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明秋弱水
明秋弱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76
  • 关注人气: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链接http://blog.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6-09-04 12:33)
标签:

原创

散文

怀念



“凝视无眼,诗无言”

          ——怀念诗人林柏松

 

他的过多的幸福使他感到厌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8 08:45)

                  公 园

 

       从南湖公园到人民公园,我和妈妈在外闲逛了一天。雨后初晴,气温并不高,风有点凉,需要一件外套。这样的日子其实是适合闲逛的,总比大汗淋漓要好的多。至于南湖公园和人民公园,只是普通的公园而已,没有什么好描绘的,公园就是公园,在城市的某个部位,被楼群和车流围绕,散步,跳舞,闲聊,植物都是人工的,公园里有秩序,秩序又似乎看不见。我们一次次地去公园,其实也没有体味到什么快乐。只是在城市里生活就一定要去公园散步,这似乎是城市生活的内在需要,当然也不乏是一种优越性的体现。

       母亲最想看的是花,前几日去儿童公园,芍药盛开,美的无言以对,到处都是拍照的人,老老小小,拥挤的要命。我们在人群中穿梭,想安静地站一会儿都不可能,那一池花开就那么成为拍照的背景,谁是真正的爱花赏花人呢?我们第二天在黄昏的时候又去了儿童公园,依旧如此。日落了,花朵的夜晚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21:47)
        《做媒》

    生活中有许多的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不光是别人,自己有时也是不可思议的。
    去年通过朋友认识了另一个朋友,这个新认识的朋友——称他为小刘吧——做财务工作,三十六岁了,还没有女朋友。小刘不吸烟不喝酒不玩牌,只喜好喝茶,人也很随和,很懂礼节,大家对他都有很不错的印象。那段日子,小刘午休的时候总是到我工作的消费区喝茶,慢慢地就熟悉了,聊得话题也越来越多。小刘很健谈,懂的东西也多,我总是向他求教,求救,虽都是小事,但小刘从不拒绝,大雪天还来我家给我解决路由器出现的问题。
    我们大家都在撺掇着,给小刘介绍对象——这才是最大的,也是最应该帮助他解决的问题。问小刘有什么要求,他说没什么大要求,不要求学历,也不要求本地的,只要年龄合适,做普通工作也好。
    第一个给小刘介绍对象的是我的老板,女孩来自外地,正式工作,三十出头。见了面,两个人聊得也不错。我们都以为可以相处下去了,可后来小刘说,他一直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1 16:38)
标签:

写作

随想

    当我面对电脑,希望写下什么的时候,我发现我似乎什么也写不出来。一个从散文开始写作之旅的人很久不写散文,我是不是在背叛散文呢?
    我虽然很久不写散文,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写作。我在写,每天都在写,我在写诗,我在追寻语言的另类,我发现诗歌更能表达我想表达的。当然,我也是热爱散文的,散文的自由,开阔,行云流水般的叙述与抒情,使书写成为一种享受。字数的无限延伸,让细碎的感受与领悟得以充分的呈现。
    其实,无论是写诗还是写散文,一个写作的人只要写就是了。无论哪种体裁,哪种表达方式,都是一个写作的人对自我,对人生的一种交代。写作的意义或许就是如此吧!
    因为文字,因为写作,一个人重新发现了自己,发现了世界。生活是单调的,具体的生活从来都不诞生诗意。诗意是属于写作的人,只有在写作中,一个人才会认清自己和自己的关系,自己和世界的关系。是写作让一个人变得澄澈而自信,是写作让一个人领悟了存在的意义和真相。
    我始终牢记林柏松老师生前对我说的话,他说:“不管你在写什么,只要你在写,我就高兴。如果你不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21:14)
            《孤单时日》

    感冒了,就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昨天下了很大的雪,朋友圈里到处都是照片、小视频,展示着雪,有小区里的雪景,有公园里的雪景,还有带着孩子在雪中嬉戏的。春雪不会停留,她飘飘洒洒地来,很快就会融化,黑色的道路无法被雪完全地覆盖,夜里会结薄冰。雪中美景也只是在雪落下时,雪停了,就很快消失了。春雪是上天的馈赠,是对泥土的润泽,是对人间苦难的安抚。
    站在窗前,半个头在疼,咽喉如有火焰在燃烧。这几日的冷凉把好多人都击倒了,感冒并不会把人怎么样,但感冒也会让生活有烦恼。像我这样无事可做的人不觉得怎么样,而有工作要做的人就会坚持着上班,还会害怕传染给别人,如果症状很严重,还要请假。
    我站在窗前看雪,但我一点心情也没有,飘落的雪花只是在飘落,她落在我的头疼里,却不落在我干涸的喉咙里。雪停了,天就晴朗了,但低温仍在持续,走在街上的身影都裹着棉衣。阳光透过窗玻璃站在身上是暖的,但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0 21:11)

                《春寒》

 

       这么冷的天,灰突突的天空,阴沉沉的风……站在窗前,看着明媚的阳光,就把温度想象成是充满爱意的。可是,真的站在了阳光下,大风撕扯着衣衫,头发,袖口灌进的冷言冷语流遍全身,立即就变得沮丧了。这样冷了多少天,还要再冷多少天?今天上午是多云,到了下午就阴沉下来,不知是雨还是雪在阴云的后面准备落下。心里还是有愿望的,不肯就那么待在屋子里,不肯把三月置入冷风中而看不到一丝暖意。可是,冷风吹着,渗入骨髓,甚至比冬天都强人所难。虽然街上的大都穿着春装,但颤抖的身影无处不在。

