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昔事
昔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时间太快

脚步太缓

本以为奔跑生活

不经意

已被甩在岁月后头

那些苦苦追寻的

难以忘却的

早已成了奢望或是过去

 

很多事,一些人

他们是怎样的存在过

已经模糊地丝丝缕缕

在不断的老去中

总是不停地在风蚀

过了 错了

最后成了错过

 

 

昨天终将成为过去

明天又会变成现在

最后 都是回忆

滤掉色彩 沉淀丰腴

留下的全是黑白

记录的都是沧桑

 

桃花一季

人世三生

时间煮泪

霜雪染发

不须刻意地记

无须固执的忘

都在 或不在

 

寂寂尘世

旧景 往事 故人

能想着就好

前行中

偶尔回首

微微一笑

便是最深的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8 08:57)

余秋雨说:“在这喧嚣的凡尘,我们都需要有适合自己的地方,用来安放灵魂。”

这个“地方”,不必苦心经营,只要心之所向,何物何处皆可。

这个地方,可以是一本书,可以是一杯茶,可以是老家的庭院,也可以是盛开的一朵花……

这些地方,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可以让浮躁的心静下来,然后静观书中的人物悲喜,静看杯中精灵的浮沉,静享岁月的沉静,静嗅自然的芬香……

就这样一个人,安静地坐一会儿,看一会儿,想一会儿,如果累了,还可以睡一会儿。

 

 

若是没有这样一个适合的地方,那么他的人生必然是焦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4 15:00)

春捂秋冻,我一直恪守着这条谚语。

自立春以来,冬天的衣服一件也不曾减少。但是乍暖还寒,乍寒还暖的天气还是让我中了招。

过年一段时间,先是发烧,多少年没发烧。当时只觉得身上发冷,本以为是天气的变化导致。中午回到家钻进被窝,还是发觉有点冷。这时才想起量了量体温,超过了三十七度。就这样也没放在心上,以为多喝点水,蒙头睡上一觉,估计就好了。

下午正常上班,临时开了个会。开会时只觉得坐立不宁,浑身无力。好不容易熬到散会,去了门口医务室,这时的体温已经超过了三十八度五。打点滴吧,也只能这样了。连着两天,感觉很好,但体温不时保持三十七度上下。第三天开始咳嗽,去医院查了血,说有炎症,又挂了三天水。咳嗽一直没好,反而加剧。又去医院拍了片,才发现是肺炎。

当时,医院就安排住院。四十多年,第一次住院,但还是住下了。挂了五天水,便出了院。

肺炎有一个恢复期,回家之后,便一直好好养着。眼见着咳嗽一天天好转,心情便也大好起来。

心情好,胃口便好。连着几日,朋友邀请增加营养,便欣然前住,胡吃了几顿。结果,肠胃又搞坏了。先是胀,不想吃饭,接着又是拉稀、肚疼,搞得又是焦头烂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7 19:13)

今天,老友邀我去理发。

当时,正是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照在端居室内我的身上。感受着和煦的春光,玩着手机上的小游戏,自然是不想走上半步。

无奈,老友软硬皆施,只能恋恋不舍地收起手机,相伴出门。

到了门口理发室,发现人不少。一听他们闲聊,原来今天是农历二月初二,俗称“龙抬头”。今天正是理发的好日子,期待一年的好运。

等待时间,本应二人闲聊。结果,我又掏出手机,一会儿的工夫又沉浸在刚才的小游戏中。我的沉默,自然也感染了老友。相当默契地也掏出了手机,只到理发师催促我们去洗发。

理完发,出来时,日已西落。看着西天那一抹残霞,忽然觉得内心有点沉重,全无理完发后的清爽与轻松。本是一段轻松愉悦的时刻,却没有多余的交流。一味的迷恋手机上游戏,忽略了对方心头的感受。一时想调整情绪,结果思绪又完全沉浸在刚才的游戏当时,一时与现实联系不上,如断了线一样,全然无语。

一起来,一齐回,整个过程,除了现在的板寸头,好像全然没有发生过。

 

前些日子,身体有些不适。

医生叮嘱要住几天院,有助于身体的恢复。谨遵医嘱,回家收拾了几件随身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日,和一位年纪轻轻的老师闲聊,不知怎么地就提到了工作。
一提到工作,这位老师话便多了起来,并且夹杂着太多的牢骚。不是对工作的不喜欢,更多的是对工作的辛劳的抱怨。都是同样的职业,做的是一样的事情。身有同感,共同唏嘘了一番。
聊到最后,这位老师对我讲,从下学期开始,要辞去班主任的位置。我对他讲,学校现在最缺的就是班主任,不会同意的。结果,他发狠地对我讲,不同意我便走人。话说得斩钉截铁,大有一言不合便拍屁股走人的架势。
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蓄积于内心深处已以很久的想法。
根据最近几年在一起工作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是一位工作很有激情,很有追求的年轻人,并且一直深受领导的赏识。即便会有一些工作上的不如意,也是暂时的。即便工作很辛苦,也不是突然负担加重的,班主任都如此。怎么突然就有了这种想法?我没有问为什么,因为我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他。
今天春天,他的妻弟因为应酬喝酒过多,不幸猝死,留下一对孤儿。本来非常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崩蹋。眼见着一幅令人心碎的场景,忍着悲伤,他和妻子更多的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但这些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1 20:55)
标签:

杂谈

今天读了闭剑东的《又见边关芦花翩翩飞》,眼前不由得也浮现起昔日家乡的芦苇。

芦苇是学名,在我们的老家,我们都叫它柴。柴在别的地方可能是一道风景,也可能是烧火的燃料,也可能是屋顶的柴笆……但是在我的老家,它却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甚至关系到我们的生计。

