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摄影师张员外
摄影师张员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567
  • 关注人气:13,8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说明

本博客所有原创图文如需转载使用,请注明出处,谢谢!

 

Email:suluzhang@163.com


我的围脖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蒸汽机车

火车

摄影

分类: 人文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驶向蟳浦的公交车上,一位满头银发却戴着鲜艳花环的老妇是我们的同行者,她引领我们来到这座位于泉州东南部的小渔村。

借用一个时髦的话题,蟳浦,是当年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史料记载,当时大部分载满丝绸、瓷器的商船从蟳埔起航,沿着闽南沿海航行到达南洋,经印度洋、非洲东岸,然后再到北岸卸货。当然,千年过去,这里早已承载不了越来越大的世界。它,现在只是一个安静的小渔村,和过去保持联系的,是散落在村落里的老“蚵壳厝”和依然传统装束的美丽女人。

这就是名叫“蚵壳厝”的老房子。这样独特的建筑方式,也和曾经的历史有关。当年从蟳浦远航的商船,在返航的时候,为保持空船航行时的重心平稳,船员们将散落在海边的蚵壳装在船上压舱,载回来后先是堆放在蟳埔海边,然后就被当地人将蚵壳中填充泥土,作为一种建筑材料,盖起这样坚固的房屋。

 

在蟳浦,依然能看到最古老的蚵壳厝,尽管已经无人居住。现代的人们纷纷建起更适应现代生活设施的水泥房和小洋楼。但是念旧的人们,仍然会在某面外墙上用这种古老的方式加以装饰,也算是对传统的一种不舍吧。


和蚵壳厝不同的是,蟳浦女人的美丽头饰仍然随处可见。她们头上的这种独特花环叫做“簪花围”。簪花围有鲜花,也有绢花,最重要是五颜六色。有意思的是,花环的鲜艳程度和年龄没有什么关系,很多白发苍苍的老妇,反而最“花枝招展”,年轻的小媳妇,有时候反而现代有些小清新。


但蟳浦女的美,并不只是簪花围的效果,她们身上的碎花斜襟小褂和七分黑裤,使整体变得更加协调,进而有一种异域的气息(传说她们的确有古阿拉伯后裔的血统)——甚至让人忽略她们自身的姿色如何。 


不能否认的是,蟳浦也在经历现代化的冲击。尽管80%的女性都仍然依循传统,但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包括不少外来人口)在日常生活中不再愿意向上一辈那样麻烦的缠头和装扮。 


尽管她们也保留着属于自己的“簪花围”和传统服装,但只有在节假日或重要社交活动(比如婚庆)时才会隆重的穿戴起来。


留在蟳浦村的妇女,传统的生活方式就是以渔为生。直到现在,她们也仍然常常跟着渔船到出海口。


 她们每天大部分的工作就是捡拾和清理这些牡蛎,有时候在渔港旁,有时候在村口路边。


蟳浦村的海鲜集市是见到蟳浦女最活跃的地方。她们在这里出售自家渔船出海的收获,也在这里唠嗑聊家常,这里就是她们的社交舞台。若想看到最多样最美丽的“簪花围”,直接在下午到集市上来就好了。


由于蟳浦女的美丽和蚵壳厝的独特,近些年来,蟳浦村正在被打造成一个民俗旅游的景点。这给这个安静的小渔村带来的最直接的变化就是村子和渔港之间的这条宽马路。新建的马路让游客更加便捷的驱车来到这里。

但这条大马路,也将渔村和渔港分隔开来。蟳浦女们不得不每天挑着蚌壳担子横穿在机动车的间隙里——为了她们一直保持的传统的生活方式。 


是的,人们常常呼吁对传统的保持,但保持传统又是相当的不易。为了保持蟳浦女的独特美丽,当地的小学校特地开设了兴趣班,让适龄的孩子学习和了解祖辈们的发饰传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厦门

