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杖芒鞋
竹杖芒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7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7-16 08:56)

东屯香米

 

要吃大米找东屯。

无论你是暂住安顺的客商还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或多或少、有意无意都被东屯米滋养过,在安顺,你走的是贵安大道,吃的是东屯的米。

从来东屯是黔中粮仓,这点不容置疑。小时跟父亲赶东屯,是从老青山步行二十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8 23:02)

 

东屯行

 

民出于土,地安则民安。

食的五谷杂粮,戴的金银玉石,住的楼宇,用的器皿,无不与土关连。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土地托起多少兴衰流变,多少生命故事?离开家园,我们心灵枯槁,离开土地,我们失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辫影行摄——李兴智

时间:2016年
地点:安顺文艺江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明堡主——胡科伟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3 14:23)
标签:

情感

旅游

    安顺的冬天是冷寂的毛毛雨悄无声息,一天连一天,一夜接着一夜,把清冷蚀进骨里,总会离散片段,令人惶惶不安,如哽在喉,食不下咽春分、雨水,清明秋分、寒露、霜降,时光足印或深或浅,或明或暗,在日历上隐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年4月24日,合成车间氨合成塔泄漏起火,火焰喷出十余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9 09:35)
标签:

情感

奔跑

风,是奔跑者,无形浪迹着,依附着烟柳,柔丝软系,狂怒在水面,惊涛裂岸。

你早早从远方赶来,车在深山里穿行,跟随着风奔跑。经过一幢荒弃的楼房,越过两个平静的池塘,来到一片空旷的地上停留,耳畔几声清亮的鸟语,深深吸口气,风在我身边打转,到林间送走雾岚,跑去云端接来阳光一片,重回到我身边,带来阵阵花香。我跟上风的步履,听风歌唱:雁儿在林梢,白云多寂寥。曾想自己就是乡村这棵树上一片叶,可以长得宽狭,也可落成方圆,边缘上带齿,叶面上有点剌,无所谓,熟知树根来至何方通往何处,与树上另外的叶波澜不惊的终老,当是幸福的。

那天立春。乡村的春天和桃红梨白扯不上关系。哪家坟头枯草还长着,哪块地里的油菜花开早,下河的鸭群吃活食多,上山的牛马可以啃嫩得葱绿的草,白天跳上几段地戏,晚上说几页唱书,春天大概就来了。

我记忆的春天却是从墓地开始的。小时候,每年年头,父亲带着我们家字辈的,提几个时令水果,带几许香烛纸炮,准时到祖辈的墓地。有的坟头泥色尚新,几只竹撮箕反扣着一个盛有素饭的土罐,懒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9 21:56)
标签:

情感

安顺的冬,一场寒风就几阵苦雨,卷走心的温度,雨先是阴着脸,铆着劲,细细微微洒落,星星点点从湖面到栈道,从屋檐到墙角,无孔不入的渗透到屋内,待得那串潮湿的脚步携着阴冷拖到火炉前,搓着手叹息:这鬼天气。

雨愤愤不平,不再闷声不响,裹着泥腥味从天上拉长身子射落下来,狠狠的砸向路边和巡道树,几盏灯眨巴着叹息几下就暗了去。夜被雨绑架着来了,不容分说。天被雨连着,你被梦拴着。

我一夜好睡,你却重回数年前清涩的岁月,我逃离一场雨,你梦里碰上无声飘落的雪,马头琴悠悠,拉满心事,悠怨的曲子撕毁了未续好的残诗。天空并不寂静,风居住的地方,雪在咆哮,在呜咽,冰冷时刻准备着燃烧。

你说;明天会有雪吧,我不置可否。你形容雪落时的潇洒与从容,那份特有的简静和安定,那是你的雪吧。

好像昨晚雪就和你约好了,光慢慢把我披上,眼睁开,雪早就在田野里静候着你了。给你说下雪时,你早就向世人宣告,属于你的雪早已来到。

我的雪,清清朗朗,优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1 15:31)
标签:

情感

夹在书页间的那片黄叶,怎么离开树的,是个谜。

瑟瑟寒风穿堂而过,更多的叶与根茎,与风雨,与季节,不着一言,不洒一泪,四散尘埃,辗转成泥,从此下落不明。

树干每天都在感受着叶的重量,它又是被叶笼罩着,不可能向我泄露叶要别离时的话语。阳光虽说每天都照顾着叶,但穷其一生也不可能懂得叶的心事。送叶最后一程的是风,可是你知道,风来去无踪,生性洒然,叶一直拒绝与风对话。

“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也许真正懂得叶落的秘密应是守着潇潇风雨,目睹叶纷至沓来,在一线灯光下相对而坐的那对白发苍苍的老人吧。

懂得叶落其实是要用百年的烟火相馨,至脚步蹒跚,每片树叶都张贴着流逝的往事,如箭簇,在老人的白发面前败下阵来,一切都是淡淡的宁静,叶才吐露它的心事。春天落絮轻沾,飞红片片,倚锄葬花只是为了掩盖花落的秘密。

人到中年,送别渐成平常之事。每每听到一个故人离世,或朋友病重,常常惊愕生命如此脆弱。死亡就像藏在天空里的幽灵,看到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9 11:50)

昨夜天空如我,冷得开始下雪。

雪追逐着雨,心事瓣瓣,失魂落魄的飘落着,转瞬没了踪影。今冬的第一场雪,落在眉间心上,无计回避,虽然娇小柔美但也洁白滞重。雪是午夜时分才开始的,与早至的夜晚相比可谓姗姗来迟。

你一周前就为这一餐做准备了,电话约人,买物置酒,清扫细擦,绿茶黄橙盛好,清汤肉味四溢,再拨旺火炉,静候高朋闺蜜到来。

把酒言欢,意犹未尽,K歌渲泻,把欢乐再续,可以醉到豪气干云,哭得酣畅淋漓。

世上所有繁华终必凋谢,盛筵必散,当你留着几分清醒,强乐无味时电话给我,我读懂你内心的失落,因我的缺席,让那些欢乐都很肤浅,如今夜雪,来去无痕,待得回头已一地泥泞。我们第一次那么决然放下电话,连我都听出了自己的勉强。

烈火烹饪,鲜果呈香,推杯换盏间,蓬勃的欲望,在你看来一切都是年青的激情,都有生命的温度。我独自一人跳出喧闹是不合时宜的,但内心深处,更是向往雪色的淡泊素静。我去见证你的快乐,谁来见证我的忧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友情链接

松怀

输入描述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