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珠海徐皓
珠海徐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35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介绍

青石时代的来临,吹响一个新的号角。

铭记那些爱,我依然独自前行。寒冰里的尘埃,旅行没有季节,期待一声响雷,唤醒我的春天。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善待挫折  学会感恩---我的2012

                                         (一)

   盲目的自信,会一时增加动力,却容易在追逐目标的时候,失去自我。当把一千万的目标树立在自己面前,并承诺达到即奖励东南亚一游的时候,朋友也把同样的签名档一字不改的照贴了近半年,并且马不停蹄地的,帮我介绍客户,奔走于珠三角之间,甚至汕头、海南都屡屡留下汗水和足迹。

  淡季里,汕头街头的风雨还在飘摇,一段段错失又转弯掉头的痕迹,在每个红绿灯的岔路口,一双坚定的眼神,并不孤独;湛江的台风,掀开了我们的豪情,每一根折断的树根,都曾是泪水蕴育着的阳光和希望,沿途走过,一百八十迈疾驰而过的呐喊,那一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7 17:05)
标签:

郴州

飞天山

休闲

分类: 生活日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2 20:37)

                               (一)

 小时候最不能理解的是,每天清晨起来,老是看见妈妈扫完院落之后,在院子之外的三尺见方的一块,扫的干净利落,在一片树丛中,闪出一方清亮来。八十年代的新房子自是没得说,也显出女主人的勤劳和持家。尽管在农忙的时候,天蒙蒙亮时,也先喂了鸡,等一大群的鸡抖落着翅膀飞散出去之后,又扒拉扒拉的,响起了扫帚划地的声音,也让我的疑惑从此扎下了根。

 1998年冬,终于从国营企业下岗了,为了谋生,先后在县城里卖快餐、饮水机以及拉一些小广告。妈妈的一声叹息,让我在深夜里辗转反侧。为了进这家国营企业,先后拿了五千元的上岗费,干了2年,连本钱都没有挣回来,就又下岗了。清晨起来,霜压在枝头,连屋檐上得瓦也是白的。远处的珠海,一位前同事来信,把打工的事描绘的既浪漫又多金,似乎是个天国的福音。我动心了,于这个冬天,无疑是迟来的温暖。当我问及妈妈的意见时,却遭到空前激烈的反对。

 是啊,父母渐渐变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写下这个标题,首先想起的一个词,是瞬间。瞬间到来,瞬间绽放和瞬间远去,都只是完成一个过程。地球的存在和消失,黑物质的爆发和陨灭,生命的鲜活和停止呼吸,都在完成各自的使命,或是一种宿命。长,从时间的概念来丈量的话,总在瞬间,不含任何感情成分,不再渗透出爱恨恩怨,几代情仇,总在嘎然之时,停止有效的运转,告诉一个阶段或段落的结束和另一个起点的开启。

  包括生命。

  记得一句话:我们不能把握生命的长度,却能掌握生命的深度和广度。

  生命如此卑微,在瞬间的奢华长河里,弯起尊严的腰,向瞬间里绽放的生活,致敬。

                         (二)

  我生活的城市,已经涵盖不了我的生活,事业和文字,十年如一日的,跟随着漂泊的岁月,如一束流星,游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3 07:09)

  百日往昔,历历在目,慈母大爱,天堂殊途。悯天怜人,何所祭奠,赡父养子,多培草木。

  堪忆卅年,幼儿耕牧,蛮河之畔,粗粮土布。无米在缸,无瓦遮屋,早出晚归,勤劳造庐。

  负笈求学,不吝求师,及恐未成,又铺后路。廿年寻亲,深山再读,中考未第,高中又复。

 

  耕中少收,白发面枯,双子远游,萤灯暗哭。上岗在即,积蓄全无,左告右贷,方才补足。

  国企三年,下岗无助,停薪留职,奔走年初。半载未讯,商海苍梧,及电相慰,半哭半怒。

  幼儿只身,长葛奔碌,盼得成家,还愁新屋。疾病叠加,面色全无,晨起夜还,形如灰布。

 

  及至小成,携孙方出,六年之后,大病攒储。结核胃病,一时难除,再觉已迟,告天恸哭!

  慈母勤苦,却无反哺,不孝跪拜,身后多福!百年瞬间,慈孝永固,侍父终老,再慰天灵!

  呜呼哀哉,百日祭奠,以祈天苍,以告先祖!愿佑吾母,悠哉乐哉,神界仙游,不忘故土。

 

  觞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1 05:18)

 今几日老爸不断有电话来,比平时频繁,意外之余,多了歉疚。国庆回老家之后,一直忙碌,间或有些电话的问候,毕竟少了很多。

 上周电话问我:“大舅的外孙女生日和三姨家房子上梁,都在同一天,你说我该去哪家?”

  我说,你看呢?

  老爸嗫嚅着,昨天还在三姨家帮忙呢!

