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友情链接
个人资料
一步之间
一步之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478
  • 关注人气: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转载

白象似的群山

海明威


  埃布罗河【1】河谷的那一边,白色的山冈起伏连绵。这一边,白地一片,没有树木,车站在阳光下两条铁路线中间。紧靠着车站的一边,是一幢笼罩在闷热的阴影中的房屋,一串串竹珠子编成的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7-18 09:33)

我在街上到处下棋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看上去像是疯癫的女人背着一床破被到处走动。她穿的破破烂烂,但并不是衣不蔽体。她的脸很脏,头发乱蓬蓬的。她常常是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谁也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大街上那个棋摊存在十多年了,摆棋摊的是个残疾人,下棋的人都管他叫大喜。我和大喜下棋,经常被他杀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大喜是个脑瘫,手脚不灵便,右手总是横着,中指和食指鸡爪子一样往里勾着。拿棋子时,像鸡爪子一样的手在棋盘上满把划拉一下,又仿佛一只没有经验的鹰在棋盘上盘旋,最后俯冲下来,要抓住猎物。但一下子没有抓住,离猎物近在咫尺,再伸出爪子,方能抓住。每一次拿棋子,几乎都是这样。我被大喜逼得走投无路时,大喜就朝我笑,笑的时候脑袋还情不自禁地晃动。他的嘴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阳明常被时人诟病为禅,皆因心学的主要命题与佛教经典的提法有颇多相似之处。例如,王阳明主张“心即理”“心外无理”。《大乘开心显性顿悟真空论》:“心是道,心是理。则是心外无理,理外无心。”王阳明倡导“知行合一”,指出“一念发动处即便是行”。《六祖坛经》:“念念若行,是为真性。”王阳明也常常使用佛学术语,如“正眼法藏”“话头”“种性”“著相”等。以上并非是认定王阳明入禅的确凿证据,但至少说明他受佛学尤其是禅宗影响颇深。

  王阳明自谓醉心于佛老三十年,并曾一度萌生了离尘出世的念头,只是心中常存一念孝亲,所以犹豫不决。后来终于顿悟:“此念生于孩提。此念可去,是断灭种性矣。”(《王阳明年谱》)“种性”是佛教唯识学用语,耿宁指出“种性”为“在第八识(最深的心识,‘种子识’)中原初存在的(‘天生的’)向善之秉性(‘种子’)”(《人生第一等事——王阳明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1 07:52)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食叶虫作者:项丽敏

它们吃完了那棵树上的叶子一一

从春天的心脏里长出的叶子
层层叠叠,数也数不尽的叶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7-10 21:46)

火车刚从震得发颤的赤褐色岩石隧道里开出来,就进入了一望无际荒漠地带。这里空气湿润,海风消失得无影无踪。女人从车厢里向外望去,和铁路平行的那片茅草地带,有几头牦牛在低头吃草。远处,是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仿佛一幅立体的油画铺展在上面。油菜花往里,就是蔚蓝的青海湖了。这时候正是上午十点多钟,天还不太热。

“你不要把头探出去。”女人说,“那样会很危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6 12:37)

一根羽毛,一会儿被风吹到这边,一会儿又被风吹到 那边。 没有风的时候,一连许多天,她就孤单地待在杂草丛 中,或是待在一堆落叶里。

这天,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女孩儿路过,把羽毛捡了起来,互相传着看了看,又把她扔回地上,走了。

