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城中故事
城中故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3,085
  • 关注人气:2,2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7-08 23:39)

周一门诊,和往常一样,约了三十多个病人。

 

他个子挺高的,戴眼镜。得有185以上,因为我那经常打球,所以对人的身高比较敏感,目测身高也是八九不离十,“瘦高眼镜”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从说话有礼貌谦逊的态度判断他应该是在政府或学校工作。“瘦高眼镜”是个病人家属,第一次来我门诊,且拿着一大堆放射科的片子。

 

顾院长,我是慕您名而来的。我夫人今年三十五岁,因为腹痛在J医院查了两个月,最后发现她得了结肠癌,原先计划在J医院住院,但是因为病人太多,住不上,没办法,只能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3 16:30)

候机,现代人经常出差遇到的实际问题。我觉得候机我们都在干什么?最近我注意了一下,看到,机场候机的大多数人都是“低头族”,由于是“白金卡”,有幸到贵宾室,大多数人也都是低头看手机的居多。有时候,我们的候机,特别是晚点的时候,要等几个小时。我觉得是对时间的浪费。但是我们又找不出更合适的消磨时间的方法。最近,我发现利用这段时间走路是个好办法。

昨天到杭州出差,由于天气原因,飞机大面积误点。机场里,包括贵宾室都是座无虚席。我想了一下,反正好多时间,我就把行李托在贵宾室。然后轻装徒步。我把首都机场的T3航站楼所有的大厅走了一遍,计算了一下,时间是45分钟,大概6000步,相当于5公里。一天的走路任务已经达到了一万步。有点出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开始登机了。什么都没有耽误。

其实运动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有时间,许多人说:“我太忙了”没有时间。其实我的总的感觉是,只要你想运动,就有时间,只要你不想运动,你就有理由。运动不需要场地,不需要设备,不需要装备,只有一颗想运动的心。

身体是自己的,想高兴的事,做想做的事,做对身体有利的事,多走走没有坏处,运动就在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肿瘤外科医生为病人的“尊严”手术,对还是不对?

原创 2016-08-02 顾晋 知识分子


►顾晋


编者按:       

        一个3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直肠癌手术后造口复发肿瘤,医生们一致认为这种身体状况不适合再手术了。但整日身上散发着粪便的味道,让小伙子觉得自己“一点尊严都没有”。面对小伙子的手术请求,病人“尊严”和肿瘤治疗“规范”,医生该如何选择?


撰文 | 顾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

责编 | 程莉


● ● ●


小Y又到我门诊。落座后,他平静地告诉我:“肝上又出现了转移。”面对这样的坏消息,这个只有30多岁的小伙子,显得十分淡定。


思绪回到三个月前。一天上午,一个女子带着她丈夫的片子来到我的门诊。我看了片子,觉得没有治愈希望了。这个病人只有三十出头,直肠癌手术后造口复发的肿瘤很大,占据了腹壁的1/4。这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When my fiercely independent friend die

 

大卫爱书,爱音乐,爱艺术,爱旅行。直肠癌择期手术后11天,他过世,享年87岁。在他的葬礼上,一位老友说:“要是大卫不做那手术就好了”。这话对吗?

社会在担心体弱及失智老人不断增长的医疗与照护需求。但是大卫的故事突显了另一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多的高龄老人依然睿智、活跃且貌似身体状况良好。对于这些老人的治疗我们该依据什么呢?在我的诊所里,我依据他们的生理年龄进行治疗。那么胆固醇、血压以及糖化血红蛋白,这些指标对于高龄人群的治疗又有多少用处?对于结直肠癌患者,合并症而非年龄,似乎是术后预后不佳的风险因素。随着年龄的增长,合并症增多。虽然大卫看似健康,他实则患有四种合并症。对于高龄老人,你如何向他们解释手术的风险呢?如何权衡这些风险是源于合并症抑或是仅仅源于他们的年龄?我们是否需要像评估心血管事件风险一样来进行计算?我们是否需要精于风险评估并善于医患沟通的临床医师?甚至对于85岁以上高龄患者的治疗,我们的最佳方案是否基于研究并循证有据?关于手术,大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行车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最常见的交通工具。那个时候,几乎每个家庭都有自行车。我的记忆中,自行车当时就几个品牌,“凤凰”“永久“,还有飞鸽牌,这三个是主力品牌。就像我们的九十年代小轿车刚刚普及的时候,就是三款,捷达“ ”富康桑塔纳一样。

