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华子
华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5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独自离开》fficeffice' />

从哪里来  要往哪里去

所有的道路不值一提

 

这一生  闪电为了孽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1 16:28)
金镶玉》
先有风  再有沙
再有驼峰马背中的客栈
旗幡迎风招展
像你扭动的腰肢
在多尘暴少雨季的大漠
婀娜成一朵迷人的罂粟花
绽放出致命的美
男人如江鲫  鱼龙俱至
和着穿肠的酒
在你粉红网帐中成为俎上之肉
这是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1 16:14)
分类: 诗歌
《你,无需盛开》
真的,你无需盛开
霸占我春天的倒春寒和暖意
你无需盛开,以长于季节的夜晚
垄断星空

你无需抱歉,更不需自责
红尘博大,故事中更多的章节小到看不见
仿佛从未有发生,像我
每天清晨上班时的表情

《重和轻》
和木子说过相同的话
相比炊烟,誓言多么的轻
相比誓言,反刍多么的重

如果我们能够道别
能够以挥手的桥段终结一段时光
那么,我们不会分不清轻重
轻易浪费一朵花盛开的时间
去打扰和我们准备互道晚安的月光

《遗留》
呼呼,春风咬伤了我的手指
二月八,我坐在日历上不能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准备多日的落日、散步,火柴一样擦亮的夜晚,
在哪儿都行,树梢、山岗、月宫,哪怕火星,
就是不能真实在我拾脚可及的台阶,
一道斜斜的光照出紧张和骚动。

凋谢与永恒之间的腾挪,如身先士卒的词句壮烈在驿站。
八月的江南被烤熟,我来不及考虑出优雅的命题,
心为心乱,那把老竖笛哑不出半个声调。
生一堆可以照亮视线的篝火,看到花,留下花,遇见月,拍下月。
记住;匕首和玫瑰在我的左手,羊群和秘密在右手,
把失重的水流交出去,换一个没有雾霾的清晨。

我从不留恋童话,就像我粗读一次顾城并弃之如敝履,
写的太多做的太少,画饼充饥一样最终老于贫困,
老手艺新花样,口水成吨,试图在水底完全燃烧,所有的火焰止步于河岸。
见证飞翔于坠落,目睹青葱和黄昏。
我从不怀疑大地赋予人间的温暖,那么多词句中的爱和更爱,
从诗经到李词,从柳永到萧红,从执子之手到天地合,
音符流动成茧花,茧花晶莹成琥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1 11:19)
《没有去回忆》
按照约定,我应该酒半壶,月二两
驾驭雨水和雾霾

灯亮起来,墙壁上的身影抓不住火光
还有什么
比羸弱的诗行更像一场灾难

《暗示》
你蜗居、酗酒,用无尽的烟草杀戮光阴
汹涌的背面,世界虚无

更多擦肩的风景闪动着亲和的光亮
春色价值连城,鸟群忠贞不渝
梦魇般的行走,在请示宽恕

《过去》
书上说过去的时光是历史
生活说过去的时光是故事
未能完成的斜坡中,羊群忙碌,青草低眉

,,,,,“这人间,庸者如智,智者如癫”
我爱着猝不及防的癫狂
如同水流深处的漩涡不动声色

《木椅》
芽口嫩绿,山口迎风
你有无数个招摇的故事,宿命中你安静于长廊,
仿佛解决了许多事情的归隐。

木匠在你的转弯口持刀静候。。。。。。
抛开弯弯水流,山岗夜空,还有胸腔中的蛀虫
类似于生活的暗瘤
园中啄食的鸟儿像在叩问远去的春天
遭遇割喉后承受再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阜宁是一首悠远的诗歌,6.23,撕皱一行。
雨水清洗着鸟儿慌乱的羽毛,找不到休憩的枝头,
如同我的词句,无能,无力。

风,吹动草低,吹动河水,吹动属于秋天的菊花提前打果。
云朵和池塘误入歧途,向隅而泣的羊群,找不到向阳的坡面。
阜宁被割开皮肤, 伸手可及的筋脉,细弱游丝般沦陷。

我在一衣带水的小城接下灰色的气息,捧出被水打湿的经文,
把素白的花瓣洒在他们必经的路途,让白裹着更多的白,
大地的白,天空的白,突如其来,无能为力的白。

荒凉的瓦砾中间,把四溅的泪水和伤痛归拢成剑,穿透
黑不见底的幕布,大写出殉难者的名字,大写出救难者的名字,
大写出伤口上重新开放花朵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4 11:14)

接近最为光明的思想,视线深处,

影影绰绰的帆布是移动的标签,

嵌进历史的册页,社稷的苦难和荣光

浩荡在浪尖。

 

需要这样的黄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多事情在你之前存在,在你离开后一样存在
比如暴雨中的抢收,谷仓的丰盈
村前小路残留的水渍刚好容下的脚印

你驾驭过的田垄推陈出新
你沐浴过的黄昏霞光万丈
你顽强的俘虏村庄的气息嵌进子夜
你用消失证明存在  用死去验证活着

斜斜的一道光挤进来
恰似你消瘦、矮小的身躯
提醒我渐渐被世界遗忘的名字
被定格在六十六岁不再衰老

我们一样,坐拥并不伟大的姓氏
和汩汩流动的普通血液
我们曾对酒畅谈,感怀村庄老去的族人
和麦苗的最新长势
酒精在喉的酸辣比你的气息更加真实
我们不一样,你对着泥土的方向
一弯再弯直至全身心埋进去
我一逃再逃,五谷不分的潜伏在小城一隅
一天天褪去你馈赠的痕迹

哪一天起
你眼中宽容慈爱的河流不再属于我
你不在,你无处不在
你热衷的下酒菜,年复一年的腌制
在冰箱,第二层速冻抽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5 09:43)
《》
那些疯长的日子
雨水不因为冷却妥协成霜
爱抽刀断水 毫无道理的失眠
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栅栏上
烙下大把时光


《》
这样的时光让人着迷
逃课日子躲在被面里不知晨昏
岁月的架构之外
做着不着掉的扩胸运动
犹如沉沦在
一场无厘头的穿越剧

《》
月光白上来
月光黑下去
我的窗户西侧
有半池荷塘的伤口
需要做什么
放生那条行凶的蛇

《》
木子气喘吁吁的轰醒子夜
我旖旎的梦块状逃离
他说三天憋出一首漂亮的诗
声音像冬天的雾气不真实
次日我喝下隔夜的半杯冷茶
世界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5 09:42)

星星是马灯伸向天空的手指,落下后
最先抵达的地方
不是我蜗居的小窝,是一坡庄稼的背面
剩下荒芜和裸露,像父亲
把欢乐和痛苦从心口彻底摘下来


怎样的温暖和明媚影影绰绰,月光下
一个村庄的呼吸平缓均匀,打开院落
挤满了我来不及感恩的人

同样的槐树下,最新鲜的是父亲
替我守候村庄上空,山川一样的黑夜和寂寥
那枚常年被父亲守候的巢穴,是我用尽一生力气
背叛的地方,孱弱、卑微,甚至若有若无


用一把陈旧的二胡把寂寞策划出音符
独立太久的乡音,像更多起伏的悲伤
迷途一般找不到自己的弦

有风的夜里,我写下无数名字
日子便绵软的将我包围


清晨的马蹄越来越紧
我写下地址和邮编
找不到收件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