基础程序打乱,中国画学习的程序完全建立在西方绘画的素描和速写的基础上,这不是彻底改变了中国画的土壤吗?这是一个时代的大势所趋,任何人都不能阻止。这个时代的特点是一切都与政治挂钩。偏偏中国文人画的传统是要与政治脱钩,这可难坏了相当一大批以传统笔墨为根基的先生们,上至黄宾虹、齐白石,下至美院学生,莫不以写实题材为主。或有功力超绝,聪明绝顶之人,例如齐白石,画些白菜萝卜表示丰收,画些红花表示贺岁,尚能不失斯文。大多数传统水墨画家都面临一个“放弃”还是“不放弃”的选择。著名收藏家吴湖帆先生有款印章“待五百年后人论定”,以此自诩,仿佛吴镇自诩故事的重演。然而,事是人非,所处的社会变化也截然不同。为了生存,吴湖帆曾经画了《庆祝我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一画,仿佛可以体谅,但仅此一画,就足以见其人品,乃至艺品。比较吴镇卖卦为生,自得其乐,是雅是俗,是艺是匠,于此时即能历历而见,何须待500年才下结论?
    黑老1959年的《北园春早》,笔墨技法都是传统的,只不过表现了当时公社题材而已。画中人物倘使换了服装,俨然宋人《踏歌行》笔意。这种创作方式似乎可以体现黑老在意识中还是秉承了传统水墨画精神,其创作已经是传统技法得于心,应于手,成了习惯。在1983年的《万松图》中,他这样写:横扫千军写万松,牧溪梁楷文重生。1978年的《石涛笔意》题款说:以石师法写之。 这时可以看出他在迷茫的时候所依赖的还是传统,还是古人。
    但是心境肯定是被无可奈何地破坏了,所以他这时期的一些作品显得烦躁不安,虽然刘曦林说:“……可代表这一阶段的路向和水准。看得出,由于有传统笔墨造形的深湛功力和西画写生造形能力的补充,他转入写生山水时是应对自如,游刃有余,这从造形的丰富性和笔墨的灵动性中都可体现出来。”但客观说,在时代大势下,黑先生也有些进退失措了。
    虽然张荣东先生在其文中记载说,黑老性格乐观向上,豁达开朗,以致在牛棚再教育期间,成了“牛友”们的开心果,时常开个玩笑,或者来段京剧。即使大雨瓢泼之日,睡棺材板,也能苦中作乐,撰写对联曰:四门塔风雨连床,三教授棺上加棺。横批“乐在其中”。但一旦沉静下来,面对艺术的时候,或许纷纷扰扰,就又扰乱了清静世界。
    黑伯龙先生不是隐士,他曾经是山东艺术学院的院长,也争取过政协委员,他的画也不是不值钱,现在怎么也好几万一平方尺,但是山东文化人却从来都是因为他的文人气、他的绘画艺术、他的人品道德方面而称许他,认为他是近代以来,山东出现的最了不起的绘画大师之一。
    唉!圣人故乡,斯文究竟尚存啊!(杨树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伯龙

