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渔夫
渔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865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1-09 09:38)
标签:

日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3 15:47)

中元祭拜作古魂,抬眼恰逢五旬整。

幸有老妻烹佳肴,愧少功名慰平生​。

背弯鬓霜志未酬,挥汗只当苦行僧。

欲捻胡髭吟短章,耳畔铿锵唱《大风》​。


                     旧历七月十六在劳作途中于樟树林荫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3 00:21)

春节期间,偶发雅兴,多以七言文字问候与回复亲友,这在渔夫的短信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写博也有年头了,就是博客总不升级,渔夫自叹道:“冯唐易老,渔夫难升”心想,多亏是一个种田的,要是步入仕途,一辈子注定要看人脸子。有挚友揶揄我道:“你还新七律呢,连平仄绝律也不讲究就信口雌黄。生活中,我以不修边幅为美,写文字,我以不受束缚为高,如果稍事推敲的文字有意境与思想的鳞片闪光渔夫就很敝帚自珍了。渔夫读西汉司马相如的文章,脑袋都是大的,当初的皇帝老儿就喜欢的要命。​

渔夫暗暗道:这文章只有皮相没有骨相,怪不得司马相如年纪不大就得糖尿病,喜欢这样文章的皇帝看来也是一个喜欢繁文缛节的家伙,不得软骨病才怪!​

面对挚友的热讽,渔夫洗耳恭听。但有一点,渔夫改不了啊。渔夫任我行惯了,要我去装,去受束缚,那俺是不干滴!​

短信箱满了,俺用的是老人机,上边提示:短信已满,请删除!​

娘希匹滴,渔夫不是有些自恋吗,删除了不就是当屁放了?待渔夫捡起来放在博客里,没人喜欢,自己赏玩一下下也好。。。。。​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年前,我的老嫂何伯就对我说:“幺叔,你讲话好有水平,我把我一生的苦楚告诉你,我死了,你要给我讲话。”我嘻嘻哈哈以为嫂子又在拿我开涮,反正嫂子拿我开涮又不是头一次了。没想到嫂子挺严肃的说:“你要当真啊!”​

这一次嫂子当真走了,选择在2016年二月初七凌晨,这一次刘老幺真的要兑现老嫂的殷殷嘱托了。​

老嫂,小弟多麽希望在您健康的时候用诗情画意的笔触歌颂您的美德,用惟妙惟肖的文字再现您跌宕起伏的一生,用浑厚富有感染力的声音献上兄弟的赞美诗。如果感动得老嫂老泪纵横小弟就真有水平,如果不能就是老幺文字水平太差,辜负了老嫂殷殷的期待。​

可天公没有给小弟这个立功的机会,老嫂积劳成疾,生命延长线在这春花烂漫的日子竟戛然而止!小弟后悔太过忙碌,没能静听老嫂的苦楚,小弟今天再也不能以赚些蝇头小利为由而推却对嫂子作最后的表白。​

何伯,印度有位大诗人这么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落叶之静美”如若套用这诗句,幺弟认为嫂子应当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春花之静美”嫂子的美是人格的美,情义的美,担当的美,慈爱的美。​

我前年回来看望哥嫂,我大声问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稀毛先生,渔夫的发小.这家伙酷爱书法,二十岁时,字就写的气韵流动,美不胜收!少年时师从村学宿儒金老先生门下。我喜欢他儒雅中的厚道.他却常常自嘲自己是“憨P'两年前因工伤腿部致残,今年农历七月十四在郧阳一山石飞来又险些要了性命。腿又更残了,不知伤到什么程度。劫后余生,稀毛常常在半夜与我短信,原来是他发了诗瘾。渔夫是有来必应,和稀毛苦中作乐。​

一,渔夫的问候​

蹇兄今日意如何,郢阳是否暖阳多?​

如若阴霾仍弊日,我借东风爽天河!​

稀毛的问答:​

金杖徐行二里坡,都市琼楼暖气多。​

山村雾迷皆有日,柳乡跨步到菜河。​

柳乡,稀毛工伤所在地。菜河,渔夫鱼棚所在地。​

渔夫的回复:​

蹇足跨步一千多,渔夫健步肯蹉跎?​

哥俩携手可追日,夸父汗颜羡慕多!​

稀毛说,他出事的地方叫马湾,是朱元璋结发妻子马娘娘曾扎营休息的所在。这一切均有据可考!渔夫这样告诉稀毛:稀毛,马皇后该不是想招驸马爷了吧?点了咱稀毛的将,一看都开顶了,才没有要卿卿性命,放回来又和哥们闲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4 06:40)
标签:

