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博文
(2018-06-06 15:05)
沙   棘
杨万宁

沙棘,你这前世风姿卓约的摩登女郎
今生化作红鬃烈马,驰骋于大漠戈壁
仰天长啸,犹如漠上之花,迎风绽放

立足之地或薄如刀刃,或小如巴掌
蜜蜂从头顶飞过,羊群从身旁走过
你不会躲闪风沙,也不怕炽热阳光

你舞动山西妹子般结实而曼妙的腰身
迎风摇曳的辫子,太阳一样红的面庞
百转柔肠的走西口,唱得人热泪盈眶

灌木认识所有的夏天,沙棘只认识九月
别的植物开花,沙棘只负责结果
饱满金黄的果实,在太阳底下孤独而安详

午后的风吹来,一些吹过它,一些绕开它
相思太久,爱情的圣果也会变的甜中带酸
沙棘林举起健壮的手臂,奉金舍利于天堂

你这野地里长大的孩子啊,野性十足
带刺,耐旱,耐寒,耐碱,不惧贫瘠
果实止咳,消食,安神,舒筋,活血

一串一串金黄的灯笼,照亮我的中年
薄凉的季节里,保持着孩子般的眼神
孩子的眼里,只有无邪、热爱和原谅

裸露枝头的果实,多像满是皲裂和硬茧的掌心里
结出的一块黄龙玉,又如怦怦跳动的心脏
金黄得多么赤诚坦荡,坠落得多么慷慨悲壮

沙棘,骨子里的高贵,皮开肉绽依然昂首挺胸
活着做勇士,倒下做绅士,是你的信条
一树火焰,捧出对烟火人间的感恩与钟情
2018.6.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肥东往事(组诗)

杨万宁

 

◎陪你到肥东,走一走爱情隧道

 

陪你到肥东,走一走爱情隧道

深入那枝繁叶茂的“拱廊”

那纯粹的绿色,那紫色的花语

在深邃的林荫里,川流不息

 

爱情隧道的云,忘却了往事

云间的你,天使般飞来飞去

我用呼吸感受你的存在

你用肌肤亲吻飘在风中的花香

 

爱情隧道的风,吹拂你的脸庞

让所有的花们似乎都失去色彩

如灯塔一般矗立在铁轨上

站成千年岿然不动的美丽

 

陪你到肥东,走一走爱情隧道

天堑也不能成为阻隔我们的障碍

风,领我们穿越岁月的枕木

走过银,走过金,走过钻石

 

所有的景色都依次往后去了

新的景色又闪进我们的双眸

我们不曾止步,在任何一处

就像远去的列车不会为某个人停留

 

沿着爱情隧道走,我们不出轨

走向天涯海角,走向天荒地老

走向比爱情更深邃的地方

然后,长眠在那片宁静的绿荫里

 

◎在八斗岭,给故乡写一封信

 

今天,在八斗岭,我什么都不想

只想借曹植八斗的才情

给故乡写一封信

但必须用毛笔,才富有诗意

 

手握曹植墓前“笔架山”上的毛笔

饱蘸“砚台塘”的千年浓墨

在“笔头田”的宣纸上恣意挥洒

一点一画,一撇一捺

那些美丽而又陌生的方块字

落在大地的方格稿纸上

就像透过木格窗,眺望我的太阳

 

黑黑的墨水从笔端缓缓流出

静静地体会文如泉涌的快感

轻轻地写,稳稳地写

缓慢,安详,然后是静静地期待

我就以这样的速度常常想你,故乡

写一笔,想一下

想一下,疼一下

疼一下,一封信刚好写完

 

在八斗岭,我借曹植八斗的才情

给故乡写一封信

一个才高八斗的灵魂

高也高不过苍天

低也低不过尘埃

 

◎在包公故里,痛饮包公酒

 

清澈酱香的玉露飞檐走壁

铁面鱼与无丝藕窃窃私语

诗情在包河里燃成沸点

我听见,荷长荷谢,鱼翔河底

 

在肥东喝酒,必须用大碗

才能显示包公故里的襟怀

用时间的酒曲酝酿英雄的冠名

用酒神的荣耀淬炼包公精神

 

这里,可以缺雨缺水,但不会缺酒

这里,可以缺粮食缺钢铁,但不会缺正气

所有的月色和赞美都落进了酒碗

包公酒成为一种认知,一种引领

 

