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神州创作会刊
神州创作会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01
  • 关注人气:1,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神州创作论坛

欢迎加入神州创作论坛博客圈

地址:http://q.blog.sina.com.cn/zgdzwx
E-mail:luntan2010@sina.com
短信平台:15910932104
联系人:祝 雪

编辑部
总  编:石英
常务副总编:祝雪瑕
副总编:水复花明
主  编:似水若冰
杂评编辑:沧海云帆
散文编辑:寓言吊脚楼
诗歌编辑:走进诗里
小说编辑:落叶庄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11-19 15:32)

梦里依稀故乡情

刘永萍

 

  柔柔的风,吹散了长长丝发,清清的水,如一湾明镜映衬我的身影,一排鸟儿齐整整地站立在电线杆上,任自然之风、泥土香气飘洒在田野、山岗、丛林。在这幽静清柔的异乡土地,我尽情地吸吮着空气的乳汁,相似的景物撩起我回到了小时候的故乡。
  小时候,每逢过春年的时候,父母总要带我们三姐弟探望外婆、姨娘和姑姑,这是我一年当中最快乐的时光,又可以到江边嬉戏,到山岗捉迷藏,到祠堂甩硬币比高低了……
  依稀记得坐着班车从县城出发走完100多公里的里程,第一个驿站就是三姑家,下车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都种着的油菜黄灿灿的花开得正旺,空中弥漫的花香引来蝴蝶、蜜蜂翻飞起舞,走过一段泥泞的田间小路,就到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字“劝”退“小三

潘霞

  朋友伟四十挂零,正是“一枝花”的年龄,在公司身担重任,且为人沉稳、办事干练,属于同行都竖大拇指的那种。事固然是好事,“蜂儿蝶儿”却也因之而来。
  一年前,伟所在的公司新来一个女孩,就分到他手下。没过多久,因病请假,第三天仍未到岗,出于工作需要,伟打听到她的住处前去探望。一进出租屋,登时震撼了:一张破木床、一个旧箱子、一个烂木凳,床上,是蜷缩在被子里的女孩,脸红通通的。上前一摸,滚烫!不由分说,伟赶忙把她送往医院。女孩的情况略有所知,家在农村,境况不好,工资的一大部分要寄给父母。看病的钱,伟出了,临走,留了五百块钱,并声明是借,从下月工资里扣除。这一关心不打紧,少女的情愫由此暗生。
  更进一步是另一件事促成的。女孩处了个男朋友,是公司老总的司机,不想遇人不淑,没出三个月,从女孩手里骗走3000块钱公款后,人间蒸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绽放江南水乡的新疆古丽

新疆小玉石

  草低金城雾,木下玉门风。
  当初冬的小城,还未被秋完全染尽忧伤,自天山下传来热瓦普与胡琴合奏的清音,大漠入冬的脚步随着落叶,在维吾尔人手鼓的敲击中,悄然而至。伴随秋叶舞弄身姿的姑娘,是无数个叫古丽的绝世美女。一身五彩斑斓的艾迪来丝绸,勾画出一张张白皙乳粉的笑脸,展示着这个季节唯美的灵动,漫漫黄沙舞动着维吾尔的小辫子。
  新疆巴郎一曲《古丽》唱响天山南北,花儿一样美丽的古丽,令无数怀梦的小伙失魂落魄。眼神穿越大漠的荒凉,望尽雪山的纯洁,凝聚于身着艾迪来丝绸五彩斑斓的服饰里,那迷人的身段。能歌善舞的古丽,身轻如燕,舞姿翩翩,裙摆迎风而起,踩着鼓点,邀来大漠天山月,舞尽边关玉门风,以轻盈的舞步,演绎着传统的生活乐趣。
  霜后的田野,黄的是胡杨,红的是杏叶,绿的是河水,白的是羊群,一如古丽身上的服饰,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浅冬低吟,喜悦如歌
恒心永在

  
  秋走了,冬就来了,熟悉而陌生的道路已经展开,在冬天的额头上,我看到了洁白的霜,看到了侵透冰冷的风的过往。
  这两天我想了一下这些年的日子,有一点忧郁,有一些散淡,很多事情都被风磨蚀了,很多思绪被迷恋淘空了。秋天的时候我还昏沉沉地想,一年还早呢,等冬来了,冷风一吹,思想却清醒起来,一年到了尾巴。冰一结一融,就换了季节,一年又一度。
  我或许能自我安慰的,忙忙碌碌,东奔西走,有了些疲惫,有了些收获,现在只是转瞬之间,一切又成为虚无,心里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9 15:09)

荒原

荷塘清韵

  潜意识里,我一直在渴望着荒原。渴望着一个人的荒原,哪怕是野狼出没的荒原。
  那是无以复加的孤独情绪需要停留的渴求,而且非要在荒原上驻足。那荒原枯草满野,没有人迹小径,我是亘古第一个人来到这里。我来这里的第一件事是对着旷野喊一声,就一声,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声狂吼,我想听听我一个人的声音,用听觉感知我撕破宁静的力量,我想我的声音会如狮吼般雄壮。然后,我就向着荒原的深处走,走到地老天荒,走到海枯石烂,走向落日,走向死亡……
  有人建议我去歌厅唱歌,或上网聊天。我约上最好的女友去唱了,就我们俩个人,我们唱《霸王别姬》,唱《少林小子》,唱京剧,唱得声嘶力竭,唱得酣畅淋漓,唱得一踏糊涂。然后潇洒归去。服务小姐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们,我们也觉着挺别扭,却挺舒心。但我们就会唱那么几首歌,去过两回就没意思了。然后学上网,刚学会那阵,还真遇上了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18 14:49)

