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博文
标签:

转载

   

     个性作家郑渊洁,闻名遐迩的“童话大王”。2010年4月25日

    公开声明退出中国作协也是他。

    他还出身中医世家。读读他的下面演讲,对你健康有益。

 

           

       一百多年前,北京(北平)有一位名叫刘润甫的医生,刘润甫的祖上是浙江绍兴名医,清朝时举家迁京给皇宫里的妃子看病。刘润甫擅长内科和妇科。他和施今墨等名医一起创办了华北国医学院并任教,培养了不少中医人才。大家可以百度刘润甫这个名字。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1933年,刘润甫生了个女儿,取名刘效坤。1954年,刘效坤和山西中医、书法家郑锦云的儿子郑洪升结婚。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1955年,他们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郑渊洁。就是我。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我妈妈是美女,大家从我脸上就可以看出来。​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无处不在,不光是遗传相貌,家庭环境还能影响孩子的一生,包括健康。小时候,一次我问外祖父刘润甫,什么时候我能长大?外祖父说,人会照顾自己了,就是长大了。有的人六岁时已经会照顾自己,他就是长大了。有的人六十岁时还不会照顾自己,他依然没长大。我问外祖父什么叫会照顾自己?他说就是不生病。能防止自己生病的人,就是长大了。我小时就是在注意养生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我从三岁起就养成了每天固定时间大便一次、爱喝白水和吃早饭的习惯。

    外祖父告诉我,最好的医生是能防病的医生,这叫上医治未病。中等的医生能早期发现病并治愈。再次之的医生治疗病入膏肓的患者。他还多次给我讲一个故事,说是魏文王问名医扁鹊,你家弟兄中谁的医术最高?扁鹊说我大哥最棒,我二哥第二,我第三。魏文王说不对吧,你说你医术在家里最差,可为什么你的名气最大呢?扁鹊说,我大哥告诉人们如何防病,他使得周边的人不得病,所以他没机会治病。我二哥在别人刚得病时就发现了,大家认为他只能治疗小病。我呢,别人病得不行了都来找我。外祖父在华北国医学院任教时,授课最受欢迎,他讲课就是说故事。我的外祖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用一句话概括中医,就是防病。我由此从小就有防病意识和行动。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我23岁时开始写童话,那是1978年。写到我29岁1984年时,皮皮鲁、鲁西西和舒克贝塔都诞生了,全国有十六家报刊同时连载我的不同的作品。这么多作品同时连载,我却发现我的稿费收入不足以明显改善家庭生活。我想过好日子。我发现我写了这么多作品之所以稿费收入不高,是由于我吃了大锅饭。我的作品和别人的作品混登在报刊上,我只能和别人拿一样标准的稿费。我既怕别人沾我的光,更怕我沾别人的光,毕竟我连小学都没毕业。于是我异想天开,如果有一本只刊登我一个人作品的期刊就好了,这样,如果我写好作品受孩子们喜欢了,发行量会直线上升。收入也会水涨船高。倘若写的作品孩子们不爱看,我也不会拖别的作家的后腿,占别人便宜,因为我的作品从此和别人的作品隔绝了,不会混登在一本期刊上了。1985年,只刊登我一个人作品的期刊《童话大王》杂志创刊,我决定一个人将它写至少三十年。现在,我已经一个人将《童话大王》月刊写了三十二年,出刊436期,总印数超过两亿册。

        一个人写一本月刊三十二年,需要每天写作数千字,一天都不能间断,一天都不能生病。我已经做到了。这得感谢我出生在中医世家,我从小耳濡目染知道如何防病。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管到哪儿手里都拿着一个水瓶,我总是经常小口小口喝白水。这是我外祖父教给我的一个预防感冒和其他疾病的方法。外祖父说,经常小口小口喝白水能预防感冒和其他疾病。他还说,喝了水随时小便不憋着,喝的就是灵丹妙药。喝了水憋尿,喝的就是毒药。所以我对我所有去过的地方的名胜古迹不如对卫生间了如指掌印象深刻,我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是看它去卫生间是否方便是否收费。一次我去意大利一个卫生间竟然收费1欧元,我觉得太贵了,我就分三次尿。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一次我看到一个采访,记者问比尔·盖茨,说你家最高科技的东西是什么?比尔·盖茨说是纸尿裤。我上网一查,纸尿裤早年果然是为宇航员在太空研制的高科技产品。于是我外出就用纸尿裤取代卫生间,效果很好。一个夏天我在机场过安检时,洞察一切的安检员发现我的七分裤比较丰满,可能怀疑我藏毒,就说你下边有东西吧?我说我下边没东西就成太监了。安检员将我带到小房间,让我将纸尿裤下载,他叫来一只缉毒犬嗅我的纸尿裤,那缉毒犬嗅完,它竟然抬腿往纸尿裤上小便。​​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通过检查后,安检员说,您可以穿上走了。由于我按照外祖父的教诲,每天保持饮水量,写作《童话大王》月刊的32年期间,我几乎没有感冒过。健康的身体是一个人写一本月刊32年的基本保障。