当包公与酒遇到一起

酒,就注入了一种精神

我必须喝够八大碗

才能对得起这个刚正不阿的名字

 

“喝了包公酒,正气涌心头”

那弯明月光耀天庭,也光耀肥东

今夜,酒桌就是我们的河山

月亮不落,谁也不许醉倒

 

◎肥东有浮槎,成仙并不遥远

 

肥东有浮槎,往来海天间

这里,离天堂最近

水上有莲荷,两岸种桃李

欧阳修激扬山水,诗意勃发

 

浮槎山顶,合巢二泉并立

清泉明澈如镜,白泉莹泽如玉

巧石如船,颠簸水中

乘浮槎之筏直上九霄

 

芸芸众生在浮槎山来来往往

在做人与成仙之间游移不定

也许做人太累了,所以想到成仙

也许成仙太寂寞了,所以依旧做人

 

我们也想,将自己的日子

过得像欧阳修一样风雅

纵然是折尽浮槎山上所有的杨柳

也难以参透这天上人间的底蕴

 

肥东有浮槎,往来海天间

海天飞来浮槎,成仙并不遥远

这样想时,我已飘飘欲仙

 

◎在龙泉古寺,接受一场洗礼

 

站在龙泉古寺前

月色冰凉如水

仿佛接受一场盛大的洗礼

 

我看见,露珠透明,依附于草叶

一朵朵莲花普度众生

一片片枫叶在秋风中燃烧

 

我不念经,不焚香,不叩头

不再诉说内心的苍茫

只在心里默默祷告

舍与得,只是一念之间的选择

 

千里迢迢而来,只为

饮一口“天下第十三泉”的泉水

尘世苦恼,一切放下

任时光洗尽岁月铅华

 

龙泉古寺,别在龙泉山胸膛的一枚徽章

享受着旺盛的香火

2000年的法脉在时间的长河里

得以永固

 

在这里,每个人的内心世界

都被佛所洞悉

无遮无掩,一览无余

在这里,每个人的灵魂

都澄澈得如佛前盛开的莲花

静静地寻找着自己的

前世今生

2018.1.20

    

    感谢您对第四届“中国曹植诗歌奖”的支持,考虑到您已在我地举办的其它赛事取得不俗奖次,为了鼓励更多的诗人关注肥东,我们忍痛割爱了,相信您能理解。

                         ——第四届“中国曹植诗歌奖”组委会

                                  2018.3.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君子淡如水  聚散总有时

——一个绵延37年的友情故事

杨万宁

 

一个是官至新华社分社副社长的副厅级官员,一个是平民百姓;从第一次通信到第一次相见,用了30年;从一次相见再到今天,又过了7年之久,时间跨度长达37年。37年不长,可以让一个孩子长大,可以让一个青年人变老;37年,可以穷尽一个人大半生的美好年华,冲不淡的是君子淡如水、聚散总有时的浓浓友情。

37年间,我从一个18岁的农村孩子,经历了务农、做工、从政,如今在“奔六”的路上;他则经历了军校教员、上战场、部队转业、新华社记者、分社副社长、含冤入狱、无罪释放、官复原职、平稳退休,而今“归隐”太湖叶山岛。

这便是我与新华社某分社原副社长师学军亦师、亦兄、亦友绵延了37年的友情故事。

 

未曾谋面的诗兄

1981年,我还是一个刚刚18岁的农村孩子,两度高考名落孙山回家乡务农,在田野上做起了诗人梦。那时,我刚刚写诗,身居农村,信息闭塞,与外界交往甚少,更没有什么诗友。

一日,我的同村同学杨少武从部队回乡探亲,与我谈起他在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往院时认识的同室病友师学军。师学军是石家庄解放军军械工程学院的哲学教员,也是一位青年诗人,此时正为河北人民出版社编辑一本幼儿读物《新童谣》,听说我也喜欢写诗,便约我写点儿歌。我欣喜若狂,很快就与师学军联系上了,给他寄了几首儿歌,并述说了我在诗歌创作中的苦恼和追求。师学军很快就回了信,对我寄去的几首诗进行了点评。从信中得知,他比我年长七岁,当时已发表了不少作品,写诗在石家庄小有名气,并嘱咐我努力创作,有什么困难尽管写信给他。198211月,师学军参与编辑的《新童谣》一书由河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了,我的2首儿歌被编了进去。


