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勋明
李勋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393
  • 关注人气:2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2-07-16 17:22)
标签:

杂谈

李勋明,湖北荆门人。建筑工程师,建筑风水师,易学命理师,地域文化专家,古建专家,设计勘舆监修众多大小文物、庙宇建筑。荆门市东宝区道教协会名誉会长,圣境山老君台宗教管理委员会主任。筹资开发道教名山圣境山九龙谷景区,修建老君台、玉皇阁、文渊阁等宗教人文建筑。中国楹联家学会会员,中国辞赋家学会理事会员,湖北省楹联学会理事,荆门市楹联学会会长,市文联委员,市政协委员,市规划协会理事,东宝区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任。九龙谷主,校勘出版清同治版《荆门直隶州志》。编著《荆门圣境山》《江汉民居》,编写三十集电视连续剧本《老莱子传奇》。撰写发表地理风水、城市规划、文史、文学、诗赋文章1000余篇见诸国内外报刊及网络,《莫斯科与华盛顿的城市规划》列为《2011年高考试题文综历史部分(全国卷)解析》,《荆门赋》、《漳河赋》获全国征文第二名。20122016年获多项文化扶持奖。

 

格言:世人争入市,我道喜开山,一生只为修庙堂           



癸巳年建九龙谷文渊阁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2012年校刊出版的清同治版《荆门直隶州志》

 



刻于荆门城市运动公园大门南侧的《荆门赋》

壬申年建九龙谷玉皇阁


辛未年建圣境山九龙谷老君台
 


癸酉年建九龙谷山顶八仙台

九龙谷卧龙台 

我参与设计施工的荆门升天塔

 2010年设计施工荆门升天塔(原塔为半截)

我设计监修的湖北荆门市沙洋县五里镇鈥溌藜诘阝澝袼捉ㄖ

 2011年设计监修的“罗稼第”

 


未竞心愿楚望塔 
楚望楼设计效果图

 



           福薄命浅  舍的放弃

            

 
癸巳年建九龙谷文渊阁



荆门东宝山云烟阁设计

 


子陵赋
重建读书台祭东宝山文






 

清初名臣周培公祠墓修复规划

 我谈我土 http://jmsk.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288&extra=&page=1

建筑风水和人生命理学乃古人总结的精华,非大德高人得真谛.

免费为大善者勘风水、预测命理: QQ:389755006  1390869595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悼念圣境山千年独松树逝世15周年
                                           李勋明
    今年农历七月七日是圣境山南麓千年独松树逝世15周年,记得当年我在修建了玉皇阁后,正准备去独松树那儿建一处景观,可惜在动工前一月,那棵独松树由于白蚁蛀食而突然断裂死亡。我去现场看到满地坠落的枝叶,惋惜之余,花了500元人民币请白蚁防治部门给残存的主干采取了灭蚁措施,树死虽不能复生,灭蚁算是为老松尽孝吧。
    对于那棵千年老松的死,我当时心中便有不祥之感,投资兆头不好啊!但还是坚持做了一些修路和开发宗教人文类的善事。结果几年投入,不仅没有回报,亦很不顺心。后来更觉得那棵老松树的死,是告诫我与该地无缘,不要在该地投资啊,可惜没有引起我的足够重视!为什么“此树婆娑,生意尽矣”偏偏发生在我来之时呢?我愧对独松树的以死告戒啊!
   在老松逝世15周年之际,再翻出昔日写的一首诗和文附后,聊作悼独松文矣!  
               
                  


