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地落叶
一地落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4,128
  • 关注人气:2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20-08-03 17:09)
黎明的通知

太阳的桃花

看见了春天

月亮的弦歌

老树的飞翔

鹭鸶的领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米兰.昆德拉离开祖国的时候,国家叫捷克斯洛伐克。

2019123日,赋予米兰.昆德拉原国籍的时候,他的祖国叫捷克。

捷克斯洛伐克,现在分成了两个国家。一个叫捷克,一个叫斯洛伐克。

对于捷克的记忆,最早来源于捷克式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后的宋词之十:好梦难寻忆忆忆

忽想起鸳鸯蝴蝶派的作家张恨水,建国之后毛泽东在丰泽园请他吃饭。席间,毛泽东问张恨水:“为什么叫恨水?”

张恨水说:“不是有句诗词说。人生长恨水长东嘛,写明言情小说的时候,需要一个名字,就想起了这句诗词,就叫了恨水。”

张恨水可能也是恨时间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吧。在延安,毛泽东读过张恨水的小说,进京后自然就想起了张恨水,请他到背景很好的丰泽园吃饭。这次吃饭对于毛泽东来说,是对于一个写小说的尊重,也仅仅小事一桩。对于张恨水来说的确十分重要。由于这顿饭,奠定了张恨水晚年的生活无虞。毛泽东请齐白石吃饭也是在丰泽园,齐白石晚年也是生活无虞。

回到生活里的曾觌,就是一个和南宋词人一个模样的曾觌。其他词人感叹的,曾觌也会感叹。其他词人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后的宋词之十:好梦难寻忆忆忆

 

《宋史》的《佞幸传》,第一段开宗明义,把南宋著名应制诗人曾觌,列为四大佞幸之一。为他们作传,就是为了昭告后来者,在佞幸的眼睛里看到的丑恶和丑陋,并不是佞幸特有的专利。一不小心,任何人都会变成佞幸。一个人被宠幸的人,做到幸而不佞,是考量个体人格力量的试金石。衮衮诸公,得意之时,都拥有一副佞幸的嘴脸,都会说佞幸之语,都会做佞幸之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后的宋词之九:数点寒灯听归雁

应制诗,是古代朝堂中的诗人尊皇帝之命,随时写的诗。《史记·秦始皇帝本纪》明确记载,秦始皇帝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后的宋词之八:落梅落花随风去

南宋诗人刘克庄,贵族的后裔。他们家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后的宋词之七:谁能倚阑问荣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阴影。
写作的人,都在自己的阴影里写作。
这个阴影是每个人长期的阅读习惯、审美习惯叠加在一起形成的。它随时都在写作者的周围,包围着写作者,让写作者困兽犹斗,最后败下阵来。
每个写作者的阴影,来自本身选择性阅读。他把自己不喜欢的都丢掉了,他在无意间抵抗着和自己阅读习惯不一样的任何作品,自己读的每一本书,最后都变成了一本书。这本君临一切的书,就成了写作者阴影的一部分。自己试图摆脱阴影的时候,已经陷入泥淖,不可自拔。
单一性的阅读,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头条阅读。你读了一个适应你的头条文章,头条就给你连篇累牍地推送适应你的文章。慢慢地 你的阅读选择,就是毫无选择。头条阴影,就是你摆不掉的阴影。
在和阅读的单一性同步形成的,是写作者审美的单一性。写作者的审美,大概来自阅读和人天生灵性的结合。由于阅读的过于单一,到了最后,就把自己先天的一点灵性湮灭了。
没有灵性的写作,可能因为生活中某个独特的事件,而写出一个好的作品,绝不会复制出第二个。不少人说我在某个刊物发了一个小说或是散文之后,反而再也上不去了,大概就是如此吧。因为审美的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壕,在字典里被解释为:护城河,城壕。 冷兵器时代,有了城壕,就可以拒敌于城外。
也被解释为沟:在地上挖个沟就叫壕沟。某年在老家一个山上,很多人挖了一个壕沟,说是能把水引到山上去。像江南一样,山坡上种植稻谷。山上的沟壕高于河流两百多米,水没有流到山上的沟壕里。人们取笑工程的指挥长:半天云上挖个壕。指挥长说:我想在那儿挖个壕就挖个壕,我叫你们上那座山上挖个壕你们就去挖个壕。咋了,谁能给我蛋砸三砖?
还有战壕。我们村子时抗战时的老战场,后村前村后的山上,很多战壕。有的是中国军队挖的,有的是日军挖的。现在还能找到战壕的痕迹。少年时代在战壕里拾红铜弹壳卖钱,重机枪的弹壳五分钱一个,拾三个弹壳买一毛五,就能喝一碗牛血汤,辣的脑门出汗。
和壕联系最为直接的词:沟满壕平。 夏日大雨,村庄的河沟满了,河流也满了,就叫沟满壕平。有的时候顺着河流漂下来一个麦秸垛,垛顶竟然站着一头猪。麦秸垛不跨掉,猪就安然无恙。沟满壕平,是一个小地方的水灾,不上报纸的。江满河平,甚至是江溢河翻,就是大范围的灾害,是要上报纸的。也是要上抖音的和微博的。
唐朝诗人许浑秋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梦窗飞花梦中休

一个人的生命程序,出生那天,就被编写好了。把程序走完,一辈子就结束了。生到死的路途上,命运的程序决定一切。某个人的生命程序被编写的时候,就是一组乱码,费尽平生试图改写,往往无果而终。也有半路崩盘的人,仔细想想是生命程序的自动崩盘,而非外力所为。有的时候个人抗拒崩盘,反而加速了崩盘的过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