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们仍在仰望星空
我们仍在仰望星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96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一年就这么飘过。现在开始微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是和Mary的小别餐聚,接下来的五周我都见不到她和她先生了——他们将展开为期4周的休假以及此后可以预见的为期一周的“倒时差”。Bill本来要来的,结果因为赶稿子,实在不能来,他打来电话表示了深切的歉意——西方人,尤其是有教养的西方人,最可怕的就是这种“假客气”了,让我总对自己“想的不周,礼貌不足”而汗颜。

Bill介绍了他正在焦灼赶工的文章,还说Mary后续会给我specify,他是个thorough的人,写这样民敢的话题难怪会“焦灼”。Mary把尚未看完的纪录片还给了我,说等他们回来再接着看,她说她有理由相信“在我们不在期间,他们很可能会进我们的房子去翻查”,所以这些东西还是先还我的好。

我告诉她邻居大哥马上要去多伦多落地的事情。这再次触动了她对这样的事情十分敏感的神经。她说:“在你们看来加拿大是个富裕的国家,福利又很好,但是在我告诉你,我们的生活真的很难的”。她拿她的妹妹一家举了例子。妹妹和妹夫是高中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8 13:13)

“你这边的View不错”。6年前,当邻居大哥第一次来到我家,站在窗口,远眺防护林带近观待拆民房之后,他如是说。

邻居大哥在我眼里是个传奇人物。他是个摄影爱好者、旅行者、影评者、藏维研究者、欧洲思想史研究者,此外,他还是古典音乐及重金属发烧友。这一切听着和他作为“知名美资技术咨询公司BD Manager”的“社会身份”极不相称,感觉他更像是旅游卫视或者三联生活的装X小编才对,不过,他说过“谁说我是小资知识分子我和谁急,我就是个粗老爷们儿”。

恰恰是这种不协调,让他在这个都市里生活的并不快乐,他本是一匹不羁的野马,怎奈被束缚在这个钢混结构具有强烈光污染的牢笼里。作为一个原住民,他虽然“已经”适应了北京的生活,但是他一直希望自己当年是投胎到一个大西北的家庭。他不喜欢整天西装革履操着洋文在office里装X,他喜欢背着大包,带着相机,约上好友去探索纯正的自然和纯洁的人性,去体味人类历史留下的伟大痕迹和感悟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5 03:25)
55分是我给《唐山大地震》打出的成绩。
    先说这电影的名字,简直就是一典型的“标题党”。这个片子的原著小说叫《余震》,注意,不是地震。看了原著你就会知道,作为一部情感大戏,整个故事讲得都是大地震之后的事情,而且余震里的“震”更多的是伦理和亲情上的纠结和阵痛,和地质灾难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这里弄出《唐山大地震》这么个名字,是向人们暗示了这是个《2012》般的“灾难片”,有“大场面”,难免有挂羊头卖狗肉,愚弄消费者之嫌。很典型的是,当这个片子几乎真的开篇23秒就大地震了之后,我身后一个“冷血”的男性观众嘟囔了一句“这个片子基本演完了”。
    当然了,有“温血”甚或“热血”的朋友说了“你别低估了我们的情商和品位,我们不是来看这23秒的大场面的,我们就是冲着情感戏来的”。那好,让我们看看这后面的“32年”又是怎样的。
    从表达方式上讲,整部电影采取了“顺序”的叙事方法,对于一个要讲32年的故事而言,这个铺排式的结构极易造成观众疲劳。而且,作为一部非Period Movie,每10年一个跃迁,会造成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扯(没兴趣的童鞋可直接转入以下“正题”)

 

 

周六被我安排的紧紧的。

一早起来忙着打扫,中午匆匆赶去某个鹿港小镇和前同事夫妇餐聚——北京人,能喷——听着我都想笑,权当愉悦身心吧。

下午计划着和Arvid见一面,约在了三里屯Village,定了4点整。我结束了午餐,告别了友人,于是不紧不慢的赶到village的时候才3:40,点了杯冰美式,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找了个靠窗的座位,谁让我赶的巧呢,那一桌人刚走。接着开始了本不该漫长的等待...

快4点时Arvid说他到了地铁口,于是我告诉他向正西走300米就到了,他说好。挂了电话,一个看似来自南欧的老爷子过来问我能不能坐,我说抱歉,在等人。4: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被豆油通知我在若干天前成功发布的一篇日记“原来'影帝'用英语是这么说的”被成功删除了。 
 我原本以为是我的成功——我用了大量通假字、自造字、拟声词、音译词、反身代词、英语外加乱码以免本就已经性冷淡的豆瓣再度被调戏到。当初在发布成功的一瞬间,我还眼含热泪的呼喊道:“发成了,成了,成了,成了,成了!”  
 没想到今天才明白原来“成了”喊的太早了。  
 想必,就在此刻,在豆瓣的office里,有一批人仍在挑灯夜战。作为私营网站的工作人员,他们不算政府编制不拿财政五角,但是他们正在不知疲倦的肉眼检索着每一片日记和每一项小组活动——左手拿着红牛,右手捏着润舒,嘴里含着士力架——他们力图找出每一个民敢词,每一个悯感慈,每一个黾擀荠甚至每一个旻鳡佽,把它们连同我们一网打尽。  
 在芬兰把至少一兆的网络接入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确立下来的时刻,让我们以继续被“无端”删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Mary得了肺炎,两周没见面,上周五见她时,还能听出她嗓子略有不适,好心疼这只tough old bird啊。也不知道对付Pneumonia这玩意,念慈庵管不管用。

