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章圣
杨章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38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分类: 诗歌

《昨夜,你在我梦里微笑》
杨章圣


在这个浮华的世界
有一个夜晚梦见你多么不易
还是三十年前的模样:教室里
你坐前排,转过头看我
脸上的小酒窝,盛满羞涩和甜


三十年渺无音讯,却又在梦里
保留了一个片段
让记忆活着,舍不得死去
让曾经的瞬间,成为生命中
苟延馋喘的念想
2016.8.7

 

《二月》
杨章圣


春天已经立起来几天了
我还在冬天里反复追问时光
时光似乎总是承前启后,暗藏玄机
只说:唔,一起


立于水中央的人,又在遥看王庭
那月如勾,勾如梭,握在手中
过这一关、过那一关,就是过不了
自己设定的一关:难在二月
有的花开不了口,我就说不出话
2017.2.9


《你是我的玫瑰花》
杨章圣


近日我一直做着一件事情
在流逝的时光中寻找生命的托付
这像是在重复人世间
因为爱情,已经做过千百年的事
我似乎已经发现,阳光下、山野间
风吹杨柳,百花争艳,蜂飞蝶舞
爱已泛滥成灾。那谁是谁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0 09:57)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分类: 诗歌

《这一年》
杨章圣

这一年,我握着一把蓑草
在悬崖边晃悠
我的江山,被云雾笼罩
日月星辰,似我梦中的情人
2016.12.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文化

分类: 诗歌

《守住自己的真心话》
杨章圣

 


《在北京》

北京有多大?一想到这个问题
我脑海里就结出一张密密麻麻的网
那谁,还有谁,如蜂,似蝶
都在这张网上:左飞飞,右飞飞
前飞飞,后飞飞,东飞飞,西飞飞
南飞飞,北飞飞。飞来飞去
到处是字正腔圆的城门楼子
都需要弄清楚:你是谁?从哪儿来?
到哪儿去?你要干什么?

 

《万寿寺》

 

一日就能游遍四山五岳
说这话的人,做这事的人
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万寿寺,假山屹立千年
傲慢万寿无疆,都作出一幅
不声不响的样子。只有
寺前那条长河,内心涛涛不绝
谁也不知道它说些什么

 

《登八达岭水关长城》

 

登八达岭水关长城算不算好汉
我们找到的入口,也是出口

 

登八达岭水关长城,最好
不要回头。回头会让人产生错觉
以为走过的路,都那么陡峭
以为身后的人,都在望谁的项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杨章圣

诗歌

巴中

分类: 诗歌

《川西北高原散记》
杨章圣
 
《川西北高原》
 
川西北高原,离天堂好近
死去的,闭上眼睛都要布施
活着的,在梦里都要喘息
 
路就在脚下,佛不在天堂
比空气更稀薄的草原
喂养着牦牛和羊群
与世无争的雪山
守护着经幡和灵魂
 
《水磨》
 
愈合的伤口无需再次揭开
一碗豆花加一碟香辣酱
就是水磨。周围那些凶神恶煞的
山峰,是屁股坐在火钳上的
狼群:脸上青一块白一块
眼睛死死盯着古镇屋檐下
悬挂的猪膘
 
《毕棚沟》
 
四姑娘山的身后,毕棚沟
是淘气的老妖,玩海子叠罗汉的
游戏。最高处的燕子岩窝
不只窝藏着不化的雪,还有
燕子们的书简,和人们
远眺的目光。红石头不说也罢
在磐羊湖的山坡上,盘羊
只用一刹那的眼神
就将我自以为是的小九九
掀翻在地
 
《在金川观音庙》
 
三姐,我向你许下了三个愿望
一个是让清风吹散乌云
一个是捉去人心上的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2 09:51)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分类: 诗歌

《走马灯》
杨章圣

 


我看见那些人
一人提一盏马灯
照自己的路,也照
别人的路 。他们
一群一群的转着圈
变换着姿势走

在各自的山头停下来
马灯,就是路标了

 


走马灯,就像
千古轮换的一台好戏
2016.10.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分类: 诗歌

《划过生命里的流星》
杨章圣

 

这些年,日子如一罐药
快被熬干汁水,剩下的药渣里
又注入新鲜的光阴,越熬越寡淡

 