不一会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20:53)
每天早上,老张一定会准时出现在早市上。他不去卖瓜果梨桃的摊位,也不去黄瓜茄子大蒜青椒的摊位。而是走走停停,最后踱到北面小树林里,好像在寻找什么。
像年少时在村头麦场等放映队,这种等待其实是带着一些惊喜和希望的,并不焦急,很享受。
老张所站的这片松树林位于绿化带的南段,连接着绿化带和菜市场。这里是南四环,打开地图可以看到天安门所在的中轴线从北往南轻轻一画,正好穿过这里,中轴线以西叫和义西里,以东叫和义东里。不管东里还是西里,每天在这一片活动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小孩和老人。年轻人只有在城市的西窗闪射着落日的余晖时才颠簸在各式庞然大物上回家。
老张就是这些老人里的一个。现在他正眯缝着眼四处打量,基本上看几眼就能找到自己正在等待的那个人,虽然彼此并不认识。然而今天那个人始终没能出现,说实话他有点无聊,就蹲下来,在阳光不错的松树根下,回忆着昨天的有趣儿。
昨天来的是一个江湖郎中,三十来岁的光景,人长得五大三粗,有一副嘶哑但穿透力强的大嗓门,像声嘶力竭的摇滚歌手,配着河南腔,声音就有了质感,严丝合缝地灌满你整个耳腔,倒也顺得很。
大家都被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3 17:22)

女儿被道路两旁的小花所吸引,只见女儿蹲下来,伸出手来。就在她要摘下花儿的一刹那,妈妈发出了尖锐的警告:“有蜜蜂,快离开这儿,不要和蜜蜂在一起!”

在花丛里,恰好有一只叫作甜甜的小蜜蜂正在采蜜,她听到这句话,心里十分难过。甜甜从花朵里钻出来,想看看是谁这么讨厌自己,她看到一位穿裙子的妈妈拉着孩子走开了。

傍晚,草原上举办晚会,一群萤火虫在舞台上跳起了舞,她们发出绚丽的光芒,摆出各种优美的姿势,最后还飞到台下,落在观众们的脑袋上、肩膀上和背上,有的观众笑嘻嘻地把萤火虫捧在手心里,有的观众盯着萤火虫开心地眨着眼。

甜甜看到这一幕,羡慕极了。“我也会跳舞,我经常跳舞给同伴们指示方向,现在我去给观众们跳个舞,他们肯定会喜欢。”

灯光闪烁,蜜蜂飞舞,但是她面前的小朋友却抱住了脑袋。

甜甜疑惑不解,看来单纯的模仿别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同样的事情,为什么萤火虫做了很受欢迎,我却不行!”她自言自语。

甜甜的思绪很快被一阵风打破,那阵风里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芳香。她舍弃了地上的小花,向前飞去。

在一条的小溪的对岸,有人正在大摆宴席,那里灯火辉煌,瓜果满桌,又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8 09:48)
 死亡时刻

                                                                                                 艾丽丝•门罗

  后来,那位母亲,利昂娜•帕里躺在沙发上,身上裹着一床被子。女人们一直在往火里填柴,尽管厨房里已经非常热。没有人开灯,利昂娜喝了一些茶,不肯吃东西。她要说话,声音断断续续的,她还要坚持说,但也没有过度兴奋。她说,我几乎都没有出门,我出门也就二十分钟。
  至少四十五分钟,阿莉•麦吉想。不过当时她没有说,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她要听的故事连播,正好播了三段。她每天都听,不想错过。利昂娜在自家的厨房里,唠唠叨叨地说着帕特里夏。利昂娜用阿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直想写一个村庄或者一条街道,一个能呈现儿时记忆的地方,然而,每次落笔总是不能样子。记忆是破碎不堪的,然而,有时又是的那样的清晰可触。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家乡的一条街道,那条让孩子望而止步的街道,树木阴森,老宅几座,这些已经对孩子构成阴影;然而,这还远远不够,那条街道上几乎集中了整个村子的哑巴和瘸子,那种残缺,更像是一把刀子,直逼孩子的眼睛和心灵。在乡下,大人们相信因果报应,所以,总是拿那些可怜的人吓唬不听话的孩子。那是一种神秘的训诫,让人不敢怠慢,不敢僭越,于是,孩子们便只有在恐惧中,走过那条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的街道。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故事,只不过,有些人地故事里泪水多于欢笑,黑暗多于光明。它可能会成为舞台上的中心,也可能只能是模糊的背景。我这样认为,和时代没有关系。
  等我终于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偶然的时候,那条街道早已成为村庄的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