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丝奴
丝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1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敬告
本博中的文字全非博主原创.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04-29 19:14)

你自己何尝不知道,我不会
颂扬那天伤心会晤的惨景。
把什么留给你作为纪念?
我的影子?影子对你有何用?
那部烧掉的剧本的献词,
可是它连个灰儿也已不见,
或者是突然从镜框中走出来的
那张可怕的新年照片?
或者是焚烧白桦劈柴的
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的响声,
或者是还没有给我讲完的
他人的爱情?


我们不象沉睡的罂粟花那样呼吸,
也不知道花朵自己有什么过失。
我们是在哪些星辰指引下,
为受苦受难而降生此世?

这正月的昏暗给我们端上了
什么难吃的浆羹?
是一种什么样的无形反照啊,

弄得我们知道黎明时头脑发疯?


在这哀痛面前高山会低头,
滔滔的江水也会静止不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9 09:59)
标签:

杂谈

在太多来临和离去之间
在记忆的风中
那些颤动的时日
注定会成为
迎风飘扬的旗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奴

杂谈

    我踏在曾经走过的小路上.
  试图用我的想象推断出我们共同走过的路线.
  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因为想象始终只是想象.
  过去永远不会重复.
  就像旅人永远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
  那些藏在花丛里的脚印.
  终究
  都只能变成
  一个永恒的秘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2 08:55)

 

一切都示意我:丁香急于生活,
孩子们把球落在公园里。
接着,人们从近处搬回一些瓷砖,
一层一层剥得裸露,精心打扮的
女人的气味……风用这些微不足道的事物
织出一匹颤抖的布。而我把它撕烂,
因为老是一个人,因为老是寻找痕迹。

 

 

我们渴望守住纯粹,
尽管恶有更多的真实。

我们渴望不心怀仇恨,
虽然风暴窒息了种子。

那些种子多么轻!懂得这一点
的人,会对赞美打雷感到害怕。

 

 

她走近圆镜
像儿童的嘴
不知道撒谎,
穿着一件蓝色的睡袍,
睡袍也在变旧。

头发很快变得灰白
在极其缓慢的时间的火中。

清晨的阳光
还在加强她的影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1 22:49)
标签:

杂谈

无题


您是谁手中的雕刀、调色板和竖琴,
和缪斯组成和谐的一群,
您在把我们从俗世带走
让我们与彼岸为邻。

艺术的结晶越是真实地反映
大地的面容,
其中映出的彼岸之光和生命,
也就越会以鲜明令我们吃惊。

而我们常常会暗自心惊,
为什么至今不曾留神,
低谷里回荡着温柔的小风
雪被下枞树泛着绿色的幽影。


无题


诗人总是在教人什么,
但却不教人以自己的智慧:
他的智慧与其说可以教人
倒不如说只会使人发晕和烦闷。

生活的味道是苦还是甜,
这得你自己去体验,
诗人的悲哀和所有人的都一样:
他只教人去回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1 17:55)



那一瞬间悲欢由光阴的琴弦弹响,飘向无尽的来世。


那一瞬间我在你慈悲的眼神中获得了无限。


那一瞬间万物之外的万物,微不足道。


那一瞬间你发颤的嗓音使我生命的苦修得以品尝美妙的甘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1 17:54)

一个人是一个谜。


人独自在自己的奥秘中流连。


在烙上家庭印记的框架内,我划定人的界限。


定义的围墙内的寓所里,他做着工资固定的工作,额上写着“平凡”。

 
不知从哪儿,吹来爱的春风,界限的篱栅飘逝。“永久的不可知”走了出来。


我发现他特殊、神奇、不凡,无与伦比。


与他亲近需架设歌的桥梁,用花的语言致欢迎词。

 

眼睛说:“你超越我看见的东西。”心儿说:“视觉、听觉的彼岸布满奥秘——你是来自彼岸的使者,好像夜阑降临,大地之上显露的星斗。”


于是,我摹然看清我中间的“不可知”,我未找到的感觉,时时在更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30 21:50)

 

谁被复制了,谁消失了?
谁用两种笑容微笑?
谁的声音替两个声音发言?
谁为两个头点头同意?
谁的手势把茶匙举向唇边?
谁依然活着,谁已然逝去?
谁纠结于谁的掌纹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30 11:10)
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
拍打柔和的海滩
我不知爱过谁,爱着谁
如今—萎缩在我的四肢里
三月衰竭的风中
我列出一串不吉利的解惑的日子
最后的脚步已经消失
就象花朵很少长在菩提树上
美闪在别人的脸上
我已经失去每一个
不该失去的事物
甚至在这残余的声音中
欢欣也是模仿
我多么希望
我的怀念的回音
象这茫茫黑夜里
大海的轻波细浪
飘然来到你的身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9 19:12)

那晚我们都因对方而疯狂,
只有不祥的黑暗为我们照明,
一条条沟渠在喃喃低语,
石竹花散发着亚洲的气息。

我们穿过这座异乡的城市,
穿过如烟的歌声和子夜的暑热,――
巨蛇星座下的两个人,
谁也不敢看上对方一眼。

恍惚觉得:世纪也在身旁迈步,
一只无形的手击打着铃鼓,
那些鼓声就如同秘密的暗号,
在黑暗中围绕我们旋转。

我和你,在神秘的夜雾里,
仿佛走在无主的大地上,
可月亮像一只土耳其的钻石小舟,
突然闪现在相会即离别的上空。

在你那个我一无所知的命运里,
倘若那晚倒回,重返你身旁,
你就会知道,这神圣的一刻
已经走进了某个人的梦乡。


我仿佛俯在天边的云端,
把你讲过的话儿思念,
而你听到我的语句,
黑夜变得比白昼明丽。

我们,就是这样离开了大地,
象星星漫步于高高的天际。
无论是现在、将来,或者当初,
都不会与绝望,也不会有耻辱。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你可听见
我怎样把活着的你呼唤。
我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9 19:09)

你总是那么神秘和清新。
我对你一天比一天温顺,
但是啊,冷酷的爱人,你的爱情
让我觉得像烙铁和烈火。

 

你不许我歌唱,不许我欢笑,
甚至早已禁止我祈祷。
只要我能够与你厮守在一起,
无论怎样我都不在乎!

 

这样,我不再了解天与地,
活着,却再也不能歌唱,
仿佛你走遍地狱与天堂,
夺走了我自由的灵魂。


一切被夺走:力量,爱情。
在可厌的城市里,太阳不喜欢
被抛弃的身体。我觉得,体内的
血液已经完全变得冰冷。

 

我不了解快乐缪斯的性情:
她瞅了一眼,却默不出声,
神情疲惫,戴着深色花冠的
脑袋,低垂到我的前胸。

只有良心变得愈益恐怖地
疯狂:期盼伟大的奉献。
我捂住脸,我回答她……
但不再有泪水,不再有辩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