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流
江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3-08-30 13: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3 21:43)
标签:

杂谈

据说你们都很想看三,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们看咯。

今晚大头有点伤感,说了一晚上的话,听了一晚上的故事,还泪洒女院操场了。

所以三会有点小悲伤,不再是前两章那么好玩。

看得下去的就看,看不下去的现在赶紧走了吧,大头不送了。

你们有否想过,一个人的改变或者成长都是一种变相的背负呢。

你很想去给一个人温暖,最终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受的孤和苦。

那么,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很痛很痛,痛到第二天不想睁开眼面对这个世界。

一开始是后知后觉,迟钝到神经完全接不上去,然后再某一瞬爆发。

你在哭,别人在笑,你也想跟着笑,可是别人又哭了。

隔着世界,好像看着两种不相干的空间在交替,你很清醒却很疲累。

其实根本没有可比性,可是硬要比较,你发现自己好像过得还不错。

看完大头写的上面的一段话,有没有起鸡皮疙瘩。

有的话,大头就成功了,让你们不给好评。哼。

 

好了,说着我们一夜摇摇晃晃,没有摇到外婆桥,摇到吉首了,离凤凰最近的地方。

一下车的时候,我的双脚微微颤抖,屁股那块肉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寒气扑面而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9 01:15)
标签:

杂谈

                              诗人再出发之二

上回讲到我们即将从株洲搭夜班的火车去吉首。

先说一下,我们五个人之中,只有我一个人是没有坐过火车的,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过经验。

所以他们亲切地称呼我为土包子,谦虚的我也只好笑纳了。

出发旅游之前,我看了一部韩国电影,名字忘记是什么了。

由一个大概是奔三的女演员演高中女生,跟一个小受型的正太的狗血爱情故事。

之所以说狗血,是因为他们相遇相知到闹别扭,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坚定且莫名其妙地爱着。

那个小正太是一个乐队的主唱,他想带他的奔三女友去海边旅游。

里面有首关于这次旅游计划已久的歌,曲调很欢快,虽然我一句都听不懂。

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在清凉的夏天到海边去旅游。感谢强大的字幕翻译。

上车之前我脑海里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回味这句歌词。

觉得马上就要看到火车外面明晃晃的阳光和一闪而过的绿色植物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6 21:36)

时隔两个月,我终于决定要写一写凤凰的旅游了。

去凤凰是一时冲动的产物,事后没有所谓的后悔,也没有所谓的兴奋。

我们选择了自助游,今天决定,明天就去。

当然,后来是毛爷爷一张一张地流出去不回来了,是代价也是教训。

去的那天,从学校到地铁站,从地铁站到广州南站,都是大雨。

我们匆忙收拾东西,本着精简的宗旨,还是大大一袋,大大一包。

在大雨中狼狈而笑,还狠狠地说,为了青春让我们风雨无阻。

我们的确是兴奋的,我也的确很高兴,可以出去看看世界总是好事一件。

那一段时间我非常低沉,时常想着抽烟,很庆幸没有放纵自己出去买烟。

熬夜,看书,失眠,神经衰弱,噩梦,逃避,逃避不了,放空,运动,吃素,礼佛,抄写佛经。

唯一高兴的是可以跟能聊天的人聊聊天。

现在想来,我仍是幸运的。

那天大雨弥漫,即使在地铁里,门外一拨一拨进来的乘客也能让我们感到彼此的冰冷。

我们四人,肖小四,蔡毛,大花,四个人在地铁中冲散了,两两前行,小四蔡毛,我跟大花。

有一段的地铁很空,跟大花闲闲地说话,周围的人不多,车厢中有湿润的雨水气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4 15:40)
标签:

杂谈

 

   大头六月

 

 

天气这么冷,你加了一件衣服,我盖了三床小薄毯子

你用键盘叫嚷着明天的饺子,我用草帽儿衬着花裙子

爱抽烟的手指夹着橙味儿的夏天

别叫嚣,即使是,也要轻轻地,发出雷鸣电闪 

你晓得,你还笑得,你又不晓得,可你还笑得

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4 23:20)

香港,中环,黑色,墨绿,忙碌,秩序。

左顾右盼,烟雾缭绕,暗生暧昧,情愫安定,一场旧电影。

言。语。不语。低笑。侧头。眯眼。

微凉。安定。滚滚红尘。美好。化身。强烈。灯光。

黒。

玫瑰女郎说。

半缘修道半缘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0 18:07)
标签:

杂谈

这些都是真的。

    那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年轻人,她作为一个出众的女子就这么被包围着。因为毫无顾忌,她不懂得光灿灿青春的宝贵,嬉笑怒骂,很多人围着这个玫瑰女郎转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晚,一起出去走了一圈。

    不是要极尽全力地营造气氛,而是一种没由来地舒服,是那种好像看通透的感觉,渐渐地就汇集而成一片安宁了。我们不用破坏,连道别都是平平淡淡的。说声拜拜,晚安也是之后才说的。

   安安静静地走,说了一句:“你看,街灯很好看啊。”

   回答:“嗯,是啊。”

   并不氤氲的行路。

   一个在左,一个在右;身高有点距离,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影子没有交叠,有时候很近,有时候很远;说了一两句不咸不淡的话,然后就是沉默;走过了桥,转了个弯;低头说鞋子不协调,笑着要做某事;缓缓越过一个小矮墩,踩了满地的灰尘;偶尔看着柔和的灯,牵动嘴角;回忆未见之时说好的事,留意有没有牙印。

   再过了一座桥时,就说:“好了,到了。”

   没有多余的话,我想,我们都会回头看一下对方的背影,在不同的时刻,或许你先回头,或许我先回头,我们没有太多的默契,做不到一起回头。

   我把手弓在背后,一直往前走,想着另外一些事,一些情,与你无关。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