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城中故事
城中故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0,437
  • 关注人气:2,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7-08 23:39)

周一门诊,和往常一样,约了三十多个病人。

 

他个子挺高的,戴眼镜。得有185以上,因为我那经常打球,所以对人的身高比较敏感,目测身高也是八九不离十,“瘦高眼镜”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从说话有礼貌谦逊的态度判断他应该是在政府或学校工作。“瘦高眼镜”是个病人家属,第一次来我门诊,且拿着一大堆放射科的片子。

 

顾院长,我是慕您名而来的。我夫人今年三十五岁,因为腹痛在J医院查了两个月,最后发现她得了结肠癌,原先计划在J医院住院,但是因为病人太多,住不上,没办法,只能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3 23:46)
标签:

杂谈


惜荫中学是北京四十三中的前身,始建于1947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在北京四十三中度过了一生中难忘的中学时代。四十年过去了,回首过去,骚年往事历历在目.......


拉练

拉练实际上是军事用词。我百度一下:“拉练”是军队里一个很重要的训练科目,这是为了增强下级军官和士兵的体质及加强战斗力的一种训练。在拉练过程中,每个人都会在一种纪律严明的压力下磨励自己,使这支队伍变得更加团结和更具有凝聚力。倘若这支原本只有七分战斗力的队伍,在拉练的锻炼中会变成一支顽强的有十分战斗的队伍。这便是军队里经常拉练的目的。简单的来说,拉练就是负重走几十公里路,有时还在外面住,翻山越岭,比较严厉的一种磨练。

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学校的学生要“学工”“学农”“学军”。其中我们印象深刻的就是“拉练”。首先,年级的老师们要给我们层层动员,同学们全员参与,班干部带头。然后我们全体同学要回家做拉练所需的准备工作,一般拉练要进行大约十多天,日常生活用品自带,整个过程半军事化管理,除了班上身体不好的特殊原因,所有同学都必须参加。其实即使是身体不好的同学,也真的想参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3 16:30)

候机,现代人经常出差遇到的实际问题。我觉得候机我们都在干什么?最近我注意了一下,看到,机场候机的大多数人都是“低头族”,由于是“白金卡”,有幸到贵宾室,大多数人也都是低头看手机的居多。有时候,我们的候机,特别是晚点的时候,要等几个小时。我觉得是对时间的浪费。但是我们又找不出更合适的消磨时间的方法。最近,我发现利用这段时间走路是个好办法。

昨天到杭州出差,由于天气原因,飞机大面积误点。机场里,包括贵宾室都是座无虚席。我想了一下,反正好多时间,我就把行李托在贵宾室。然后轻装徒步。我把首都机场的T3航站楼所有的大厅走了一遍,计算了一下,时间是45分钟,大概6000步,相当于5公里。一天的走路任务已经达到了一万步。有点出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开始登机了。什么都没有耽误。

其实运动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有时间,许多人说:“我太忙了”没有时间。其实我的总的感觉是,只要你想运动,就有时间,只要你不想运动,你就有理由。运动不需要场地,不需要设备,不需要装备,只有一颗想运动的心。

身体是自己的,想高兴的事,做想做的事,做对身体有利的事,多走走没有坏处,运动就在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肿瘤外科医生为病人的“尊严”手术,对还是不对?

原创 2016-08-02 顾晋 知识分子


►顾晋


编者按:       

        一个3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直肠癌手术后造口复发肿瘤,医生们一致认为这种身体状况不适合再手术了。但整日身上散发着粪便的味道,让小伙子觉得自己“一点尊严都没有”。面对小伙子的手术请求,病人“尊严”和肿瘤治疗“规范”,医生该如何选择?


撰文 | 顾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

责编 | 程莉


● ● ●


小Y又到我门诊。落座后,他平静地告诉我:“肝上又出现了转移。”面对这样的坏消息,这个只有30多岁的小伙子,显得十分淡定。


思绪回到三个月前。一天上午,一个女子带着她丈夫的片子来到我的门诊。我看了片子,觉得没有治愈希望了。这个病人只有三十出头,直肠癌手术后造口复发的肿瘤很大,占据了腹壁的1/4。这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When my fiercely independent friend die

 

大卫爱书,爱音乐,爱艺术,爱旅行。直肠癌择期手术后11天,他过世,享年87岁。在他的葬礼上,一位老友说:“要是大卫不做那手术就好了”。这话对吗?

