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7-09 20:39)
标签:

情感

烈日挥舞着色情的颜料

具体而浑圆

 

一整天,它发烫的舌尖

舔着小男孩的身体

舔着火车东站的列车

一个劲地轰鸣

 

在夏天那条高速铁道上

身体溅起明媚的水涡

尊严的衣衫,无法包裹住

那场从天而降的急雨

 

在无知的地面上跌倒

雨衣的潮水里

青春起伏不定

 

多像可爱的初中生啊

嘴角没有微笑

悬挂着乌云

胸膛里那架架子鼓

一直敲个不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8 10:18)

这条小路逶迤而去,

禾苗的清甜

绿色的纽扣

呼吸着它的清香

直到走进

最深层的沃野

 

雨天的声音里

青蛙游过艰难的河面

孩子们跑向遥远的树林

喊叫着,躲闪着一颗颗阳光子弹

是啊少年多么容易折断

吹弹可破的肌肤

一只纤细的笔尖

远山尽力保持着成熟的面容

新雨浏亮的嗓音

正划过一片片竹叶

 

是啊,少年多么容易折断

或许雨停了

我就变成了大地上

那个湿漉漉的过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56)

李哥是我春芳姐的丈夫,他老了,病得很重,手臂上被针管无数次地刺穿,每周会三次将身体里的血液抽出,在机器里过滤后,再缓缓地输进他皮肤下深埋的血管里。这个过程会艰难地持续四个小时。

李哥并不在意这些痛苦,诗人也许会利用这种痛苦,写出一首好诗,但是李哥不会这样做,他会利用这段时间,做一件很必要的事情,在针管还未插进发脆的皮肤之前,他会默默祷告,似乎这样做了,他便轻松许多,他内心深处那一点泛起的微妙光芒,会让他更好地和医院这张沉重的病床结合在一起。李哥是一个基督徒,所以他平凡的老态里只是比别的病人多了一点不同的东西,李哥认为,每次做透析,他都要感激医学,医学是上帝带来的福音,所以应该深怀感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2 11:03)

从芬兰湾到狭窄的小巷

从午夜时分的落日到耳旁一直

低语着的细雨

时间种植的林地,一年又一年

计算着遗忘和期待之间的收成

陌生的海轮送来远方的语调

海鸥在酒杯里无尽翻飞

我们约好了去看午夜

从涅瓦河的倒影中升起的吊桥

如此优雅古典的倒影

像柔软卷起的身体和滚动在舌尖上

的吴侬软语

夜色紧紧裹着羽毛一般温柔的少女

她发抖的梦境像谜一样无法翻译

在那一幅从白天到白天的画卷里

在抽象的小巷迷失了的人

却在过去不期而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8 10:52)

梦以一种急弯的方式

从清醒的白天拐进光滑的午夜

那是一个呈现为三角形

的梦,令人颤抖的旅程

便从那里开始

就像毕加索用几何学把握世界

同样,我的身体里存放着一座古镇

它真诚的树荫和潺潺激响的水面

把我变成了一湾深邃的黑发

和一块湿润的棋盘

那些方形的阴影在嘶喊

在骨骼里

在那个地方,梦栖息在阴影的枝头上

整夜摇摇欲坠

初夏刚刚来临

水缸里的金鱼卷曲为太极

从白到黑,从你到我

行走在古镇发亮的夜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3 21:36)
标签:

情感

    世界起源于大爆炸,而我写第一封情书的动力仿佛也是在那样的背景下孕育的。

    一个夏天的后半夜,寂寞的小虫围绕着路灯盘旋。我突然决定给一个才认识了不到五个小时的女孩寄去一封情书,于是很冲动的在雪白的信纸上迅速落笔。依稀记得,自己先是写到,看似偶然却一定是基于上天宿命的安排,让我在五个小时之前结束的餐桌上见到了她。她的披肩发如丝绸缎带一般无法遏制地垂落在她细巧的肩上,自然、温顺。与此同时,她侧脸的线条像划过天际的流星雨般神秘,最后才转回来重点刻画她那双无法探测深度的浩渺星云般的眼眸。

    夏天确实炎热难耐,木板房顶上简陋的天花板上不时会跑过几只欢快的鼠类,一个光着膀子的瘦削的年轻人坐在台灯下,为一个自己毫无征兆的欲望,杜撰其第一份情书,然后准备天明了寄向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收信人。

    事情看起来进行得颇为顺利。情书一气呵成,词语和词语之间的碰撞击出丰富的火花,因而在第一封情书的写作过程中,他仿佛变成了作家,画家,作曲家,小夜曲般的文字意境加上极具乌托邦精神的诗情画意,进而使得那个破落晦暗的小木屋在一夜过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1 09:14)

    不知不觉住在这个靠河边的小区,都已十年了。十年过去了,孩子从三岁长到了十三岁,喉结突出、声音浑厚的他,每天起床时天光未明,夜晚放学已月上东山。时光将他变成了一个躲进白天里的人。我住家这个单元位于小区中央部位,与喧嚣拥堵的街道并不比邻,所以从空间地理上,我就像和其他几家住户住在一个幽静偏僻的小山村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日子。

