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不少
今不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6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抡起

杂谈

府南河边,柳荫树下,午后两点左右七八个大爷、太婆陸续来到这里,手提一个小小塑料代,里面装着茶杯小钞和硬币,四人一棹,有的打开自代的小折叠棹椅,有的则以石磴为棹,开始玩长牌。服一把两毛钱,有一翻加两毛,一个下午,玩两三个小时输赢不过三五元钱,不损筋骨,不伤和气。自带茶水,公共场地,不花钱又乘凉又吸氧。大爷大妈们戏称,他们在这里修练易经经,唸的是天【牌】地【牌】人【牌】和【牌】,修身养性,结交老朋友,和睦相处,欢度晚年,大家快快乐乐相聚,高高兴兴回家。四位大爷大妈坐在一起开始玩牌了,还有三位少了一个搭档,李大妈天天准时,今天不知为什么还没有来。

李大妈李大爷自去年小孙女和小外孙上小学后,儿子女儿说趁爸妈精力还好,安安稳稳过日子,好好玩玩,不让二老再抄劳孩子的事。两老清闲多了,生活安排有序,分工合作,上午一人买菜做饭,一人收拾家务。本来是大爷买菜,但他总是买不好,不是老了就是陈了,大妈大爷就换了个位。两老生活过得有兹有味,心情舒畅,返老还童,风趣活跃,常常斗嘴逗乐。午饭后两人准备各奔其所,李大爷突然兴起,对大妈唸起了顺口溜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6 07:27)
标签:

杂谈

七十古来稀,八旬今不少,生活质量高了长寿的人也多了,据说人可以活到一百四五十岁,八十岁不过是青壮年,真是越活越年轻,可以在霸霸头翻跟斗儿跳街午了。的确现在人到八十是很平的事。不过人们还是要把他看得很重要,亲友们特别是小字辈闹开了,要来给我做八十大生。让我想起十年前七十岁生日,一个月前就开始忙呼,先是选地方,虽说不必好高档,总要让人吃得卫生玩得开心,又要来回方便,为此就跑了好几趟。规拒又多,还要买毛巾送客人,只好又去商埸挑选。还有订餐少了客人多不够座,订多了客人少又浪费。整天就想来想去,老伴又是个心里装不得事的人,白天黑夜都在唠叨,弄得晚上觉都睡不好,实在太累人了,那次过后我就不想请客做生了。 前不久老伴的生日,也婉拒了要来的客人。我写了篇博文祝贺,还不错,省力不花钱又热闹,老伴很高兴。

三个女儿两家在国外三个孙子也在国外唸书,我的生日正是他们上班上学的时候,一家十一口,七人不在家,我这次生日就决定不做了。到是有一件值得记念的事,再等一年多我和老伴结婚就五十年了。想起那时的情形,令人难忘。工作單位借了一间七八平米的小屋,一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过去忙于工作,忙于家务,很少想起过生日的事,也从来没有对老伴的生日有过表示。现在退体了,孩子们也各自成家立业,清闲下来,想起老伴的生日到了,应该祝贺一下。送戒子、项链、耳环,老伴不感兴趣,从小劳动不喜欢装饰,这次老三回来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两个玉佛坠子,难得她有心,我们把它代上,不到一天,,都觉又热又痒,只好取下珍藏起来。这个传统方式看来不行,那来个时尚的吧,一束鲜花,几朵玫瑰。她喜欢看有关健康的书报杂志,我们家里是不养鲜花的,只有在家用电器傍摆一小盆仙人球芦会这些小植物,说是清洗空气。看来这也不对路。再现代一点,学学年轻人情深深意绵绵,“月亮代表。。。。”哎,更要不得,几十年相处,骨子里想什么大家清楚得很,转湾抺角用啥子去代表一下,反到是情不真意也虚了。               

    想来想去,想起几十年老伴确有许多可敬之处。她属牛具有牛的本性,工作任劳任怨,不较个人得失,不争名夺利;开怀大度,不记个人恩怨,连动乱时期批斗过她的人,有困难她都热情帮助;知足乐观,不羡豪华享受。退休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晚上打开电视看新闻节目,主持人播报了件新鮮事,正当人来车往的繁华时段,突然上百男女青年齐聚广埸翩翩起舞,整齐的节拍,萧洒的舞姿,一下凝固了人们的眼球和双腿,当人们在惊讶中尚未清醒过来时,舞者又已烟消云散。这就叫[快闪]族的娛乐。上床后回味着这有趣的一幕,甜甜的入睡了。