       在写作《童话大王》杂志的初期,我很快发现,我每天的写作会被众多事情干扰。而按照合同的约定,我每个月不能按期交稿将面临高额罚款。我想起外祖父曾经告诉我早睡早起对身体好,他们还说每天二十四个小时对应二十四节气,清晨五点左右相当于惊蛰,是肝脏向全身包括大脑输送新鲜血液的时候,换成今天的话,清晨是人体向全身快递新鲜血液的时候。于是我在1986年改成晚上八点半睡觉,清晨四点半起床写作到六点半,这个时间从来没人找我参加活动,比如咱们的医学论坛就不会在清晨四点半举行。我清晨四点半起床写作写了31年,从无间断,保证了436期《童话大王》杂志期期按时交稿。清晨写作,万籁俱寂,头脑清晰,众人皆睡我独醒。感谢外祖父。

        我过六十岁生日时,体重是96公斤,我身高178公分,体重超标。六十岁生日那天,儿子郑亚旗想和我签个合同,我说什么合同这么重要还放在六十岁生日这天签。郑亚旗说皮皮鲁公司的投资人是做长线的,希望我多活,这样著作权进入公有领域就能成为遥遥无期的事。当然这是开玩笑,家人是希望我长寿。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我说指标是多少?儿子说再活五十年。于是签约。我这个人重契约重承诺。我就想,阻止我履约的障碍是什么呢?是体重。我决定瘦身。我小时候,常听外祖父说,早饭要吃好,午饭要吃饱,晚饭要吃少。他还说过午慎食。我以前是早中晚三顿饭各吃六成饱。六十岁生日后,我按照外祖父当年的说法,将早饭和午饭调整为九成饱,晚饭改为一成饱。虽然整体还增加了饭量,但是一年时间里,我的体重从96公斤下降到78公斤。别的事说话算不算数不重要,体重和健康,一定要自己说了算。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中医养生和防病在我们家比较流行,我父母现在86岁,四世同堂。我父亲每天阅读和写微博,近年他每年有著作出版。我的父亲和母亲都从各自的父亲那里学到了中医养生方法。他们正在恭候五世同堂。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我年轻时曾被多位女友抛弃过。其中一位女友是因为我腿短抛弃我的,她说择偶要考虑后代的遗传基因。我曾为此自卑。后来我看菲尔普斯在奥运会夺冠后声称自己夺冠的秘密武器是中医的拔火罐,我看着电视屏幕上的他,我忽然发现他腿短。我上网一查才知道,游泳运动员都腿短,这样他们的腿才能像鱼的尾鳍那样在水中为他们披荆斩浪巧妙助力。受此启发,我找到一位游泳教练,问他我是不是还可以通过游泳体现人生价值为国争光?那教练量完我的腿后沮丧地说,抱歉郑老师,作为游泳运动员,您的腿太长了。这件事告诉我,不要妄自菲薄,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句话用来形容中西医最合适: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名医。只要你注重养生,学会照顾自己,能预防疾病,你就成为扁鹊的哥哥那样的名医。健康是我们成就人生大业和家庭幸福的保障。

         我的家人戏称我是扁鹊的哥哥。每当我看到有的人一天也不喝几口水,而我不停小口喝水时,每当我看见有人在入睡前的晚餐上大快朵颐时,我在心里就会给自己点赞:厉害了,我的哥。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abae60102wiwv.html?tj=1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苏州杭州绍兴诗草15首)

 

《学辉生日感怀》

到苏州翌日,恰为学辉生日,以诗记之。

(一)

浮沉若梦到姑苏,

阿肯至此踏归途。

他乡故乡一轮月,

且行且惜才是福。

(二)

小雪过后沧浪亭,

乍寒还暖烟雨生。

翩翩不许芳华老,

双栖树下琴瑟鸣。

2015.11.23苏州

 

