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无艳
曾无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22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翰福音1:9)

 

有一个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马利亚和她的姐姐马大的村庄。这马利亚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头发擦他脚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她姐妹两个就打发人去见耶稣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耶稣听见就说:“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叫神的儿子因此得荣耀。”(约翰福音11:1-4)

 

过去一个多星期,凶险的事结伴而来,发生在我的身上。在我彻底的软弱之际,神赐下异样的平安。这两年,过去那个自信能干,能搞定很多事的我已经完全死了,作为一个相当软弱的人,我每一天的日常生活都需要仰望给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欢迎大家探讨《爸爸去哪儿?》硬伤:让小女孩与成年男性独处、哄睡

 

很多年前,我去参观一个树林里游戏设施:一条绳梯可以把孩子带到一个以树为支撑半空平台,孩子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游戏,然而这个平台是半封闭的,四周用木板围起来,仅露天。以我作为女性和女孩妈妈的敏感,我觉得这个设计留下安全隐患,有可能成为幼儿受到性伤害的场所。我肯定不愿意让我的女儿在这个一个看起来又自然、又有童趣的游戏场所玩,因为它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安全。

 

上周五晚上,看《爸爸去哪儿》,换爸爸这一期,当我看到小女孩被父亲以外的成年男性哄睡时,我感受到的不是温暖有爱,而是不安和危险。

 

小孩受到性伤害在什么年纪?而性伤害小孩的又都是些什么呢?

 

大部分的性伤害都发生的小孩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做虾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暴力的事情。

 

我贪虾鲜,所以每次想吃虾,都是近吃饭时才去买虾,巴不得虾直接从菜市场游到我的油锅里,有时候,为了让虾一只都不死,10分钟路程的菜市场,我都要打车回。

 

吃虾是来广东之后才有的事情。从小到大,我除了吃过咸带鱼和干墨鱼,就没吃过海鲜。至于虾,屋门前的池塘里也有,不过,是黑黑硬硬的老公公,又老又硬又没肉,偶尔逮住了一两只,也没法大张旗鼓要煮来吃,不过是我儿时的玩具罢了。当然,其实不敢吃,因为大人告诉我,吃了虾会肚子痛,还真把我吓着了。

 

为了讨个鲜,在餐馆里吃的虾,不是白灼,就是刺身。我并不是很喜欢。

 

有一次,居然让我吃到了焗得很干的虾。一吃上瘾,终生难忘。只差没冲到厨房去问大厨是虾是怎么做的了。

 

好在还有擅长做海鲜的来自潮州的朋友。他告诉我,要想让虾比较干身,最好的办法是用微波炉叮一下。我是百分百地反对用微波炉的人士,他看着我无奈的模样,长叹一口气,教我一个字:焖!

 

焖虾!没错,从那以后我吃得最多的,就是焖虾。所谓焖,通常都是小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喜爱的男人说他的婚姻志向是找一名想脱贫的泼妇,我心动得不行,但是我立志告别泼妇的行列,人各有志,算是无缘。前段时间,不小心撒了一次小泼,被罪咎感折磨得要死,只好恒切祷告,求神帮助我像戒烟一样戒了泼妇。

 

题图:曾忆城

我以前是一枚吵架高手,较少有我吵不过的架。近年式微,沦陷了,约架就不要再找我了。

 

这一二年也有一些让人恨不得杀人放火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像一枚高手一样云淡风轻地对付了。虽然做不到“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但是,倒是学会了忍耐,不怎么争辩和解释,有时也会直接放行野蛮。

 

当然,相比起贤良淑德,温柔敦厚的女人,我还差得很远。我只能跟自己比,时常有人跟我说,咦,你变化好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孩多大可以开始吃辣椒?每个父母的回答都不一样。女儿几个月大的时候,我看她吃淡而无味的米糊,就用筷尖点一些我老爸她外公做的辣椒酱给她吃,她舔得吧嗒吧嗒。当然,这只是偶然为之,因为,照广东人民的说法,辣椒湿热,不能让小朋友碰的。他们忘了辣椒也含了大量的维C啊。

 

话说有一天,朋友老蔡来我家,我3岁的外甥家骐因懒困错过了吃晚饭的时间,醒来后,开始撒娇挑食。我姐跑进厨房,盛了一碗剩饭,挖一勺辣椒酱,拌进饭里,小家伙一声不吭,埋头就吃。老蔡为小朋友的吃相感染,嘴馋得不行,我冲进厨房,如法炮制一碗。从那以后,老蔡一来到我们家,我就会看看家里还有否剩饭,有的话,稍微加热一下,给他一碗辣椒酱拌饭。

 