这些日子都是我自己过的。相当于
开处方的人、熬药的人,以及
喝药的人都是我:自己为自己
把脉,自己给自己下毒
自己将一把老骨头当柴火
熬啊,每一滴汤汁
都是,划过生命里的流星
2016.9.27


《今日又见无常鬼》
杨章圣

 

昨夜恶梦:一大堆蛇令人恐惧
我打死一条,父亲踩死一条
其余的在梦醒后失踪

 

今日又见无常鬼,在我必经的
路口,尾随在我身后
拖拽我的影子
2016.9.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莲花

分类: 诗歌

《巴中是一朵莲花》
杨章圣

 


在四川这个大盆子的东北部
巴中是一朵
以米仓山为茎,以秦岭为根
向南而开的百瓣莲花

 

这朵巨大的莲花,最北最高的花瓣
是米仓山躬身隆起的台穹
最南最低的花瓣,是川东褶皱带
南北之间,上百支大巴山弧形山脉
依次蹲下身子,与川北坳陷
凸凹有致,缔造了佛的莲台

 

大自然亿万年前的大手笔
谁能穿越鉴证?巴人祖先记事的绳子
不知存放在哪一个溶洞之中

 

当南方温润的气流,再怎么努力
也翻不过秦岭,她们回过头来
化成满山遍野的袅袅薄雾,将这朵
莲花,轻轻抱起

 

此时,莲台之上若隐若现的众佛
与莲台之中鸟语花香的人间,已分不清
谁是谁的真身

 

莲花巴中,人神共居
亿万年以来,巴中人就一直
与众佛,住在一起
2016.8.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分类: 诗歌

《说文解字:巴》
杨章圣

 

“巴,巴虫也,或曰食象蛇。”
        ——《说文解字》。题记一
“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君子服之,
无心腹之疾。其为蛇青、黄、赤、黑”
        ——《海内南经》。题记二

 

五毒之首的蜈蚣,并不知道
它们还有一个名字:巴
许多人也不知道

 

人类真的无聊,古人类更是
蜈蚣本是虫,偏要说是蛇
还说要“食象”,好端端的虫
便成了食象蛇

 

历史又总是在无聊中进化
比如谁被苹果砸中了脑袋,谁又
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还有,解说一个字也是

 

食象就食象吧,不只是虫
人也吃人。好在吃过虫的虫能为人所用
制成蜈蚣干,祛除人心、腹腔的魔鬼

 

巴,就是蜈蚣
它背、腹、头、脚各有颜色
所谓绚丽总有绚丽的理由
谁还能对它说三道四
2016.8.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分类: 诗歌

《药》
杨章圣


一只蚂蚁又被逼到墙角,更多的
蚂蚁,在等待秋后算帐
墙角与洞穴之间,是觅食与享乐的
穷途末路。帐是算不清楚的
谁会知道,一只大手或一只大脚
会结果哪一只蚂蚁的性命。人间没有两样
活着如同等死,或者用冷漠兑换无聊
生死悲喜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夜黑风高,残月磨牙
哪路神仙翩然而至,做过什么
惊天动地的伟业,也不过是个传说
2016.8.19


《关键是这双讨厌的腿》
杨章圣


梦里成就事业,轻而易举
又功亏一篑。比如:昨夜梦见
创作巨著,一扎一扎
塞满硕大的皮囊
我急匆匆,要找谁去出版
前方,一望无际的绿洲
可策马扬鞭,左右空无一人
我来不及回头看,已经走过的路
著作正在松动,就要滑落
关键是这双讨厌的腿,梦里挪不动
脚步,醒来又不得不跟着别人走
2016.8.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8 09:39)
标签:

巴中

诗歌

杨章圣

分类: 诗歌

《失衡》
杨章圣

 

林间那些歪脖子树,怎么看怎么歪
至多劈为柴禾,难作栋梁之材

 

大路上来来往往的香客,指不定谁
是昨夜的盗贼,并非要去给众神赎罪

 

我反穿着衣服,将前世种下的恶果吞下肚
却不知如何,处置吐出来的核

 

更奇怪的是,屋檐下飞走的燕子又飞回来了
邻家王五出了一趟远门再也没有回到故乡
2016.8.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