      昨天就觉得无比地冷,冷的让我绝望,走在夜色中的步行街,灯光映照下一切都那么地凄凉,恨不得一步就迈进家门,不再出来,躲避这个阴冷的世界。冷,浸入身体,就会咽喉发炎,咳嗽,头疼,果不其然,我在夜半醒来,喉咙疼的不敢咽唾液。忍耐着,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就是觉得到处都冷,黎明的时候昏沉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必须阅读基罗加”》
    
    在某个公众号里看到了对基罗加的介绍,“相比于科萨塔尔、马尔克斯、波拉尼奥等如今一谈到拉美文学就能被提及的人物,基罗加如同一名隐逸写者。关于他的资料少之又少,其作品的流通也多局限于西语和部分英语国家,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他的影响在‘拉美大爆炸’一代作家中的滋生与扩散”。开头的这两句就深深地吸引我,“隐逸写者”、“资料少之又少”,这样的写作者常常就是我感兴趣的,无需知道更多他的生平,只要读他的作品就好了,伟大的写作者都在自己的作品里永生。
    奥拉西奥•基罗加(1878——1937),乌拉圭作家,著有《朦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20:26)
        《一首诗收留了我》

三月,春天是游走在天空下的激情。
但是,仍在盼望一场雪,一场大雪,一场可以覆盖遗憾和失落的大雪。
雪,在阴云的后面,在一场风吹过后再次失去了消息。
这个春天多么干燥,语言也失去了湿度,只有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宽宽窄窄的大路小街,把日出和日暮都走成一种疲惫。
三月,不知不觉就过半,时间带来的伤害总是这样悄无声息。什么也不说,嘴唇上终年积雪。
失业在三月如约到来,预料之中,没什么不安的。对于一个没有正式工作的人,这是一种合理和正确的存在。
在春天里,三月赋予我自由,无所事事有钢铁般的骨骼。
我可以尽情地懒惰,挥霍每一个都没有约束的日子。我的日子是一件随时可以更改外形的器皿,阳光繁殖着我的任性,我躲在我的消隐里,向世界索取一首诗。
没有人读,无处发表,写了一首又一首,越写越是寂寞,语言只在我的心里热烈。但这都不妨碍我继续写下去,我呼吸的空气里总是漂浮着一首诗的前世今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不是一个勤奋的人》

    我不是一个勤奋的人,常常是几天都不打开电脑,写下的诗稿就潦草地存在QQ空间里。其实每天的工作也不是很辛苦,也许是人在中年,百事皆悲哀吧,下班后就是觉得很疲倦,什么都不想做,甚至晚饭都不想吃。洗衣服是逃不过去的,电视是不看的,也不参加任何聚会什么的,也没有出行计划,不过就是从牡丹江到宁安,从宁安到牡丹江。每天陪伴着我的就是我的母亲,还有他。
    不过,每天我都是抱着一本书入睡的。我常常是一个人度过夜晚,我不惊惧,也不寂寞。做完了日常的家务,就把几本书放在枕边,小说,诗集,传记,散文,点亮我的小台灯,在文字里遨游。我的城郊的夜晚是极其安静的,山风不语,星斗小心翼翼,街道上过往的车辆也是缓慢行驶,更听不见醉酒人的叫喊。我的邻居是三位老人,西面的是一对夫妻,总是早出晚归,或者多日不回来,我想他们还有另外的住处。东面的是一位独居的老人,面善,诚实,每天骑着一辆自行车,说话带点山东口音。在夜里,我从来没有听到邻居家发出剧烈的碰撞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2 21:19)
标签:

原创

文学札记

         《札记一则》

    五点钟,天色暗了,收拾了茶壶茶杯,该下班了。还有六天,我就要离开这里。
    我回茶室取盆和茶巾,他已经坐在茶台前了。我说,你等会儿,我把活干完。
    锁门的时候,书店里已经没有几个顾客了,值班的营业员站在收银台后面,等待着最后下班的时间。
    他陪我去理发。在去美发店的路上,我说,我就快失业了,以后就依靠你了。他说,没问题。
    美发店有顾客在排队,轮到我还需要好长一会儿。我怕赶不上公交车,就放弃了,明天再来吧。
    我们在东二条路分手,他说,他得走走。我上楼吃了他给我准备好的晚饭,然后就一个人坐公交车回我自己的家了。
    夜色弥漫,逐渐升高的气温在一点点地展示着春天。春天是一种意象,在春天里,谁都不要失望。暖风吹醒了大地,也吹醒了一些僵硬的梦。
    沿着长街,回到我位于城郊的家,山风吹过面庞,凉凉的,也很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不在乎的遗忘里有我写下的诗句》

你用沉默在向这个世界暗示:你已不在乎被遗忘。山林精心地收留了你,你的一生是你自己的。
这个冬天依旧是瘦长而干瘪的,冗长的夜黑成一种疼。僵死的等待中,谁的名字一次次发亮?
想,是一种折磨,生者无力的表达只有哭泣。
走失的星星,熄不灭的孤灯,多少未完成的诗行,在哪个人的白纸上呼吸?
那再也推不开的房门,那再也无法进入的春天的小花园,那被掏空了的旧址,那消逝了的长夜里的倾诉,在一个漫天飞雪的清晨,我与你曾怎样揪心地预演着永别……
你曾写下风,风就在你的书页里。而如今,我站在墓碑前,风就在我的耳畔诉说。
风是在替你而说吗?你是在盼望我吗?
你的张望生锈了,落在地板上的字词破碎了,讲不完的故事无法再次讲起。
隔着你不再熟悉的许多个日月,世事是不是已把我改换成你不认识的模样?而我是在与你重聚吗?这一小片寂静之下埋葬的是你吗?
我努力辨认,你的名字在霜雪中惊讶着。
生与死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