今天打开我的博客一看,哈哈![快闪]真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突然间八十万双手、八百万根手指一齐舞动,那雄伟、壮观的场面,好不让人激动。还组成一段文字:“热烈庆祝。。。。用户将破八十万。。。。你的博客。。。。自动抽选为幸运奖获得者用户。。。。请。。。。填写个人资料。。。。”哎呀,我的妈!自写博文以来天天看博客访问人数,时至今日也寥寥旡几,一下[快闪]成了近八十万,还自动获得幸运奖。我廹不及待地准备[个人资料],当然最主要的就是,一,存摺,有,工资存摺,为了不被注销长期保存佘额1.35元,每月十四五号发工资,差不多十三号就要去查询,一到账就得取现支付家用。二,身份证,懒得出门旧证已经过时未换新证,放在哪里也已忘记,只记得号码最后四个字六八六八[老爸老爸的谐音好记]。其他就还有省帀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马拉车是牛巿口至东城门的重要交通工具,管理马车的驿运所,在东门抗日英雄铜像的左边折去一段城墙的空壩处,设了一个站,一间小木屋是售票房,傍边一个大黄桶,一把荆竹子长扫帚,一担水桶,还有一个單耳小桶。

    我在站上作杂工,其实工也不杂,就是担水喂马,打扫马糞。这条路上的马车有二三十辆,从牛巿口拉到东城门仃下待客。车夫就把马料拿出加水拌好,再提一小桶水喂马,马吃完了就拉,几十匹马整天不断吃喝拉撒,工虽不杂,但量很大。                                                            

    水井在街对面一条小巷的民院里,一根长竹竿靠在井傍的一棵树上,竿头挖了一个长方孔,把水桶梁上的棕绳,穿过去再把绳圈套在竿头上,放下井去提水。用双手力还不够,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五风溪

白糖

鼻子

洗衣

回家

分类: 经历

    表哥并没有帮我去学服装,因为他就不喜欢那个行业,准备去商校读书。我没书读也旡事做,到处托人介绍到五风溪去学徒。五风溪是什么地方,在哪里我一点也不知道,按照大人指的方向,揹了一床薄薄的被子,裹着两件换洗衣服就出门了。一路走一路问,走过一段长长的山脊,从这山到了对面的山,来到一条大河边的小镇,这就是五风溪了。在一座古旧的院子里,我见到姓刘的老板,也就是我的师父是做白糖生意的。他把我带到靠橱房的一间屋子,里面什么也没有,空空的。叫我扳来两条长橙和一塊单搧木门搭成了一张床,便是我的住处。第二天师父带我去镇上的巿埸,一条青石板小街两傍,和一个十字路口,擺满了箩筐装的白糖。虽说是白糖但顔色并不全白,有的雪白、有的略黄、有的黄中还带点微红。这好像是辨别糖的质量和等级的标致。老板一路走走看看,有时又抓一点用手指捻捻、用鼻闻闻、放入口中嚐嚐。然后和卖家把手藏在长长的衣袖中,揑手指讨價还價。整个上午就这样跟在师父后面走走仃仃、嚐嚐闻闻。我的嗅觉本来不好,但充满糖分子的空气,不断从我口中吸入,甜得闷人的气味,久久消失不去。第二天照样如此,师父也没有教我如何認货、论價、如何做生意。第三天就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香烟铺

学徒

红运

幸运

red

想家

分类: 经历

高小毕业十三岁多,表哥帮我找了一家香烟铺去学徒,这家商铺在当时还是半封建的社会裡,可说是很开明的了。当时最大的交易市埸安乐市做生易的几个股东,在老南门大桥傍边的一条街上,合伙开了一间香烟铺,批發另售,叫“署光商行”。开业那天非常热闹,洋鼓洋号吹吹打打迊接宾客,门前碎瓷片镶花的三合土地面,在明亮的电灯照射下,光洁宽广,成为这条街最耀眼的地方。客厅里摩登小姐潇洒男士一队队搂腰搭肩,隨着软绵绵的歌声穿来绕去。这种洋气十足的埸景不只是我从未见过,大人们见过的也很少。客厅内四週、门外窗口都挤满了人。还专门请了记者来採访报道。

虽说是学徒,没有师父,老板也不只一个,也就没有拜师学艺那些程序了。只有一个女股东来管这个门市部,我叫她经理。还有一个做饭姓王的大姐姐,我们俩合作得很好,晚上她帮我搭地铺,我一早起来就去菜市帮她买菜。吃过早饭开店,我把一塊塊门板取下来码在屋角,打扫柜台货架,整理好攞放的香烟,等待买主上门。门市部主要是另售,一支一盒,最多一条。开始铺裡只有我一个人,工作还算有头有序。不久来了一位三十多岁姓潘的男子,听说是一个股东的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0 11:39)