《故友重逢》

(一)

三十四载旧情怀,

万般心事一声唉。

青涩回忆成美好,

人生从来无彩排。

(二)

枫叶红遍银杏黄,

地上落满旧诗章。

历尽沧浪真情在,

确信秋光胜春光。

(三)

沧浪亭里沧浪客,

虎丘塔下寻梦人。

景色依旧容颜老,

心与山水共青春。

2015.11.2425苏州

 

《致橡树》

一树火炬一树灯,

点燃秋色照天红。

爱情如血更似火,

相伴木棉度余生。

2015.11.24苏州

 

《叶山岛遇故知》

在苏州,恰与师长兼诗友大地旅人偶遇,以诗记之。

(一)

家乡故知遇太湖,

灯暖酒热雨声疏。

今夜不谈名利事,

只问老友可幸福。

(二)

身在烟波浩渺中,

叶山岛上听鸟鸣。

胸中纵有千重浪,

愿做太湖一蓑翁。

2015.11.24叶山岛

 

《明月湾寻古》

太湖深处明月湾,

千年古村柑橘甜。

范蠡西施传佳话,

扁舟一叶到天边。

2015.11.25叶山岛

 

《咏千年古樟》

湖边古樟立千年,

千磨万击志弥坚。

西施对镜梳妆处,

泉水清清照红颜。

2015.11.25叶山岛

 

《到杭州》

气温骤降遇寒流,

黑夜奔袭到杭州。

忽闻花香扑面来,

盎然春意在心头。

2015.11.25

 

《杭州访诗友周长风》

与诗友周长风相识于五台山1989年诗刊社改稿会,26年之后重逢于杭州西子湖畔,诗以记之。

(一)

豪情万丈五台山,

诗意勃发正少年。

二十六载春秋过,

笑看大腹已便便。

(二)

平生最爱是长风,

敢向天涯绘彩虹。

今日西湖再聚首,

尽洒诗情浪花中。

2015.11.26杭州

 

《西湖残荷》

夕阳余晖染苏堤,

正是西湖最美时。

绚烂芬芳成过往,

残荷点点静如诗。

2015.11.26杭州

 

《赠绍兴画家仲华先生》

身在书圣陋巷中,

志向不与众人同。

手绘故里四季景,

我以我笔诉心声。

2015.11.28绍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渐行渐远的故乡(四首)

 

《我歌唱一丛芦苇》

 

我歌唱一丛芦苇

充满着对祖先的崇敬

夏天渐渐深了,消息越来越暗

而村旁的芦苇颜色正青

 

元末明初的某一年

旱灾瘟疫肆虐大地

呼氏夫妇从山西老槐树下出发

一路奔波向东迁徙

在河北清水河东岸的道口停下脚步

立灶定居

呼家道口村在此繁衍生息

 

歌唱一丛芦苇,就是

歌颂一片孝心

河坡上,不屈的芦苇迎风颤栗

呼氏药女采其叶,咀嚼成浆

喂食患病的父母

叶尽采杆,杆尽掘根,吮其汁液

自涌成泉,坑满成井

神井啊,救活了双亲

也拯救了全村的黎民百姓

 

从此,呼氏药女采药行医,福泽乡里

用神井之水煎药

令盲者复明,哑者复音

乡亲们为神女建庙塑像

铸钟铭记

 

很多年了,清水河早已改道

我歌唱的这一丛芦苇

依旧不屈地站在这里

守着这村庄,守着这土地

不离不弃

 

风从头顶上吹过

有思想的芦苇随风摆动曼妙的腰肢

压低了自己的身子和嗓音

我知道,那圣女就隐藏在

那片白了头的芦花里

2015.6.17

 

《老井记》

 

这口老井被称为神井

相传是立村时七圣女开凿

青石板的井台上

被井绳磨出的深深勒痕

无言述说着老井的古老

 

清冽的井水取之不尽

喂养着世代的百姓、牲畜和庄稼

从来没有干涸过

即便是颗粒无收的大旱之年

 

老井在村子的西南角

紧邻着通往外面的官道

儿女们外出谋生,抑或远走他乡

父母都是送到这里止步

挥手告别,依依不舍

看着儿女的背影渐行渐远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只要喝过这老井里的水

家乡的土语一辈子都改不掉

在异乡,遇到家乡人

再标准的普通话

也能透露出家乡方言的味道

 