    一楼拥有一个小院落的是两家人,右边一年四季鲜花盛开,藤枝滋长,每天悉心照顾六七只流浪猫的老两口,在这座虚拟小山村里过着最自在的田园生活,尽管使用的生活器具都是现代工业制品,但是他们的心境仿佛驻足于商品社会之外的某个地方。这几天总能从窗口隐约望见女主人端坐在钢琴边,仔细地敲击琴键,音乐就像她饲养的小猫,从孤独的身体里发出阵阵并不精巧连缀的音符。她的丝丝白发和满院苍翠的藤蔓上正在开放的小花,叠印成一幅春天的画面。

    左边的那家人是三口之家,他家小孩与我儿子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个子高高的的,初中三年级就长到一米八五了。老远见了我,脸庞上的红晕就绽开了,很礼貌地称呼我叔叔。他爸爸在读医学博士时,我们时常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3 19:26)

   小区因为楼房间距过窄,常有串音的情况。一天中的多数时间,这些声音和半空中悬浮的灰尘结合在一起,虽不可见,却总得以听闻到它,嗅到它的气味。每天天光微熹,对面楼下一楼那家人院子里敞养的小狗,便莫名其妙地叫唤几声,因为它是冷不丁地冷酷地,所以那些声响像用一种工具重击一块铁发出来的,于是那些本来整晚辗转反侧受到失眠困扰的人,基本是无法经受住这样的惊扰的。在距离不远处的某个房间,大概就有这么一个中年人,仿佛是习惯性作用,或是无形之中被惊醒后产生的情绪反应,于是会连着打几个喷嚏,啊----切,啊---切,就这样一直有节奏地像燃放鞭炮似地响起一串。从这种声音的效果看,中年人是没有想到有所节制,甚至努力作出控制。因而那些声响很像在一间空荡荡的大房间内制作出的音效,啸叫于空洞中,萦绕不绝。

    其实在生活中,我们都处在噪音的包围之中,无法规避它的烦扰,有时候也因为这些声音的奇异乐感而产生些听觉快感。比如半夜,夜深人静时,很远的地方会传来火车进站的那种长长的汽笛,这个声音虽属于噪音,但它因为让人感觉到是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再加之火车历来会让人产出对美好旅行的怀想,于是对于汽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7 21:38)



 

    小区绿树掩映,树从间有一条长年不曾流动的小溪,里面积满了各种形状的树叶,树叶粘在水面上,把一些小蝌蚪游动的路堵住了。阳光明媚的周末,母亲陪着小孩来到溪边。母亲在孩子身旁,声音时高时低,像一把小提琴弓弦上划出的音调,她们总在提醒小孩注意一点,不要在溪边垒砌的高低不平的石块上滑倒了。小孩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手里攥着的那根长长的枝条,他们毫无章法地用树枝拨开那些覆盖在水面的落叶,使劲往前倾着身子,试图用矿泉水瓶将那些缺氧的蝌蚪诱骗到瓶口,他们在反复试探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变得熟练起来。他们激动的表情增加了小区的生趣。不一会儿,小蝌蚪便张皇得被困在塑料瓶里,不住围着瓶子打转,那些小蝌蚪在透明的瓶子里转个不停。小孩子大喜过望,让妈妈赶紧过来看,那些小蝌蚪被逮住了,他们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书页中间,进口沙发的垫子中间的羽绒里,在那些被小孩调皮捣蛋故意挤压出丑陋形状的靠垫凹陷不平的地方,实际上都远不像肉眼所见平静如常。枕垫里栖息着一条弯曲的蛇,书页里面有一只猫头鹰要等到夜晚来临才起飞,而羽毛总会用不知什么方法从一只厚垫子根本看不出来缝隙的哪个隐秘小孔里滑落出来,它轻柔地抓住一股风,顺着它盘旋的去向,很快便跟随着家人细碎脚步进到各处房间里。所以很是奇怪,怎么会一会儿又在衣柜里发现它的踪迹,一会儿又在一本童话书里面看到它。它简直把这个家当成了自己的窝,搞得我很长一段时间还很留心它是否在孵自己的小仔。蛇可能是怕冷,所以它爱往厨房里钻,经常会发现炉灶边上有些好像用铅笔划下的浅浅的痕印,要不就是在装调料罐的地方,莫名其妙地撒些白糖颗粒,所以我据此判断,蛇把厨房视为自己的地盘,而羽毛的地盘可能在最大的那间卧室的衣柜里。而猫头鹰在书架中间呆了很久,它的规律比较好判断,白天不出来活动,夜幕降临时它就起飞了。

    我家小孩并不喜欢宠物,他只在读小学五年级时有一阵说起想养一只狗,我在饭桌上听到他有这个意思,便当即表示反对,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爱真理还是爱美人
爱真理还是爱美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36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