渔夫的诗歌

共党始创奉马列,

愤世嫉俗一颗松。

标新立异新耳目,

激进奋勇为大同

一党独大成功日

无法无天如潮涌。

文化道统成虚设,

如今反腐怎有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渔夫的诗歌

    身在湖洲

流年老去

只剩光头

 

 

瞅五洲四海

熙来攘往

江湖两端

没有风流

 

山被开发

水亦截流

别墅点点却也愁

 

抬望眼

看车流缓缓

雾霾走狗

 

 

还我河山风流

盼子孙后代活无忧

昔万岁九鼎

民生凋敝

邓公理政

放任私流

 

病且驻

思社稷安危

愁上心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0 19:04)
标签:

渔夫的诗歌

          阴冷的十月啊

  你是否预谋将我青春的余烬埋葬?

余烬中有我懵懂的诗草

  还有我欲翱翔九天草拟的翅膀

翅膀曾折损在故乡的土丘旁

我用和我年龄不相称的老茧作为她的殉葬

 

   

     十六岁的十月啊

我亦悲愤异常

冬闲我不名一文去为党国建桥还附带我当年耕耘的余粮

贪官却敲骨吸髓顺手将民脂中饱了私囊

父亲贫病交困

竟至悬梁

 

那也是一地的酽霜

我走掉鞋子

竟光脚与冰霜较量

我年轻的悲愤将要冲破肚肠

 

我切心切肺的感受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1 03:52)

       洪湖的老人对七零八落是这样解读的:七菱八落,七月的菱角八月就要脱落啦!荷与菱角是一拨的,中秋过后,荷们便不再妖艳,沧桑布满了荷们的居落。

     渔婆子们趁荷们的青黛还在,将荷叶采摘下来,在凉薄的朝露中将荷叶铺展开来,待秋风收干水分,荷叶的清芳与过往的妩媚便定格在了风干的荷叶里。据说,荷叶茶具有瘦身养颜的功效。荷叶是没有赘肉的,不然,她们在春风秋月里如何潇洒的起来?潇洒不了,如何让渔夫为她一而再的讴歌?

     我想,荷们是不嫌弃淤泥的,她们不是自命清高而是拥抱淤泥,一如渔夫热爱他的种养生涯。湿热是人类所讨厌的,文人墨客从来不以湿热入怀,而荷们却在湿热中如鱼得水。她们将闷热与潮湿拥入怀抱作为自己不息的动能,莲与莲花就是荷们修炼的结晶,她们以超凡脱俗的形容在咏叹美好。而这一切均是水深火热中的造化。。。。

       而在淤泥深处,藕们也在潜滋暗长。这是荷们修炼的另一种表达。这时,也许你就了悟荷们的瘦身秘籍了: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年的冬季充满了暖意,可荷叶们还是记取了祖先留下的密码,于秋分便凋零下来。残荷在秋风秋雨中的瑟瑟可怜,常常唤醒我恻隐的潜意识。我模糊的意识到,荷叶们开始终结她们的生命,禅定般的准备对待长冬。而她们的生命却以藕的形式在泥地里,舒舒服服的形成了一个定式。

   在渔夫大事记中,清楚的记得农历二月初二扁担草发芽,农历五月初五荷花含苞待放。扁担草与荷花的萌动仿佛是大自然在五弦琴上轻轻的拂拭,她们提醒渔夫不要懈怠,要不违农时的在温度与湿度交织的经纬网里巧妙的点化与推进农业的走向,朝预期的结果引导。

   嘻嘻TV们常常不经意的调侃像渔夫这样的角儿,他们眼睛长在头顶,怎么能够知道农业也有禅意,其中的意趣非常人能道也。

   渔夫在冬至宰了猪,弄了一坛高粱酒。冬闲便策划着挖藕了。

    在洪湖的外围,秋风瑟瑟的时节,挖藕的人们就蠢蠢欲动了。广袤的滩涂地带,人迹罕至,三三两两挖藕的男人们悄无声息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