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angningning0
yangningning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98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必读链接
暂无内容
个人简介
不应景,不媚俗,不追风。
博文
(2016-09-18 20:56)
额几个碎娃搬着小板凳
早早就围坐在天井的方桌旁
眼巴巴等
额婆不紧不慢解开点心包的麻绳
 
来     额狗蛋娃先吃一块
你仨女女自个一人拿一块
快吃哈    吃哈

真好吃 婆   你也吃么
这样的场景像是年时
明月初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17 21:16)
我用音符和了面
在夜的铁锅上烙大饼

 
第一张甜丝丝的得细嚼慢咽
第二张苦苦的稍微有点咸
第三张焦脆咬一口很是费劲
第四张第五张……入口已不知其味


而夜的铁锅已经很烫很烫
我想喝口水却怎么也找不到杯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21 22:47)
半年不见忽然您就坐在门前
跟邻居们唠着台独话题
不知道是刚一想到
您就出现
还是您一出现我就
想到父亲节早该给您写几个字的

结满老茧的关节变形的手
榆树皮样黝黑黝黑的面膛
佝偻的腰背花白的头发
嗨 我也想
这样写我的父亲

可是这些都不是您
 是别人父亲的经典形象

您的头发总是黑且直的
皮鞋每天都擦得锃亮
制服上衣口袋的那支笔
不停地写迟迟不肯退休

父亲是一个公务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04 22:42)
那些自由无用的灵魂
喝着烈酒大谈诗歌有用

用悼念点燃青春热血
黑夜便呈现光明一大片

而今天不是五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03 16:38)
一掌正中
有着修长腿花眼窝的那家伙就乖乖
趴在我的手上一动不动

我甩了甩手
那家伙的尸体掉到地上找不着了还
可是我手上刚刚被叮咬的地儿却
留下小片血渍

就像最近那帮男人极力推崇的小女生写到
短裤上留下的红点   让人虚惊一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31 21:14)

乙:甲这货最近在忙啥咧?整天不见个人影子?

丙:还能忙啥,忙着抄写党章咧么。

乙瞅了一眼丙:就是不知道笔记本够不够用哈。。。

哈哈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16 22:14)
可以忽略那些明喻暗喻甚至
 旁之不理那些 晦涩的技巧
当诗歌遇上散文
就是字者遇见自己 
 

 再也不必拿腔拿调虚张势
文本直接指向了客体
当诗歌遇上散文
就像我遇见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08 21:12)
说来你也许不信
14:30左右
712路刚好经过
曾下意识地在人群中寻找


我有一友咫尺天涯
寻不着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路旁的树叶子都低头惆怅

 

 

2016-5-5于西安.北大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28 21:26)
标签:

同题

一、陕版
 剧说,某周日,阳光和煦,微风习习,有爷孙两枚欲乘坐公交去郊外玩耍。
上得车来,爷拉着孙瞅着空位子就坐下了。没多会儿,售票员过来:请二位买票。
爷:买一个,额这碎娃还没一米二涅。话说售票员那时双目如炬,死死盯住碎娃上下打量就是不犹疑,
那碎滴突然就蹦出一句话:爷,爷,昨天在学校老师叫额们体检来,额都一米三咧!
嘿嘿,爷绷着脸,只好从腰包掏出两枚车票的人民币。
剧续说,眼瞅售票员转身走远,爷揪起碎娃耳朵:额把你个瓜怂,瓷麻愣瞪滴。。。
谁知外碎怂年顶了他爷一句:都怪额大,老给我喝三鹿,舍不得买美赞臣。。。
二、京版
      剧又说,姐弟儿俩,父母早亡,相依相惜。
姐已出阁,上班忙工作,下班忙家务,外带照顾三个男人------老公,儿子,还有老大不小尚未娶妻的弟弟。
一日晚饭后,小外甥 早早睡了,弟弟躺在客厅沙发微信圈上刷屏,圈里虽说美女如云,可就跟陌陌上刚认识那几个一样,没个走心的就,扣扣上的虚拟们,也好久都不曾遇见着个对眼的喽。刷,刷呀,再刷,百无聊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25 20:11)

 咋跟吃了人家一碟子酱辣子忘记付钱一样,出小店门面老远仍旧没走脱被店主追上要了钱去,这世道,物债物还或其等价物还,文债嘛,就得落笔成字文还呀。额说苏厉害,你可不敢见天地不言不语来这么一趟脉脉地催哈,额这不是刚咥了盘酱辣子,有些上火咧么。

 原先想着以诗歌体来写这篇文,一下笔才感觉,诗歌的体裁短制,根本无法言尽我欲表达,还是来篇长一点吧。那日在QQ空间许下诺言,(http://user.qzone.qq.com/1157406268/blog/1461311200)有朋友就问,欠谁?还债日期?我答她:都可以。啥就都可以是吧?你这是说,你欠下的和别人欠下你的,时间还不定,呵呵,对极了,反正是人不死,债不烂。

Part.1

先说我欠下的。

咱仔细看这个“债”字,人--责,首先是这个人且她有责任有义务应兑现的事情,而不知道都因为些啥鸡毛蒜皮原因,耽搁了一直不曾兑付就。文债,顾名思义就是欠下人家的文章那个事,一直耿耿大概十好几年前,每每无意中记起心里老不舒坦,话说那是某年某月,偶然机遇认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