见面时,我们5个人——除了Mary和她先生,还有他们的朋友Tim & Sue——去三里屯的let's Berger餐聚。由于世界杯加周末的原因,人很多,而且patio的minimum是每人消费180,幸好Mary他们认识那家店的女主人,我们被安排在它的sister restaurant——Let's Seafood——用餐。在海鲜餐馆吃汉堡,一看就是自家人。

Tim是一家报社的图片编辑,而Sue曾是CBC的anchor,不过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她在一所大学教传媒(犹如上次的peter一样,也是从专业人士转行作了教师)。这让我不禁想起我的那些大学老师们:本科毕业然后直接保送或考取硕士,三年后凭着一纸“研究成果”留校就当了助教,接着“内部培养”读个博士或者出国混上一年半载弄个“访问学者”,这就功成名就,在校内校外当上“大师”了。就是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4 09:55)

瑞典王储维多利亚公主大婚了,天朝媒体说花费不菲,2000万克朗,且“一半由纳税人支付”。现在天朝知道自己伟光正的假象已经正在迅速彻底的破灭中,D也不忙着给自己遮羞了,因为自己身上的遮羞布实在不够用,何况人民又不是傻X;于是D想了个好办法:我自己没法遮羞,我就把你们(资本主义国家)的“遮羞布”也扯下来。你看,大家都是全裸,谁说谁下流啊。

我当时看着这新闻也着实揪心,1000万克朗在欧洲经济仍风雨飘摇的环境下,对瑞典纳税人来讲也不是小数了。我当时想这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真不给我长脸啊,尤其瑞典,一直还被当作典范。我一直对身边的人说资本主义民主的优秀性是绝对的主流,资本主义国家当然也有问题,谁没问题呢?除非你是上帝。但是资本主义国家的问题和我们的相比只是1个小拇指的指甲盖对9个指头+1个没指甲盖的小拇指那么悬殊的关系。可是瑞典这一“挪用纳税人的钱”给公主办婚礼还真让我有种双方优劣对比只是“5个指头 VS 6个指头”(假如世界是个六指的话)的感觉。后来我一想,你看,谁来花纳税人的钱啊,政府啊。不可能全瑞典的纳税人都通过网银给王室缴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的饭局上Mary介绍她来华旅游的朋友给我认识,男的叫Peter,是Bill的老朋友,也是记者,现在在多伦多一所大学教新闻学;女的叫Shelley,是加拿大司法部驻安大略省的法律官员。

大家落座后,Shelley递上名片——看人家,多商务——那名片看着就亲切,左侧约五分之一除了正上方一面小国旗的图案就都是留白了,剩下五分之四的版面,左对齐正下方是个硕大的Canada的字样以及在最有一个a上是一面国旗,这个Logo和加拿大大使馆外墙上的标志一样,也和我看过的他们的政府网站上的标志一样,这就告诉你持片人为政府公务员。

Shelley的头衔是大律师/法务官(Barrister & Solicitor),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替安省政府打官司的人,而官司对象很多都是工会,于是她说这是为什么她和我的工作职能有相关之处了。我说她一看就不了解中国,在中国我们HR不管工会,中国也没有de facto的工会...,这是为什么Foxxcon的工人拿蹦极当潮流的原因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Bill最近很忙,一直在关注泰国局势。不是泰国最近有事,我都忘了他是亚洲局首席记者而非中国区的首席记者了。当然,纵观全东亚,还真是就咱神话王国事儿最多。最近8周若干学校出现小朋友被stab和hack的事情,也令他奔走劳顿了一番。所以,例行餐聚只能又是我和Mary,照例,给他打包一个希腊羊肉卷了是。

说道这个kindergarten attack,我的同事Jessie就和她的美国朋友说:“你说我们中国没自由,这事还真不能有自由,媒体都自由报道了,就会产生宣传效应,刺激别人的模仿行为...”。我可以理解她的现实诉求——她当然希望自己4岁大的宝贝女儿在那个高级私立幼儿园里出入平安。是的,我也盼望如此。但是也许她没有想到——当然Bill和某些国内媒体界有识之士想到了——恰恰是对信息的封锁,造成了“冤屈”的不能申张和问题的无法暴露,好比上游的诸多小流域已经暴雨来袭,而下游的你却只知道堆沙筑坝一样,最后等你的只有...溃坝。如果那些“心理有病”的和需要“给个说法”的人能够得到及时的关照,也许这样的惨剧就不会上演。而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