                        独  松  树  记                      
      圣境山南麓有三人合抱的古松一株,远望之形似虬龙,状如伞盖,当地人称之为 “独松树”。其地群山环列,溪流潆洄,悠悠云烟拂翠,茫茫林掩人家。树旁古碑记载:有江西徐姓先祖五百年前来这里焚林垦山,狩猎耕作,繁衍生息,死后择葬于独松树旁。后辈子孙人丁兴旺,使徐姓至今仍为当地旺族。因此,老松受到徐姓世代呵护,得以躲过无数次战乱人祸,阅尽岁月苍桑。  
      数百年来,乡民于树下焚香修庙,敬老松为神树。那座横跨山涧的石拱古桥,见证了这里昔日曾经是的香客膜拜云集之地。人们世代传颂着一个又一个关于老松显灵的故事,久婚不育者于老松树下奉香一柱,求子得子,求女得女。病入膏肓者,于老松树下奉香一柱,死而复生。甚至有失牛者,主人来树下奉香一柱,走失了一月之久的牛竟然也奇迹般的回归主人身边……时至今日,每年腊月三十日夜,仍然有不少信士远道而来为老松守岁,燃放鞭炮,祈福新年。
      谁也说不清楚,这棵老松究竟为多少人带来了好运与福音? 农历癸未年七月七日上午,风和日丽,老松树枝干突然断裂发出巨大的响声,粗大的松枝散落在她的四周,只剩下一尊孤干在荒野里仰望着苍天!住在附近的村民李开富目睹了这一奇观,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望着这棵老松的残干断枝流下了眼泪。由于她的神圣,谁也不愿去砍伐她。 
   可怜的老松树死了!
   她死于香客们虔诚的烟熏火烤中! 
   她死于善男信女们刨根修庙的践踏中!
   她死于还愿者们挂彩钉匾的殊荣中!
   她死于人间盛世歌舞升平的岁月里!
   人们仍然相信她还有灵气,驱干上仍然钉着“求之必得”的颂匾,残枝上仍然缠着还愿者们的彩带。鸟儿们仍然在那里歌唱,等待着美食香客们送来的供品。
   老松干站在那里受风雨侵蚀,任鸟啄虫蛀,村民们说最多还能挺立一年之久。
   时光流逝,青山依旧,“独松树”将成为历史地名而留在人们的记忆中。时有高士南宫灵鹫赋诗叹曰:盘石一树奇,生死注仙机。烟雾百年绕,浮云万里思。松枯山寂寂,风咽草离离。石拱残碑梦,唯余闲客诗。
   甲申初夏,空谷道人云游此处徘徊观望,不禁情发于中,抚松慨然:万物消长,自然之道也。老松生于灵山,终成栋梁,虽死而民不用其材,神耶?灵耶?于是乎空谷道人联络善士结庐建庙,辟独松树为景观,藉以昭示来者,上阐苍天造化之德,下顺黎民敬松之心,过客荆南布衣苦丁感而作诗赞曰:曾披汉月顶尧天,错节盘根岂等闲。不愿宫廷钦作栋,长留福祉在人间。
   
独松树不独,其意深远矣!




     秋日过独松树有感:
杂草丛生蝼蚁藏,枯枝败叶佛台荒。
群魔乱舞争封地,狼狈为奸霸道场。
老树无辜虫蛀死,鸿燕结伴尽逃亡。
藤萝顺势占高干,炫耀青天沐暖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城河遗址城垣及田园改造初探
                               李勋明