我们住的是大杂院,两层的红墙砖楼,楼道里大家都要堆放许多自己家的东西,当然最多的是蜂窝煤,大白菜,还有就是自行车。自行车是可以露天放的,只是下雨会淋湿。

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医生,我们家住的离爸妈工作的医院较远,因此爸爸妈妈都有自行车。爸爸的车是最老的牌子,据说是一个国外的品牌,好像没有当时最响的鳯头(据说是英国的品牌)那么有名,但是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牌子,但是,我爸爸的自行车显然是名牌,比国产的“永久”“飞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篇我以前写的文章。在今天魏则西同学的就医经历出现后,我在反思这个问题——就是医生在不能给病人提供治疗的时候,是否应该劝病人放弃治疗? 生病不是医生的错,也不是病人的错。医学不是万能的,我们的医生让病人知道,医学是有限的。我下面介绍的病例就是如此,我可能做了医生职责范围以外的劝说,但是,我个人认为是对病人负责任的。我真的不认为医生们都有责任这么做,我很渺小,我觉得我只能做我想做而且能做的。今天,我们许多地区还很贫穷,老百姓因病返贫的现象时有发生。作为医生用良心做事,用术救人是责任。人走了不能复生,留下我们的思考是好事,其实大家的心思是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则西临行前的视频看了让人动容,在此,我也讲一个故事给您听听,尽管是以前讲过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来自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也在首钢医院工作,我是一名外科医生。外科医生这个职业可能跟大家想象中有所不同,今天想要跟大家探讨的话题是:我原以为医学无所不能。

  1968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我看在座的很多同志1968年还没有出生,1968年,一个农民得了肿瘤,肿瘤非常大,她每天只能坐在床上,根本躺不下,这种生活状态她持续了很多年,后来她实在是忍受不了了。这时候,有亲人解放军给她把这个瘤子去掉了。这个肿瘤非常大。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当医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医生能把病人肚子里这么大一个东西拿走,当时的报道是瘤子有90斤重。我做了30年医生,就是现在来看这个肿瘤要切除也不是很简单,所以我觉得医学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一直以为医学是万能的。

  我当医生很多年了,我发现医学有了很快速的发展,现在的医学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比如说机器人手术,是在法国的手术室为一位美国的病人做手术,为什么能做到?这就是远程医疗。美国在发明机器人手术的时候是有什么样的想法?是因为当时的宇航员登月,他要在月球上住那么长时间,万一他要阑尾炎犯了怎么办呢?就可以通过这个手术器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8 13:17)
标签:

杂谈

今天门诊,一个外地病人,女性,六十多岁。看上去家属瞒着她,我检查了发现是直肠癌确诊无疑。病人反复问我,:‘大夫,我这个病是良性还是恶性?’家属们都低头默不作声。看来他们希望我告诉她。我在观察,通常家属要不想让病人知道都会做出暗示或表情。今天没有。我回答:‘您的病不像是良性的’。老人好像听懂了,重复了一句。有时候我们医生的语言对病人很重要,怎么说让病人不感到恐惧,刺耳。检查病人,‘脱裤子’就不如‘老人家把裤子退下来,我们得给您查查’听起来更舒服。冬天给病人检查,手很凉,个病人说一声‘我的手有点凉’病人会倍感关爱。老人的家族史,常有老伴不在了,我们通常问‘老伴挺好的?’不在了让家里人说,如果我们问‘您老伴还在吗’老人会很不高兴。有的老年病人,刚进来有点紧张,可闲跟他拉几句:‘’老人家,多大岁数了?‘’老人会放松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8 13:17)
标签:

杂谈

今天门诊,一个外地病人,女性,六十多岁。看上去家属瞒着她,我检查了发现是直肠癌确诊无疑。病人反复问我,:‘大夫,我这个病是良性还是恶性?’家属们都低头默不作声。看来他们希望我告诉她。我在观察,通常家属要不想让病人知道都会做出暗示或表情。今天没有。我回答:‘您的病不像是良性的’。老人好像听懂了,重复了一句。有时候我们医生的语言对病人很重要,怎么说让病人不感到恐惧,刺耳。检查病人,‘脱裤子’就不如‘老人家把裤子退下来,我们得给您查查’听起来更舒服。冬天给病人检查,手很凉,个病人说一声‘我的手有点凉’病人会倍感关爱。老人的家族史,常有老伴不在了,我们通常问‘老伴挺好的?’不在了让家里人说,如果我们问‘您老伴还在吗’老人会很不高兴。有的老年病人,刚进来有点紧张,可闲跟他拉几句:‘’老人家,多大岁数了?‘’老人会放松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门诊遇到一女生意人,直肠癌,距肛门三厘米。许多医院看了,让她手术但不保肛门。要带粪兜。病人拒绝,四处找游医,效果不佳,症状加剧,她的情绪极度低落,说自己活不了了。我看了她的情况,觉得她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糟。病灶仅在局部,没有远处转移。建议她先放化疗,有百分之二十的机会肿瘤完全消失,如果真的如此,可不手术。此刻病人双眼发亮。我告诉她,‘’如果肿瘤还在,也不要紧,我们可以选择手术,保肛与否看放疗疗效。如果肿瘤缩小,我们也可局部切除。仍然可以保肛啊。在退一步,不能保肛,生命更重要吧?病人不要悲观,我有办法!‘’她听后,很激动,和我说‘顾大夫,我跟定你了,您说咋弄就咋弄,全听你的!我的生命就交给你了!‘’我觉得有时候和病人多讲讲,利弊说清,病人会信任,我们同时得到尊重

删除文章

查看文章原微博

我的文章

父亲医生教我二三事

生命抉择

赞1 评论

◆◆



城中故事

30秒前

生命和保肛shu ...

查看更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