                                                  作者1980年照

后来,我的同村同学杨少武在部队因病去世了,而在第二册《新童谣》中,师学军编入了他的一首儿歌。这首儿歌的5元钱稿费,还是托我转给杨少武父母的。

师学军既是我诗歌创作中的诗友、老师,又是生活中无话不谈的朋友。他给我寄来过好几张照片,其中也有他们夫妻的合影照片。有了女儿后,他给女儿起名叫“师吟”,写信来征求我的意见,而我谈恋爱、结婚等也都向他通报……


                        八十年代初期的师学军

可以说,师学军是我诗途上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诗友加兄长。在我的恳求下,他先后两次寄来了他的学诗笔记本,大约有七、八万字,那是他的写诗感悟,真可谓千金难得。我如饥似渴地学习着、吸收着……多少年后,当有初学写诗者向我“求教”时,我还是照搬他笔记本上的东西。可以说,师学军的这两本“学诗笔记”,在我的诗歌创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深深地影响了我的创作。就是这般珍贵的东西,在我后来的搬家中遗失了,至今我还后悔莫及,只留下他当初寄送时的大信封,上面有他清秀的字迹。


                            师学军1984年8月8日给我寄杂志用的信封

后来,师学军到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进修学习,给我写了一封信后,我们便断了联系。

转眼到了九十年代末,我也由企业调入市委宣传部从事专职新闻报道。这期间,我不断打听着师学军的下落,尽管我已不再写诗,但我忘不了他对我的帮助。有一次,我从省城来的新闻记者口中得知,师学军现在新华社某分社工作,并且还担任着领导职务。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人家升迁了,我不是去凑,而是躲,这也算一种清高吧。或许,人家早已忘了我这位小诗弟了吧!十几年不联系了,我也不便贸然与他联系。

2001年夏天,市政府的一位领导打电话给我,说昨天与新华社某分社副社长师学军在一起吃饭,席间问起了我,并转告了我他的手机电话及家庭电话。这令我百感交集:二十年过去了,我们一次面都未见过,如今他已是副厅级干部,居然还能记起我。很快,我们就通了电话,这也是我们书信相识二十年来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之后,逢年过节,我们都要通个电话,互致问候,他也几次邀请我去石家庄。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的高中同学王忠宝是我诗歌的忠实读者,我与师学军的交往他也十分清楚,当时师学军写给我的一首诗《一切都会萌发》深深影响了他,甚至使他走出了失恋的阴影。多年过去了,那首诗已不知去向,我只记得那首诗的题目。当我跟同学王忠宝说起这件事时,时隔二十年之后,他居然能一字不差地把这首诗背出来,足见这首诗对他影响之深。我如获至宝地记录了下来:

失去了青春不要怕,

青春是一团炽热的火,

哪里象易逝的春花,

不是听说过吗?

七十岁尚可青春焕发。

 

失去了爱情不要怕,

爱情是一条无尽的长河,

起之高山,

流之海涯,

万里倾泻处处都有爱的浪花。

 

失去了知识不要怕,

知识是一位百岁老人,

会原谅你曾经抛弃过它,

只要你低下高傲的头颅,

随时都会给你谆谆的回答。

 

一切都会过去,

一切都会萌发。

春风吹拂的枯枝会长出新芽,

雨露滋润的古莲会绽开新花。

失去了什么的朋友,

希望正等着你,起步吧!

这首诗不但影响了我的同学,也无数次点燃我心中的梦想,无数次激励我奋起。

2002年的时候,我将这首诗中“春风吹拂的枯枝会长出新芽,雨露滋润的古莲会绽开新花”两句诗,请书法家关永昭先生写成一幅楹联,并精心装裱,想找机会把师学军20年前写给我的诗再以这种方式回赠给他。

恢复联系一年之后,我们又中断了联系。

2005年的时候,我写了一篇随笔《未曾谋面的诗兄》,记述了我和师学军20多年的交往,刊发在《衡水日报》上。开头这样写道:“写诗十几年,与我有交往的诗友可谓成百上千,而对我影响最深的却是一位诗友、兄长、老师兼而有之的未曾谋过面的诗兄。他的名字叫师学军。”结尾一句是:“师学军,我的20多年一直末曾谋面的诗兄,你如今过得好吗?”