我家门前是东门外的一条大路,人来车往比较多,最热闹的时候是有钱人家送葬从这里经过。长长的队伍抬着各种冥品:纸扎的童男童女、灵房子、车子等,笼在棺木上用黄色绫缎做成的罩幔,上面扎满花草人兽和串珠丝穗等,显现亡人的华贵。一路吹吹打打,哭丧拉纤,一直到一洞桥才仃下来,那里有间茶铺,送葬的人就在里面去休息,说是“打笼”,一些人把棺材上和其它五花八门隨行的东西折下来,把该烧的放在一起,隨棺材送到墳地去下葬焚烧,往后一路上就不热闹了。记得最壯观的一次,是抗日英雄李家玉的葬礼,送葬队伍整整走了半天。川剧名丒周企何的夫人,名演员筱鹤卿送葬时除了纸扎的冥品外,特别把她演[霸王别姬]中,午过的一双宝剣,隨灵展示,引来好多人去观看。一般送葬的就比较间單,除了抬棺木的,几个亲人捧着灵位,有个打锣的前面开道,一声锣响,一声哀嚎,更觉凄凉。

有一天忽然狂风大作,树叶沙土满街飞,天昏地琁。从第二天起送葬热闹的和简朴的都多了。茶铺天天有[打笼]的,后来是一天几拔,再后来[打笼]的没有了,甚至是一张草蓆,一塊木板,只听哐!一声锣响一声哀啼!锣声不断,哀啼不绝,抬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8:42)

     大哥在一家玻璃店学徒,三年满师了。回家后爸找人借了点本钱,做镜子卖。把一张长方形的玻璃放在一个铁丝作的也是长方形的吊架上,倒上调合好的水银[汞]和蒸气水,下面烧起炭火慢烤,玻璃上面就凝成灰色的一层薄膜,冷了以后,再用毛刷沾上预先和好的汽油和雄黄,均匀地刷在上面。翻过来的一面就是能清亮照人的镜面了。用钻刀划割成几寸长的小块,四周磨成斜边,安上边匡和支架,就是一面镜子了。

      生意还不错,有了固定的收入,我家的生活也好起来了,就让我和五哥去上学唸书。五哥比我大三岁,早我两年上学,他每天回家后都要大声背课文,吵得大家很烦。但期末考试总超不出丙等[八十分以上是甲等、七十分以上是乙等,六十分到七十分是丙等]。哥哥姐姐们都取笑他说:背得热闹,不见成效。其实五哥是很聪明的。他在旧货摊上买来一付耳机,把一块小矿石装在手掌大的朩板上,接上铁丝等,就能听到电台播放的节目,我都在耳机里面听到过歌曲和川剧。后来他成了钢管厂运输队很棒的锻工。有一次他摔傷了脚在家休息,车间还专门派人来,用椅子把他抬去,解决汽车底盘铆大梁的关键问题。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4 06:00)
标签:

锅魁

恶犬

分类: 经历

    妈妈给了我一个铜板去买锅魁,回来时路过一富人家的公馆,一輛私家人力车刚刚在公馆门前仃下,车上下来位一身华贵的太太,公馆主人出来迊接客人的同时,身后跑出一条黑毛大狗,它在贵太太跟前不住摇尾舔脚做作各种献媚的动作。我光着上身赤着双脚,穿了一条补满巴巴的短裤,刚从他们傍边走过,大黒狗转头看见我汪汪一声狂吠,恶狠狠地向我扑来。我吓得拔腿就跑,地上一塊石子扎在我脚底,痛得我脚下一软倒在地上,黒狗一口咬住我的脚后跟。倒地时手中的锅魁也甩了出,把贪吃的黒狗引了过去,叼着锅魁走了。我爬起来忍住痛走回了家,脚后跟一直流着血,妈妈用水洗去血迹,露出两排狗牙印。

     真是[狗]祸不单行,过了两天爸爸去送货,就是帮人点好的纸牌,每次约二百付左右,送去点好的,再带回要点的牌。我们住在东门,送货地点在西门外花牌坊,早上出门,差不多要天黒才回得了家。爸这次送货很晚才回来,家里人好着急。爸爸揹着篦夾背,里面装满了纸牌,喘着粗气,脸色芲白,吃力地跨进门来,大家急忙帮他取下夾背,背带上、衣袖上全是血迹。脱去衣服左膀上露出几排深深的犬牙印。原来他在回家路上,觉得有点累就在路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