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李梓新闻工作室
    
     认证圈子,欢迎您点击加入
个人资料
羽扇纶巾
羽扇纶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573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1-13 17:50)
朋友发来微信,内容是她在三道岭游玩时的图片。
三道岭是县城边近几年挺火的一个旅游景点。以前,三道岭是三个偏僻闭塞交通极不方便的小山村。
作为从小大山里长大的山里人,我一直以为,旅游去游山,真不如去大街上看人。九华山也好,黄山也罢,无非比我家门口的群峰高耸一点,比我家屋后的青松婆娑一些,比我家房边的石头险峻一些,如此罢了。而大街上的人,形形色色,外形不同,本质也不一样。
有个朋友家原先就住在三道岭上。后来,他去外当兵,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3 17:48)
房价是噌噌噌地往上长,新大楼是呼呼呼地拔地起,旧房子轰轰轰地被拆迁,盖房子做装修的工人哗哗哗地被往城外赶——这个月才租的房子,下个月就被告知要拆迁,这速度,台风海啸啊。政府办事,唯有拆迁,真正称得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到黄河边的这座城市已经很久了,一直想去看一看真正的黄河。
弟弟说,你打小吃长江水长大的,那黄河滩有什么看头?跟家门口的河差不了多少,有些地方赤脚就能走过去。
忍不住好奇心,还是去亲眼目睹了梦寐已久的大黄河。
在长江岸长大的我,来到黄河滩,发现这两条中国最古老最著名的大河还是有许多相通之处的。无论是身在长江岸还是地处黄河滩,每天一出门都免不了堵车,闯红灯。一个人蠢蠢欲动,两个人结伴壮胆,三个人横冲直撞,一群人就肆无忌惮所向无敌了。看来,无论吃大米的南方人还是啃大馍的北方汉,对红绿灯都有着相同的等不及。
当然了,长江岸与黄河滩,区别还是挺大的。
来这里这么久,对与一种当地人每天早上都少不了的胡辣汤,我一直没敢下嘴。煮在大铁深锅里粘乎乎的,盛在粗瓷大碗里黑乎乎的,捧在一双手掌里热乎乎的。满大街所有的早点店都在卖,没有胡辣汤就不叫早点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当地人咂吧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4 14:11)

国庆节过后,去了趟温州。
昔我往矣,秋风习习;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秋风习习之时,东至到温州车票220元,政府指导价334元;雨雪霏霏之日,温州回东至车票250元,政府指导价280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不上班,去附近的山上转转。

下山路边,看到一大堆废墟。足有两层楼钢筋混凝结构被推倒夷为一地垃圾。转过断梁残壁,正面是一个大铁棚,棚里面端坐着两尊佛像,男左女右。正中一张破旧供桌上烛光摇曳,青烟袅袅。抬头上望,一面面红艳艳的锦旗迎风飘摇,好不壮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2 21:02)
标签:

情感


我蹲下身子喝了几口山泉水,抹了抹头上的汗珠,解开衣袖朝脸上扇了扇,又继续迈步朝山涧深处走。
我是趁星期天没事专程来找他的。他母亲说,我是唯一一个来看他的朋友。他母亲又说,他在对面的山尖上砍柴。
再往高山上走了许久,我找到了他。他坐在清澈的山涧水流边,低着头,见到我,一句话也没吭。良久,良久,他才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对我说:“我不甘心啊,我真的不甘心。”他光着膀子,全身黝黑,两边肩头上隆起了两个小包,那里的皮肤惨白惨白的。我看见他的脸上全是湿的,不知是泪,还是汗。
我自然理解他的心情,要不然,也不会专门跑这么远来看他。
他毕业后,没有和我们一样去当孩子王,而是去乡政府里谋了一份差事。以他的精明和勤奋,也干得顺风顺水。没想到不久前,上面政策下来,要撤区并乡。撤区并乡后,原来许多聘用干部自然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借机当上了更大的干部,有人,却被撂在了家里,没人要了。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6 12:08)
标签:

情感

测量仪镜头里的夜色

刘卫东辗转反侧睡不着,就算光着膀子,依然汗流夹背。

讨厌的蚊子像一群加足了油的轰炸机编队,不断地向刘卫东俯冲,袭击。他身上又痛又痒,好几处都被抓挠破了,渗出了血,又结了一层浅浅的痂。刘卫东,刘麻子,还有一个小伙子张东升是被包工头何老二临时抽调到这个工地来帮忙做这个六层厂房大楼的,所以来的时候草席蚊帐一样都没有带来。这边的老板也是个私人包工头,看到大楼主体工程已经建好了,就剩下一点点后期粉刷工作,自然不愿意多花冤枉钱为他们买蚊帐;刘卫东他们又觉得反正在这里也干不了多长时间,花二十多块钱买蚊帐不划算,于是决定一人捡一床前面工人扔下的旧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1 13:31)
标签:

育儿

上大学的女儿放暑假回家了。我赶紧上菜市场买菜。
为人父母就是这样,儿女回家了,总要一边忙不迭地问长问短,一边想方设法做些好饭好菜,好像孩子们在外一直饥寒交迫似的。难怪那首歌会这样唱: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
桌好饭。
问女儿想吃什么,女儿望着市场上的鸡鸭鱼肉,脱口而出:“我要吃粑汤。”
粑汤,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中年人小时候经常吃的一种简易食物。小时候,每到茶季或双抢时节,田里地里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母亲每天都要“带月荷锄归”,来不及煮饭烧菜,就会舀几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4 16:48)

当我急急地赶到十一楼的神经外科病房时,女儿的同学已经将她的住院手续全办好了。正好有一个学姐在这科室实习,特意将她安排在这间病房,因为这间病房的另两个病人都是女的,这样方便些。

要不是女儿这么说,我还真看不出来那两个病床上躺着的是女病人。都是剃个光光的头,鼻子和喉咙里都插着长短粗细不一的管子,我看了顿时心情紧张。一会儿护士进来收体温表。在靠窗子的那张病床前查看了体温计并报出度数后,护士扭头问站在身后陪护的家属:“你们自己量的度数是多少?记录时是依你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7 16:47)

       (图片来自网络)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段子:有人总结说坐公交车的时候,最佳的位置是最后一排最中间的位置。坐那里,两旁有四大护法保驾,放眼一望,脚底下文臣武将呼拉拉跪倒一大片——这可是皇帝临朝的御座。
    有一次,试着坐了一次那个位置,嗬,果然有“会当凌绝岭,一览众山小” 的感觉。
 一上车,我又坐在了那个“九五至尊”的位置。倒不是我有什么不轨野心,只不过每次坐这趟公交,我都是从起点站坐到终点站,坐前排位置总是烦于沿途不断上车下车的人流的聒噪,坐后排座位就可以安心地闭目养一会神了。
    刚坐定,上来一对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