新浪博客互诉衷肠

我总觉得,我与师学军已不再是20年前纯粹的诗友关系了,他如今是领导干部,公务繁忙,因此跟他很少联系,也没想过找他为自己办什么事情,但我心中的牵挂始终没有放下,总想着在合适的时候能见到他。时间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后来渐渐没有他的消息了。

直到2008年,我才从省城来采访的记者口中得知,早在2002年,师学军和他的同事就因报纸广告“经营提成”问题而入狱,已经五六年了。我当时如同五雷轰顶,随即又与其它媒体朋友取得联系,证实了这个说法。我曾想过与他爱人联系,想去监狱看望他,可又怕勾起嫂子的伤心事,最终还是放弃了。

2009321日,我在新浪网开设了名为“流浪诗人宛凝”的博客。326日,一个名叫 “大地旅人”的网友逐一浏览了我的所有博文,并一一评论:“无论写不写诗,生命中不能缺少诗意,否则,就太乏味了。”“艰苦,热情,生命中涌荡着不能遏抑的诗情。让人感到亲切啊!”……我随即去查看了“大地旅人”的博客。在博客的首页“公告”上有这样一句话:“唯有你能让我的歌声插翅飞翔,帮我完成这黑夜的歌唱。”还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话:“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博客分类有:铁窗诗篇、狱中书简、一个囚徒的笔记本等等。我逐篇阅读了这些动人心魄的文字,心灵被深深震撼。这一切都说明,博主“大地旅人”是一位饱含冤情、身陷囹圄的诗人。

在他的博客里,我读到了许多阳光的诗,而那诗却是写自黑夜里。寒冷的夜里,他写出的是温暖的诗行。在铁窗内,“大地旅人”依旧对生活充满信心,对法律充满信心,传递给人的是一种豁达、向上、自信的人生态度。博友发帖说:“最黑暗的夜,你也不肯写出其狰狞。”我认定,他是“大地上最有尊严的旅人”。但当时,我并没认为“大地旅人”与我会有什么关系,尽管也时常浏览他的博客。

52日上午,我登录自己的博客,在我的博文《未曾谋面的诗兄》一文后,发现了“大地旅人”一条新的评论:“告诉我的朋友一声:旅人的冤狱昭雪了!我和我原来的同事Y君,在坐了六年牢之后终于得到了一个公道:我和Y君被国家法律宣告无罪。至此,从法律层面上,旅人的错案已经得到彻底纠正。感谢你的理解和支持。愿你快乐!”随后,又发现他同时发过来的一张纸条:“你还没有猜到我是谁吗?你的反应可真够迟钝的。(笑)”

我忽然明白了几分,含泪回复到:“亲爱的朋友:当我收到你的纸条时,我猜到了你是谁了,可我不敢确认。在我初开博客时,你光顾了多次,我竟没有多想,只认为是一个了解我的文友。冤狱昭雪了,我为你高兴,不管你是否是我一直惦念的老大哥。我的电话是……希望你与我联系,真的想见见你,大哥!”

随后,我又发去一张纸条:“未曾谋面的诗兄,真的是你?刚才我翻了一下你过去的留言,我太粗心了。这些年,我试着与你联系过,也给家里打过电话,每次来记者我都打听你。也曾想去看望你,可我找不到你。我一直念念不忘大哥的关怀,在许多文字中提到你,可我回避了你后来的遭遇。我一直认定你是冤枉的,现在终于证实了。过几天,我去看望你。”

师学军发纸条说:“你不用急着来。我这里还有大量的善后工作要做。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和你联系,看是你来,还是我过去,我们说说话。刚才给你打电话,未通。一会儿我发短信给你。”

当天上午,我的“未曾谋面的诗兄”师学军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未启齿已是泣不成声,而他却平静地说:“一切都过去了。我的博客连妻子与在加拿大的女儿都不知道,是朋友们的文字温暖着我,支撑着我。现在要做的后续工作很多,等一切手续办完之后,咱们再见面详叙吧!”

几个小时后,我给他发了纸条:“老兄,我很脆弱,不要笑我。上午看到你的纸条我就流泪了,流着泪又浏览了你的博客。在你落难的时候没能安慰你一句,我很惭愧,可我一直是与老兄共命运的。等你的事情有了最后结果,咱们一定见一面,2002年前给你写好的那幅字还没送出呢!记着联系我。问嫂子好!”