背转身,离去

这就叫背井离乡

年轻时,义无反顾

年老时,魂牵梦绕

只有老井眨动着深陷的眼睛

碧水粼粼,含情脉脉

期盼着每一个游子

归来

2015.6.16

 


《养蚕记》

 

春天的阳光照进蚕房

春天的桑叶又鲜又嫩

蚕在床上织梦

躺在时光的最上层

 

养蚕就是养育时间和童年

蚕一点一点咬噬着桑叶

轻声唱着春雨沙沙

雨声里,我和邻家女孩

跳房子,捉迷藏,过家家……

 

一片一片桑叶进入体内

蚕宝宝养得白白胖胖

吐出银白雪亮的丝

编织成一间圆圆的小房子

却把自己关在里面

 

一次次作茧自缚

变成蛹

一次次破壳羽化

化为蛾

蚕在生死往复间获得新生

 

养蚕是春天里的一次救赎

以一枚茧约定婚姻

娶回一只锦缎加身的蝴蝶

然后,把春天扶上马背

沿着丝绸之路

走天涯

2015.6.12

 

《五月槐花香》

 

槐花,在五月的枝头绽放

一瓣一心香,一树一娑婆

它的香,氤氲迷离,没有岸的阻挡

 

槐花是村里最美的大姐姐

槐花是一朵没有化雨的云

朴素的美,让所有的花朵都不敢开放

两条齐腰的大辫子

愰晕了多少男人的眼睛

淡淡的雪花膏的气味

14岁的乡村少年春心荡漾

 

五月槐花香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长大的槐花要远嫁他乡

当兵的新郎是骑着自行车来的

娶走了村里的大辫子姑娘

满树的香雪纷纷坠落

露水里醒来的火焰

燃烧成一树凄美的忧伤

 

小小少年已经长大了

曾经暗恋的大姐姐却成为

别人的新娘

2015.6.19

 

《过去,那些写给未来的信件》

 

我怀念在乡村

用钢笔写信的少年时代

把写信叫做鸿雁传书

缓慢,安详,然后是期待

 

怀春的少年,唇下长出胡须

维特的烦恼像平原上的

玉米林一样茂密

我把满腹的心事

交于一支笔,一张纸来倾诉

写不尽的情话像春蚕吐丝

撑得弱小的信封鼓鼓囊囊

常常超重的思念

令八分钱的邮票难以承载

 

等待来信的日子,漫长又焦虑

在田间劳动,总是

错把禾苗当做杂草锄掉

伸长了耳朵,等待

邮递员的摩托声响起

收到来信的日子,就是我的节日

即便阴天,也会感到阳光明媚

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

躲到麦秸垛后,细细品尝

甜蜜或者苦涩

 

闭塞的村庄里,我从方格纸上

眺望外面的世界

把乡村少年的思绪,写给未知的未来

跨越千山万水,归来的鸿雁

为我展开一幅别样的精彩

终于有一天,我背起行囊

远走他乡

故乡成为我信封上的地址

 

如今,再没人再用钢笔写信了

电脑和手机发出的短信、微信

少了可触摸的体温和色彩

我总是担心

过去,那些写给未来的信件

能否找到故乡的门牌

 

今天,我什么都不想

只想用钢笔写一封信

写给故乡的亲人、朋友

写给一起捉迷藏的发小和同学

写给我曾经暗恋过

而如今早已做了祖母的大姐姐

甚至是写给村口的那条水渠

写给胡同口那棵百年老槐树

2015.6.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冀州的抗战(二首)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抗战时期,国民革命军第29军组成以赵登禹为首的大刀队,冀州著名爱国武术家李尧臣担任武术教官,并独创“无极刀法”。1937年,作曲家麦新创作出了经典歌曲《大刀进行曲》。