渔港

沙坡尾

分类: 人文旅行
沙坡尾,在老厦门人心中有着特殊的意义。老厦门人记忆中的“老厦港”,指的就是这里。沙坡尾实际上是一个小小的避风坞,刮台风的时候,渔船们只要躲进沙坡尾,就会平安无事。落潮时,这里一片滩涂,渔船搁浅在港湾,渔民们修网聊天;等到每天涨潮时,就该出海捕鱼了,而前一天已经出海的,就会满载而归。此时,岸上早就等候着的村民,迫不及待地要看到最新鲜的海产了。

只是,这样的景象到今年6月就将从沙坡尾消失了。6月10日,这里将实行封闭清淤,所有渔船将退出沙坡尾,渔民则上岸转产转岗。据了解,未来的沙坡尾将建成保留老厦门风情的文创区,这个新厦门最后的老渔港,或会保留几艘观赏性的渔船。目前,岸上的文艺风格的西点店、寿司店、休闲茶座已经不断增多,西区的创意园区也已经小有名气。

沙坡尾正在经历的巨变,对于居住在这里的老厦门人,既是期待,也有不舍:渔船的退出,会改善这里的卫生环境,同时,也会失去一道熟悉的风景。也许是出于这样的矛盾心理,他们也会常常停下来,再看看那些即将消失的老渔船。

和他们一起见证这个过程的,还有沙坡尾出海口的朝宗宫,这是渔民们向妈祖祈求风调雨顺的地方。有意思的是,朝宗宫的对面——沙坡尾的另一角,矗立着两座现代化的摩天大楼,整个避风坞都笼罩在两座现代大楼的阴影和倒影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尼泊尔

摄影

地震

分类: 资源分享
8.1级的地震让尼泊尔这个神秘美丽的国家遭到重创,整个国家——从人们的生活到珍贵的历史遗迹,都被大地的颤抖撕裂。在这些职业摄影师的镜头里,这种安静的悲伤,或许更有说服力:灾难,应该让生存者更懂得珍惜。

 

加德满都旁的小河,人们将遇难者送到这里火化。(纽约时报摄影师 Daniel Berehulak)


幸存者在简单的油布下躲雨,等待印度军队的救援。(法新社摄影师 Sajjad Hussain)



父亲抱着受伤的孩子,在机上临时区等待救护车的到来。(美联社摄影师 Altaf Qadri)



地震破坏了电力,幸存者集中起来为手机充电。(美联社摄影师 Bernat Armangue)



一位妇女在即将火化的父亲身旁哭泣。(路透社摄影师 Danish Siddiqui)



家属守在亲人尸体旁,等待火化。(GettyImages摄影师 Omar Havana)



一位尼泊尔妇女抱着从寺院废墟中捡回的佛像。(Anadolu图片社摄影师 Metin Aktas)



一位幸存者在临时避难所旁的街上看报纸。(GettyImages摄影师 Omar Havan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5 17:45)
标签:

春运

春节

火车站

回家

分类: 影像碎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就错过了乌镇戏剧节,今年,我们干脆早早就订好了西栅的民宿,决定好好享受一下古镇的艺术嘉年华。到的时候,戏剧节已经开始了两三天,但我们一点也没有错过最精彩的部分,才安顿好就遇到了正在古街上巡游的法国艺术团体,来自外星的的机器人和螳螂的世界,让午后的街道立刻欢乐起来。我们还赶上了春节才能见到的长街宴!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我们不断地在古镇的街头巷尾寻找和偶遇,从京剧经典、傩戏遗产、传统提线木偶,到先锋话剧、行为艺术、即兴演出,渐渐地,我们竟然有些分不清哪些是生活,哪些是表演。最有趣的是桥头那个放米花炮的老大爷,他每天都定时出现在那一片小空地上,慢悠悠地摇着自己的炮炉,不论旁边是来自北京上海还是法国的艺术家,演出的是话剧戏曲还是肢体默剧,他都按自己的节奏吱吱哑哑的摇着,直到炮膛发热,他就大喊几声“响了啊响了啊”,然后“轰”的一声,一阵白雾后,白花花的玉米爆花出炉了!此时,无论是游客还是艺术家,都成了他的观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