这个消息是在师学军被宣布“无罪”一周之后,他通过博客告知我的。随即,我也把“大地旅人”冤狱昭雪的消息通过网络告诉了我所有联系过的网友,并郑重地向朋友们介绍,“大地旅人”就是我的“未曾谋面的诗兄”师学军,让大家与我一起分享这份幸福。

祝福不易的人生!这是师学军博客中的一句话。师学军的好朋友、著名作家王宏甲说:“文学确实不是用来展示文学水平的,文学实在是支持人生,表达生命的善良、爱和尊严的。”在“大地旅人”博客里,我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201023日,师学军在他的新浪博客上发出了近5000字的博文《一个跨越二十八年不是故事的故事》。后来,师学军偶尔一边工作,一边在南方一个小岛上疗养、写作,陆陆续续近两年,我们也未能见上一面。

含冤入狱六载终昭雪

2009423日,“师李案”(另一同事姓李)终获平反,石家庄中级法院对他们作出了无罪判决。判决书说,本案经本院依法再审查明,认定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证据确实充分”。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的师学军在经过了六年的铁窗生涯之后,被国家法律宣告无罪,冤狱终于昭雪了!

     2009618日《南方周末》刊发了记者朝格图采写的长篇通讯《报人因“经营提成”入狱获平反》。开头是这样报道的——

     经营一家国有报纸产生了效益,从而按内部规定获得部分创收提成,算不算贪污公款?

    新华社某分社副社长师学军及另一管理人员,就因此在六年多前获罪。现在,他们终于被石家庄中院认定无罪。无罪判决认为,这种创收提成是正常的职务行为。

    对类似案例,这或是一个可资借鉴的司法判例。

围绕2002年发端的“师李案”,过去六年半以来司法和媒体各自解读分执一端。司法认定他们是贪污受贿的“罪人”,他们获罪的原因是:法院认定他们“支取报社的部分经营提成”是“贪污”,科之以10年以上重刑;媒体则奉他们为克己奉公的“报人”,贡献巨大却蒙受冤狱。

    分歧结束于2009423日。经六年半四次判决后,法院最终认定“师李”按规定提成创收经营收入乃是正常职务行为。随着一纸无罪判决的送达,“师李”重获自由。



当我从《南方周末》上看到27年后师学军的照片时,由衷地感叹岁月的刻刀太无情了,与他1982年左右寄赠给我的那张身穿军装、英姿勃发、风华正茂的照片相比,在经过了这么多世事变迁,尤其是六年的牢狱之灾之后,如今已是“老态龙钟”了。

三十年后始相逢

神交三十载,今日始相逢。

2011219日,我终于与“未曾谋面的诗兄”师学军在相识近三十年之后,有了第一次见面,我称之为“历史性会晤”。

这日,我去省城送孩子上学,并且可以在那里住一个晚上,便想到了要与师学军见一面。电话联系后,他恰巧在省城。那天傍晚,在省城石门公园门口,相识30年但未见一面的一对老朋友的手终于第一次握在了一起。当初朝气蓬勃的一对年轻人,如今都已在人生半百间了。

我跟着师学军走进了他的家。神交30年的老朋友,竟然不知从何说起,来之前想好的话都忘光了。我们只是各自回忆这30年间各自的人生经历,有意识的回避他的案子,生怕触痛他曾经伤痕累累的心。

师学军回忆到,2009年春天,偶然发现在“流浪诗人宛凝”的新浪博客里有自己二十几年前身穿军装的一张照片,便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杨万宁。读我博客时候,他的案子还没有得到纠正,所以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只是以“大地旅人”的网名留言。后来,他给他发了个纸条:“无意中发现了你的博客,读了几篇,非常好。你的文字读着舒服、亲切。”“我博里的《开博一周年致博友》,希望你有时间了来读一读。”他说:“我想把我引到我的博客里来,看看你能不能想到我是谁?你果然来了,但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很客气地回复说谢谢。”过了几天,他又给我发了一张纸条:“宛凝,你博里提到的很多人我都认识,你写的很多生活我也熟悉,所以很亲切。问你好。”直到51日夜间,他又给我发了一张纸条,这次没有称呼我的的笔名“宛凝”,而是直呼我的本名:“万宁,你还没有想到我是谁吗?”