  我知道他有点面子上过不去,毕竟帮了些忙,即使做些小工的活。而大舅的外孙女的六岁生日,是提前过的。按农村的风俗,小孩子的周岁、六岁和十二岁,都是要办酒席,需要赶礼的。

  我说,你们老一辈的,管大不管小吧。哪有爷爷辈的,跑去给孙子辈的过什么生日的?你就去三姨家吧,礼钱就让别人带去吧。

 好。老爸在电话里答应着。入冬了,老家的天气渐渐冷了起来,老爸在走廊里回着电话,呵着热气。也许,他早有了自己的决定,只是在等待一个温暖的回应,而这个回应,在空空的院落里,形成一个气场,有儿子的影子和声音,在陪伴着,令冷冷的空气里,多些依靠和温馨,如同暖暖的灶头。

  但是似乎,电话的接听有些问题,有时候只听得喂喂几声,便没有了声响,挂了再打过去,也是如此。只有他打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5 07:52)

   弟弟提及买房的事,早在5年前。那个时候,他的兜里只有2万,要买20万的房子,家里赶紧凑了1万,剩下的看着我,如同井口望天一样,还急迫迫的说,再不买又要涨了!

 我捂着自己的房款还贷,不胜唏嘘:2万也敢谈买房子?即使在异乡的一个县级市的小地方,在五年后的今天房价依然坚挺。同样坚挺的是,他那2万还是没有改变,没有多也没有少。换句话说,这5年,他除了养家糊口之外,没有什么盈余,那20万怎么办?如同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拿明天换今天?有什么样的资格和代价?但是最后我还是说了一句:只要你们决定了,我还是支持。银两,在绝大多数比声音有分量,我听见银针刺骨的倏然间,又一个不幸的无辜平民家庭被卷入了泱泱大国之下的泥沼了。

  他居住的城市,我从来没有到达过,哪怕从地图上,还是文字上,都没有做到一个兄长该涉及的地理位置。就这样,父母、弟弟、我,本来可以团团圆圆的一家人,却因为很多客观或是主观的原因,被分割成了长葛、老家和珠海三个点,狭长而遥远。而这长长短短的日子,则经历了工作、恋爱、失恋、升职、再恋爱、结婚、生子、到买房,悄然无息又萧然沧桑。

  1997年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0 05:34)

                        (一)    

 十月的前两天,我挽着袖子,在雨水浸泡着的稻田里挥舞着镰刀,和童年的影子一起摇曳着,任几近发霉的倒伏的稻子拉伤了我的胳膊。小雨转阴,这让眉头簇的很紧的父亲,一听见周边的田埂上有收割机的突突声,就风一般赶上去,递上烟,央求着对方下地。然而,渐行渐远的噪声里,拉长了父亲失望的眼神。我骑着家里的电动车,来回跑动,拿着好烟,站在旧时老同学面前,好声好气的央求着,却一样被拒绝。

 被割倒的稻子迅速的接着地气,  一跺一跺的簇立着,远处的田里,烟雾袅袅,时而传来脱粒机因为稻子太潮湿而发出的梗塞嘈杂的声音。在姑父的收割机上,同样潮湿的,更是父亲的心情。我一铲一铲的收回到拖拉机上,带着机器的热度和地气的温度,农民一年的收获,零零散散的洒在回家的路上……

  花生,带着沙泥,散落在平房顶上,并不饱满,浓厚的泥土气息和新生的花生味道,令我窒息,许久不愿离去。因为要晒粮食,父亲把院落里的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5 02:47)

                              (一)

  八月和九月之间,只剩下怀念。

  一个人在暗夜里敲着键盘,和着泪水的汩汩无息的滑落。习惯了独自在灯下发呆,等待,或是远边的星宿里,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召唤我的来去。

  

 白天的身影是忙碌的,犹如在追赶另一种归路。城市里的暗角,没有我的影子,于某个夜晚,我竟然轻易而举的醉去,倒在最后还在微笑的光线里。只要拐进一条直线,就有一个欲望在狂奔,耳边听得见风声,如同细碎的搅拌机的歌唱,我的发梢,如波浪般飞舞。

 

 新的坐骑,应该是我前世的乌骓,我听见呼啸,和呐喊,有时在梦中,有时在路途中。我和我的乌骓,才是高歌的主宰。

 习惯无眠,或是一坐到天亮,不曾记得在某个时候沉沉的睡去,又在某个渐凉时刻,一个冷噤之后,木然醒来。一个人的祭奠,如同没有歌词的音符,能够反复吟咏,却始终沉浸其中。有时候,竟然以为是幼年时代的童谣,跟着那个熟悉的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5 02:00)
标签:

祭奠

徐皓

温暖

杂谈

分类: 古文诗词

 

 

 秋雨如泪逐花开,

 白帆披麻趋梦来。

 谆言历历犹绕耳,

 香台袅袅亲何在?

 

 

                          2011年9月2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