山东画坛

分类: 艺坛那些事


    朋友很关心我,说:“你准备写24个艺术名家,体例上会不会有重复?”孔子说:“辞达而已矣。”体例是什么?不明白,但我知道一个人的文字风格肯定是相似的,文如其人,但具体的体例就没必要去考虑,重复又怎样?不重复又怎样?只要把要写的人说清楚其实就足够了。何况,真是对对象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或者有自己的感悟,把它充分表达出来,体例也不会完全一样。
    在艺术领域也是这样,一个成名的艺术家的风格肯定是有一致性的,即使在他年少时候的作品中,你也会看到他自己的东西,甚至在他画得比较差的作品中也有别人不能复制的东西在。所以艺术最重要的是精神的自如,不是自由,自如和自由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就在于:文以化之。
    以“文”化解世界万物,化解人生苦乐,化解有无虚实,使精神内守成为确实的存在,所谓的确实的存在,其实又非存在,正如庄子说的: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世界万物其实都是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来来往往,争来争去最后都是一场梦幻。红楼梦中的宝玉去了白莽莽一片大地,其实就是体会到这种空幻的感觉,真的实体化展现他走在雪原之上,就显得有些多余,不过饶是如此,也是虚幻的影子而已。
    在济南与相关画廊老板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说了一则故事:说黑老曾经对一个来访者说:“今天我很开心,我收了一个弟子,他一定能把我的东西传递下去。”这故事我不会怀疑,因为黑先生确实只能靠这样的认识来安慰自己的艺术,寂寞得如同算命为生的吴镇,所有的自尊和自信,还有骄傲都寄托在未来,未来对他们来说,不是虚幻,而是一种确凿的事实。
    因此,黑伯龙的艺术之路自然是寂寞的,虽然从传统意义上说,他的画精神状态是那么饱满,笔墨功夫是如此了得,但鉴于时代风气的原因,他一直在全国鲜有大名,甚至可以说默默无名。现在你在网络上搜索下黑伯龙,结果会让人失望,寥寥两三条而已。黑先生的第一本画册是在他去世之后才由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生前只办了一次个展,声名只限于山东一省。虽然,我以为黑先生的艺术体现了一种纯粹的精神,一个飘逸洒脱的世界,充满着文人画所要求的逸气,单就这些特点来说,他的艺术水平是可以比肩于历代绘画大师的,很可惜,一如他的老师之一张茂才,都被埋没在信息的海洋里了。
    黑先生对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很在意,却不准他临摹自己的画,要求他临摹古人的作品,从石涛、四王、唐寅到宋代名家,每次学生带着绘画作品来看,都非常认真,并且和蔼有加,完全不因为对方是贫苦的农家子弟而心存轻视,并且有时还会赠与绘画所需的纸张。这是在解放后反传统最紧张的时候,作为山东省艺术学院院长的他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教他最满意的学生,这就足以说明他的艺术认识是贯通于历代大师,而能有创新了。所以,他的画也是这样,精神追求上其实也是简单,放逸,但笔墨认识上却有自己的特色,即使八大、石涛也不能模拟。这就是一个绘画大师最重要的品质。所以吴昌硕在众多弟子中看中了潘天寿,不是因为潘天寿当时画得有多好,而是因为潘天寿所有的作品中都有自己的东西。当时在他的学生中王一亭的绘画水平可以说直追吴昌硕,甚至有的作品比吴昌硕还吴昌硕,但又能怎么样?他只不过是应声虫而已。
    在张荣东先生的《山水心境》中黑老如是说:“学习水墨山水画若不临摹历代大师之作品,则无传统继承,无继承则没有创新可言;如鄙薄传统,不按部就班,任意挥写,其画风易流于空忽索然。山水画最重意境,意境是画家本身修养之体现,作山水画必自胸襟豁达,能高瞻远瞩,又须知识渊博、阅历丰富,否则即难写天地之大,造化之奇。” “学画山水者当遵前贤遗笔追摹之,始克达高境也。”
    所以,欣赏黑伯龙先生的作品,其实关注的不应是技术风格,而应该是绘画的精神状态。体会他的真诚和放逸,以之来提高自己的修养,增加自己的品味。艺术品不是保险箱,不能看到一件作品就两眼放光,计算它的价格。不过严格意义来说,黑先生也不是每天状态都很好,他也有画得不好的时候,因此,我一直认为,鉴定真伪对于艺术品来说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关键还是看画得好坏,陈玉圃先生这样说:“初看黑先生所作云山图,每叹其意境虚无缥缈,笔墨明润清透,所作松柏,意致飘逸洒脱,气势逼人。而细观先生云山原来不是云山,松柏也不是松柏,但见色墨交辉,一片神彩,森森然如闻天籁。”这个天籁就是精神境界,就是宇宙万物的形成规律。西方毕达哥拉斯派曾认为一切宇宙万物都是数字组合,这有一定道理。因为宇宙的最终规律决定了自然万物的构成是美的,形式上是完整的。例如雪花的形成,它的形状实际是完美的几何图形,还有各种花卉、树木、山体,一切万物的形式能自然和谐存在,自然就是美的。不和谐的形式,自然界早就会将其淘汰。也就是说,笔墨功夫的精神状态是否自如、饱满、真诚就是评判绘画水平的一个标准。