当我问起他女儿的情况时,他说,“师吟”是最初给女儿起的名字,后来改成了“师梦吟”。现在女儿已结婚,在美国工作生活,很幸福。谈起这个名字的由来,他说,“梦吟”二字取自有生以来最早读到的一首古诗——李白的名作《梦游天姥吟留别》。那时可能是七八岁或者八九岁的时候,这首长诗里有一张彩色插页,图画下面的文字是:“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现在还能记起那幅图画的大体轮廓和色调。当时对诗对图,都似懂非懂,能够明确的是,一种很美很美的东西进入了心灵,令人着迷。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喜欢上了诗,读诗、写诗成为生活和人生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这可真是“与诗歌有关的日子”啊!

出狱后,师学军在网上读到我刊载在《衡水日报》上的两篇文章:《与诗歌有关的日子》和《诗歌的力量》,两篇文字都提到了他,而且提到了他二十几岁的时候写的那首小诗《一切都会萌发》。他说那诗早就不在记忆里了,读着那些幼稚的、像口号一样的“诗句”,自己忍不住发笑:“这是我写的吗?”我文章中提到的他写的七八万字的“学诗笔记”,师学军说对此一点记忆都没有了。他的一个同事把刊有《未曾谋面的诗兄》一文的报纸拿给他,也令他百感交集。他说:“在我的人生遭遇了一番大起大落之后,发现这个从没有见过面的兄弟还在那样深情地讲述当年,我心里不由得生出一阵阵暖意。我把他这两篇文字复制了存了起来,存来存去,又不知道存哪儿去了。”

在东拉西扯中度过了近一个小时,就像一对昨天还见过面的老朋友一样,一点也没有陌生感。庆幸的是,他如今已经恢复了公职、党籍和职务,并且补发了从入狱之日起至今的全部工资。

说话间,师学军的妻子回来了。30年前,从师学军寄给我的他们的结婚照上,我就认识了这位嫂夫人,光阴荏苒,风采依旧,只是眼角多了一些鱼尾纹。

我带来了九年前(2002年)就请人写好的那副书法作品,也就是二十多年前师学军送给我的那首诗中的两句诗:“春风吹拂的枯枝会长出新芽,雨露滋润的古莲会绽开新花”。大家百感交集,30年仅仅是在挥手之间啊!

在师学军家,我还见到了与他一起蒙冤入狱的那位同事李某的女儿,她的母亲在李某入狱后含冤而死。看到她稚气的笑脸,我的心隐隐作痛。

晚上,我与师学军在他家属区附近的饭店里继续叙旧,并叫上了我的朋友,也是师学军的敬慕者大象无形。因为我一直闹咽炎,没敢喝白酒,只是喝了两瓶啤酒,总觉得没有尽兴。


                                   作者与师学军2011年2月在石家庄

鲁迅先生说过,大凡一个人上过战场,或者坐过牢,你就得对他刮目相看。师学军2003年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中说:“感谢命运!战场我上过了;这半年多时间,牢也坐过了;今天,我又站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我感觉很好。”在喝酒间,师学军再次重复了这句话。当我问到他在狱中是抱定怎样的信念才没有被击垮时,他没有抱怨社会对他的不公,而是淡淡的说:“我坚信自己无罪。因为我对国家、对法律、对自己充满信心!”他还说正着手创作,将六年的铁窗生活和从入狱到无罪的过程写成书。

席间,我让同去的同事为我和师学军照了两张合影,记录下了这次“历史性会晤”的瞬间,遗憾的是回来后在鼓捣相机时不慎全部删除了。这不能不说是极大的遗憾。转而又想,这也许是上天安排让我们再次相见,从而来弥补这个遗憾吧!

从石家庄归来后,我写了一篇博文《三十年后始相逢:我与大地旅人的“历史性会晤”》。师学军留言:“人与大自然比太渺小了。在我疗养的南方小岛上,随便一棵植物都有成千上百年的历史,一代一代人老去了,可这些植物树木依旧郁郁葱葱。”大象无形留言:“宇宙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人的一生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短一瞬间,你的这几年牢狱之灾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我回复道:“这是生活的馈赠,这也是一笔人生财富,我们应该珍惜,并且牢记!”