——题记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这本是一把劈柴的刀

这本是一把收割庄稼的刀

这本是一把屠宰牲畜的刀

在29军兄弟们的手里

却成了所向披靡的武器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愤怒的火焰在中国大地燃烧

“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冀州义士李尧臣走进军营

成为29军武术教官

独创“无极刀法”战无不胜

刀本是刀,可劈

刀亦为剑,可刺

刀人合一,雪舞风飘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闪电一样快,雷劈一样狠

刀刃在夜色里闪耀

壮士们怒吼着,手起刀落

一颗颗敌人的头颅落地

一片片失守的国土被收复

缴获了敌人的辎重粮草

炸毁了敌人的装甲车和火炮

大刀成为喜峰口之战的胜利法宝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中华民族发出最强劲的吼声

大地上响起气壮山河的号角

刀未出,魂已夺

鬼子们闻风丧胆

晚上睡觉不敢摘下钢盔

作战时全都颈围铁脖套

连日本报刊都不得不承认

喜峰口之战是“皇军的奇耻大辱”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大刀把鬼子们赶出了中国

赵登禹和李尧臣含笑九泉

大刀早已入鞘

马儿在南山悠闲地吃草

在诗人描绘的境界里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愿麦新的旋律不再响起

愿和平的阳光永远普照

2015.6.11

 

《弹洞·眼睛》

 

    在冀州市官道李镇呼家道口村的一处老房子的墙壁上,至今还留有1942年日寇“五一”大扫荡时,飞机在空中用机枪扫射的一排弹洞。

                               ——题记

 

一排由小到大的弹洞

安详地排列在老房子的墙壁上

在这里,还能闻到

1942年日寇“五一”大扫荡的

浓浓血腥

 

五月的冀中平原一片祥和

万物都已返青

麦子正在抽穗

丰收的喜悦弥漫村庄上空

浑然不知一场灾难即将降临

 

一只只钢铁大鸟低旋着掠过

惊扰了村庄的宁静

罪恶的子弹扫下来

牛羊四散奔逃

百姓一片哭声

 

子弹射进冰冷的墙壁

子弹射进滚烫的胸膛

把仇恨的种子埋下

留下一排圆圆的弹洞

如同一双双滴血的眼睛

 

老房子以胸膛抵挡子弹的姿势

告诉世界

子弹可以打破坚硬的墙壁

比墙壁更坚硬的

是中国人的头颅

是灵魂铸成的血肉长城

 

老房子的主人相继去世

唯有这些眼睛不肯闭上

怒目圆睁了73年

目睹我多灾多难的家乡

如何从贫穷走向富强

从富强走向繁荣

 

弹洞,眼睛

眼睛,弹洞

在五谷丰登硕果飘香的日子里

与村庄里的乡亲们守望一生

惊醒后人——

铭记历史,珍视和平

2015.6.11

 

——载2015.7.7《衡水日报》副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渐行渐远的故乡(五首)

 

《老宅,一部凝固的家族史》

 

我把老宅说成我的家

这里有曾祖父盖起的土坯房

这里有祖父种下的石榴树和枣树

这里有父亲母亲的年轻时光

这里有我出生时的那条土炕

 

老宅里有我辽阔的往事

玉米杆味的炊烟熏染着老屋

老枣树上挂满由绿变红的童年

躺在房顶上数星星

看流星划破夜空的绚烂

 

农大毕业的父亲回乡务农

他的书柜里有很多我不喜欢的书

干枯的农业科技,看不见的无线电

煤油灯照亮诗意的夜晚

一夜就能看完一本长篇小说

红雨、夺印、渔岛怒潮、三探红鱼洞……

漫长的夜变得宁静而浪漫

我的诗从这里出发

翻山越岭飞向四面八方

 

19岁的时候,我离开老宅

沿着清清水渠走进城里

老屋空了,祖母去了

村里的那口百年老井

如祖母深邃的眼睛

盼望每一个背井离乡的游子归来

村庄和家是我的诗永恒的主题

 

多少年后,我已人到中年

老宅迫不得已地消失了

老屋里的那些梦散落一地

我竟没来得及跟它合个影

我突然害怕起来

怕飞走的灵魂无处安放

怕我童年发出的信件

找不到家的门牌

 

老宅,一部凝固的家族史

我永远的精神家园

我把泪水换成一张返程车票

沿着老宅的呼唤抵达诗的深处

然后,收拾起残破的心情

把渐行渐远的故乡穿在身上

继续上路

2015.5.23

 

《小学时代》

 

圣母庙的佛像被推倒

变成了村里的学校

父亲搬着他上学时坐过的板凳

把我送进一年级学堂

 

董老师画在白墙壁上的毛主席像

逼真而慈祥

成为另一尊神

让大人和孩子们顶礼膜拜

 

我喜欢闻新课本散发出的墨香

父亲说,那是知识的味道

寻着朗朗的读书声

就能找到村庄里奔跑的童年

 

我的铅笔字写的龙飞凤舞

老师说,还不会走呢就想跑

是的,我喜欢文字,不喜欢数字

注定了我的一生与文字打交道

 

