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纪铁生组合
纪铁生组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76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09-09-04 17:16)
   我不能熟练地生活

 

朋友啊
别以为我是在熟练地生活
哪怕我走过太远
也见过太多

还有眯缝的眼
它审视着,包容着
还有眼角发射出去的细箭
和箭矢攀爬到的创口
噢,还有它们紧闭的嘴唇
埋藏着忍耐与惊恐
还有至今仍在突突跳动的
思念与愠怒
还有,还有

朋友啊
当你不在本地的时候
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顽皮
在四周空寂的晦暗圆心
我偶尔会紧紧地抱住自己
我甚至渴望你能像闪电般破折而来
在身边掘上一个大坑

这样,我就可以躺在你的体温里
这样,我就能够握住灰烬
与你重新漫步于昔日林荫
再次,把时光的碎米撒给亲切的鸟鸣

我相信青春会闪回
虽然流淌出的秋日私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苏姑娘


民政局从城东搬到城南
从城南搬到城西
去年春节过后
又从城西搬迁到了城北

 

这样一圈转悠
消磨掉足足三十三个年头
陪着它磨光了整整三十个春秋的苏姑娘
已经有三年
没踏入过结婚登记处的门口
老点的同志就感到失落
也替她担忧

 

这么多年来的每一个七月初七
斯斯文文的苏姑娘
都要来这儿妩芜媚媚地坐上个把钟头
然后,总是在离开的时候轻轻一叹
接着又总是会轻声的说:
他还是没来,他还是没来......

 

老同志感到失落
是因为有三年没有见到过
苏姑娘的那份白净与文静
而暗地里为她担心
是怕这位迷迷懵懵的黄花大闺女
说不定硬是想出法子
奔了天上那个鹊桥而去

 

毕竟
七夕之夜又高又冷
那人在桥上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9 13:28)
   我的红花兄弟
                      ——祭战友虹化烈士    

再次见到红花兄弟的母亲
我仍然不敢提及那件往事
那件红亮亮的往事
尘封在一只小黑匣子里

这些年来
不少人已忘掉眼泪的去向
已忘掉那一段段
骨头上引爆誓言的岁月

就像我
也曾淡忘了眼前这面山坡的风雨
和独守着这面风雨的
红花兄弟

我的红花兄弟
生平只怒放过一回
那灿烂的一瞬
曾经点亮过千万盏迷茫的心灵

血已流干,红也褪尽
旧山坡上梨花飘雪
一如母亲的白发萋萋
但光荣不老
光荣就像站立在山顶那棵枫树
年年都要燃烧一回
年年都要映红无数仰望
年年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7 13:17)
   十步之内(小五篇)

         1

不得不承认
我苦修得来的从容
成了今生最大的瑕疵
就像咱们一见面必握手
然后神态豁然
言不由衷

         2

一些鸡蛋在阳光下刚开始走路
他想把其中的某只捏死


戴上手套
他很爱卫生
而且他懂得
间接,有利于脱罪
也便于忏悔


顺便透露一点犯意
他一直以为捏碎一只绒球
等于吹散一颗蒲公英

         3

棉花喂给我一颗蜜枣
要我说说它的味道


我说这枣子真像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8 17:46)

    那朵花儿

 

我一直寻找的那朵花儿
昨晚,又在枕头里面朝我眨眼

 

我用左耳贴着听
又用右耳贴着听
还用后脑勺紧贴着怀想
它从何时开始与我

若即若离

 

在床上不停地翻身
是我五月之夜的老病根子

而眼睛一定要闭上
因为只要一睁开
那朵花儿就会变成一只小鸟
在夜风中哭着飞远

 

它翅膀抖下的雨水
总是把我的枕头打湿

 

我一直在寻找一朵花儿
在梦中
也在命里

我辗转于千山万水
从失眠
也许直到长眠

 

其实
我寻找的那朵花儿并不灿烂
她只是
“年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时,我会在某个地方弄出点响声

有时,我会在某个地方弄出点响声
那个地方阴阳调和,若暗若明
仿若太极的旋涡,吸附着
一生之爱和三世之谜

 

也许和你一样
我以低矮的姿态向它靠近
渐渐显露出蝌蚪的原型
并丝毫不以为耻

 

也许与你不同
我总是在挣脱最深邃无边的挽留时
才奏响黎明的鸡声

 

而并非故意弄出的那点响动
一定像极了
我们还稚嫩无邪时
净身扎入池塘的
一个猛子                

 

                      2009.6.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8 17:36)
     看一粒麦子


仔细而持久地看一粒麦子
会想起那些搭救过我的人
他们不太爱笑
有点乏力的阳光
一直保持着多年的和煦

 

我爱把这种不刺眼的明媚
当着一亩月色,一份安慰
当着摸黑赶路的一盏马灯
或者钉在自己身上的
一根肉刺

 

当然,如果再继续端详这粒麦子
从它噘起的小嘴唇上
还会嗅到别的气味
比如,你一本正经的外衣
比如,我时阴时阳的记性
比如,这座城市的蜜水深处
时常冒出的那种
“呸呸”之声

 

看一粒麦子到一定时候
心头会长出麦苗
麦苗会惹来秋风
秋风会把你吹回故乡

 

那时才看见
母亲佝坐在门槛上
像一把没齿的
镰刀          
父亲头顶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8 04:40)

(旧作四首)    

 

   情 怯

 

从他山的鸟声中出来
耳畔缀满群芳的露珠

 

我无法让重庆背过身去
也没法
让旭日不看见我的心虚

 

眺望与楼宇平起平坐
秋云压在肩头
我和这座城市所担负的温柔
多变而又沉重

 

鹧鸪的叫声干了又湿
湿了又干
而情人饮过的嘉陵江水是甜了又绿
绿了又甜

 

有一种爱情
和牡丹永远保持着一步之远

 

谁在深巷照着白发浅唱:
“待月西厢下
迎风户半开......”

 

我开始慢慢地痛
在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7 12:22)

    我没有返回406室

 

周末,我去了本市一所著名的医院
我有个朋友住在406特护病房

 

按照我们之间的习惯
我应该提着好酒去看望他
但他已不胜酒力
他已被此前的最后一饮击溃
就像一只空酒瓶子
躺在纯白的缟素里

 

现在,医护人员正朝里面灌水
他一滴不漏地干杯
破例没提出猜拳行令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我曾经和这只酒瓶子一同麻翻过
几个好女孩
那时候没有啥下酒菜
那些女孩子小口小口地抿酒
又很快酥软于一首诗歌

 

有时只为了诗行中的只言片语
她们也要
提前打开随身携带的
小香水瓶
一次读讲意义的聚会
被搞得眼含秋水,眉挑春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6 22:41)

    花前月下

——致英伦岛上的梅

        1

月光下的光荣
使银子显得更像银子

 

毛孔欣然迎风
与夜游的花粉相逢如故

 

欲望弹出深水
明天,我是否纯洁

        

月光有一些沙沙的水分
使一个像铜的人表面生锈
而眸子清凉深幽
此时,爱情的鲛绡
但愿还轻飏于远方的窗口

 

月光啊
你为何总让人内心圆润
形影斑驳

        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