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那迁
那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136
  • 关注人气:1,1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置顶: (2021-12-07 08:26)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落日酡红,鸟鸣散逸。摇晃不止的芦苇,一只脚
探入渐深的暮色

风吹过,尘世安上磨砂玻璃。远山的风物有的深,有的浅,烟柳婆娑状
黄昏

是一截皱巴巴的蛇皮
洛河西行,归于窑水

流水、星光以及半空的钟声都在鞠躬
草木金黄色

而。苍山不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19 15:36)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风在挠痒痒。流水忍俊不禁,咯咯地笑
一座岛屿在暮色中顿足
水中央的孤舟,一边颠簸,一边翻动经文一样的涟漪。山峰之上
云朵洁白
云朵之上,蓝天冲破一道道栅栏
草木溃逃
寺庙,拥抱着巨大的苍寂
削发的小沙弥。头皮青亮,握着一根光滑的犍稚,敲出万般意绪
落日还在徒步疾行
一朵玉兰,半边青瓦,双双沦陷
一半暮色里
一半
月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18 17:11)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三十年南柯一梦,岁月蹉跎几春秋。
忆得小城花千朵,可与谁人说断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16 15:36)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阳光撒下白斑。枯草挂着白霜
早餐店的门前冒起白色的水雾
马路上的行人身着臃肿的棉服,往来忙碌。有的东行,有的西走;有的南来
有的北往
西头的老街,旧墙老瓦。三十一岁的小李脑梗猝死
两个年幼的孩子在院子里追逐打闹
一辆辆车子从门前驶过,扬起一阵阵尘烟
白发苍苍的老母亲,蜷缩在床上,像一只枯萎的病猫
落日西斜。暮色吞下人间,吞下人来人往疲惫的西大街
吞不下。妇人,一阵紧似一阵的
哀嚎
在老街的上空往来飘荡
炊烟不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13 09:05)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暮色,将群山铆进大地
飞鸟还巢

草木在天地间抛撒落叶,身影瘦削,现落魄之恣。晚霞滴血,尘世愈加空旷

枝头的天竺葵,仿佛一个将要出台的戏子
素颜的流水

扭着,细腰肥臀
高山的前世,是一粒

怅惘的尘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12 19:15)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回眸一看月半空,两鬓斑白岁倥偬。
待得片语相问候,一行浊泪长河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10 15:56)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江山若老情何寄,千百年间一弹指
旧衫裹着的病体,手柄可鉴的拐杖,跪烂的蒲团,滴水寺经久不息的钟声

还有这浩渺的天宇
都是你用旧的遗物

菩萨端坐的布达拉
是我往生的朝圣地。一次次往,一次次拜

晨钟暮鼓
淡饭粗茶

还与谁,吟诗作画
还与谁,卿卿我我

花前月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07 08:32)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草木卸下薄衫,松针堆满空谷
钟声抬高了寺庙,风摇不止

大寒将至。请备好一冬的粮食、松枝、火炉,以及能抵御所用荒唐的梵音

终南山。寮棚即是行宫,荒草萋萋,不存片瓦
窄道上,没有行者

黄昏时的鸦鸣,是一把白色的利刃,捅破了暮色
一个老僧下山

携走了远峰的背影
云杳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04 17:33)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空山静寂,花开有声
一尘不染的神龛上,摆放不了我的快乐,也摆放不了

我的伤悲
这一夜,是一个人的山高水长,没有终点,没有尽头,没有一个可以告慰的人

寺庙那么小,无数的尘埃飞舞
高山那么大,容不下一只鸟的呜咽

西风攀上坚冷的铁索
岩石,瞬息

白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2-01-01 20:47)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三五之夜
孩子们在槐树下做游戏,笑声震瓦

笨拙的月亮,爬上地平线、房子的屋顶,爬进蓝色的森林。窑河里的白鹭
挪着细脚,在岸边来回踱步

漠然的滴水寺,不迎不拒,戴着一副沧桑的面具
风声千篇一律,夜色苍苍

一颗星坠落,一颗星升起
夜半叶满城,天下谁人晓

一株草逃不过世事轮回,颓然老矣
雪,漆白了荒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12-29 08:54)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文/那迁

风乍起,窑河露出诡秘的笑
落叶涌向寺院

那个手提落日的人,一遍遍粉刷尘世,江水长天。暮色间,隐现村庄、城郭
余晖滴落

三更就披衣而起的人。有时是须白的老僧
有时,是莽撞的小沙弥

小麻雀,是滴水寺的常客,驱之不去
有时,在院墙上听钟

有时,蹲在小沙弥的肩头,一呆就是半个下午
端坐的菩萨,有了退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