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个人资料
湖湘雨文
湖湘雨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884
  • 关注人气:3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屐痕点点

     “雁城”,即衡阳。北雁南飞,至此歇翅停回而得名。据传,大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5 16:36)
标签:

生活

 

 

哎呀该死,怎么一觉睡到七点半了?

W触电般从床上一跃而起,匆匆漱口、洗脸、梳头,胡乱涮了点面霜。每天早晨坚持的“出恭”习惯上班时再说吧!平时需要40分钟才能OK的一系列组合动作,这次十分钟搞定。W抓起小包包风一样出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1 12:43)
标签:

忆海拾贝

生活

不了缘不了情

------初中毕业28年聚会相册寄语

 

指缝太宽,时间太瘦,

一晃,从1987------2015,便隔了28个春秋的距离。

28年哪!

遥想锦瑟年华同窗共度,

弹指一挥已过经年。

岁月的更替,沧桑了我们的容颜,

时空的变换,模糊了彼此的印记。

亲爱的同学啊,

我们是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没有血缘胜似血缘。

28年的分别尽管太长、太久,

可你始终都在我的心里,不离,不弃。

我也从未翻越过你记忆的篱笆,走远、走丢。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忆往昔,

年少轻狂鸿鹄志,却被多情恼。

珍藏心底的小秘密,

欲语还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

杂谈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作者)

     智商低,也任性?

     突然发现自己还有这种“时髦病”。

 

     年前,朋友送了几只乡里土鸡,且每一只都是珠胎暗结的-------孕妇”。当我用血淋淋的双手亲自诠释了“杀鸡取卵” 的含义后,面对最后那只满眼惊恐的母鸡,我再也扬不起手中的屠刀了。更何况它还以或每天一个或三天两个蛋的频率不断向我行贿示好。毕竟……,拿“人家”的手软嘛不是?

 

     此后,我每天稻谷、米饭、青菜,换着样儿的侍候它,干净整洁的阳台也荣升为它的专属住宅区。每天早晨上班前,我要先给它加食添水。下午回家的头等大事,就是清理它的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8 11:54)
标签:

屐痕点点

杂谈

 

 日丽风暖,春和景明。 

与夫相执,畅游紫薇。

且行且摄,难舍难归。

但见薇园,红瘦绿肥。

桃之夭灼,樱之蛾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4 15:13)
标签:

忆海拾贝

     公元1983年-----1985年,父亲时任严塘中学38班班主任。武可扛犁侍垅亩文能挥毫著华章的父亲,曾作班歌《飞吧,三十八》,以鼓舞师生士气。知名音乐家陈上功先生为之谱曲。没想到这首悠扬激昂的班歌一经问世,便得到全班同学的一致点赞。大家争相传唱,直至毕业 ,效果很好。

    今年正月,38班同学举行毕业30周年纪念聚会。情深义重的学生专程把父亲从长沙接到新邵(然后又送回去)和他们一起hing。师生们欢聚一堂,大话往昔,畅聊过去。笑谈间,大家又想起了这首荡气回肠的励志歌。可惜时隔太久记不清,只能遗憾作罢。

    前不久,父亲应当年学生之约,终于寻得此歌原稿,并希望借我博客这“一方宝地”贴出共赏,以不负其弟子之望。

    雨文欣然允诺。

 

 

 

 飞 吧, 三 十 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亲情时分

          母亲和女儿睡觉

      看着日渐苍老的娘,一种“跟娘睡”的渴望频频冲撞着我脆弱的灵魂,欲罢不能。

      有时,幸福却又来得很突然。

      31日,为赴外甥婚姻,散居四面八方的兄弟姐妹和年迈的父母姑妈等一起,齐聚长沙大姐家,其乐融融。是夜,客多床少,姐便安排我到姐夫弟媳家睡。

     “你对那里不蛮熟,我去陪你睡吧!”今年七十的娘热切的看着我,连皱纹里都盛满慈爱。

      瞬间,一股暖流漫过全身,我眼潮鼻酸。

      灰白的鬓发,层叠的赘肉,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屐痕点点

杂谈

一直崇尚:黄金周,家里蹲,不参堵,不添堵。

始终坚信:看风景,不一定要去远方。

孔夫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从不敢标榜自己是个仁者,更不敢以智者自居 。乐山乐水的本性与生俱来。

时值黄金周末,官人临时起意:到白水洞玩去?

奴家有旨必遵:走——起——!

 


人家有背景,我只有背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8 22:59)
标签:

杂谈

        被镇上一个不差钱的砖家(家里开砖厂)收编时,小芹才16岁,嫩得跟豆腐脑、鸡蛋羹一样。

 

        破衣烂裳土砖房、蓬头垢面红薯饭的童年,是小芹心底里从来就不愿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痛。农二代,贫二代的标签,简直就是她的噩梦。

 

       用知识改变命运,那程序太过艰辛而漫长。耐心、智力、条件,小芹要啥没啥,整个就一三无产品。然上天又是垂爱她的。身材窈窕,脸蛋姣好,更兼长发及腰,外加一点点的闷骚,青春期的小芹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砖家有财她有貌。再说了,娘家人也希望嫁女致富,在当时连身份证都拿不到的小芹欣欣然“弃暗投明”,做了幸福的砖家婆。

 

       砖家在县城有房产有门面而且政策宽松,所有的租金任由小芹收取支配。砖家婆于是又华丽丽的成为了包租婆。

 

      都说女人嫁汉是改变自己命运的第二次机会。幼时穷苦的包租婆小芹,于花一样的年纪开始了花一样的生活。“我是妇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不是标题党。更不会危言耸听求关注。

但是,在写下这个题目时,我还是心惊胆战了一下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