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亦民
朱亦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4,011
  • 关注人气:1,7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工作室简介

道格玛建筑工作室,广州

DOGMA Office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2-12 21:08)

上个月十一号是沈阳刘鸿典建筑博物馆开馆一周年庆典。刘鸿典先生是我的母校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建筑系,也就是现在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的创始人。一年前,我的一群沈阳同学和校友集资筹建了刘鸿典建筑博物馆。据说这是国内建筑院校中首个为院系创始人建立的博物馆。

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西建大的源头是东北大学。我上大学的时候,老师当中有将近一半是东北藉,大部分是1956年从沈阳随老东北大学迁到西安的。我的同学中东北人也比较多。我们那一届建筑学专业有两个班,东三省的同学有十二三个人,比例相当之高。我毕业很多年后,还有人说我有东北口音,甚至问我是不是东北的。我觉得跟上大学时候的环境肯定有关系。

我的母校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建筑系的前身是东北大学建筑系,由张学良创办于1927年。1956年院系合并,东北大学建筑系和建筑工程系由东北迁到了西安,与青岛工学院、苏南工专几所院校合并成立了西安建筑工程学院,后改名为西安冶金学院。东北大学建筑系成立的时候张学良请了梁思成、林徽因、童隽来主持教学,刘鸿典先生是东北大学建筑系第二届建筑学专业的学生。因为家境原因,刘先生1929年进入东北大学学习时已经25岁,只比他的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8 22:14)

冒个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pierre

koenig

eames

分类: 经典

现代化以来建筑一直在和各种新媒体竞争。一开始是书籍,十九世纪一些人认为建筑要被印刷术取代,最著名的是雨果在《巴黎圣母院》里说的“这个要消灭那个”;之后是汽车和轮船,柯布西耶在《走向新建筑》里倡导向工程师学习,嘲笑建筑师长了一双视而不见的眼睛。班哈姆六十年代推崇向第二机器时代的技术学习,主张创造像电子时代的感应式的产品那样的建筑;九十年代往后是电子媒体,互联网。但是建筑这个古老的行当在这么多不怀好意的敌人的打击下,还是活了下来。二十世纪不但是人类有史以来建造量最大的一百年,也创造了和这个数量匹配的经典。这些经典中的一部分成为了新时代的建筑图腾。它们不单代表一种审美趣味,也常常创造了一种新的风尚,成为文化符号,是一代人或者一个国家生活方式的标志。它们从物质材料出发,最后超越了物质性,征服了非物质性的对立面。它们是现代的偶像建筑。

最著名的代表一个国家的二十世纪建筑图腾当然是悉尼歌剧院。不过二十世纪作为美国世纪,在美国诞生的建筑偶像最多。从文化影响力来说,纽约作为一个城市,同时也是个Icon。

在现代建筑学中,第一个典型的偶像建筑肯定是密斯的巴塞罗那馆。这个建筑经典的诞生、拆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广州圆

分类: 闲扯
这回轮到“广州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6 21:55)
标签:

亚热

建筑展

分类: 观点


九月十六号在我们设计的广州颐园养老社区接待中心举办了“亚热”建筑展第一阶段展览。除了现场外,在网上也组织了一些交流活动。当时一些参与的观众,主要是年轻建筑师和学生提给我了一些问题,我后来写了个回复。本来可能是要由“亚热”展统一放在微信群或者网上,由于各种原因也没有发出来。我前几天在电脑里找到这个回复的文档,就把它先放在这里吧。因为我只记了问题,提问题的参与者姓名或者网名没有拿来,就请各位提问者谅解,并自动对号。

以下是问题以及回复: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21:24)
发个展览消息,后天(9月16号星期六)下午四点,我和另外五位建筑师的作品展开展,地点在广州海珠区晓园北路银幸颐园养老社区内接待中心(离广州美院不远),欢迎光临!
参展建筑师是:何健翔,刘一玮,肖毅志,张之扬,朱竞翔,朱亦民
具体信息可搜微信公众号“亚热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会告诉那些热衷于学习的学生,丢掉所有关于所谓“职业”和“公众”的空洞说教,丢掉因为要把你的名字和独创性联系在一起而导致的或多或少的焦虑。把你所有的精力投入到艺术的学习中,尽可能保持热情,这要耗掉你所有的时间。如果经过几年学习,你逐渐认为(或者你最好的朋友告诉你)你没什么艺术天赋--要是你真还有这样东西的话,那你就睁大眼睛,放弃你永远不可能做得很出色的所谓对建筑的追求,转向统计学、工程学或者任何其他看上去你的能力可以发挥的职业。

                                                                                         --Richard Norman Shaw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十年代我在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加拿大建筑师埃里克森(Arthur Ericson)的访谈。主要内容不记得了,有印象的是他把后现代主义猛批一通,建议学生们不要再看建筑杂志了,说那上面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夸夸其谈。那时候我对埃里克森的说法是很不屑一顾的,认为他是仅剩的几个不识时务的现代派老古板,该被淘汰掉。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清华大学的汪坦先生在一篇文章中也呼吁年轻人不要把精力消耗在一些很时髦但没有长久价值的东西里,这个话我同样也是听不进去的。过了这么多年,我开始理解和赞同他们的态度和观点了。我也要劝告现在的年轻人,尽量不要把时间消耗在一些无谓的激动中,千万不要像钱钟书说的那样,把自己的脑子变成了别人思想的跑马场。当然,我相信现在的年轻人也和我当初一样,是不大可能听进去这种劝告的。

现在的情况也和我上学的时候很不一样了。随着90年代末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2 22:37)
标签:

维也纳

分类: 经典
2016年9月,维也纳

马克思大院,社会住宅的经典





这是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刻奇kitsch

分类: 观点

刻奇Kitsch,或者媚俗这个词是一个很方便的篮子,现代艺术和社会生活的很多现象都可以装进这个篮子里,也都可以用它来解释。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有可能抹杀了事物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关于媚俗,专家学者的论述一箩筐,从各个角度,几乎包罗万象,也确实容易让人误以为媚俗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唯一主题。

我长久以来有一个观感,虽然缺乏统计学的支持,但是总能在一些很具体的事情上得到印证,算得上不完整的事实,或者说是世界的面相之一种吧。那种越是看起来无懈可击,让世界看上去充满和谐感,人物角色各就其位的理论越是让人心里没底。

不连贯前后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