    城河遗址位于沙洋县后港镇龙垱村,2006年10月经文物部门考古勘探,认为该遗址可能是屈家岭文化至石家河文化时期的城址,目前遗址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湖北省第五批文物。八月十四日,笔者随荆门市政协文化调研组到城河遗址实地考察后,回来查阅相关资料结合实地踏勘情况,对城河城垣及田园改造作初步探索如下。
     城河遗址坐西北向东南,位于东西两河交汇之阳,北倚荆山余脉长岗,南襟古扬水河湖漂移冲积平原边缘,距长湖7公里左右。地势西北高东南低,东北部最高处海拔51.6米,最低处海拔40.5米,相对最大落差9米。城垣分内外两圈布局,形如一只卧龟,龟居内圈,内圈东西宽398米,南北长540米。外圈不含护城河东西最宽处880米,南北最长点1068米。龟头朝北,正对200米外一岗岭头,其形如珠,喻神龟朝珠。龟头有两口堰塘喻神龟吐液,龟尾正对东南城垣缺口处,尾后有一堰塘喻神龟撒尿,通过卫视图可以明显看出其龟形城廓。
     目前该遗址在地面有城垣遗存的只有宽窄不等的南垣,宽20至30米,高2至5米,外坡陡峭,内坡平缓,乍一看确为汉代以前古城垣无疑。但是通过仔细观察地理条件,结合水文资料分析,该城南垣可能并非城墙,而是古代一处以防洪功能为主的堤院,其龟形城垣乃古人逐步改造田园风水而形成。
    为什么说城河城垣是堤院呢?一是该城池除了南部低洼处有围垣,西北和东部高岗地面无城垣痕迹,只有两圈环似城垣的农田,故只能把南垣暂定为堤院。二是实测南垣内外田地海拔高度均为40.5米左右,通过稻田流向还可以看出河道过去曾经临城垣而流,从而推断现南垣内外一带原为河流或沼泽地,不利于筑城。从军事角度分析,即使筑城也应在东部900米x200米的高岗一线。三是现在把南垣东段缺口(龟尾)定为水门之说也不苻合实际,实测水门地段比中部城垣底部还高近3米,所以该缺口实乃堤院出入口,而非水门。四是根据该地水文情况分析,遗址西南河港上游承雨面积有30多平方公里,而西南河岸均高于南垣地面,稍遇洪水,城内外必积水为涝,加之该城距长湖只有7公里,河道纵坡不到4米,一旦长湖涨水内灌,将使该地洪水淹没时间更长。所以根据水文资料结合南垣内外地形状况分析,古人先于城垣西南筑堰导水,迫使河道南移近200多米后,再构筑南垣堤控制洪涝面积,所以南垣是院堤工程。查同治版《荆州府志》,古代像这种防洪堤院在江汉四湖地区有三百余处,只不过规划没有像城河遗址这么有喻意。如古建阳驿城垣也是龟形,团林镇孟港村的龙荡、鲤鱼田以及蒋家台田园风水改造工程比城河遗址更为浩大(见附文)。现代人不注意观察很难认识其中玄妙。
    按照中国古代风水理论评析城河遗址龟形城垣布局,四象不高而俱全,东西南北均有近20条大小岗岭环列朝拜。其城垣北接长岗,南襟沃川,东岗高于城内2至4米,直下两水交汇处,西岭则逶迤直插西港。在古代农耕时期,人居高岗而猎,临水而耕,依河而渔,旱涝保收,堪为鱼米之乡,故千万年人气不衰,福祚绵长。我们还可以肯定民国以前当地百姓保护城垣意识很强,垣上必大树林立。如建阳驿南古城一样代代禁止砍伐城垣上的林木,禁止牛马畜类上城,以防破坏城垣水土,绝不是当今擅自在城垣上毁林、恳田、建房,否则城垣早已夷为平地了。
   总之,城河遗址不论是城是院,都掩盖不了它是一处田园风水宝地。其地下也许蕴藏着比屈家岭文化更早的人类活动遗存,因为汉代以前的墓葬一般都选择在高岗之地。宋元以后,墓葬才开始选择在四面有山环护的落穴之地。目前发现中部较低之处有汉代以前墓葬区,可能与古代江汉平原水陆变迁有关。根据四湖地区地质结构资料记载,自冰川后期,荆州以北两江携带泥砂沉积区,发生了充填式淤淀。先秦以后,荆江通过夏水、沮水、扬水、建水等多汊分流分沙向前推进,至唐宋时,云梦泽解体后沉积推到长江一线。 而汉江水量虽然比长江小,但含沙量“河水一石,而泥六斗”。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沙洋堤溃决,直到隆庆二年(1568年),才将溃口堵复,敞口达21年之久。这期间,四湖上区及中区以北地区有18年淹水,使得大量泥沙沉淀。可见城河遗址在先秦以前为云梦沼泽区。现在看城河遗址中部为汉代以前墓葬似乎低了,但在新石器时期却是高阜之地,故推断其城垣始筑期当在汉代以后,其主要功能为防洪。
     总之,现实的城垣及平面布局只能是一处堤院,若视为城池,应该在东部高岗一线和龟头西北200米外的圆珠上,有待仔细勘探后才能确定,也许会挖掘出比屈家岭文化更早的文化遗存。



上图黄线为两圈龟形城垣,白色圆圈为神龟所朝之珠,白线箭头为城垣外围隔河来朝拜之岗岭。

上图白横线为原河道,城垣西南地面原来均为河湖区。
古人先于城垣西南筑堰导水,迫使河道南移近200多米后,再构筑南垣堤控制洪涝。
白线箭头为城垣外围隔河来朝拜之岗岭



上图下黄圈内可能才是城,上黄圈为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探索城市兴衰  顺应自然之道(闲话荆门城市发展54评)
李勋明