社会在担心体弱及失智老人不断增长的医疗与照护需求。但是大卫的故事突显了另一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多的高龄老人依然睿智、活跃且貌似身体状况良好。对于这些老人的治疗我们该依据什么呢?在我的诊所里,我依据他们的生理年龄进行治疗。那么胆固醇、血压以及糖化血红蛋白,这些指标对于高龄人群的治疗又有多少用处?对于结直肠癌患者,合并症而非年龄,似乎是术后预后不佳的风险因素。随着年龄的增长,合并症增多。虽然大卫看似健康,他实则患有四种合并症。对于高龄老人,你如何向他们解释手术的风险呢?如何权衡这些风险是源于合并症抑或是仅仅源于他们的年龄?我们是否需要像评估心血管事件风险一样来进行计算?我们是否需要精于风险评估并善于医患沟通的临床医师?甚至对于85岁以上高龄患者的治疗,我们的最佳方案是否基于研究并循证有据?关于手术,大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一个肿瘤外科医师,由于专业的原因,我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太多的无奈与失落。作为一个医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有时候在与疾病的抗争面前显得十分苍白无力,我想用手中的手术刀切除病灶,解救生命,但是我发现,许多情况下我不能。有时候,我的手术做的很满意,肿瘤切除的很完整,但是,很快,肿瘤又来了,没有任何堤防,没有任何征象,让所有人为之惊叹,让所有人恐慌,让所有人绝望,但这是真实的,我们熟悉的傅彪,我们熟悉的赵丽蓉,我们熟悉的庄则栋,我们熟悉的周恩来,许许多多,伟人,艺术家,普通百姓,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不管你想不想离开,都离开了,在医学面前大家的机会是同等的,我们在为医学的进步发展和取得的成就欢呼的时候,我们也一定要看到医学的局限性,医学的无奈,医学带给人们的苦涩和悲凉,医学留给我们的无尽的思考。今天下午我们要到北大一起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引人深思的话题。期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行车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最常见的交通工具。那个时候,几乎每个家庭都有自行车。我的记忆中,自行车当时就几个品牌,“凤凰”“永久“,还有飞鸽牌,这三个是主力品牌。就像我们的九十年代小轿车刚刚普及的时候,就是三款,捷达“ ”富康桑塔纳一样。

我们住的是大杂院,两层的红墙砖楼,楼道里大家都要堆放许多自己家的东西,当然最多的是蜂窝煤,大白菜,还有就是自行车。自行车是可以露天放的,只是下雨会淋湿。

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医生,我们家住的离爸妈工作的医院较远,因此爸爸妈妈都有自行车。爸爸的车是最老的牌子,据说是一个国外的品牌,好像没有当时最响的鳯头(据说是英国的品牌)那么有名,但是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牌子,但是,我爸爸的自行车显然是名牌,比国产的“永久”“飞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篇我以前写的文章。在今天魏则西同学的就医经历出现后,我在反思这个问题——就是医生在不能给病人提供治疗的时候,是否应该劝病人放弃治疗? 生病不是医生的错,也不是病人的错。医学不是万能的,我们的医生让病人知道,医学是有限的。我下面介绍的病例就是如此,我可能做了医生职责范围以外的劝说,但是,我个人认为是对病人负责任的。我真的不认为医生们都有责任这么做,我很渺小,我觉得我只能做我想做而且能做的。今天,我们许多地区还很贫穷,老百姓因病返贫的现象时有发生。作为医生用良心做事,用术救人是责任。人走了不能复生,留下我们的思考是好事,其实大家的心思是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则西临行前的视频看了让人动容,在此,我也讲一个故事给您听听,尽管是以前讲过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来自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也在首钢医院工作,我是一名外科医生。外科医生这个职业可能跟大家想象中有所不同,今天想要跟大家探讨的话题是:我原以为医学无所不能。

  1968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我看在座的很多同志1968年还没有出生,1968年,一个农民得了肿瘤,肿瘤非常大,她每天只能坐在床上,根本躺不下,这种生活状态她持续了很多年,后来她实在是忍受不了了。这时候,有亲人解放军给她把这个瘤子去掉了。这个肿瘤非常大。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当医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医生能把病人肚子里这么大一个东西拿走,当时的报道是瘤子有90斤重。我做了30年医生,就是现在来看这个肿瘤要切除也不是很简单,所以我觉得医学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一直以为医学是万能的。

  我当医生很多年了,我发现医学有了很快速的发展,现在的医学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比如说机器人手术,是在法国的手术室为一位美国的病人做手术,为什么能做到?这就是远程医疗。美国在发明机器人手术的时候是有什么样的想法?是因为当时的宇航员登月,他要在月球上住那么长时间,万一他要阑尾炎犯了怎么办呢?就可以通过这个手术器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8 13:17)
标签:

杂谈

今天门诊,一个外地病人,女性,六十多岁。看上去家属瞒着她,我检查了发现是直肠癌确诊无疑。病人反复问我,:‘大夫,我这个病是良性还是恶性?’家属们都低头默不作声。看来他们希望我告诉她。我在观察,通常家属要不想让病人知道都会做出暗示或表情。今天没有。我回答:‘您的病不像是良性的’。老人好像听懂了,重复了一句。有时候我们医生的语言对病人很重要,怎么说让病人不感到恐惧,刺耳。检查病人,‘脱裤子’就不如‘老人家把裤子退下来,我们得给您查查’听起来更舒服。冬天给病人检查,手很凉,个病人说一声‘我的手有点凉’病人会倍感关爱。老人的家族史,常有老伴不在了,我们通常问‘老伴挺好的?’不在了让家里人说,如果我们问‘您老伴还在吗’老人会很不高兴。有的老年病人,刚进来有点紧张,可闲跟他拉几句:‘’老人家,多大岁数了?‘’老人会放松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