我的老家,所有人都会一项祖传的手艺——编席,编席的原料就是我们家乡人俗称的柴。这项手艺在那个时代养活了我记忆中的祖辈、父辈还有我这一代人。每天,天刚蒙蒙的亮,我们小孩还在睡眼朦胧当中,便被大人叫醒,帮他们开柴。柴分为粗细,开柴的工具我们俗称柴开。柴开一般都梨木或是桑木做的,一个柴开可以用上几年甚至更多,被打磨的滑溜溜又有肉感,仿佛是自己生命一部分似的。柴开分为三开、四开、五开。三开和四开一般都是一个,两头制作,根据柴的粗细颠倒一下用即可。五开比较少见,一个庄上也没见着几个,一般都是谁家需要了互相借着用。我们早上被叫起的任务是拽柴,父母在这头开,我们拽着柴开好的柴向前。这样大人们就可以加快开柴的速度,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活是自然是我们这些小孩的事了。这样一顿饭的工夫,一捆柴便变成了一堆细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7 18:22)
今天中午,临近下班的时候。父亲打来电话,问我们中午回不回家。
我感觉有点奇怪,正常我们都是回家的啊。莫非是他们有什么事情,中午要外出,不能准备我们的午饭。于是我便回答说我们回家,如果你们有事就去忙,中饭我们自己做。父亲乐呵呵地回答说那就好,今天中午准备了些好吃的,是怕你们临时有事不回来,便打电话问了一下。哦,原来是这样。便坚决地说马上下班,等回就回去。
挂了电话,我开始纳闷,今天父亲遇到什么喜事了,还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一般他是不打电话的,有事都是回家说。想了一会,也没想出所以然,索性便不想了。处理了一些手头的事务,就到了下班时间。
匆匆赶到家,发现厨房早已是热气腾腾。母亲正在锅上忙碌,父亲正坐在饭桌前整理着几个小菜。看来真是有什么喜事,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父亲看我回来,便笑眯眯地直起腰向我打招呼。我应了一声,便到锅上看看。母亲已经做好了酸菜羊肉、萝卜丸子、红烧肉,锅里正在做着我们最喜欢吃的沙粉卷肉。
我便笑着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做得如此丰盛。父亲竟然微微显出不好意思的神色,然后鞠着笑脸说今天是我和你妈结婚四十周年,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8 18:53)
标签:

杂谈

季节从春到夏,从夏到秋,从秋到冬。每一季,它们都有自己的特点,无论是诗人的笔下,还是画家的纸上,每一季节都有自己的风韵和色彩。
而活在四季中的人,经历了诸多春秋,却恍惚发现,从来不曾改变的就是自己。春天的活力、夏天的激情、秋天的丰硕、冬天的蓄积,仿佛在自己的身上统一化作平淡慵懒。眼中没有季节,自我便也不是自我了吧。活不出自己的特色,不知算不算枉来人世一趟。
一年四季,改变的只是身上的温度,不变的是亘古的内心。春风化解不了内心的忧愁,骄阳融化不了心中的冰冻,惊雷催不起心中的波澜,飞雪唤不起心中的迷糊。把自然隔绝,便是把自我孤立,然后僵化成商店里的衣服搭子,面无表情,任身上衣裳频换。
春有百花秋有酒,夏日便作山上游,冬日飞雪虽肆虐,怀抱火炉更无忧。说的又是另一种生活,更多的融入自然,应季而动,应时而作,生活便是另一种情趣,人生便是另一种心情。
今日立冬,有雨,冬日有雨天便寒,说得一点也不假。这不,风吹在身上,也是今日更比昨日冷。这就是对季节的一种细腻的感觉,昨日今日的细微变化也能了然于心。想着立冬了,要对得起这个节日。中国传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7 18:45)
标签:

杂谈

昨天中午,刚到教学楼下,便看见班长和一位本班同学站在阳台上,看那神情像是在等我。于是,我便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上二楼。
刚要到教室门前,班长便迎了上来,对我讲:某某同学今天中午不在教室,现在才来。在我的班规里面,规定时间不在教室,从来都是大事。如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是要挨批评的。说这话的同时,那位同学也走了过来,镇定地对我讲:今天中午家长来了,带出去吃了一顿饭,回来迟了。到了学校,大门没开,便在外面等,一直到校门开了才进来。话说得很从容,并且最后还是真诚地加了一句,要不你打电话问一下。因为上课的铃声已响,课任老师已经出现在走廊的尽头。为了不影响上课,我也就没有多说,便不置可否地让进了教室。但是看他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再结合平时的表现,我多少还是起了疑心。
到了办公室,想了一想,本着负责任的原则,我还是拔能了他父亲的电话。开门见山,直接询问今天中午是不是来看孩子了。他的父亲很焦急地告诉我,他在外地打工,小孩母亲白天上班,不可能有人来看他。这样一说,一定是撒谎了。家长也很通情理,问需不需他回来一趟。我想因为这事,家长来回奔波,不太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6 16:42)
经历了一个星期的阴冷、潮湿,天气又回到了阳春三月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临近立冬的感觉。太阳照在身上和煦得如似水的笑脸,让人没有丝毫理由拒绝它的热情。但若是用心去感受,冬天还是如悄悄降临的暮色,还是在一点点地将秋的韵味淹没,让你在不尽的惋惜之余而又无可奈何,因为这本来就是属于它的季节,它的舞台大幕正在逐渐拉开,一场风与雪的剧本即将上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