那时候,不懂得划清界限

“黑崽子”是我最要好的玩伴

躺在家大门口的土坡上

一遍一遍畅想未知的未来

 

校长儿子家那些发黄的没有封皮的书

对我极具诱惑力

啼笑因缘、水浒传、西游记

开启了童年时代的另一扇窗

 

石子无意打破了一个女同学的脸

直到今天,那疤痕还依稀可辨

后来她嫁了我的另一个同学

聚会时便有了常说常新的笑谈

 

怀念那些煤油灯照亮的夜晚

提灯送暗恋的女同学回家

两点灯光,三声犬吠

这夜是如此静谧而浪漫

 

五十岁之后的我

喜欢把思绪沉入往事

当年那个爱红脸不爱说话的少年

如今在故乡之外过着缓慢的生活

 

我想知道,我热爱的那些同学们

今天坐在什么地方打发时光

是不是也能偶尔想起我

就像我想念你们一样

2015.5.24

 

《西沙,可爱的家乡》

 

西沙,可爱的家乡

这是小时候引以为荣的一首歌

呼家道口村隶属于西沙公社

一个曾在我履历表上反复出现的地名

 

西沙没有海,没有椰子树

西沙只有一望无际的沙土地

那个地方规范的称谓叫西沙疙瘩

一个与南海西沙有着天壤之别的地方

 

两年制的西沙公社高级中学

是我全日制学历的最高殿堂

毕业证上的大红印章

结束了我九年的学生时光

 

两间土坯房,一张破课桌

一个从上小学就坐的槐木板凳

(那是做木匠的曾祖父打制的

父亲上学时也曾坐过)

我的梦想就在这里起航

 

校门前的水渠欢快地流淌

一如我懵懂的少年时代

一头连着岗南水库

一头连着干涸的土地和我缺乏滋养的心房

 

后来,西沙公社变成西沙乡

呼家道口是家

西沙疙瘩是乡

这才是我真正意义的家乡

 

后来,西沙乡被撤销了建制

从此,我的简历里消失了这个地名

从此,每当我再唱《西沙,可爱的家乡》时

都会热泪盈眶

2015.5.23

 

《在荣叔家度过我的住校生涯》

 

故乡有个叫西沙的村子

最近经常闯进我的梦里

三十多年里从未丢失

我在那里读完高中

在荣叔家度过我的住校生涯

 

荣叔是我父亲多年的朋友

身材高大总是面带微笑

与我总是一脸严肃的父亲形成对比

他把准备给弟弟结婚用的新房让我住

我又带去要好的同学

一条土炕上躺着五六位乡村少年

头枕土坯,做着大学梦想

 

屋子里经常上演全武行

青春的躁动踩塌了土炕

墙壁上写满气冲霄汉的誓言

煤油灯整夜亮着

迎来一个又一个新的黎明

 

毕业后,同学们都四散奔去

没人会记得那个院子

我们曾经做梦的地方

是否硕果飘香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

荣叔重新装修了房子

他年幼的女儿抄下了

我写在墙壁上的诗句

 

今天,我敞开五十岁的心扉

毕恭毕敬朝向那座房子

过早离开人世的荣叔

在高天上看着长高了的我

满脸沧桑,心怀悲悯

 

为什么一个人孩子时总想出走

中年之后又总想回来

因为这个地方能使我浮躁的思绪

安静下来

2015.5.24

 

《炊烟升起来了》

 

在城市冰凉的灯光里

眺望家乡的方向

想念乡下暖暖的炊烟

 

城市饭馆里冒出的不是炊烟

炊烟是专属于村庄的一种形式

有青草稼禾的味道

有井水的味道,有家的味道

 

炊烟从屋顶上升起来了

像无数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然后,汇聚成通天的大道

天堂里的人们,沿着它

就可以轻松找到

回家的路

 

炊烟升起来了

像一股暖流,深入我的体内

在周身流淌

 

我看见,祖母挥动蓝布衣衫

向我招手

我听见,母亲轻唤我的小名

喊我回家

我闻见,柴火大锅里浓浓的小米饭香

 

炊烟升起来了

告诉我,人间有多温暖

2015.6.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流浪诗人
流浪诗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329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告博友书

我是幸福的,因为我心中埋下过诗的种子,而且这种子至今还在活着。

接近诗,远离诗坛。

让我们诗意地栖居着,让我们高贵地活着。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