我的同学王君得知我与师学军的合影不慎删除,主动要求为我恢复照片。经过这位电脑高手的一番折腾,两张照片终于恢复了,弥补了我的深深遗憾。

叶山岛上再相逢

见过一面之后,这些年彼此的牵挂终于可以落地了,我和师学军都平静地生活着,又恢复了以往平平淡淡的交往方式,偶尔发个短信,或者通个电话。我只知道,他在南方的一个小岛上读书写作,但具体地址也没问过。

201511月,我和爱人去苏州旅游,我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出了一些苏州的照片。一天晚上,我收到师学军发来的私信:“你在苏州吗?我在苏州,有时间见个面。”我欣喜若狂,随即给他打去电话。他告诉我,他在苏州太湖叶山岛上,坐公交就可以到。

1124日上午,我们赶到了叶山岛,师学军正站在在蒙蒙细雨中的公路边等着我们。四年多之后,两双手又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师学军居住的叶山岛四面环湖,房子是他亲家闲置的一套别墅。这个别墅小区环境优美,花红柳绿,门口正对着太湖,整个小区只有包括他在内的两户居民,确切地说是两个人。他说,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爱人在美国给女儿带孩子,但他呆不惯美国的环境,待不多久就要回国,还是喜欢安静的太湖叶山岛。因此,每年他要来这里住上几个月,在这里休假、读书、写作的时间要远远超过在美国的时间。

当天下午,师学军带我们去游览太湖西山岛的一个古村落,那村子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明月湾”。相传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吴王夫差携美女西施曾在此共赏明月,古村由此得名。唐代诗人白居易、皮日休、陆龟蒙、刘长卿等都曾到此,留下了赞美明月湾的诗作。师学军曾多次带来看望他的朋友来这里,极度推崇这个依山傍湖,三面群山环绕,终年葱绿苍翠,深藏不露,深得桃花源意境的古村落。

     我们是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冒着蒙蒙细雨进入古村的。先见一小桥,桥边一千年古樟,据说树龄已1200多年,植于唐代,是明月湾的标志。村内有南北两条东西走向的主要街道,两街之间有多条横巷,纵横交叉,井然有序,俗称棋盘街。师学军对这里已是了如指掌了,成了我们的免费导游。他介绍说,街面由4560余块花岗岩条石铺设而成,这种石板路建于清乾隆35年,石板下面是排水沟,一遇大雨,雨水和山洪就从沟中迅速排出,路面清洁如故,所以有“明湾石板街,雨后穿绣鞋”的民谚。街道两旁多是明清建筑,高低错落,斑驳苍古。顺着石板路走下去,就到了当地大族之一的黄氏宗祠。村外有古码头,以前西山岛没通桥,进出都是靠船。

我猜想,如诗如画的明月湾就是师学军心中的桃花源,所以才总是带朋友过来参观游览。我们在那里拍了不少照片。


                                   作者与师学军2015年11月在苏州明月湾

    回到叶山岛已是黄昏时分,依旧是烟雨迷蒙,但冬季的太湖已生出几分寒意。师学军请我们夫妻俩在路边的小饭店吃了“太湖三白”特色宴,喝的是黄酒,谈了很多很多。当晚,我们就住在师学军的别墅里,并做打油诗《叶山岛遇故知》一首记之:

家乡故知遇太湖,灯暖酒热雨声疏。

今夜不谈名利事,只问老友可幸福。

    2017年秋天,退休一年后的师学军把家搬到了叶山岛,并申办了一张江苏“绿卡”,声称“从此安心做岛民”。他发微信说:“有诗书相伴,草木为邻。寄情于山水,相忘于江湖。偶尔兴起,或为仿古探幽之旅;一切随缘,不作出世入世之想。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前不久,我将2015年写给师学军的一首诗,请我的老师、书法家杨武铮先生写成一幅书法,想择机送给他:

身在烟波浩渺中,叶山岛上听鸟鸣。

胸中纵有千重浪,愿做太湖一蓑翁。


                                     作者写给师学军的诗,书法杨武铮

                2017.12.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坛往事【记录】
“瑶都水街”借作家的笔扬名