呼兰河传说

杨中宇

  松花江北面有一条伸向小兴安岭深处的著名河流——呼兰河,关于她还有一段飘渺神奇的民间故事。千百年来,人们百听不厌,津津乐道。来到呼兰河畔,常能听见老人讲述关于她的美丽传说。
  很早以前,我们这块儿并没有这绵延几百里的山岭,也没有奔流不息的河流,都是一望无际水草丰美的大草原。靓丽四野,姹紫嫣红;坦荡无垠,风景如画。天宫上的仙女们早就向往人世间的自由生活,不时地从天际偷偷窥视这凡尘有滋有味过日子的男男女女。七仙女冒犯天规下到人间已经有一年多了,比七妹更有姿色和梦想的五姐名叫呼兰,整夜辗转反侧惦念着七妹,同时也生出了下嫁凡人的大胆想法。呼兰看中了松北这一带茫茫原野,土地肥沃,物美人杰,景色秀丽,祥云缭绕。在一个垄起的小山岳前面,她发现有个俊俏憨厚的棒小伙,名字叫拉哈,是个勤劳而勇敢的敦实男人。
  五仙女呼兰选准了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9 14:38)

秋的味道

风雨同舟

  淅淅沥沥的秋雨缠绵了一天一夜。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凉。清晨,丝丝凉意,氤氲雾气,似有了“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江南风情。前日的暑热一扫而光,“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顿感秋天的气息扑面而来。
  久居钢筋水泥丛林之中,对季节感知不免迟钝。当秋风吹落一树的繁华,吹皱了一汪碧水,心灵深处才倏然间一个寒颤,秋天到了!女人对季节变换颇为敏感,一夜间,飘逸的裙装便藏入了衣柜,而“傻呵呵”的男人们,在女人的唠叨声中,才不情愿地把送到肩头的长衫套上。那些固执的,依旧在秋风中一袭夏装,“春秋乱穿衣”也是街市的一道风景。
  秋天,是个多愁善感的季节。袅袅的秋风、潇潇的秋雨、肃杀的秋夜、皎洁的秋月、金黄的秋色……都成为文人墨客笔下流淌的灵感。秋瑾的临终绝笔“秋风秋雨愁煞人”,把怅恨壮志未酬的巾帼情怀表达得淋漓尽致。
  秋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9 14:33)

月亮的怀想

葛海林

  眼看又到了中秋佳节,在秋气蔓延的静夜我望着天上的月亮,不免怀想起家乡来。
  家乡的月亮此时一定又是圆圆的满月了,虽然常年在外闯荡不能常回家乡,但我的心早已被天上的月亮带回到故乡。
  还有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了,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我一定会带着妻儿回故乡的。这样想来,我就觉得自己是太疏忽了,为什么平时总是忙于生计和工作,不抽出时间来多会故乡陪陪年迈的双亲,总是要到了中秋或者是新年才想到自己是回故乡的次数太少了,和双亲在一起呆的日子少之又少。
  此时的双亲一定也举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嘱托月亮婆婆保佑我们全家平安健康。在这样凉爽的秋夜,爹娘本来可以安睡的,却也因为月亮的光晕把梦想搅了。
  我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就想起了前年的中秋节,本来我是准备要回去和双亲一起欢度中秋节的,但是一个电话让我改变了主意。上小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9 14:28)

牵手

醉尽红尘

  一棵树也会孤独。
  这种寂寞的情绪从他还是一粒种子时就开始伴随着,无可名状,不可言喻。
  那些在地下黑暗的日子里,无光,无声,甚至由于坚硬的外壳他连温度的变化都感觉不到。他计划着,期盼着,渴望着,某一天能破开这无边的黑暗与寂寥,去迎接和拥抱臆想中的那些色彩,轰鸣,寒冷与酷热。
  但他很快失望了。
  他只是一棵树,无法远望,无法凝视,不能倾听,不能言语,不能深嗅,不能轻闻。即使有着茂盛的华冠与挺拔的身躯,没有感官的存在,他的思想只能孤独地徘徊。
  晓岚轻抚着他的枝干,他恍然无觉;嫩绿在他的枝头崭露,他无眼可观。那些红的,黄的,紫的,斑斓着的色彩;那些清幽的,浓郁的,淡雅的,芬芳着的气味;那些欢快的,雀跃的,欣喜的,喧嚣着的声音。他统统都不知道,不了解,不明白。他被隔绝在这个狂欢着的世界之外,遗世独立,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9 14:22)

细雨霏霏中秋行  

晓芸儿

一个多月没有去看望母亲了,中秋放假三天,正好探亲去。

上午九点多钟,外面虽然下起了小雨,但我们还是到超市买了礼物,提上月饼,和老公驱车出门,过桥跨江,一路奔驰,十点多钟就见到了母亲。

一月不见的母亲似乎又苍老了一些,上次来看时,刚刚摔跤伤了脸,如今在右眉处、左颧骨上,都已留下了明显的疤痕,看上去,脸也有些变形了。牙齿本来安装了全口的假牙,可随着牙龈的不断萎缩,双腮还是渐渐萎缩下去了。岁月无情,改变着老人的容貌。但值得欣慰的是老人的心情和精神还不错,听到我一声“妈——”的呼唤,脸上便开放了两朵菊花,让人见到了秋日最美的风景。大妹也放假了,买了菜在家恭候我们的光临。母亲也还能帮忙做些事。一顿丰盛的午饭几乎不用我插手。尽情享受亲情的温暖时,我也无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