有时候朋友错过吃饭的时间,我就给他下了一碗清汤挂面,外加一勺辣椒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半年前,我和欣媛一起采访了钟越娜师母,我们探讨一个严肃的话题:要不要打孩子?“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箴言13:24)” 打孩子,要用杖,不可带着怒气,这是一种更需要智慧,更深刻的爱。孩子是可以惩罚的,在爱的前提下,才能实现训练孩子而非伤害孩子的目标。

 

指导专家:钟越娜,美国亲子关系专家,婚姻咨询专家,美国《真爱》杂志特约讲员及作者。

 

题图:曾其乐

 

一说到惩罚孩子,很多人都会皱眉头,脑子里浮现出气急败坏的父母和无限委屈的孩子。尤其是一些小时候因被严惩而受到伤害的父母,不打孩子不惩罚孩子成了他们养育孩子的一条铁律。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摄影:曾忆城

 

每一个在你生命中出现的人都不是徒然的,尤其是那些带给你剧烈冲击过的人,让你忍不住去追问为什么的人。阿Y曾让我很苦恼,我“捂”了她好些年,连她的朋友都算不上。后来,她离开了广州,我却渐渐地发现,我们已不知不觉像亲人一样。我生命最重要的两个时刻,她都在场。她的出现,带着上帝对我的祝福。

 

我亏欠了你

五六年前,我在一家杂志社做主笔,阿Y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到我们组做记者。黑瘦、怯生生、冷、不可亲近。她是基督徒,未信主的我有点烦基督徒传福音。她倒没有跟我传福音,一来就给我惹事,工作上出了些错,我抱着电话跟人道了半天歉后,不想多理她。她业务能力显然有待提高,人不是我招的,我当然不管。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女儿的妹妹要来过中秋,连忙找出侄女送的本来生活的蟹票下单,说是20号以后才能开湖卖蟹,这中秋宴吃什么好呢?

 

说个趣事儿,别笑。小时候,家里来客人,菜不够,下一碗辣辣的面条,再卧几个鸡蛋就是一道菜了,面条下饭,多有创意的吃法。后来发现城里人都不这么吃。我们农村,早餐都是吃米饭的,光吃面条,哪饱肚子?嗯,有点冷。

 

父亲长年在外打工,无论是远行,还是回到家,母亲都会给她下一碗面,面里有好几个荷包蛋,有时候还会有肉丝。那时候的面条,自己种的麦子做的,蛋是土鸡蛋,肉是土猪肉,做梦都想念的味道。现在回老家也吃不着了,没人种小麦了,面条都是城里进的货,一点念想都没有了。

 

我在邵阳幼师读书时,幸福就是学校附近的摊子吃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1 22:11)

 

作为一枚资深的单亲妈妈,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外人看来,我是一名坚强勇敢的“伟大母亲”。实际上我是一枚怨妇,隐形的。据我侄女回忆,我曾经可以在露台上坐一整天,被一地的烟头包围,她做好饭,叫我吃,我一声不吭扒两口,接着回去坐着。我们一起去旅行,在玉龙雪山,我不看山不看云,一直在打电话骂人,她问你骂谁,我说“前夫”。这孩子没被我毒死在成长期,长大后还没缺心眼,不容易。

 

在成为怨妇之前,我写大量的专栏。后来就不太写了,不写的原因,是我做不到“我手写我心”,没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更经受不起剥开自己的伤口看看的伤痛。

 

我走过来了

 

现在看自己的离婚,一方面是罪,一方面是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有很多关于孩子的惨烈的社会新闻,对孩子痛下杀手这种极端现象,让人悲愤。孩子作为最弱小的人类存在,他们不仅在暴行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他们在任何的不被呵护的情况下,都只能被动接受。

 

除了令人发指的热暴力,发生在孩子身上的冷暴力或者无意伤害,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每个人,都有份呵护孩子的心灵,然而,实际上的情况却并不如是,对孩子的冷暴力或无意伤害,很可能就来自于孩子的父母、亲人或者邻居。

有一个笑话是这样的。夜里,孩子哭,妈妈就说:“你再哭,我就把你扔到门外去喂狼。”孩子哭了一夜,妈妈这句话也说了一夜。天亮了,站在门外等待的狼很生气地说:“骗子,等了一晚上,也没见你把孩子扔出来。”然后,狼失落地走了。

 

这个笑话中的妈妈,比比皆是。她们说话句式不用换,内容可以稍稍换一下:“你再不好好吃饭,就别再想吃饭了”、“你再哭,再哭我就打死你”、“你再不走快一点,你就别想回家了”……你可以停下来回忆一下,自己是否在童年时,被父母亲这样恐吓过?如果你已经为人父母,你是不是偶尔也会操起这样的“武器”来“对付”你的孩子呢?

 

孩子只不过犯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