   永州新闻网讯(通讯员 杨中瑜 陈茂智)12月3日,由江华瑶族自治县水口镇政府和县作家协会、江华瑶都水街旅游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举办的“瑶都水街杯•中国最美爱情诗、中国最美爱情故事”有奖征文举行颁奖。此次征文自2017年10月20日开始到11月16日结束,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1149名作者共2386篇(首)作品。经终审评定,共评出一等奖2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10名,优秀奖20名。杨万宁、安欣获一等奖,杨延春等5名作者获二等奖,许民祥等10名作者获三等奖,另有20名作者获得优秀奖。
  “瑶都水街”位于该县移民新镇——水口镇,该项目以爱情、浪漫、邂逅为主题,以“瑶族文化”、“浪漫爱情文化”和“生态水文化”为基础,致力打造“中国爱情小镇”旅游品牌,力争在5年内成为国内外知名的AAAA级旅游度假胜地。











瑶都水街的前世今生
   湖南永州市的江华瑶族县,县城曾经位于群山环抱之中的水口镇,一直延续到上世纪80年代中才迁至现在沱江镇的新县城。水口镇下游的涔天河水利枢纽工程建成后,水口镇连同附近的村庄已经全数淹没水中。
沉入水底的水口镇




  瑶都水街是一个主要以“瑶族风情”和“青年爱情”相结合的主题文化旅游区,坐落于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水口新镇的核心。瑶都水街以爱情、浪漫、邂逅为主题,面向中青年休闲度假旅游市场,致力于打造【中国爱情小镇】的旅游品牌,目标在5年内成为国家知名的AAAA级旅游度假胜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苏州杭州绍兴诗草15首)

 

《学辉生日感怀》

到苏州翌日,恰为学辉生日,以诗记之。

(一)

浮沉若梦到姑苏,

阿肯至此踏归途。

他乡故乡一轮月,

且行且惜才是福。

(二)

小雪过后沧浪亭,

乍寒还暖烟雨生。

翩翩不许芳华老,

双栖树下琴瑟鸣。

2015.11.23苏州

 

《故友重逢》

(一)

三十四载旧情怀,

万般心事一声唉。

青涩回忆成美好,

人生从来无彩排。

(二)

枫叶红遍银杏黄,

地上落满旧诗章。

历尽沧浪真情在,

确信秋光胜春光。

(三)

沧浪亭里沧浪客,

虎丘塔下寻梦人。

景色依旧容颜老,

心与山水共青春。

2015.11.2425苏州

 

《致橡树》

一树火炬一树灯,

点燃秋色照天红。

爱情如血更似火,

相伴木棉度余生。

2015.11.24苏州

 

《叶山岛遇故知》

在苏州,恰与师长兼诗友大地旅人偶遇,以诗记之。

(一)

家乡故知遇太湖,

灯暖酒热雨声疏。

今夜不谈名利事,

只问老友可幸福。

(二)

身在烟波浩渺中,

叶山岛上听鸟鸣。

胸中纵有千重浪,

愿做太湖一蓑翁。

2015.11.24叶山岛

 

《明月湾寻古》

太湖深处明月湾,

千年古村柑橘甜。

范蠡西施传佳话,

扁舟一叶到天边。

2015.11.25叶山岛

 

《咏千年古樟》

湖边古樟立千年,

千磨万击志弥坚。

西施对镜梳妆处,

泉水清清照红颜。

2015.11.25叶山岛

 

《到杭州》

气温骤降遇寒流,

黑夜奔袭到杭州。

忽闻花香扑面来,

盎然春意在心头。

2015.11.25

 

《杭州访诗友周长风》

与诗友周长风相识于五台山1989年诗刊社改稿会,26年之后重逢于杭州西子湖畔,诗以记之。

(一)

豪情万丈五台山,

诗意勃发正少年。

二十六载春秋过,

笑看大腹已便便。

(二)

平生最爱是长风,

敢向天涯绘彩虹。

今日西湖再聚首,

尽洒诗情浪花中。

2015.11.26杭州

 

《西湖残荷》

夕阳余晖染苏堤,

正是西湖最美时。

绚烂芬芳成过往,

残荷点点静如诗。

2015.11.26杭州

 

《赠绍兴画家仲华先生》

身在书圣陋巷中,

志向不与众人同。

手绘故里四季景,

我以我笔诉心声。

2015.11.28绍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流浪诗人
流浪诗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812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告博友书

我是幸福的,因为我心中埋下过诗的种子,而且这种子至今还在活着。

接近诗,远离诗坛。

让我们诗意地栖居着,让我们高贵地活着。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