    “可惜他没有在北京这地方出名。否则肯定是全国著名了。”琉璃厂的老板不否认黑先生的画很好,但是却局于黑先生的名声而踟蹰不前,对我购入黑先生画的建议表示怀疑,并且给我了上了一课:“如果一个画家要全国有名,必须经过北京市场的运作,否则只能局限在地方,逐渐就会被历史遗忘。因为北京是帝都,而且我们的市场也成熟。”他洋洋自得于市场,我却感慨世界变得这么快。商人唯利是图也就罢了,但整个社会变得这样就让人伤感。一个哥哥说:“你别抱有任何想法了,康生的字都可以卖几十万呢!现在的人没有道德了,只要能赢利就买。古人秦桧的字一张不留,蔡京童贯的字一张不留,那种节操现在没有了。”是啊,现在这个时代,汉奸王铎,汪精卫等都开始被平反,字一样卖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时代不同了,以前庄子说郢人的鼻端落了石灰,工人就用斧子砍掉了。宋元君听说之后,很想看看,就把这个工人叫来,说:“你给我表演看看。”工人很为难,说:“我现在做不了这事,因为那个能站在那里让我砍石灰污渍的人已经不在了啊!”黑伯龙先生归道山已经快30年了,我今天才想起用这篇文字纪念他,也是时代的原因造成的。在那个传统被打倒、被曲解、被遗忘的时代,85思潮的风起云涌让艺术评论界都能得出“中国画穷途末路了!”再讲传统其实就是不合时宜,可是恰恰是这不合时宜,成就了苏东坡,也成就了黑伯龙啊!
    黑老在中年最出成绩的时代,赶上了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从康有为开始的革中国画命的运动终于得到了落实,中国画甚至失去了本来的名字,改称:彩墨画。然后从艺术教育的基础程序打乱,中国画学习的程序完全建立在西方绘画的素描和速写的基础上,这不是彻底改变了中国画的土壤吗?这是一个时代的大势所趋,任何人都不能阻止。这个时代的特点是一切都与政治挂钩。偏偏中国文人画的传统是要与政治脱钩,这可难坏了相当一大批以传统笔墨为根基的先生们,上至黄宾虹、齐白石,下至美院学生,莫不以写实题材为主。或有功力超绝,聪明绝顶之人,例如齐白石,画些白菜萝卜表示丰收,画些红花表示贺岁,尚能不失斯文。大多数传统水墨画家都面临一个“放弃”还是“不放弃”的选择。著名收藏家吴湖帆先生有款印章“待五百年后人论定”,以此自诩,仿佛吴镇自诩故事的重演。然而,事是人非,所处的社会变化也截然不同。为了生存,吴湖帆曾经画了《庆祝我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一画,仿佛可以体谅,但仅此一画,就足以见其人品,乃至艺品。比较吴镇卖卦为生,自得其乐,是雅是俗,是艺是匠,于此时即能历历而见,何须待500年才下结论?
    黑老1959年的《北园春早》,笔墨技法都是传统的,只不过表现了当时公社题材而已。画中人物倘使换了服装,俨然宋人《踏歌行》笔意。这种创作方式似乎可以体现黑老在意识中还是秉承了传统水墨画精神,其创作已经是传统技法得于心,应于手,成了习惯。在1983年的《万松图》中,他这样写:横扫千军写万松,牧溪梁楷文重生。1978年的《石涛笔意》题款说:以石师法写之。这时可以看出他在迷茫的时候所依赖的还是传统,还是古人。
    但是心境肯定是被无可奈何地破坏了,所以他这时期的一些作品显得烦躁不安,虽然刘曦林说:“……可代表这一阶段的路向和水准。看得出,由于有传统笔墨造形的深湛功力和西画写生造形能力的补充,他转入写生山水时是应对自如,游刃有余,这从造形的丰富性和笔墨的灵动性中都可体现出来。”但客观说,在时代大势下,黑先生也有些进退失措了。
    虽然张荣东先生在其文中记载说,黑老性格乐观向上,豁达开朗,以致在牛棚再教育期间,成了“牛友”们的开心果,时常开个玩笑,或者来段京剧。即使大雨瓢泼之日,睡棺材板,也能苦中作乐,撰写对联曰:四门塔风雨连床,三教授棺上加棺。横批“乐在其中”。但一旦沉静下来,面对艺术的时候,或许纷纷扰扰,就又扰乱了清静世界。
    黑伯龙先生不是隐士,他曾经是山东艺术学院的院长,也争取过政协委员,他的画也不是不值钱,现在怎么也好几万一平方尺,但是山东文化人却从来都是因为他的文人气、他的绘画艺术、他的人品道德方面而称许他,认为他是近代以来,山东出现的最了不起的绘画大师之一。
    唉!圣人故乡,斯文究竟尚存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金树勇

画展

实景

文化

分类: 水墨意境

最近转入微博,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线上画展,欢迎博友光临(www.meishu99.com/jsy/index.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02 14:4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0 13:48)
标签:

金树勇

文化

四尺

分类: 水墨意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