    今年是李自成克荆门367年,日寇飞机轰炸荆门80年祭年。这两次战乱是荆门自南宋筑城后的最大的人祸。其实荆门历史上天灾亦不少于人祸,说到天灾,现在荆门人大概只知道上世纪六十年代三年大旱,发生饿死人事件。历史上天灾亦多;宋太平兴国八年夏六月,山水暴涨,毁民舍无数。明弘治十四年六月水决荆门城。嘉靖二年大旱,六月地震。嘉靖十六年大饥,民食树皮,相藉莩死。万历二十年,山洪漂流房屋人畜近六十里。乾隆三十二年,阖州大水,州城南北大桥、三闸俱毁。有趣的是这些天灾人祸都与时政气数有关,可见天人感应是有道理的。实践证明,人类若顺乎自然,灾难会减少很多。让我们举几项我们亲眼所见荆门城建中顺应与违背自然的案例,从中感悟自然之道:
顺应自然之道案例:
    案例一:焦枝铁路和漳河四干渠东西抱城而过,给城市带来了财气人气;几千万年前,荆门城区还是一片湖泊,洪水慢慢将东宝山北端冲断后,形成一块自然盆地(道家称太极地)。古代州县或民居选址大都在这种四象环护的太极地中。上世纪七十年代修焦枝铁路与东宝山连为一体,合古城东部水口,使古城形成完美的太极圈,有效关锁了城市水口。上世纪六十年代修建漳河四干渠经过象山采用架渡槽过水,没有挖山不止,使象山得到完整保护。这一渠一桥抱城而过,没有过度破坏城市山体,还使古城东增一路(龙),西添一水(财),迎来了荆城几十年前所未有的繁荣。我们要感谢当时决策者们的荚明举措。
    案例二:升华象山人文,迎来城市中兴。张明春、朱同炳、缪合林三任州官建龙泉公园、疏浚文明湖、竹陂河,修复龙泉十亭、老莱山庄,维修陆夫子祠、兴建岚光阁等人文景观,使城市文化得到升华,从而给荆门城市带来了自舒成龙治州后的第二次中兴。特别是炸坑填土绿化象山,使如今的象山生机盎然。
    案例三:修建凤凰水库改变了南城区土瘠民贫的生态环境。这一库碧水为后来的汉正街、高新区、城市运动公园、碧桂园、李宁工业园等产业落地,起到了壮腰作用。
    案例四:象山大道、漳河大道规划没有大挖大填。而且对城市长远发展起到了纽带作用。《附见:朱同炳回忆录》
违背自然之道案例:
    案例一:城市四象之山伤筋动骨严重。A、虎牙关被剥皮抽筋、十八罗汉被开膛破肚、东宝山、白龙山被割脚剁手……。B、多条道路规划过于求直求宽,开挖过度,一些建筑布局违背地理。如天鹅湖西山和政务中心左边山脉乃沙洋区域祖脉,不应该挖断脉脊,(凡挖祖脉或宗教之地者均祸及有人)。C、数条道路设计为四正向,导致道路两旁房屋亦只能朝四正向,使地理磁场与人居相博,这里不宜多言。D、工业园区平整厂房均弃水逆地造平川,焉能长久!再好的风宝地,你违背自然大挖大填后均为废地。……
     案例二:城市河道干涸,堰塘消失,水穷生气不聚。城区上游百分之七十承雨面积被人为拦截,堰塘消失殆尽特别是城区段河道经过无数次的重复建设,却始终是干河。可以说竹陂河改造是荆门城建史上最大的败笔工程,市民反映强烈!竹陂河在明清时均为自然河道,分级建闸抬高水位“水深丈许”, 并划户管理,养鱼种莲,以河养河。河道宽度在30米至100来之间。如今把河道宽度收缩至20米左右,由于没有蓄水,有的河床与河岸垂直深度高达5至7米,视觉如深渊,更可笑的是那些画蛇添足的造景……,如北门外的两河交汇段本来就如深壑,却又在高俏的挡土墙上增加1.5米高的垛墙,不仅阻隔了人与水亲近,更影响路面排洪,非议者多!
    例三:搬迁首脑机关折腾,延误了城市发展。首脑机关选址关乎一地兴衰,古今中外上至都城选址下至百姓建房选址都慎之又慎,老城区是首脑机关最好的选址,历经千年天灾人祸检验而不衰。把政务中心选址在沙凹,也是经过无数次反对无效后勉选其地,孰不知其建筑又搞成无头建筑,加之蓝色幕墙面积过大,煞气重重…。凡人居建筑均不能朝子、午、卯、酉四正向,中国历朝皇宫大庙也只有两处朝四正向,但前后建筑采取了错位。房屋必须有头,即呈尖状、翘状、塔状、脊状,万物如斯,此乃铁律。荆门政务中心不仅无头,似乎亦犯坐子午正向之忌。个人认为该建筑倘不加头,象山与西堡山没有架桥连通之前,首脑机关还是在老城区为宜。
    案例四:公墓选址违背民俗安魂之道。导致荆门人到处寻安魂吉地,叹“死不起”,应加快另选城市安魂吉地。
     城市规划是一门深邃的学问,非淡泊名利者难得真谛。顺应自然之理,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下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其地必福祚绵长。怪异建筑定生煞,无头建筑必短命,高楼之中无王侯,山野茅屋生贵人,其中自然之理几人能识?山野村夫人微而言不轻矣!

河床与河岸垂直深度高达5至7米,视觉如深渊,又在高俏的挡土墙上增加1.5米高的垛墙,不仅阻隔了人与水亲近,更影响路面排洪!

荆山至主脉过荆门南城示意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